欢迎访问:耽美BL小说大全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BL小说 > 红楼之阡陌_bl同人_腐书 > 腐书耽美 第22节

第22节 腐书耽美

第87章

南安太妃道:“我知你心中之苦, 我又何尝愿意看到欣儿去和亲?可是圣旨已下, 灼儿又在茜香国的手上, 除了认命,又能如何?你且收拾收拾,明日还要带着欣儿入宫拜见皇后, 莫要让人看出来你的心思才是。”

南安王妃早已经哭得不能自己,南安太妃却依旧沉稳, 作为和贾母同一辈的老太太,她的手腕也是很高的,其见识手腕,哪里是南安王妃能比得上的?

在南安太妃的压制下,南安王妃总算稍稍平静了下来,不再嘤嘤哭泣,她低头沉思了一阵, 突然问道:“母亲,欣儿因着体弱, 早些年一直住在道观, 年节时才会回府小住两日。除了咱们几家老亲外, 并没有外人见过她,她身边的那个丫头,叫杏儿的,那身段和模样和欣儿像了三四分, 服侍欣儿久了, 也有了欣儿的两分品格, 打扮一下,或许……”

她那个女儿,自小生活在道观里,极少回来,若不是这次她父亲出了事,她也不会把女儿接回来,本想着即使不是皇家公主去和亲,也会挑勋贵家出身的姑娘代替,谁能想到事情竟是落到了自己的女儿头上呢?

南安王妃也是急了眼,连他代桃僵的主意都想出来了。

南安太妃一下子听明白了南安王妃的未尽之语,不得不说,老太太也是颇为心动。

然而:“胡闹!圣旨已下,你这李代桃僵的主意,可是欺君之罪!你想置南安王府于何地?!”

“可是,见过欣儿的人又不多……”南安王妃呐呐反驳,只是底气实在不足,说到最后,声音都几乎听不到了。

南安太妃恨铁不成钢,眼中满是失望:“见过欣儿的人不多又如何?总是有人见到过的。你怎知道隔墙无耳?那事情若是传到圣人的耳中,又当如何?你以为圣人手底下的那些人都是吃素的不成!”

南安太妃被气得心口疼,她这个内侄女是个聪明的,只是事关女儿,早就已经乱了心神了。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我们该如何是好?难道真的要让欣儿和亲去不成?”南安王妃很是烦燥,她不甘心,她可怜的欣儿,命怎么这么苦!

婆媳二人商量来,商量去,最终还是没能商量出一个所以然来。

第二天一早,南安太妃面色凝重的带着岚欣郡君入宫去见皇后去了。

消息传到林陌的耳朵里,当时他正在喝水,一口茶水毫不客气的喷了出去,被这个消息砸得有些懵,“不是说好了在勋贵中寻找合适的姑娘,李代桃僵的么?怎么剧情的发展和剧本不相符啊!”

他向前来回禀的邓峡确认:“你确定,南安太妃所带的人,真的是那位岚欣郡君本人?不是其他人假扮的?”

邓峡十分肯定的点头,“小的看得真真的,的确是那位郡君不假。”

“这倒奇了。”林陌摸着下巴,满脸的不解。

徒阡最见不他这一副烦恼的样儿,抬手揉开他紧皱的眉头,笑道:“这有什么不能理解的?南安王府若是真的敢找人替自家姑娘去和亲,那可是欺君之罪,南安王府再如何强势,也不敢这么做,这不是明摆着将把柄亲手递给皇兄么?”

林陌一想也对,红楼原著传世的只有前八十回,后面的全都遗失了,之后的剧情,作者到底是如何安排的,谁也不知道。不管是那些市面上的通行本,还是各个版本的电视剧,都是后人根据剧情自己编纂的,当不得真。读者只能从开篇第五回 的判词里知道探春远嫁,至于是嫁到哪里,谁也不知道。

如今因着他的乱入,使得剧情有了这般走向,也无甚奇怪的。倒是他被原著的剧情影响太大了,着相了。

好在当今虽然不待见南安王府,准备过些日子就拿南安王府开刀,却更不想让茜香国占大晋的便宜。

要知道,被送去和亲的人,虽然是南安王的女儿,可她到底是要顶着大晋公主的名头去和亲的,以大晋嫁女的规矩,不备上厚厚的嫁妆,能行?

平常百姓人家的姑娘出门子,但凡心疼自家姑娘的人家,都会尽可能的备上厚厚的嫁妆,就怕自家姑娘在婆家被欺负了,被瞧不起了,身边没点傍身的东西怎么行?

何况那还是嫁公主呢。

即使有南安王府准备的嫁妆,当今不得对这个即将远嫁的义妹表示表示?

那可都是要钱的!

以当今对待不得他待见的人的态度,多拿一枚铜钱,他都会觉得心疼欲死!怎么办?当然是在南安王府送亲后,派出大晋海战最强的海国公,和当今最信任的昭瑞亲王,尾随岚欣公主远赴茜香国。然后,再趁着茜香国不备之时……咳咳……大家懂的……

不得不说,这一招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虽然没有新意,可是真管用啊!

瞧瞧,不仅岚欣公主的和亲被搅黄了,就连早先被茜香国俘虏的南安郡王也被救了回来,还追回了岚欣公主所有陪嫁的嫁妆。当然了,海国公追回来的东西,那可就和南安王府没有一点关系了,临行前,当今和徒阡约定好了,追回来的东西,他们三个分!

林陌干劲十足。

可以说,他们的这次任务,已经圆满的完成了。

林陌却不以为然,“谁说这次的任务完成了?齐晖。”

林陌却不以为然,“谁说这次的任务完成了?齐晖。”

远远站在大晋军队后头的齐晖听到他们家国公爷的召唤,连忙越众而出。

“爷。”

林陌问他:“我让你记下的东西,可都记录好了?”

齐晖忙从袖袋里取出一本册子,恭敬道:“回爷的话,属下全都记下来了。”

林陌接过册子,大略看了一下,满意的点头:“不错。稍后,你随户部和理番院的大人们,去和茜香国主谈判。别的我不管,你只记住了,一定要让他们把这册子上的战争损失,以及茜香国应该付给我们的赔偿款给像划拉清楚了,一个铜板都不能少!可记住了?”

他这话一落,齐晖已然石化。

在华夏,每次朝廷与外族发生战争,战败了自不必说,若是战胜了,朝廷为了彰显华夏泱泱大国的气度,不仅不会向外族要赔偿款,反而会倒贴金银宝物给那些外族人,这就导致了大晋相临的那些外族们,每当没钱没粮的时候,都爱到华夏边郡打草谷,弄得边郡百姓们苦不堪言。

许多人对此颇有微词,只是习惯如此,后来者还真很少有人会去想改变这种情况,而明显的,林陌决定打存这个规则。

不仅如此,他们这位大晋的海国公似乎还打算在茜香国的身上狠狠的咬下一块r_ou_来。

这可真是……太特么的合他们的心意了!

徒阡这才明白,为什么林陌非要带上齐晖这个身份最低的商人一同前来了,原来在这里等着呢。

也对,关于钱的事情,还是得问他们这些商行掌柜们才最清楚,他们才这是方面的行家。

齐晖是林陌调、教出来的得力手下,徒阡相信,他一定能完美的完成林陌吩咐的事情。

昭瑞王爷心中高兴,伸手摘下腰间佩戴了多年的一块玉佩,递给齐晖:“这块玉佩你且先拿着,有了它,户部的人不敢为难你。”

齐晖激动得很,忙伸出双手,小心的接过王爷的玉佩。王爷的话他听明白了,这位爷给出这块玉佩,明着就是在给他撑腰呢,其他人看他的眼神都不一样了。齐晖顿时觉得自己的腰杆子又硬了几分。

把事情安排好了,林陌就和徒阡径直去了茜香国主目前暂居的宫室。

名为暂居,其实是将茜香国主给软禁了起来。

等到了地方,林陌才知道,被他的得力手下们弄进这里软禁的人里,除了茜香国主以外,竟然还有一位被茜香国主十分推崇信任的国师在。

眼前的国师一身白衣飘飘,模样绝美,气质出尘,站在那里,仿佛一阵风吹过,就会白日飞升似的,正是林陌想象中的谪仙似的人物,于是,林陌想,他或许已经知道了这个所谓的国师是谁了。

“国师?”

那位国师下巴微抬,俏脸罩着一层寒霜,不屑于与林陌对视。

对于她的态度问题,林陌并不介意,他笑道:“或者,本国公应该称你为,警幻仙姑?”这可真是意外之喜。

林陌并无二话,让侍卫将警幻仙姑带到一处安静的厢房,他和徒阡要亲自审她。

*

“警幻仙姑”四字一出,刚才还一脸淡定的站在一旁,给林陌掠阵的徒阡突然上前两步,一把拉住林陌的手,挡在了林陌和警幻仙姑中间,戒备的盯着警幻仙姑看。便是到了那处临时找来当审讯室的小厢房里,徒阡也没敢让林陌直接和这个奇怪的女人正面对上。

徒阡本是极聪明的人,生在皇家,所见识到的东西,远非常人可以想象。自上次和林陌在街上遇到了跛足道人,随后又得知了关于一僧一道的事情,在那二人诡异的消失得无影无踪后,就对林陌口中,曾经出现过的警幻仙姑充满了警惕。

他虽然不知道警幻仙姑是什么人,却能从林陌在提起这个名字时的慎重神情中,猜想得出来,这个所谓的警幻仙姑怕是不简单。

私底下,他也没少派出手下去打听警幻仙姑的消息,只是一直没有消息,没想到最后竟是在茜香国找到了人。

而且,他想起茜香国主对警幻仙姑的称呼:“国师。”很明显,这位警幻仙姑在茜香国的地位不低!这是打算用神佛的力量来干预人间的事情么?

只是徒阡心里清楚,眼前之人所掌握的力量,不是他这个凡夫俗子能抗衡的,他的手,下意识的摸向腰间,那里别着一把,阿陌送给他的最新式的连发手木仓,也不知道这枪对眼前的女人有没有用了。

不过,眼尖的徒王爷注意到,因为他的靠近,似乎让警幻仙姑很不安,她的脚步在徒阡与她面对面的时候,无意识的往后退了好几步,不知道的,还以为徒大王爷的身上是有什么让人难以忍受的味道呢。

徒阡:……

第88章

他回头, 不解的问林陌:“我身上有什么异味不成?”虽然他自己心里清楚,他的身上怎么可能会有异味?要知道,自从和林陌相识以后,不管是炎炎夏日,还是寒冬腊月,他每天都要让人烧热水,给自己洗个热水澡来的, 隔个三两日,还要和阿陌去温泉庄子泡一泡呢,都这样了, 要是还能闻到他身上的异味, 徒王爷表示,他是服的。

他算是问对人了,早在遇到跛足道人后,他就注意到了,那道人在面对他时, 还是颇有底气的, 但是在徒阡出面后, 那跛足道人却是神色大变, 也是和眼前的警幻仙姑一样, 往后退了好几步。

联想到前世看过的那些各种各样的仙侠小说里面的设定,林陌就知道, 这些正统的修行之人, 怕是不能随意和人间的皇族接触的, 至于那些不正统的,不在此列。

林陌道:“因为你的身上有皇家的龙气守护着。我听闻,那些修行之人,是不能随便与人间帝王接触的,更不能通过人间帝王做出影响人间进程的事情来。你身为陛下最为亲近的兄弟,身上的龙气怕是比一众皇子们都要浓郁,警幻仙姑定然是不敢靠近的。”

“原来如此。”徒阡放心了,既然那个女人怕他和身上的龙气,那就好办了。

有亲兵搬来两张太师椅,他便拉着林陌坐下,一双锐利有如鹰隼的眼睛,直钩钩的盯着警幻仙姑看,并不开口说话,只将注意力放在她的身上,防止警幻仙姑跑掉。

这个什么警幻仙姑的,他一点都不知道底细,还是将问题丢给他家阿陌去处理好了,免得待会儿好心办了坏事。

林陌面露微笑,道:“警幻仙姑?身为修行之人,这般c-h-a手人间之事,沾染这许多因果,你就不怕因果缠身,将来渡劫时,被天道所不容?到时候降下雷劫,劈得你魂飞魄散么?”

他可不信警幻仙姑不需要渡劫的。

警幻仙姑闻言一惊,视线转到林陌的身上,认真打量了他一番,突然面露狰狞:“异世之人!原来是你在坏我的好事!”

她这一发狠,方才还昳丽秀美的女子,竟是面容扭曲,仿如嗜血的罗刹一般,简直吓人。

徒阡耸耸肩,还好他打小儿就不喜欢女人,对女人无感,否则这冷不丁的看到一个女人变脸的现场,回去肯定得留下不小的y-in影。

不能怪警幻仙姑会意外,当年的癞头和尚和跛足道人发现事情不对后,直接离开了这方世界,跑去了早年间发现的一处洞天福地里,闭关修炼去了,连和警幻仙姑把事情说清楚的想法都没有,导致了警幻没能在第一时间发现众仙子们历劫的轨迹发生了偏移。

所谓“天上一日,人间一年”。等到警幻仙姑发觉不对时,都已经过去好几年的时间了,一切早已经尘埃落定,一众仙子们,在林陌的帮助下,成亲生子,生活过得无比滋润幸福,与警幻仙姑早先的命运安排差了何止十万八千里。

再加上,这方世界的天道,似乎一直在积极的在补全天道规则,警幻仙姑再想拨乱反正,已经没有机会了。

如今见到坏了她好事的林陌,警幻仙姑的内心多么愤怒,可想而知。

林陌笑道:“仙姑此言差矣,我虽觉醒了前世的记忆,却真不是您老口中的异世之人,我可是在这个世界里土生土长的人,何来的异世之说?真要说的话,只能说,是地府的孟婆汤变质了,没能让我忘却前尘。

而且,仙姑是不是忘了,每个世界的天道可都不是什么善茬儿,没有人能在天道的眼皮子底下做手脚。我已经在这个世界平安生活了将近三十年,做了那么多事呢,天道他老人家却没有找上我的麻烦,说明了我的所作所为都是天道的允许的!

倒是你,警幻仙姑,我以为,比起我而言,私底下对那些下界历劫的仙子们做了手脚的你,似乎更应该小心谨慎才是。你就这么大咧咧的跑出来,就不怕等不到渡劫,就被雷给劈了么?”

林陌这话委实气人,更是戳中了警幻仙姑内心深处最为担心的那一点,气得她恨不能冲上前撕了林陌的那张嘴,可是,她不敢,没见徒大王爷坐在那里,正虎视眈眈的盯着她看呢么!

这且不算,在林陌话音落下之后,万里晴空的天上,竟然隐隐传来一阵雷声,在场众人都是五感极灵敏之人,第一时间就觉察到了,警幻仙姑的脸色,当时就变了。

林陌笑道:“啧啧啧,看来爷还有乌鸦嘴的潜质呢。”

警幻仙姑的脸色很是不好,盯着林陌的眼神仿佛要将人吞吃入腹似的,“呵,你别得意,要我说,这雷怕是冲着你来的吧。”

林陌挑眉笑道:“嗯?你这话似乎也并无不对,要不我们来打个赌……吧……”

他的“赌”字还没有完全落下,一道惊雷就已经直直的砸向早已经没了仙人之姿的警幻仙姑。

他的“赌”字还没有完全落下,一道惊雷就已经直直的砸向早已经没了仙人之姿的警幻仙姑。

“轰隆”一声过后,那位白衣飘飘,仙姿渺渺的警幻仙姑不见了,那真的是消失呢,连一点灰都没有留下……

徒阡:“……嗯?消失了?”他皱眉,难道是跑了,人没事?

林陌走到门外,抬头看向外头又变回了风和日丽的蓝天,陷入了沉思,“也有可能,今天出现在这里的,只是警幻仙姑的身外化身?”化身被劈了,本体却还是在太虚幻境,所以一点事情都没有?

徒阡敏锐的察觉到林陌的心情一下子降到了最低。

林陌能不生气么?化身没了,对警幻根本造成不了什么损伤,她的本体还是还太虚幻境里活蹦乱跳的,想想就很气。

只是林陌忘记了,仙人们的化身,本就是从本体中分出的一个个体,化身被伤了,也是会影响到本体的,就如此时的警幻仙姑。

此时,远在太虚幻境里,正在闭关打坐,远距离c,ao控身外化身在凡间搅动风雨的警幻仙姑,突然双目圆睁,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金色的血,整个人以内眼可见的速度,萎顿了下去,一下子就苍老了。

仿佛一个花甲老妪,j-i皮鹤发,哪里还有之前的仙姿玉骨的模样?

捂住心口,警幻仙姑勉强压下胸中的气血翻涌,恨恨的吐出一个人的名字:“林!陌!”

“哈欠!”林陌毫无预警的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揉揉鼻子,嘀咕道:“是谁在背后骂我?”

这骂得还挺狠呢,害他这个喷嚏都忍不住了。

任林陌再如何聪明,也想不到这次,他竟然猜对了。

这一个惊天巨雷,把所有人都给吓了好大一跳,大晋这边的人倒还罢了,反正被雷劈了的人不是自己人,一点都没有心理y-in影之类的。

茜香国的人可就不同了,再怎么说,警幻仙姑可是他们的国师!某种情况下,国师的地位,比之茜香国主还要高。

虽然不知道这位国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可是自从她来了之后,依靠她出色的卜算能力,着实为茜香国躲掉了多次的天灾和人、祸,短短两年的时间,将自身的地位提高到了如今的地步,在茜香国主和茜香国百姓的眼中,国师可是位无所不能的高人!信者众!

谁能想到,就是这么一位高人国师,竟然被大晋那位海国公的几句话说的,直接被一道雷给劈得连渣都没剩下,飞灰烟灭!

这得是做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情,才会惹得老天爷都看不下去,直接出手将人给灭了啊!

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在有心人的推波助澜下,这个消息就如长了翅膀似的,飞出了这处宫室,飞出茜香国皇宫,传遍了茜香国都,以最快的速度传进了正在和大晋谈判团唇枪舌剑,针锋相对,谈得正热火朝天的茜香国谈判团的耳里去了。

这几位由茜香国主和国师j-i,ng心挑选出来的口水最好的官员们相互看了几眼,纷纷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不可置信,和惊慌失措。

没有了主心骨的茜香国,谈判团众人被齐晖抓住了机会,狠狠的从这些人的身上咬下了好大的一口,几乎掏空了茜香国一半的家底。

“啧,真狠!不过,我喜欢!”当林陌拿着大晋和茜香国签订的《大晋和茜香国停战条约》看时,不得不佩服这支临时组建起来的大晋谈判团之黑心。

就这么一张轻飘飘的条约文书,至少能让茜香国二十年之内,再也没有一点力气整出说幺蛾子。

这次的茜香国之行,满载而归,不仅带回了自投罗网,被茜香国抓去关了许久的南安王,和准备和亲救父的岚欣公主,还带回了一纸茜香国的赔偿协议,以及第一年应付的赔偿款,可把因为被打断南巡之行,被迫返回京城,正有气无处撒的当今给乐坏了。

这位英明神武的皇帝陛下,把自己关在寢宫里偷着乐了大半日。

第89章

听着乾元殿里, 不时传出来的哈哈声, 徒阡和林陌面面相觑, 一脸懵逼。

昨在他们两个连夜带着那份《大晋与茜香国停战条约》(即后世常说的《庚辰条约》),回了京城。

稍做休息后,就急匆匆的入宫求见当今, 将《条约》呈给当今看后,当今并无一丝不对, 只严肃着一张脸,将所有人都赶了出来,然后,在众人一脸懵的情况下,竟然自己偷着乐了这么久!

林陌下意识的四下看了看,发现除了魏全还安静如j-i的在殿门外守着,包括他们这两个给当今送来欢乐的人, 再加上之前在乾元殿服侍的宫女太监们,已经远远的被打发到了这处以林陌的耳力都只能稍微听到从殿里传出来的丁点声音的位置, 罚站。

他悄悄的凑到徒阡的耳边, 小声逼逼:“我们两个亲耳听见陛下私下里偷着乐这事, 会不会被陛下赏小鞋穿啊?”

徒阡以同样的声音回他:“你听到什么声音了?我是没有听到的。”

林陌顿住,他似乎明白了徒大王爷想要表达的意思了,当下冲着对方竖起大拇指,夸赞:“还是你厉害!”

徒阡无声的笑了。过了一会儿, 林陌听到这么一句话:“如果真的给咱们小鞋穿, 大不了出海去, 到我们的封地上当山大王去。”

声音极为飘忽,像是随风飘来的似的,听的并不真切,待想要仔细听时,却又随风飘散了。

林陌唇角微勾,不得不说,徒阡的这个提议,很诱人哟。

*

在这次的茜香国之行中,林陌和徒阡两个只是以吉祥物的形式存在的。

自那年从倭国征战归来,林陌就已经在着手培养足以在水师里独挡一面的将领,其中就有贾环,以及之前他看好的几员小将,这次去往茜香国,所有的计划和作战部署,全都是交给他们这些新手们去完成的,两个人只在后方压阵,并不c-h-a手。

其实,这次徒阡和林陌会跟着去茜香国,主要还是在之后的谈判上,毕竟,战胜后向战败方索要战争赔偿,在大晋还是个新鲜的事物呢,他不亲自看着可不行。

如果不是发现茜和时国突然冒出来一个国师的话,他们连茜香国主的面都不会去见的。

遇到警幻仙姑却是意外之喜了,不管是真身还是身外化身死了,对林陌和一众历劫的仙子们来说,都是一件好事。

能够以凡人之身,重创警幻仙姑,对此成就,林陌表示很得意。

经此一事,林陌相信,警幻仙姑再也不能对那些下凡历劫的金钗们动手脚了,悬在这些可爱的女孩儿们头顶上的那把名为“薄命”的利剑,终于消失了,林陌很是高兴。

不知为何,在警幻仙姑的化身烟消云散后,林陌总感觉到眼中的世界更加的鲜活,空气更清新了,就连和他家王爷躲在屋里做一些不可描述的运动时,他的感觉也更加的明显,总让他不知不觉的沉迷其中。

似乎,之前的他并没有真正的融入这个世界,与这个世界存在着一种看不见,又摸不着,玄而又玄的隔膜似的,而在警幻仙姑的化身消散,本体受创后,那层隔膜也跟着消失了。

想明白了这一点,林陌深深的吐出了一口浊气,抬头迎向疑惑看过来的徒大王爷,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来。

*

从茜香国回来后,林陌一下子清闲了下来,有感于之前几年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忙忙碌碌许多年,他和他家王爷已经很久没有好好的放松放松了,之后又没有重大的事情需要他们两个人出面的,在回到京城后,林陌干脆撺掇徒阡,向当今告了长假。

用林陌的话来说,所谓长假,保底三个月,没大事发生时,假期可以顺延!即使有事,只要不是关乎亡国灭种的大事,也不要来烦他!

当今的好心情保持得不错,在接到林陌的假条时,二话不说,直接准了。

“这回好了,终于可以好好的休息一阵了,这几年来,可把我给累坏了,忙忙碌碌的,我都不知道休沐二字怎么写了。”林陌放松的靠在徒阡的大腿上,笑道,“正好,这回可以赶上玉儿的孩子出生了。唉,双胎呢,她那瘦弱的身子能吃得消么?也不知道是双男还是双女,或者干脆是龙凤胎?”

“这回好了,终于可以好好的休息一阵了,这几年来,可把我给累坏了,忙忙碌碌的,我都不知道休沐二字怎么写了。”林陌放松的靠在徒阡的大腿上,笑道,“正好,这回可以赶上玉儿的孩子出生了。唉,双胎呢,她那瘦弱的身子能吃得消么?也不知道是双男还是双女,或者干脆是龙凤胎?”

说着说着,林陌把自己给绕进去了。别说是在这个医疗条件不足的时代了,就是在后世,医疗条件那么好的情况下,女人生孩子,也都是在鬼门关前走过一遭的,黛玉这一胎还是双胞胎哟,实在是让他担心坏了。

徒阡拉住林陌的手,轻轻安抚他道:“状元府里早早的就有太医和宫里的女医驻守,还有宫里请来的有经验的老嬷嬷在,这几年妹妹的身子也调养得很是康健,看着虽然瘦,其实并不弱。我相信她吉人天相,肯定能平安的生下孩子的。”

林陌也知道是这个理儿,可是事关自家妹子,他总难免担心,这也是人之常情了。

更何况,林黛玉这一胎的男孩儿是要过继回林家的,他可得好好的把孩子给教好了,不求那孩子能有多大的出息,至少不能是个聪明面孔笨肚肠的,纨绔一点也没关系,能认清自己的定位就好,千万别养出来一个心比天主高,命比纸薄的性子来。连累了林家可就不好了。

他问徒阡:“你说,如果我趁着这段休假的时间,办个学堂怎么样?”

正好这几年他和徒阡过于低调了些,一直在功高震主的边缘来回大鹏展翅,也该歇一歇了,让自己从这一团的乱麻中,慢慢的退出来。

这次的长假,正是一个极好的机会,想想他前半辈子太拼了些,才拼下来这一番的家业,接下来也该好好的享受一把了。

徒阡早已经与他心意相通,他一开口,便知道了对方在想什么。

徒阡问:“和庄子上的学堂一个样的?”

如果是的话,徒阡并不怎么看好它,毕竟,庄子那样的学堂,虽然好,确实能够让那些贫苦人家的孩子学文识字,又能学会一技之长。又因为林陌的关系,当今在见识过了林陌庄子上的学堂所教授的东西后,也在京城办了两家同样的学堂,专收京中贫苦,又想让孩子学个一技之长的孩子。

只是这样的学堂虽好,却并不被他们这样的人家所接受。林陌再来办这学堂,并不合适。

试想,大晋海国公开办的学堂,往来的子弟,都是他们这种层面的。就像林陌时常说的那话:屁股决定脑袋。

他们这样的人家出来的孩子,哪怕只是纨绔子弟,所要学的东西,一般学堂里可都是没得教的。

林陌笑道:“形式差不多,所教的东西并不一样。就如玉儿的女子学堂,所教的东西与普通的学堂的区别。我想着,玉儿这一胎是要过继回林家的,我准备亲自教养他。不求他如何的出色,至少也要继承我的衣钵不是?”

徒阡眼睛一亮,如果是以此为目标的话,说不定林陌的学堂真的可以成为大晋权贵子弟的首选学堂。

心里有了想法,林陌便开始了他的办学之旅,反正他也不打算教出能考状元的才子来,把人教好了却是可以的。

*

黛玉怀这一胎时,很是辛苦,到底是双胎,可把她给折腾坏了,把个云状元给心疼坏了,请来德阳长公主亲自坐镇状元府。府中常驻太医院妇科圣手,从宫里出来的经验老到的老嬷嬷有两位,就连接生的稳婆都准备了三个,就怕他的林仙子生产时会出什么意外。

瞧他这一副紧张兮兮的样儿,林陌都看不下去了,他劝道:“玉儿这都已经是第二胎了,又是这么j-i,ng细的照顾着,出不了事的。你和线天这么担惊受怕,疑神疑鬼的,可别哪天把自己给整病了,到时候还要玉儿反过来担心你,那样就本末倒置了。”

云霖苦笑:“道理我何尝不懂?只是总管不住那颗担忧心。”

他说得情真意切,林陌也拿他无法,只得舍了脸面,到太医院请了位太医,住进状元府,专门等着给云霖急救的。

德阳长公主松了好大一口气,之前她就注意到了儿子不正常的焦虑,没少开口劝他。

奈何她这个长子,竟是难得的犯了倔脾气,任她好说歹说的,就是转不过弯儿来。现在可好,总算有人能够制得住他了。

她对林陌道:“还是你们年轻人能说到一处去,为了他那榆木脑袋,我这嘴皮子都快说秃噜了,差点没把我给气死!”

林陌笑道:“我也是没想到,都不是第一次当爹了,谨之竟然还能急成这般模样。我之前也是劝了他许久,一点用处也无,最后我一气之下对他说,如果他不把自己的身子骨当一回事,给折腾没了,我立马就给玉儿找个更好的夫婿去!”

有些人就是爱犯贱,好好的和他摆事实讲道理,不听,非得他拿出杀手锏来威胁一番才会听话,真是的。

第90章

德阳长公主也被林陌的话给吓到了。这个时代的女人, 讲究的是三从四德, 嫁j-i随j-i, 嫁狗随狗。

虽有那心疼自家女孩儿的人家,会把女儿接回娘家,再替她另寻一门合适的亲事嫁了, 却并不是主流,更多的都是讲究从一而终守节的。

即使在女子中, 尊贵如德阳长公主者,也不敢公开表示支持。

君不见,那贾家二房,贾珠之妻李纨,在丈夫死后,只守着个儿子不敢改嫁,在那里苦熬着, 只为了那一个节妇的名头罢了。

到了林陌这里,好家伙, 一来就要让妹妹改嫁, 竟是视那三从四德如无物, 这种魄力,实在是无人能及,整个大晋,只怕也只有他能做得出来了。

德阳长公主抬手虚点林陌, 气笑了:“你这孩子, 尽出些馊主意, 这样的话是可以随便乱说的吗?怪不得霖儿那孩子,最近总是小心注意着自己的身子骨儿呢,原来是你这个猴儿在这儿撺掇呢。”

林陌却是不以为然:“是不是馊主意没关系呀,管用就行了。至少现在,谨之再不敢拿自己的身体不当一回事了不是?如此,舅舅和舅母放心,玉儿也不用分神担心了,多好,不是么?”

德阳长公主摇头失笑,的确是这么个理儿,二人不再绕着这个事儿继续纠结,说起了其他。

随着黛玉的肚子越来越大,林陌终于能与云霖感同身受了,这肚子实在是太大了,他真的是担心坏了,终是步上了云霖的后尘。

他比云霖好一点的是,他的生理卫生的知道储备,远不是身为红楼土著的云霖可以比的。

为了能让自家妹子能平安生下孩子,林陌直接把早年在海上流浪时,偶然救起的,一名来自欧罗巴的外科医生,给接到了京城。

鉴于大晋在男女大防上的规矩,林陌并没有直接把人送进状元府去,而是让人住进昭瑞亲王府。

林陌还特意从女医中,挑了三个人出来,和这位外科医生学习剖腹产的技术。

因为林陌的乱入,这个时候的剖腹产手术,被他和这个外科医生改良过,在安他性上,比之原来强上不知道多少倍。

这些只不过是林陌的未雨绸缪罢了,动手术什么的,他只希望自家妹子永远也不必用到这一步棋才好。

*

在所有人紧张的期待中,第二年的二月初二日,林黛玉生下了一对龙凤胎,母子均安。

按照之前的约定,这两个刚刚出生的孩子都是要被过继回林家的,林陌却觉得有些不妥。

他和云霖说道:“玉儿这一胎怀得辛苦,吃了那么多的苦头,才挣扎着生下这两个孩子,我就这和以把孩子都过继走了,对玉儿很是不公。

再者说,我们府里也没有个女主人,教养女孩儿总是很不方便。我想着,只把哥哥过继过来便是了,妹妹还是让她留在玉儿的身边教养为好。”

他怕小姑娘会被他给教成一朵霸王花……那可就热闹了。

林陌说的不错,昭瑞亲王和海国公的确不适合养女孩子,谁让他们两个都是大男人呢?最后,在征求了黛玉的意见后,龙凤胎中的哥哥被过继回林家,取名林榆。

林陌本想着让小林榆在黛玉的身边长到两三岁时,再把孩子接到身边来养着,这样即能让孩子享受几年母亲的照顾,他也能专心的把学堂建起来。

他倒是真心为黛玉和小林榆着想,谁知道黛玉在实实在在的感受过哥哥的体贴后,狠心劝他:“我知道哥哥这么做是为了我和榆哥儿着想,只是妹妹却有不同的看法。

孩子从小养在身边,总是会更亲近一些,于我而言,也是如此。我怕榆哥儿留在我身边的时间长了,就舍不得孩子离开了,这么一来,谈什么过继之事?之前所做的一切,不就白费了吗?”

林黛玉说的也有道理,她是一位母亲,疼爱孩子是天性,如果不是不得已,有哪一个母亲会愿意舍出自己的孩子?

可是,她是林家女,林家在她们这一代,只得了她这么一个姑娘,当年林如海病重时,顶着宗族的压力,硬是把林陌给过继了过来,除了让她可以有一个可以依靠的娘家外,为他们这一支开枝散叶才是最重要的。

也是因为有了林陌这个哥哥,林黛玉的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她再也不是那个寄人篱下,可以任人欺凌的孤女了。

既然哥哥这一生,不会有他自己的亲子,过继她的孩子,承继林家的香火,在林黛玉看来,天经地义。

既如此,为免将来林陌难做,孩子为难,黛玉只能硬起心肠,早早的把孩子送回林陌的身边,让孩子从小就在林陌的身边长大,培养感情。

也省得她把孩子养大了再分离,又得伤心一回。

林陌被说服了,在龙凤胎满月了之后,就把林榆抱回了昭瑞亲王府,照顾的奶娘,丫鬟,婆子,都是事先就准备好了的,林榆一来,立即就能够上手照顾孩子。

又因为徒阡和林陌二人皆是男子,府里没有女主人,在照顾孩子上,总是不方便。林陌怕时间长了,这些照顾林榆的人,自持是小主人身边的老人儿,拿捏小主子,为自己谋私利,就如同之前的贾家,不正是如此吗?

奴大欺主,也只有一心想要掌控荣国府的贾母和王氏能说出那句“长辈身边的阿猫阿狗都比别人尊重”的话来!简直可笑!

林陌可不会让自己的府邸出现这种令人无语的情况来的。

为这,林陌亲自入宫,向当今讨了两位宫里的嬷嬷来,专门帮他照看小林榆。

等到做完了这些,林陌这才松了一口气。

林陌并没有那种,把孩子过继过来,就万事大吉的想法,还有那种顾忌着“严父慈母”、“抱孙不抱子”之类的,自家的孩子都不亲近,将来孩子大了,又怎么会和他这个当爹的亲近?他可不想把父子关系弄得跟贾家的那些人似的,父不父,子不子的,见面跟个仇人似的。

只要他在府里,都会让人把小林榆抱到他这里,亲自照看孩子。这么一来,倒是杜绝了那些下人阳奉y-in违的机会。

因为他的重视,小林榆的小日子过得很是不错。

消息传到“状元府”,林黛玉这才完全的放下心来。

徒阡也被林陌带得,完全把想当一名严父的想法给抛到了脑后,和林陌一起,享受起迟来的天伦之乐。

*

这日,徒阡早早的就被宫中的来人给叫走了。假期里,林陌难得起了个大早,刚收拾完自己,就有奶娘抱着林榆,带了两个大丫鬟到了林陌这里,身后还跟着几个提着大包小包的丫鬟婆子。

他们的时间掐得极准,众人刚一进来,林陌正好吞下最后一口粥。

奶娘见状,忙把小林榆递到林陌的手上,由他抱着逗弄,进行雷打不动的父子互动时间。

今天在林小榆身边当值的官嬷嬷上前给林陌福身一礼,笑道:“国公爷,榆哥儿的行李都收拾好了。今儿一早啊,想是知道要出门去玩儿,哥儿自醒来便笑嘻嘻的,一声儿哭音都无。显见的,咱们榆哥儿是个伶俐的。”

林陌心情也不错,笑着点了点头:“劳烦嬷嬷了。”

目前看来,这两个宫里出来的嬷嬷还是不错的,只要她们行事没有触及到他的底限,他很乐意给她们两分体面。

官嬷嬷笑道:“嗐,有什么劳烦不劳烦的,这原就是老身的份内之事。”

早有小厮进来回禀:“外头的马车已经备好。”

林陌这才抱着小林榆出了王府。今天他要带着林小榆去庄子上玩一天。

本来同行的人员名单里,应该还有一个徒阡的,可惜他入宫去了,失去了这个一家三口外出踏青,加深感情的机会,林陌很没诚意的替徒阡可惜了一把。

不过他也知道,当今这个时候找昭瑞亲王入宫,肯定是有什么预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了,而徒阡被抓壮丁了。

林陌可不管这些,今天是他难得的的亲子时间,任何人,任何事,都不能阻止他。

*

林陌不知道的是,被火急火燎的叫进宫来的徒大王爷,此时正一脸无奈的看着他的皇帝哥哥,以及,那个被宫女抱在怀里,怯生生的小娃娃。

“皇兄是认真的?”

当今严肃着一张脸,闻言点头:“对,这孩子是朕的第九子,生母是成嫔,之前一直是在成嫔宫里养着的。只是半个月前,成嫔突发急症,一病去了,只留下这么个没娘的孩子。你也知道,这宫里是个什么样儿的,没了娘的孩子,过的是怎样的日子。朕怜他幼年失恃,便想着将他过继到你的名下,和林家那孩子做个伴儿。”

徒阡很想翻白眼,他还以为当今已经放弃给他过继孩子的事了呢,没想到居然又被提出来了。

之前当今提起此事时,他给拒绝了,除了没时间养孩子外,主要还是他看不上前面那几个小皇子。生母都在的就不说了,生母不在的,皇子的外祖家就没有几个是省心的。

不过,如果这个皇九子是成嫔的孩子,倒是可以养养看,毕竟已经拒绝过一回了,再拒绝的话,总是不那知合适。

想当初,当今和徒阡说起过继皇子的事时,他把内心里的实话告诉给当今,当今沉默许久后,便不再提起此事。这一回,怕也是想到了皇九子的情况,挺合他的要求的,这才急忙忙的把他叫进宫里来吧。

倒是难为他皇兄了。

第91章

徒阡抬眼向那个孩子看去, 这孩子约莫六七个月大, 小小的一团, 窝在宫女的怀中,白白嫩嫩的,眼睛睁得大大的, 怯怯的看着这处陌生的地方,和陌生的人。

徒阡意外于这个孩子被照顾得极好, 想来那成嫔为母倒是挺合格的,只是命薄了些,早早就亡故了。

不得不说,看到这个孩子后,徒阡可耻的动心了。

最近他和林陌一起沉迷养孩子无可自拔,再多加一个孩子也是不错的,至少两个孩子也能有个伴儿不是?

再说了, 他和阿陌并无亲子,将来昭瑞亲王府的继承人, 肯定是要从他那些皇族兄弟里过继的, 即是如此, 倒不如过继皇子,倒是能省去他好大一番功夫。

当皇帝的,即使他和你的关系再如何好,都不要忘了, 他们首先是君臣, 最后才是兄弟!这是当年林陌告诉他的, 而他也是牢牢的把这句话记在了心里。一刻也不曾忘记。因为这句话,说的实在是太有道理了。

很早以前,在徒阡决定和林陌结契,并不打算娶妻生子时,他就知道,总有一天,他必须要从皇子中过继一个来继承昭瑞亲王府。

皇帝是不可能会让他从皇族的其他人那里过继孩子的。

想到这一点,徒阡也就不再纠结其他,点头应下了当今塞孩子的动作。

他问道:“他可有名字?”

当今道:“小九儿尚未满周岁,并不曾序齿。你若是同意了让这孩子过继过去,今儿就带回府里去吧,到时候,你和怀瑾给他起一个好名儿便是了。”

徒阡闻言,点点头,算是应下了当今硬塞给他的继子。

也罢了,反正府里已经有了一个孩子了,再多一个,也不是什么大事儿。一只羊是赶,两只羊也是放,有什么差别么?

于是,等到林陌满面春光的带着小林榆从庄子上满载而归时,惊讶的发现,他又喜当爹了!

无语的看着儿童床上吃手指的白嫩小娃娃,哭笑不得。

“所以,你就把这个小家伙给带回来了?”

这都是什么套路啊,硬生生的给弟弟塞儿子,这种事情,也只有当今这个不靠谱的家伙做得出来了。

徒阡能怎么办?他也很无奈啊!

林陌仔细的打量着那个白白嫩嫩的小家伙,“我孩子才刚六个月吧?比榆哥儿大了两个月,长得倒是不错,陛下这算盘打得倒是好,让咱们给他养孩子,这种主意也只有他老人家能想得出来了。”

徒阡无奈道:“这孩子八个月了。”

林陌“……宫里没给他吃饱饭么?怎么这么小?一点都不像是有八个月大的孩子!我们家榆哥儿看着都比他壮实!”他们家林小榆是双胞胎之一,体质天生不如那些一胎只生一个的。现在看着,却比眼前这个皇九子要白胖可爱。

徒阡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只无奈的摇头,他能说,小玖儿在像他这么大的孩子里,已经算是胖的了么?也只有林陌会觉得孩子还不够胖了。再说了,成嫔是一个月前没的,很明显的,在这一个多月里,宫里那些个看人下菜碟的宫女太监,肯定不如成嫔在时那般上心,孩子瘦点也是正常。

他把这孩子的出身来历给林陌说了一遍。

林陌:……果然是没妈的孩子像根草呀。

最后,徒阡总结道:“我总归都是要过继一个孩子,回来继承如今我手上这一摊子事情的,由皇兄为我指定一个孩子过继,总比什么阿猫阿狗的都想来凑个热闹的好。”

他看着林陌在那里逗弄孩子,反问道:“你难道没注意到么?自从榆哥儿到了咱们家,我那几个兄弟,还有几位皇叔近来经常在我们身边出现吗?”

林陌一顿,仔细想想,的确如徒阡所说的,他恍然:“我之前还以为他们是想打探什么消息呢,原来是准备给你送儿子的吗?他们可真积极。”

徒阡:……

知道了事情的缘由,林陌对于小娃娃的到来,没了一点意见。

*

徒阡把孩子带回来的时候,拒绝了当今随送的奶娘,宫女和小内侍,既然从今天起,皇九子就是他和林陌的孩子了,他并不想再让宫里的腌臜事影响了孩子。

因此,来的时候,他只把孩子抱来了,甚至,连孩子的衣服,玩具,饰物之类的东西,他都给拒绝了。可以说很光棍了。

这是徒阡的一点子小心思,这般干干净净的离开,也算是让孩子和以前断了个彻底。

这是徒阡的一点子小心思,这般干干净净的离开,也算是让孩子和以前断了个彻底。

等到林陌了解了情况后,无语的直翻白眼,这种事情,还真只有他们家昭瑞王爷干得出来了。

不过他并不多言,只是叫来王府的长史,让他把府里的一众丫头小厮们都叫过来,他要给这孩子挑几个可心的人服侍。

他突然想起一个问题:“这孩子还没起名字吧?”

虽然是疑问句,林陌的语气却是肯定的,毕竟,在新生儿满周岁之前,暂不序齿,是大晋皇家长久以来的一个传统。谁让这个年代,儿童的夭折率那么高呢?

尤其是那些没满周岁的孩子。

因此,徒家人才有这么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在。眼前的这个孩子才八个月大,目前自然是还没有属于他自己的名字的。

徒阡点头:“确是如此,宫里的规矩便是这样,只是我们家并不需要遵守这些规矩。”他抬头看向林陌,笑道,“你也是了孩子的父亲,明儿你给起个吧。”

林陌点头,他的文学造诣虽然不怎么,起个名字还是没问题的。

他想了想,说道:“依我说,‘翊’这个字就很不错。”

“翊”者,有辅佐,帮助之意,这孩子既然已经是要过继给昭瑞亲王了,起这个名字,就是最合适他的了。相信当今能够明白他们两个为孩子取这么个名字的用意。

徒阡很是满意。

至此,曾经的皇九子,被起名徒翊,正式落户在了昭瑞亲王府,成为了徒阡和林陌的长子。

*

这时,两道小动物的呜咽声自门外响起,徒阡好奇道:“嗯?外头是什么?”

林陌这才想起来他刚从庄子回来,还带来了两个小可爱回来呢。没想到因为家里突然又多了一位家庭成员,他的注意力全在小玖儿的身上了,倒是把外头的两个小家伙给忘到脑后去了,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林陌放下手里抱着的孩子,亲自到外头把他带回来的小家伙给抱了进来。

徒阡抬眼看去,就看到他家阿陌笑容满面的模样,还有他怀里抱着的……

“狗?!”

林陌的手上抱着两团黑乎乎、毛绒绒的东西,可不正是狗么。

林陌笑道:“对啊。”他喜滋滋的把手上抱着的两只小毛团子怼到徒阡的面前,“这两个毛团子,是一对兄弟哦,它们的狗妈是庄子里,庄户家养的大黑狗,狗爹是一只从山上下来的黑狼。是真正的狼犬哦。

上一章:第21节

下一章:第23节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谜语书屋 - 耽美小说、BL小说网!
BL小说 | 御宅屋 | 海棠书屋 | 流浪文学 | 思思看书 | 飞言情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手机访问 h5.miy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