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耽美BL小说大全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BL小说 > 红楼之阡陌_bl同人_腐书 > 腐书耽美 第23节

第23节 腐书耽美

它们的狗妈这一胎只生了它们俩,你看这壮实的。别看它们这么小,在庄子里的狗圈里,可是一霸!用来陪伴两个孩子长大再好也没有了。你瞧瞧,它们多可爱啊,榆哥儿和小翊儿一定会喜欢它们的。”

徒阡:……完全看不出来这两团黑乎乎的小东西哪里可爱了,连眼睛都看不到在哪里!而且,为什么他家孩子要让这么两个畜、牲陪伴长大?这是什么道理?

林陌一眼就看出了徒阡的不以为然,不由翻了个白眼,真是没有一丁点的可爱细胞,他当年是怎么看上这人的?海国公先生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中。

自前世起,林陌就很喜欢这些毛绒绒的小动物,在第一世的时候,在他刚出生不久,他爷爷就抱回了一只黑色的土狗回来。

那只狗子并不是什么名贵的品种狗,只是一只非常普通的中华田园犬,聪明伶俐,忠诚可靠。狗子陪伴了他的整个童年时光,是他最好的一个朋友,以及,最忠诚的伙伴。

可惜,狗的寿命还是太短了些,他的伙伴在他十七岁那一年,老死了,自那以后,林陌就再也没有养过其他的狗子了,即使后来,外来的品种猫狗大行其道,一只毛绒绒的,帅气漂亮可爱的,应有尽有,每天都在勾引着他去吸猫吸狗。

这一世,林陌半生忙碌,更是没有时间去陪伴那些可爱的小生物们,总没有机会拥有一只属于他自己的毛绒绒,这一直都是他内心的遗憾。

之前在得知黛玉又有了身孕后,想到黛玉的这一胎将会过继回林家,成为他的孩子,林陌那颗想要一只毛绒绒的心,又蠢蠢欲动了。

抱一只小狗回来,让它陪伴在孩子的身边,和他一起长大,即是孩子的玩伴,又可以在大人不在孩子身边的时候,看护他,保护他。

因而,在林小榆还未出生时,林陌就一直在寻摸合适的小狗崽。

后来听说了庄子上有庄户养的母犬被黑狼给怼了,他立即赶去了一趟庄子,把那条母亲还未出生的小狗崽都给预定了。

因为小狗的爹是一只狼,林陌知道这一窝小狗肯定不简单,因而,当时他和那庄户就说好了,这一窝小狗不管生了多少只,他都要了,还给了那庄户一笔数目可观的银钱,算是买下小狗崽的钱。

那庄子上的庄户们,本就对海国公充满感激,林陌看上了那家的小狗崽,他高兴都来不及呢,别说林陌给钱了,便是不给,他也是不会有意见的,不过是一窝小狗罢了,比起海国公给他们带来的种种好处,又值得了什么?

第92章

这一窝小狗只有两只, 林陌挺高兴, 他都想好了, 他家林小榆和黛玉家的云朵小姑娘一人一只,正好。

谁知道当今直接给徒阡塞了一个皇九子过来了呢?

林陌把原因告诉了徒阡,却只得到了徒阡一个面无表情的死亡视线。

很明显, 昭瑞王爷对自家伴侣的想法不敢苟同。养只狗子陪孩子长大?他们这样的人家,小孩儿还怕没有人陪着吗?不能理解!

林陌并不理会他的纠结, 只将两只小黑团子放到两个孩子的身边,让他们玩在一起。在这一刻,他已经想好了,这两只有着狼的血统的小团子,就给两个小男孩吧。

至于云朵小姑娘,他记得,早先海商船队从海外带回来不少品种狗, 其中就有后世十分受人欢迎的犬种,比如:金毛寻回猎犬, 拉布拉多寻回猎犬, 以及, 雪橇三傻。

等再过段时间,小姑娘再大些,找个时间带她去庄子上挑一只就是了。

如果小姑娘挑的是只没有战斗力的,再送她一只土生狼犬, 也就是了。

还别说, 小孩子和狗子还真是天生的伙伴, 两只小黑团子才刚被放到两个孩子呆着的软榻上,立即就亲热得很,看得徒阡一阵惊奇。

虽然不能理解,对林陌的决定,徒阡并没有反对,至此,两只小毛团子就在徒翊来到昭瑞王府的这一天,也一同到来。

*

事实证明,两个孩子果然很喜欢爹爹送给他们的两只小毛团子。两只小团子也是极聪明的,随着它们长大,对两个小主人的照顾,比起那些拿着月银干活的丫鬟奶娘都要尽心和细心。至少,两只狗子不会像人一样,存着私心,它们对主人的忠诚,就连徒阡也是服气的。

这夜,二人看过孩子,回到正院,洗潄过后,准备安置,徒阡突然说了一句:“我想,我已经能明白你为何一定人抱两只小狗陪孩子们了。”

想起刚才在两个孩子的房间里看到的情形:白团子似的两个孩子,头挨着头睡得香甜,两只半大的狗子躺在床榻上,时不时的替两个孩子拉拉踢开的被子,一有动静,就能立刻睁眼,警惕四顾,孩子们冷了饿了热了,都能在第一时间发现,进而叫来服侍的丫鬟……

也难怪自从两只狗子到府里后,林陌对孩子们的事情都放心了不少,至少不会再如果前,小林榆刚来的时候那么紧张兮兮的了。

林陌笑了笑,心情颇为不错。自己的决定得到爱人的赞同,总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

不仅是两个男孩儿喜欢这两只狗子,就连被j-i,ng贵的着着的云朵小姑娘,在第一次看见两只小毛团子时,也是爱的什么似的,抱着都不撒手了,显然也是个喜欢毛绒绒的。

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既然孩子喜欢,林陌便带着孩子们去了一趟他养了外来品种狗的庄子,让小姑娘自己挑一只喜欢的狗子抱回去养。

刚一到庄子,小姑娘第一时就被两只金灿灿的大金毛给吸引住了,当时就想把两两渴望得到金毛给带回自家去,林陌和她爹娘好说歹说,最后才换成了带回大金毛的孩子,一只刚满三个月的小金毛。把小姑娘高兴的,跟什么似的。

*

咳,扯远了,书归正传。

第二天,宫里传出消息,成嫔所生的皇九子,深得昭瑞亲王的喜爱,当今怜他生母早亡,作主将他过继给了昭瑞亲王为子,并赐名“徒翊”,甚至亲自主持过继事宜。

消息一出,外人只需要吃瓜看戏就行,反正事不关已,高高挂起。皇族中,却是引起了一阵窃窃私语,尤其是那几家有心把孩子过继给徒阡的,更是扼腕叹息不已。

外界的事情影响不到徒阡和林陌这里。这几年来,因为他们两个和当今,以及众多有识之士的努力,大晋的周边平静不少,虽然偶有摩擦,却都在可以控制的范围内。

大晋国内,因为林陌这只乱入的小蝴蝶时不时的扇动一下翅膀,让整个大晋的进程发生了根本的改变。

几年来,林陌逐渐的把手里掌控的水师权利下放给了那些有能力的年轻将领们,让他们带领着大晋水师的男儿们,征战四方。

林陌在和徒阡相识之初,就曾经和他约好了,等到将来有机会,他们两个要相伴环游世界去。

只是他二人身份地位并不允许,他们身居高位,责任重大,总没有机会去完成当个的约定。

如今林陌逐步放权,倒是清闲了下来,徒阡却依旧忙碌,总是不得闲,依旧是当今全心信任的昭瑞亲王。

有鉴于此,他们两人的环球之旅,只能无限期的延长了。

闲下来的林陌万事不理,只专心养孩子,于他而言,教好了自家的两个孩子,比什么都要重要。

当年他玩笑似的说要开办学堂的话,果真被他办起来了,这一所后世世界排名第一的综合性大学的前身,在京城东部,寸土寸金的贵人聚居地,挂牌开张了。

林陌亲自为这所学堂命名为“知行学堂”。

这一年,徒翊刚满三岁,林榆只有两岁。

这所学堂,林陌是准备按照后世的学校教育来开办的,为了办好它,林陌差点累成死狗。

找老师,编教材,培训教师,忙的是不亦乐乎,整个人都瘦了好大一圈儿,可把个徒大王爷给心疼坏了。

等到一切都安排好了后,终于在这一年的金秋时节正式开班授课了。

海国公开办,昭瑞亲王协办,当今圣人大力支持的学堂,在还没有正式开张之前,就得备受京城一众权贵人家的关注。

平日里,那三位爷多高冷啊?他们这些人想要凑过去拍个马屁什么的,都找不到机会呢,这个学堂一开,有些心思活泛的人,立即看出来了这家学堂将会是未来,他们抱上大粗腿的机会,这些人哪里可能会放过?全都磨拳擦掌的等着林陌的学堂开张,第一时间把自家孩子送进去呢。

只是,当林陌把学堂的教学理念,以及将会开设的课程,一一的广而告之,这些准备把适龄孩子送进去念书的家长们知道后,所有的人都迟疑了。

现如今,大晋依旧延用科举取仕的旧例,学子们学的是《经》、《史》、《子》、《集》、《四书》、《五经》,诗词歌赋,最多再加上一些《九章算术》之类的算学书罢了,哪里是“知行学堂”给出来的这些课程能比的啊!

那什么《语文》的倒还罢了,学的都是些幼童开蒙的常用书籍,比如:《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弟子规》、《声律启蒙》之类的,他们还能接受。

《数学》又是何物?

再看看还没有正式确定必须的《外文》课吧,满纸的鬼画符,这这这……简直和科举差了十万八千里了。

别到时候大腿没抱上,孩子的学业也给耽误了,那可就没救了。

最后,在“知行学堂”第一年的开学季上,这些人兴冲冲的带着自家孩子来报名,又一脸悲天悯人的摇头走了。

他们的确是抱着要抱大腿的心思送孩子去学堂的,可是除了这个原因,最主要的,还是想让自家孩子学出点名堂来的。

这毕竟是海国公开办的学堂,国公爷还给自己挂了个“校长”的名号呢,虽然很不服气,但是那位的身上,确实有神奇之处,他们也想让自家孩子沾一沾海国公的神奇来着,可惜了啊,他们失望了。

对此,林陌并没有多失望,他本来也没想学校才刚开张,就立即名扬天下了,饭总是要一口一口的吃不是?最后留下来继续在这里上学的孩子,只有可怜的六个人,其中还包括了刚刚脱离奶娃娃行列的徒翊和林小榆。

因为这个班名为蒙学班,也就是所谓的幼儿园小班了,林陌都想好了,先开幼儿园,然后再随着这一批的孩子的升学,渐渐的扩大学校的规模。

小学会有的,中学也会有的,大学也会有的。

六个孩子中,昭瑞王府两个:徒翊和林榆;张府一个:迎春的次子张墨;贾府两个:贾琏的次子贾芳,贾宝玉的长子贾桂;以及,皇七子徒旭。

其他几个倒罢了,最让所有人跌破眼镜的,就是这位七皇子了。

谁都没有想到,当今竟然会把皇子送到“行知学堂”来念书,而不是遵循旧例,让皇子去上书房读书。

别说其他人了,就连七皇子的生母梅妃,都是一脸懵逼。

林陌很不能理解,为此,他特意入宫,把问题直接抛给当今:“陛下怎么会把七殿下送到臣这儿来?上书房多好啊,有那么多饱读诗书,文采风流的翰林学士,更有当世大儒坐镇,可比臣这小打小闹的学堂好了不知道多少倍呢。”

当今笑道:“怀瑾曾经说过,情谊要从小培养起,朕深觉有理。”他别有深意的道,“怀瑾难道不觉得,那三个孩子很像朕与你和阿阡年少之时吗?”

林陌闻言,咋咋嘴,他想,他似乎知道了什么了不得的事儿了。

夜里,二人上床准备安寢,林陌突然想起来白天当今奇怪的言行,便把今天和当今的对话原原本本的告诉了徒阡。

随后问道:“我怎么感觉陛下的话里别有深意呢?”

徒阡道:“不错,皇兄的确是看上了小七,或许,再过几年,我们就该称小七一声……咳咳了。”

“……还真的是,我还以为是我想多了呢。”林陌一脸恍然,“难怪这一年来,陛下总喜欢带着宫里的皇子们来找榆哥儿和翊哥儿玩呢,原来在这里等着呢。”

第93章

当今的皇子不止九个, 算上那些早夭的孩子, 没能活到序齿年纪的, 都得有将近二十个了,活下来的,除去徒翊外, 都已经排到皇十子去了,一年多来, 从皇五子起,到皇十子,都经常被当今带到王府,和徒翊林榆玩在一块儿,之前林陌没想明白这是什么c,ao作,现在却是想清楚了,那位七皇子, 可不就是和林小榆徒小翊玩得最好的一个么?

林陌摇头,道:“陛下都在想些什么?孩子还这么小呢, 等到他们长大, 还有那么多年呢, 变数那么大,这决定做得也太草率了些。”

徒阡笑道:“孩子小不正好么?还有你和我在呢,总能把他教成合格的皇帝的。再者说,皇兄春秋正盛, 身体康健, 慢慢挑, 总能挑选出适合大晋的继承人来。”

林陌皱眉,没想到当今打的是这么个主意啊,能说,果然是当皇帝的人么?手段足,魄力大,竟然敢把目前属意的下任皇帝交给他们夫夫来教,也是没谁了,佩服啊,佩服。

“陛下他老人家就不怕众皇子们重蹈了你们当年的覆辙吗?”林陌还是担心的很。

徒阡笑道:“你会让他们走到那一步吗?”

“我自然是不会让这种情况发生的,只我们到底只是臣子,还能管到皇权更替上去吗?”林陌很不自信。

别看当今现在信任他们两人,最后会如何,他还是心里没底的。

徒阡却笑道:“你且放心吧,皇兄那性子,绝对不会让下一代也步上我们的后尘的,他如今,不就在未雨绸缪了么?”他毕竟是当今信任的亲兄弟,比林陌更了解当今一些,当今的很多决定都是和他商议过的,知道的自然比林陌多些。

皇帝的心思,没有人知道,他们只看到了七皇子是被丢到“知行学堂”去了,想来,这是当今为表示对海国公办学堂的支持,而做出来的举动罢了。

在所有人的眼中,七皇子是被丢出上书房,边缘化了,已经与皇位无缘了的一位皇子。这么一来,其他几个有大志向的皇子,自此便不再将心思放在七皇子的身上过,简而言之,徒旭已经被这些人单方面的踢出了皇位争夺战了。

就连七皇子的生母梅妃娘娘也是这么想的。

好在梅妃本就没有让儿子夺位的心思。她本出身江湖,出身自武林世家,家族中并无人在朝为官,当初能入宫为妃,也是一场意外。不过她比其他宫妃强的一点是,她算是当今心里的白月光,和当今还是有感情基础的,这才让他们母子二人在宫里日子好过许多。

因着这样的出身,七皇子的外家对外甥能否成为下任皇帝也不甚在意,他们只求自家姑娘和外甥,在波云诡谲的皇宫里平平安安。

或许,正是因为他们的这种态度,让当今对梅妃和她所出的七皇子又高看了一眼。

梅妃本来还在担心,等过几年,当今的年纪渐大,皇子们都长大成人了,先皇时期,诸皇子夺位的惨烈情况会再次出现,万一她的小七儿也被牵连进去了,可怎么是好?她可就只有这么一个宝贝儿子,她还想让小七儿替她养老送终呢。

如今可好了,小七被送去了海国公的学堂里念书,几乎等于告诉了天下人,徒小七已经与大位无缘了,小命终于安全了,梅妃悬着的心放下来了。

多年以后,当梅妃成为这个王朝的皇太后,再回想起此时的想法,只能感叹一句,到底还是太年轻啊!

当今这番选继位者的c,ao作,虽然风、s_ao无比,大大出呼了所有人的意料,细一想,却又觉得在情理之中。

这种c,ao作,在他之后的皇位更迭中,却是保留了下来,皇帝,昭瑞亲王,海国公,这铁三角的关系也一直延续了下来,最终成了大晋政权中的一道风景线。

当然,此时的三位当事人,对他们这小小举动将会引起的后果,还一无所知,此时的他们,还在为当今如同儿戏一般的选人方式腹诽不已。

*

不管外界对“知行学堂”如何评价,在林陌的努力下,这所学堂依旧是一步一步的成长了起来,学堂教育的好处也慢慢的显露了出来。

皇族和勋贵人家的子弟入“知行学堂”的越来越多,直到后来,科举制度改革,四书五经已经不再是步入仕途的唯一途迳了,人们才知道,原来早在这个时候,当今就已经在为科举,以及选官制度的改革布局了。心喜的有之,后悔的有之,总之,学校教育开始在大晋的土地上,遍地开花。

皇族和勋贵人家的子弟入“知行学堂”的越来越多,直到后来,科举制度改革,四书五经已经不再是步入仕途的唯一途迳了,人们才知道,原来早在这个时候,当今就已经在为科举,以及选官制度的改革布局了。心喜的有之,后悔的有之,总之,学校教育开始在大晋的土地上,遍地开花。

随着时间的推移,“知行学堂”的学子们纷纷毕业,走上社会,或是步入官场,受到重用,政绩斐然;或参军入伍,统领将士,卫国杀敌;或是只在某一个领域出类拔萃的人才,比比皆是,所做出来的贡献,足以载入史册;即使只是成为一个商人,也把生意做到极大,不仅让东西南北的商品流通顺畅,互通往来,使得大晋各方面的发展迅速,令其他国家望尘莫及,有些生意做到世界各地的大商贾,都有着影响当地政令的能力,使得大晋周边的小国,越发的要依附大晋生存。

甚至,元盛帝之后,大晋的皇位继任者,全都出自这所学校,在如此之多的优秀校友的光环下,知行学堂,哦不,此时的它,已经改名为知行大学了,便成了世界上多数学子们心所向往的最好学府。

这一点,怕是当年只想着办个学堂,由自己教导孩子的林陌都没有想到的。

因而,在后世的历史教科书里,对于林陌的评价就成了:大晋著名的航海家,军事家,改革家,教育家。可以说是非常的无心c-h-a柳了。

*

又是一年丹桂飘香,金秋收获的好时节。

这两年来,大晋风调雨顺,四海升平,不仅是海外引进的马铃薯、玉米、红薯等作物丰收了,就连往年常种的五谷也是难得遇上了丰年,无论走在大晋的哪个地方,百姓们的脸上都是一副丰收之后的喜悦神情。

难得的大丰年,当今大笔一挥,决定今年的中秋节,举办一场大型的“中秋赛诗灯会”,不拘是谁,中秋期间,都可以把自己所得的佳句,投到主持赛诗会的衙门里,参与品评。他老人家也会在赛诗会决赛当日,作为主裁判之一,与民同乐。

消息一出,京城的百姓瞬间陷入到欢乐的海洋中去。

要办“中秋赛诗灯会”的消息以极快的速度向外扩散,很快,那些较为繁华,与京城往来密切的城市,就都收到了消息,当今有如此雅兴,“上有所好,下必甚焉”,多少一省大佬也纷纷效仿,他们也要紧跟京城的脚步,也办一场“中秋赛诗灯会”,裁判人员当然是他们这些当地的父母官来客串了。

这一年的中秋佳节,他被中秋赛诗灯会给占满了。

学子们疯魔了,但凡有心想往仕途上走的,或是想求个好名声的,全都摩拳擦掌,绞尽脑汁,恨不能拿出平生所学,写出一首惊天地,泣鬼□□作,即使不能上达天听,被当今所阅,不是还有各省的大佬么?只要能入得这些人的眼,何愁将来仕途无望?

不管当今举办这场“中秋赛诗灯会”的初衷是什么,抱着这种想法的人,太多了,真正只为诗词而来的人,反倒没有几个,所有人都心知肚明。

只是这活动到底是件好事,提高了所有人的积极性,原是一件好事,大佬们也都默认了。

当今也只让底下人注意着些,不太过份的,也就睁只眼闭只眼的放过去了。

被当今拉进宫里商讨“中秋赛诗灯会”事宜的林陌,在贡献出了自己所能想到的点子后,感觉身体被掏空,神情恍惚的被徒阡领回了家。

一进府门,王府长史立即上前回禀:“姑太太今日一早就过府来寻国公爷了,正在花厅里等着你呢。”

徒阡挑眉,早上就来了,现在已经是下午近酉时了,还没走?这是出了什么大事了?他转脸看向林陌,就见林陌也是一脸懵逼,显然他也是不知道林黛玉这么火急火燎的来找他是做什么的。

两人心照不宣,迈步进了花厅,果然看到林黛玉正悠然自得的独自品茗。两人的心瞬间安定了下来。

这是一间中西结合的小花厅,柔软舒适的沙发,江南绣娘高超的技艺绣出来的沙发罩和抱枕,靠枕,传统的雕花木式建筑,一看就很好的结合在了一起,美人身处其间,惋如画中一般,惹人沉醉。

一见他二人进来,黛玉忙放下手中的茶杯,起身向哥哥和哥夫行礼,“哥哥,大哥。”

徒阡肃着脸,冲她点了点头,以示问候,随后默默的走一以旁边的沙发坐下。

林陌则是走到黛玉的身边,仔细的观察她的脸色,看见没有什么不对,这依旧面色红润,眼角眉稍都在在诠释着何为幸福的女人。

林陌稍稍的放了心:“妹妹这么急着来寻我,可是有事发生?”

第94章

黛玉的动作顿了顿, 是她的错,忘了要先和哥哥们通个气了, 她这忽啦巴的就上哥哥这里来,也难怪他们心里没底了。

她扶额:“是我的错, 忘记事先和哥哥们说了, 让哥哥担心了。”

兄妹二人坐下,黛玉道:“哥哥莫急, 并不是出了什么大事,只是昨儿听夫君提了一嘴,陛下命办一场‘中秋赛诗灯会’的事, 妹妹对此有点自己的一点小心思罢了。”

昨天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 时间已经不早了, 她这才赶着今天一早来到昭瑞王府,就是想要赶在哥哥们出门前,先和哥哥说说自己的想法, 谁知道她紧赶慢赶的, 还是晚了呢?

林陌了然,他想, 他或许知道自家妹妹准备说些什么了。

“你说。”

果然,就听黛玉道:“我觉得,既然是举国欢庆的大日子,怎么能少了咱们这些大姑娘, 小媳妇们呢?咱们这些人里, 可也有不少于诗词一道上, 有着独到之处的,别的且不说,咱们家这些姊妹们就强过那些所谓的才子书生们好几条街去。少了众姊妹们的参与,‘中秋赛诗灯会’该要少多少流传千古的名句呢?”

林陌被绕得有点晕,不愧是林妹妹,牙尖嘴利的,一点都不饶人。瞧这丫头一张嘴开开合合的,说的一套一套的,他能怎么办?只能任劳任怨的帮着自家妹妹把这些话上达圣听。

皇后笑道:“云夫人果然是当世奇女子也,说出了我等闺阁女子的一点子念想,甚得本宫心意。既然陛下欲与民同乐,妾身想着,本宫很该紧跟陛下脚步,与众女同欢,陛下以为如何?”

因着此事为闺阁女子所求,作为母仪天下的皇后娘娘,这样的事,自然要请她来一同商议了。

不出林陌所料,林黛玉的这个提议,得到了当今和皇后的大力支持。

事情就此定下,第二日,京城的百姓们便发现,“中秋赛诗灯会”的布告栏上,多出了一段关于女子也同样可以参加“中秋赛诗灯会”的消息,一时引得京城众人议论纷纷 。

“古语有云,女子无才便是德,这等朝中大事,怎么能让那些女子参与其中?简直是有侮斯文,成何体统,成何体统!”

有老学究在茶楼里大放厥词,直呼人心不古,摇头晃脑的,仿佛受了多大的辱没似的。

旁边一个年轻人听了,嗤笑:“这是从哪个古董街里爬出来的老古董?到现在还在死守着那什么女子无才便是德的破规矩么?”

他身旁的友人同样哈哈大笑不止,一人道:“我说老人家,您老之前不是咱们京城人吧?否则您老也说不了方才那样的话来。京城里谁不知道,当年,出身金陵的都太尉统制县伯的王家,便是以‘女子无才便是德’为荣。听说那王家的女子,大字不识几个,只粗略学了些看账理家的本事,结果如何?单只看当年荣国府二房太太的所做所为便知其中不妥,那王氏,竟是狗胆包天到去放印子钱,竟是欲置夫家于万劫不复之地!”

另一人道:“依我看,让女子们参与到‘中秋诗会’中来,是一件极好的事儿,更何况,布告上可写得明明白白的,男女间各自的诗作品评、排名并不在一处,你大可放心。”

被这么多人一齐挤兑,那位似乎是初次入京的老者只臊得脸红如关公,恨不得地上立时有一条缝能让他钻进去,遮一遮羞才好。当下茶也不喝了,起身匆忙掩面而逃。

四周茶客投来的视线,让老者仿如被人当众扒去衣裳,果身出现在众人面前似的,勉强镇定下来,没曾想,才刚走到柜台前,便被茶馆小二拉住了,“先生,您老还没付账呢。咱们家小本生意,慨不赊欠。”

这一下,更是让老者无地自容,匆匆丢下一块银角子,连往日会账时常说的那句“不必找”了的话也忘记了,急步窜出了茶馆。身后传来的哄笑声,和议论声,老者只当充耳不闻,再不离开这里,他怕自己会当场羞死在这里。

林陌和徒阡今日无事,难得悠闲的出来闲逛,此时就在这间茶馆里歇脚,正好把方才的那一幕看在了眼里。

“这是从哪个山旮旯里冒出来的?我怎么没在京城见到过他?”

这老者的性格颇为一言难尽,如果是京城附近的人,林陌应该不会对此人一点印象都无。说来,以林陌的记忆力,以及他自己和徒阡的身分,他对京城附近,十里八乡的,不说十分熟悉,那些个性异于常人的人,他都是会特意去记的,甚至,徒阡的手上还有一本《京城以及周边地区特殊人群资料》,这份资料,还是林陌和他的手下们,亲自制订的呢。

当初,徒阡偶然将这份资料在当今面前展示时,当今惊为天人,徒阡差点没能保住这份他家阿陌亲自给他整理的资料,最后还是徒阡答应出借给户部户籍衙门的人重抄一份,当今才算是放过了这份资料。便是如今,当今偶尔想起这事来,还是会对徒阡的吝啬进行口头上的笞挞。

然而,徒王爷内心毫无波动,这是阿陌亲手给他整理的东西,他爱惜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直接把原件给献出去?因而,面对当今的喋喋不休,徒阡秉持着左耳进右耳出,充耳不闻的态度,直把当今气了个倒仰。

然而,徒王爷内心毫无波动,这是阿陌亲手给他整理的东西,他爱惜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直接把原件给献出去?因而,面对当今的喋喋不休,徒阡秉持着左耳进右耳出,充耳不闻的态度,直把当今气了个倒仰。

既然眼前之人林陌不认识,那么,显然的,那人就不会是京城附近的人。

这个问题,连徒阡也回答不了他,徒阡的眼神往后扫去,小太监刘宁立即上前一步,替两位主子解惑。

“这人是昨儿城门落锁前进城的,如今住在客栈里,说是来参加‘中秋赛诗灯会’会,小的们昨天连夜去查了下,才知道这人原是从东北那方向过来的,带了好些东北的特产,预备往南面去的,路上偶然听说京城举办诗会之事,这才转到京城来的。”

林陌点了点头,他就说嘛,如果是京城的人,哪怕只是在京城生活三个月以上的人,就没有不知道当年王家教女的家规的。

感谢林妹妹和云状元这些年来对女子学堂所做出的贡献吧。同样的,也要感谢王夫人当年以身示范,亲情演绎什么叫做“不作死就不会一死”。

自从出了王夫人和贾家二房的事情后,京城八成以上的有识之家,忽然就开始注重起女孩儿们的教育问题来了。至少,自家将要与人联姻的孩子,不能是目无王法的傻大胆。

嫁女儿的,除非是和对方有不共戴天,不死不休的血海深仇,否则,谁都不愿意看到两家人因为儿女姻缘而反目成仇;娶媳妇的,总是睁大了双眼,调查了又调查,就怕一个不谨慎,替家里挑个搅家j-i,ng回来,那样整个家族都要不得安宁了。

婚姻是结两姓之好的契约,可不是为了给自己添堵来的。

几年来,林黛玉的女子学堂可算是大大的风光了一把,每年招收的女学生都会比前一年的人数增加不少,这也是为什么这一次黛玉一听说将要举办“中秋赛诗灯会”的消息,立即赶来寻林陌提意见的原因。同时,也正是因为那么个原因,京城民众对女子也能参与“中秋赛诗灯会”的事情,接受度那么高了。

而刚才那老者,事先没弄明白情况,就在那里大放厥词,可不就被人群起而针对了么?

虽说“中秋赛诗灯会”是个新鲜玩意儿,只从名称上来看,就能知道它到底是干什么用的。

中秋节本就有挂花灯,猜灯谜的活动,或三五女子自己办个诗会的传统。

如今三者合一,在林陌的眼里,依旧是换汤不换药,真要办起来,不要太简单了。毕竟在那个光怪陆离,娱乐一对上的第一世里,办这么一场“赛诗会”,没啥技术含量。

于是,当所有人都在商讨“中秋赛诗灯会”要怎么办?如何办?并为此一脸凝重的时候,林陌那一脸轻松自在的样儿,就有点扎眼了。

所有人的视线全都落到他的身上,林陌顿觉压力山大。

当今问他:“怀瑾可是有更好的建议?”

林陌:……

他腹诽,之前不是说好了这事不归他管么?怎么他偷个懒的功夫,又找到他头上来了?他这是被天外飞来的一口大锅给砸个正着么?

既然当今问了,林陌不回话,似乎很不合适。

他道:“倒是有些章程了。只是不知道能不能用得上。”

当今道:“你且说来听听。”

闻言,林陌清了清嗓子,略一思索,组织了下语言,这才将他在前世看过的各种电视文化赛事,或是综艺节目,再结合大晋的实际情况,侃侃而谈,提出了不少有建设性的可行性建议。

他提出来的这些,让在场的一众大佬们都有眼前一亮之感。

当今笑道:“不愧是林怀瑾,朕的海国公,这些稀奇古怪的主意就是比其他人多。”

林陌:……他这是明着被当今损了吗?听着怎么就这么别扭呢?

黛玉的动作顿了顿, 是她的错,忘了要先和哥哥们通个气了, 她这忽啦巴的就上哥哥这里来,也难怪他们心里没底了。

她扶额:“是我的错, 忘记事先和哥哥们说了, 让哥哥担心了。”

兄妹二人坐下,黛玉道:“哥哥莫急, 并不是出了什么大事,只是昨儿听夫君提了一嘴,陛下命办一场‘中秋赛诗灯会’的事, 妹妹对此有点自己的一点小心思罢了。”

昨天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 时间已经不早了, 她这才赶着今天一早来到昭瑞王府,就是想要赶在哥哥们出门前,先和哥哥说说自己的想法, 谁知道她紧赶慢赶的, 还是晚了呢?

林陌了然,他想, 他或许知道自家妹妹准备说些什么了。

“你说。”

果然,就听黛玉道:“我觉得,既然是举国欢庆的大日子,怎么能少了咱们这些大姑娘, 小媳妇们呢?咱们这些人里, 可也有不少于诗词一道上, 有着独到之处的,别的且不说,咱们家这些姊妹们就强过那些所谓的才子书生们好几条街去。少了众姊妹们的参与,‘中秋赛诗灯会’该要少多少流传千古的名句呢?”

林陌被绕得有点晕,不愧是林妹妹,牙尖嘴利的,一点都不饶人。瞧这丫头一张嘴开开合合的,说的一套一套的,他能怎么办?只能任劳任怨的帮着自家妹妹把这些话上达圣听。

皇后笑道:“云夫人果然是当世奇女子也,说出了我等闺阁女子的一点子念想,甚得本宫心意。既然陛下欲与民同乐,妾身想着,本宫很该紧跟陛下脚步,与众女同欢,陛下以为如何?”

因着此事为闺阁女子所求,作为母仪天下的皇后娘娘,这样的事,自然要请她来一同商议了。

不出林陌所料,林黛玉的这个提议,得到了当今和皇后的大力支持。

事情就此定下,第二日,京城的百姓们便发现,“中秋赛诗灯会”的布告栏上,多出了一段关于女子也同样可以参加“中秋赛诗灯会”的消息,一时引得京城众人议论纷纷 。

“古语有云,女子无才便是德,这等朝中大事,怎么能让那些女子参与其中?简直是有侮斯文,成何体统,成何体统!”

有老学究在茶楼里大放厥词,直呼人心不古,摇头晃脑的,仿佛受了多大的辱没似的。

旁边一个年轻人听了,嗤笑:“这是从哪个古董街里爬出来的老古董?到现在还在死守着那什么女子无才便是德的破规矩么?”

他身旁的友人同样哈哈大笑不止,一人道:“我说老人家,您老之前不是咱们京城人吧?否则您老也说不了方才那样的话来。京城里谁不知道,当年,出身金陵的都太尉统制县伯的王家,便是以‘女子无才便是德’为荣。听说那王家的女子,大字不识几个,只粗略学了些看账理家的本事,结果如何?单只看当年荣国府二房太太的所做所为便知其中不妥,那王氏,竟是狗胆包天到去放印子钱,竟是欲置夫家于万劫不复之地!”

另一人道:“依我看,让女子们参与到‘中秋诗会’中来,是一件极好的事儿,更何况,布告上可写得明明白白的,男女间各自的诗作品评、排名并不在一处,你大可放心。”

被这么多人一齐挤兑,那位似乎是初次入京的老者只臊得脸红如关公,恨不得地上立时有一条缝能让他钻进去,遮一遮羞才好。当下茶也不喝了,起身匆忙掩面而逃。

四周茶客投来的视线,让老者仿如被人当众扒去衣裳,果身出现在众人面前似的,勉强镇定下来,没曾想,才刚走到柜台前,便被茶馆小二拉住了,“先生,您老还没付账呢。咱们家小本生意,慨不赊欠。”

这一下,更是让老者无地自容,匆匆丢下一块银角子,连往日会账时常说的那句“不必找”了的话也忘记了,急步窜出了茶馆。身后传来的哄笑声,和议论声,老者只当充耳不闻,再不离开这里,他怕自己会当场羞死在这里。

林陌和徒阡今日无事,难得悠闲的出来闲逛,此时就在这间茶馆里歇脚,正好把方才的那一幕看在了眼里。

“这是从哪个山旮旯里冒出来的?我怎么没在京城见到过他?”

这老者的性格颇为一言难尽,如果是京城附近的人,林陌应该不会对此人一点印象都无。说来,以林陌的记忆力,以及他自己和徒阡的身分,他对京城附近,十里八乡的,不说十分熟悉,那些个性异于常人的人,他都是会特意去记的,甚至,徒阡的手上还有一本《京城以及周边地区特殊人群资料》,这份资料,还是林陌和他的手下们,亲自制订的呢。

当初,徒阡偶然将这份资料在当今面前展示时,当今惊为天人,徒阡差点没能保住这份他家阿陌亲自给他整理的资料,最后还是徒阡答应出借给户部户籍衙门的人重抄一份,当今才算是放过了这份资料。便是如今,当今偶尔想起这事来,还是会对徒阡的吝啬进行口头上的笞挞。

然而,徒王爷内心毫无波动,这是阿陌亲手给他整理的东西,他爱惜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直接把原件给献出去?因而,面对当今的喋喋不休,徒阡秉持着左耳进右耳出,充耳不闻的态度,直把当今气了个倒仰。

然而,徒王爷内心毫无波动,这是阿陌亲手给他整理的东西,他爱惜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直接把原件给献出去?因而,面对当今的喋喋不休,徒阡秉持着左耳进右耳出,充耳不闻的态度,直把当今气了个倒仰。

既然眼前之人林陌不认识,那么,显然的,那人就不会是京城附近的人。

这个问题,连徒阡也回答不了他,徒阡的眼神往后扫去,小太监刘宁立即上前一步,替两位主子解惑。

“这人是昨儿城门落锁前进城的,如今住在客栈里,说是来参加‘中秋赛诗灯会’会,小的们昨天连夜去查了下,才知道这人原是从东北那方向过来的,带了好些东北的特产,预备往南面去的,路上偶然听说京城举办诗会之事,这才转到京城来的。”

林陌点了点头,他就说嘛,如果是京城的人,哪怕只是在京城生活三个月以上的人,就没有不知道当年王家教女的家规的。

感谢林妹妹和云状元这些年来对女子学堂所做出的贡献吧。同样的,也要感谢王夫人当年以身示范,亲情演绎什么叫做“不作死就不会一死”。

自从出了王夫人和贾家二房的事情后,京城八成以上的有识之家,忽然就开始注重起女孩儿们的教育问题来了。至少,自家将要与人联姻的孩子,不能是目无王法的傻大胆。

嫁女儿的,除非是和对方有不共戴天,不死不休的血海深仇,否则,谁都不愿意看到两家人因为儿女姻缘而反目成仇;娶媳妇的,总是睁大了双眼,调查了又调查,就怕一个不谨慎,替家里挑个搅家j-i,ng回来,那样整个家族都要不得安宁了。

婚姻是结两姓之好的契约,可不是为了给自己添堵来的。

几年来,林黛玉的女子学堂可算是大大的风光了一把,每年招收的女学生都会比前一年的人数增加不少,这也是为什么这一次黛玉一听说将要举办“中秋赛诗灯会”的消息,立即赶来寻林陌提意见的原因。同时,也正是因为那么个原因,京城民众对女子也能参与“中秋赛诗灯会”的事情,接受度那么高了。

而刚才那老者,事先没弄明白情况,就在那里大放厥词,可不就被人群起而针对了么?

虽说“中秋赛诗灯会”是个新鲜玩意儿,只从名称上来看,就能知道它到底是干什么用的。

中秋节本就有挂花灯,猜灯谜的活动,或三五女子自己办个诗会的传统。

如今三者合一,在林陌的眼里,依旧是换汤不换药,真要办起来,不要太简单了。毕竟在那个光怪陆离,娱乐一对上的第一世里,办这么一场“赛诗会”,没啥技术含量。

于是,当所有人都在商讨“中秋赛诗灯会”要怎么办?如何办?并为此一脸凝重的时候,林陌那一脸轻松自在的样儿,就有点扎眼了。

所有人的视线全都落到他的身上,林陌顿觉压力山大。

当今问他:“怀瑾可是有更好的建议?”

林陌:……

他腹诽,之前不是说好了这事不归他管么?怎么他偷个懒的功夫,又找到他头上来了?他这是被天外飞来的一口大锅给砸个正着么?

既然当今问了,林陌不回话,似乎很不合适。

他道:“倒是有些章程了。只是不知道能不能用得上。”

当今道:“你且说来听听。”

闻言,林陌清了清嗓子,略一思索,组织了下语言,这才将他在前世看过的各种电视文化赛事,或是综艺节目,再结合大晋的实际情况,侃侃而谈,提出了不少有建设性的可行性建议。

他提出来的这些,让在场的一众大佬们都有眼前一亮之感。

当今笑道:“不愧是林怀瑾,朕的海国公,这些稀奇古怪的主意就是比其他人多。”

林陌:……他这是明着被当今损了吗?听着怎么就这么别扭呢?

第95章

因着林陌提供的奇思妙想, 大晋首届“中秋赛诗灯会”的筹备工作,光荣的落到了林陌的头上。

本来这次的灯会就是当今一拍脑门, 偶然而起的一个决定,当时离着八月十五中秋佳节可没有几天了, 再等到朝廷确定下来, 并拿出章程来时,时间都已经到了八月初五了, 留给林陌的时间,实在是少得可怜了,可把林陌给郁闷坏了, 一头栽倒在徒阡的怀里, 欲哭无泪。

徒阡看他这副样子, 颇为无奈,也很是心疼,却是无能为力, 爱莫能助, 谁让他自己还有一大堆的事情要做呢?压根腾不了同手来帮忙,只能在自家阿陌心累身累, 化成成超大号嘤嘤怪的时候,默默的提供自己的肩膀和怀抱,无声的为他加油。

既然已成定局,再推脱不得, 林陌又能如何?只能硬着头皮, 去筹备这届万众瞩目的“中秋赛诗灯会”去了。

时间实在是过于匆忙了, 致命他这些日子实在是差点忙成了狗。

好在当今没有在鬼畜人设上一路狂奔,拉都拉不回来,知道此事并不好做,给林陌开了最大的权限,不管是要人还是要钱,都不必向上头申请了,需要什么东西,自己去库房里拿了,记个账,过后再报给他就成了。

这么一来,倒是给林陌留下一个可以喘息的机会,没让林陌真的累死在那儿。

当今对这次的“中秋赛诗灯会”的重视程度,也让朝中众人对这件事情上了一百二十个心,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整出什么幺蛾子出来恶心林陌,倒是让林陌轻松不少。

“哼,即使这样,也改变不了陛下y-in了我这件事!哼哼,下次有好玩的,好吃的,看我还带他玩不!”

忙了一天,回到府里,林陌趴在和睚家王爷的怀里,孩子气的哼哼唧唧,换来徒阡的无条件附和:“对,到时候咱们不带他一起玩,让他自己和自己玩去。”

林陌这才终于高兴了。

作为提出女子也要一同参与“赛诗会”的黛玉,作为女诗人们的代表,自然被林陌委以重任,在林陌接受筹备诗会后,也同样忙碌了起来,每日里处理完状元府的大小事情后,就开始连络各方,力求不让女子诗会落后男子那边太多。

所谓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深知自家姊妹能力的黛一主,并没有独专,寻来平日城玩得好的一众姐妹,迎春、探春、惜春,凤姐,以及其他几位世交家的赍,让她们也一同参与其中,美其名曰: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好在姐妹们都是有识之人,知道这等事情,都将会是被载入史册的大好事儿,她们可舍不得放弃,一时间倒也是忙得不亦乐呼。

林陌和黛玉的能力是毋庸置疑的,留给她们的时间虽然短,在众人齐心协力下,第一届“中秋赛诗灯会”准时在这一年的八月十一这日正式开始了。

林陌把事情安排得井井有条,明明白白,因着报名参加的人有点多,林陌弄了个诗会海选,先从京城及其附人们送来的参赛作品里挑选出前二十名,到了八月十四这日,由当今和礼部、翰林院的一众大人们亲自阅卷,评出前十名,于八月十五这日,前往贡院前的夫子庙,由当今亲自接见他们,实现与民同乐。

虽然与之前的预期有些出入,但是为了当今的安全,他们只能这么做。

好在当今也不是那等什么都不懂的愣头青,非常明白什么叫“君子不立危墙之下”的道理,在林陌拿出这个方案后,略一思索,便同意了,倒是让林陌松了好大一口气。

女子诗会这边,人数比之男子那边少了太多,因而她们的诗会是在八月十三这日才开始的,举办的地点就在“大观园”。

毕竟在这个时候,大晋女子识字的本就不多,有能力写诗填词的女子少之又少,而写得好的,有诗词能拿得出手的就更少了,把这些人齐聚在大观园里,虽然人数多了些,却并不会显得很拥挤。

有感于第一届赛诗灯会的意义重大,林陌友情打开了海国公府与大观园之间的小门,友情提供场地,完美解决了这次女子诗会场地不够的问题。

所有人都很满意。

再者,自从消息传出来后,有心想在赛诗会上露一小脸的人,早早的就把事先公布出来的诗作题裁,限韵,要求之类的研究了个底朝天,早已经是胸有成竹,十四这一日在大观园里,只需要把自己之前作好的诗作默写下来就行,其他的时间,赏月,观灯,与三五闺蜜聚在一处探讨写诗的技巧,实在是惬意极了。

给诗作评选排名什么的,自有几位才女们去做。

她们的流程其实和男子诗会那边差不多,待到她们选出了排名前二十的人,十五这日,皇后娘娘自会来大观园中,与她们同乐。

*

等到这场赛诗会结束,林陌放松之余,只感觉全身被掏空。

等到这场赛诗会结束,林陌放松之余,只感觉全身被掏空。

如游魂似的回到王府,回到所住的院子,直接倒在大床上,假装自己是一条咸鱼。

小内侍进来回禀:“二爷,温泉池子已经备好了。”

林陌本已经疲惫不已,听到“温泉”二字,却又挣扎着爬了起来,累了这么多天了,的确需要好好的泡一泡,去去疲惫才行。

“王爷还没回来?”他问。

小内侍恭敬回道:“是呢,王爷有吩咐,今日正是最忙的时候,怕是要忙到很晚才能回来,王爷说,您若是闲了,便去夫子庙看个热闹,若是实在累得狠了,便先歇下罢。”

林陌点了点头,这几天他忙得脚不沾地,身为负责皇帝安全工作的徒大王爷同样也不得闲。好容易赛诗会完美落幕了,只剩下今天晚上的与君同乐了,林陌实在是累极了,眼瞅着剩下的事情,交给下面的人就可以了,多日来的疲惫瞬间涌了上来,只想着回到府里洗个热水澡躺到床上,睡他个地老天荒。

泡过温泉,洗去了一身的疲惫,林陌躺在床上,却是翻来覆去的,竟是毫无睡意。

心中藏了事,无论如何都睡不着了。

林陌无法,翻身坐起,便有小内侍上前为他更衣。林陌感叹,果然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呐,想当年,他也是长在红旗下,根正苗红的社会主义好青年呢,哪里被人这么服侍过?这才来大晋几年呢,对这种事情就已经习以为常了呢。

如今尚不到酉时,时辰尚早,中秋灯会更是没到时间,他想了想,迈步出了王府。

林陌并没有坐车,反坐倒是带着小太监和几个侍卫,安步当车的信步而行,穿街过巷,时不时的停下脚步,看一看早早开张的灯笼摊子上挂出来的灯笼。若是遇到感兴趣的灯笼,还会猜一猜与灯笼相配套的灯谜,一路走来,倒是让他赢了不少样式新颖的灯笼,就在侍卫的手里提着呢。

一行人走走停停,侍卫眼尖,发现他们行进的方向并不是夫子庙,反倒是越来越接近东城,都有些奇怪,陛下和王爷今晚应该是在夫子庙与那几位赛诗会排名前十的人同乐才是,夫子庙并不在东城,国公爷这是要去哪儿?

南辕北辙了都!

不过,他们倒底是跟了林陌多年的侍卫,很快就想到林陌往东城走,目的地是哪里了。

今晚,除了夫子庙外,还有另一个地方,也是有一场赛诗会后的与民同庆的。

林陌的目的地是大观园,这里毕竟是红楼世界,红楼里的一众女子都是文采风流,足以载入文学史册的,今天又是大观园的特殊日子,大晋第一届“中秋赛诗灯会”分会场——女子诗会。

相比于夫子庙那里的赛诗会,林陌更想亲眼见一见这些写下大好诗篇的女子们,也算是亲眼见证这一重要的历史时刻了。

*

到了大观园,林陌在门房处报上了自己的名号:“昭瑞亲王妃……”

门房见是自家主子,又是以王妃的身份来的,并无二话,直接开了中门,将林陌一行人迎了进去。

侍卫自觉的在二门处便停下了脚步,不再往里走。

林陌是在大观园正殿里找到黛玉的。此时的她正在和凤姐、探春二人进行着最后的查看,早已经沉浸在工作的乐趣当中了,并不曾注意到林陌进来了。

黛玉的大丫鬟眼尖,第一时间就看到他们家国公爷来了,忙要上前提醒黛玉,却被林陌给阻止了。

知道他是不想影响到黛玉她们工作,那丫鬟便不再出声,退回了角落,继续自己的工作。

林陌环视了一圈这处正殿,寻了一个不会影响到黛玉她们的位置坐下,安静的听她们在那里商议。

只听了一耳朵,林陌就把她们的安排了解得七七八八了。不得不说,他家这几个姐姐妹妹,果然都是不让须眉的女中豪杰,行事周全之辈。

虽然是第一次办这么大型的诗会,从她们的话中,林陌却是挑不出一丝儿的错处,真不愧是林妹妹、凤姐姐和贾三姑娘。

第96章

待三姐妹讨论完后, 这才发现坐在角落里装壁花的林陌,而且看他那样儿, 怕是已经等了不短的时间了。

回过神,黛玉走到林陌的跟前, 笑问:“哥哥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我还以为哥哥今晚会去夫子庙呢。”

林陌笑了笑, 神情间颇为得意。

上一章:第22节

下一章:第24节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谜语书屋 - 耽美小说、BL小说网!
BL小说 | 御宅屋 | 海棠书屋 | 流浪文学 | 思思看书 | 飞言情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手机访问 h5.miy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