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耽美BL小说大全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BL小说 > 闪耀的你_现代耽美_腐书 > 腐书耽美 第2节

第2节 腐书耽美

沈忱刚才尴尬半天,现在却是高兴的。几人推推搡搡走出来,还没商量出个地方,路过姚肃秘书办公室门口,见陶尔还拿着文件夹站在那儿等。

他可能是怕慕馥阳嘲笑他,先发制人地说:“听说于晨曦一走,官网你们的出道写真销量预定退了三十万册。”

本来打打闹闹的梁宵立马闭嘴,罗崇宁也眉头微皱。

慕馥阳顿下步子,拎过沈忱的领子:“听说你今年还没从F大毕业,我们这儿新来了个学霸,给你补补?”

沈忱被他揪到陶尔面前,只剩下了尴尬地笑。

梁宵听他这么出言不逊,吓得要死,又拽罗崇宁又拽沈忱:“老大这是疯了,快拦住老大……”

罗崇宁无奈地小声道:“老大在兴头上就要狂化了,你叫我怎么拦?”

梁宵缩了缩脖子,声音压得更低:“要不是他是前辈……否则和老大吵?他这是找虐!”

找虐?

沈忱别过头看了眼梁宵:怎么嗅到一丝隐藏嘴炮的气息。

陶尔再怎么样也是前辈,脸唰地红了,恼羞成怒:“慕馥阳你——!”

他又是怒目而视慕馥阳,又是对沈忱发眼刀。

沈忱真是有苦难言:“陶队长,你消消气,我们队长——”

“呵呵,队长?”陶尔拨开他,站在慕馥阳面前。

面对着面,就差脸贴着脸了。

“慕馥阳,我知道我比你早出道你对我怀恨在心,但我是你前辈,你把我这个师兄放眼里了吗?”

“……”慕馥阳掏掏耳朵,“没放眼里,怎么了?”

陶尔脸色由红变白:“我会让万强哥去跟你们邵露露谈谈……”

“你没听姚老头说吗?邵阿姨最近被贬去看小j-i崽子跳舞了,没时间管我们,别老给光头强告状,你不告状不能活?”

沈忱视线在他们两人脸上来回切换,内心汹涌且无语:“……”

厉,厉害了。

***

等到了竹园都快中午一点。

竹园开在某商场顶层的旋转餐厅,大厅里小桥流水一应俱全,座位不多,巧妙以竹子和竹帘分开。

他们偷摸溜进包间,坐定,慕馥阳把iPad递到他面前:“你先点。”

沈忱诚实地按着自己的喜好点菜,感谢慕馥阳的善解人意,还朝他微微一笑:“谢谢。”

“……”慕馥阳坐在沈忱对面,冷不防看了个笑靥如花,一时竟然有些怔,低头玩起了手机。

沈忱点完就把iPad递给罗崇宁和梁宵。

这俩人丝毫不客气,疯狂刷单。

慕馥阳玩了把游戏,这两个人还没点完,不禁道:“点太多吃不完,我让你俩兜着走。”

罗崇宁马上溜须拍马:“老大有的是钱。”

慕馥阳郁闷:“你可别叫我老大,一准没好事。”

罗崇宁还是笑。

慕馥阳瞪过去:“我也没钱好不好,你不知道我爸是开小卖铺的吗?”

什么?沈忱傻了眼儿,他品相这么金贵,岂是小卖部能出产的?

罗崇宁不禁瞄慕馥阳一眼:“你爸不是卖冰棍儿的吗?”

慕馥阳气得吐血:“我爸的小卖铺也卖冰棍儿,什么年代了,你见过推冰棍儿车走街串巷的吗?”

他说着,马上接收到沈忱投来的眼神:“看,好孩子都当真了。”

罗崇宁、梁宵也点够了,见好就收,齐齐道:“谢谢老大。”

慕馥阳拿过菜单看了看,见没有自己不吃的菜,放心了,但抬头,看沈忱正在盯着自己若有所思,以为他还加什么,主动说:“你要添点儿什么么?”

还添?不了。

练习生给的那点工资,基本等于没有,要成团,确定出道的,签了正式约才会开始真正赚钱,既然他不是含金汤匙的公子哥儿,沈忱很为他开小卖铺的老爸感到头疼。

琢磨两下,拿过菜单勾掉两个自己点的:“我好了。”

慕馥阳倒是一愣,沈忱已经把菜单交了出去。

罗崇宁偏过头,用力顶了一下沈忱的肩膀。

冲慕馥阳笑一笑:“哦,老慕,来了个关心你的。”

梁宵也嘿嘿笑:“就是,所以你哭穷是不道德的。”

慕馥阳给他头上来了一下:“你吃我的就很道德?”

沈忱咳嗽了两声,莫名奇妙就臊得。

幸好锅和菜上得及时,慕馥阳和他离菜最近,沈忱自动自觉地开始开始下菜,慕馥阳向梁宵示意,他俩倒了位置,梁宵下菜,慕馥阳对着罗崇宁抱着肩膀等。

梁宵忿忿地转过去对着慕馥阳说:“你懒死算了。”

慕馥阳双手往头后面一拢,鼻子里哼出一声气。

他随即就转移了话题:“现在于晨曦的那部分词归你唱,舞也归你跳,你听过他唱歌,看过他跳舞没有?”

沈忱点点头:“当然听过,也看过,冯姐经常给我们放你们的排舞视频,他跳得很好,冯姐让我们要好好学他。”

“怎么学,你模仿他?”

“我还行吧。”

梁宵看向他:“你还真模仿过呀?”

“我……”偶尔。

慕馥阳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斩钉截铁地说:“忘掉,现在通通忘掉,你不要学他那个s_ao气的舞姿,否则mv曝光后你会被他粉丝轰杀至死。”

“……”

罗崇宁在旁边马上补充道:“他脑残粉好像特别多,恨不得给他的扭胯抛媚眼申请专利。”

梁宵嗤笑一下:“脑残粉不多他敢撂挑子单飞吗?”

“……”罗崇宁还没懒得及向梁宵挤眉弄眼,慕馥阳抬起长臂,作势把梁宵的脸按到蘸料碟里。

梁宵端着碟子迅速飞出几米远,拿着筷子指着慕馥阳:“你今天针对我。”

慕馥阳转回头,拿起筷子专注地在自己的那一个格子里挑r_ou_。

梁宵看他又平和了,回来大着胆子继续戳他,反正他又不会真的发脾气,燃点高着呢。

于是很嘴欠地说:“不过他的脑残粉没有老大你的多。”

慕馥阳不同意了:“告诉你,喜欢我的就不是脑残,这么有审美的人怎么可能是脑残。”

“……”罗崇宁、梁宵齐齐做个了干呕的姿势。

☆、第4章

吃都不能让梁宵停嘴:“邵阿姨就因为于晨曦的事情就被姚老头处理啦?”

罗崇宁放下筷子:“姚老头这是告诉邵阿姨,要是她真不会看人,他是完全可以把她发配回去带练习生的,至于我们,没了邵阿姨照样转。”

梁宵:“我怎么不觉得我们没了邵阿姨照样转。”

罗崇宁:“啧,他这是吓唬她呢!邵阿姨就出了三天差,咱们英明神武的慕老大就趁机把于晨曦揍了,差点没坑死姚老头,放心,过几天就回来了。”

慕馥阳闻言,瞪他:“你烦不烦?”

罗崇宁完全没理他,只对梁宵说:“所以你珍惜阿姨不在的日子吧,她回来第一件事就是挨个给咱们训话。说真的,讲的那个无聊程度连我们老师的毛概都不如……约等于她儿子的思想品德课吧。”

梁宵来了兴趣:“你还上过毛概?不对,你大四怎么还在上毛概?你毛概都挂吗?”

慕馥阳喝了口水,打断了他们的废话:“于晨曦是她发现的,但出道是我劝她选的。所以,错不是她一个人的。”

吃完饭出来,四个人要向两个方向走。

罗崇宁要去慕馥阳家打游戏,梁宵打算回学校,他的学校和沈忱在一个方向,于是两人顺路打一辆车。

慕馥阳先给沈忱和梁宵拦车,罗崇宁在他身后,这么高、皮肤又很白的人很显眼,其实站在路上是挺招摇的。

沈忱走上前对慕馥阳说:“我来打吧,队长。你在街边招手不安全。”

慕馥阳定睛瞧他。

嗯,这粉丝确实有点意思。

长臂把他拉到一边:“谢谢,没关系,其实也没那么多人看咱们。”

罗崇宁也在拦车,听到这话回头朝沈忱微微一笑:“就是。”

当偶像的就是脸小,一顶木奉球帽的帽檐投下的y-in影部分足以遮住他的鼻子。

沈忱盯着这个人的巴掌脸。

慕馥阳也同时看着他:“明天你忙不忙。”

沈忱想了下,忙自己也能克服,于是赶紧说:“不忙。”

慕馥阳:“那咱们公司见,5号舞蹈房集合,你早上十点过来,我们教你跳舞。”

沈忱马上点头:“其实可以更早。”

罗崇宁转过头来笑了:“太早他爬不起来。”

慕馥阳飞他一眼,罗崇宁回头继续拦车。

慕馥阳不太自然地说:“总之,你不用着急,早饭吃饱再过来,也别吃得太多。”

罗崇宁拦到一辆车,梁宵比沈忱远,没推让的先上了车。

罗崇宁和慕馥阳目送着车子离开。

罗崇宁转过脸来:“我觉得挺好相处的,你觉得呢?”

好相处是好相处,但慕馥阳没吭声。

罗崇宁继续逗他:“不说话怎么回事,我看人家小朋友是真崇拜你,眼里满满的爱意呐。”

“……”

“原来于晨曦是你推荐的,怪不得呢,老头面前刚成那样儿。”

“没完啊?”

“……”

慕馥阳斜眼睨他:“再说我什么时候不刚了?”

“……对对对。”

罗崇宁见慕馥阳情绪不高,忍不住拍了拍他的胳膊:“我们现在有沈忱了,你再不要去想于晨曦的事情,好不好?”

见慕馥阳不说话,他叹了口气:“他不就帮你替了十几场舞嘛,至于嘛。”

“不止。”

“不止什么?”

“……十六场舞。”

其实也不止。

天气太热了,慕馥阳皱起眉头,喃喃道,伸手拉了下帽檐,把脸尽可能地更往y-in影深处藏。

罗崇宁打到了车,慕馥阳把他塞进后座,冲司机报个地址。

罗崇宁是个大闲人,他家庭条件不错,托关系花钱把他弄进A市某二流艺校,自入校起罗崇宁就天天翘课,反正学校管得也很松,成天行踪诡秘,谁也别想找着他在哪儿。

一上车他就打开手机不知道在和谁聊天。

慕馥阳边吹冷气边幽幽说:“不是和Alisa分手了吗,现在你找谁聊天?”

罗崇宁猛然抬头,一副很诧异的表情:“这你都知道?”

慕馥阳切了声:“你把情侣耳钉都摘了,挺好的,我对克罗心向来不感冒。”

罗崇宁啧啧地咂了两下舌:“你太细腻了,我真是怕了你了。”

慕馥阳仍有好奇心:“你俩为什么分了?”

“邵阿姨让我分的呗,说要出道了,影响不好。”

“我不信,你俩去韩国不就勾搭上了,这都多久了。”

“好吧,邵阿姨是一方面,她要分的。”罗崇宁耸耸肩。

说完他又低头去打字,慕馥阳看着他,慢慢平移过去。

“那你就从爱情长跑转移情别恋了,深情儒雅好男人人设呢,废了?这谁?”

罗崇宁正聊得聚j-i,ng会神,肩膀旁边突然多出来个人头,受不了的拿肩膀拱了一下:“注意你的措辞,我现在是单身人士,管个屁的人设,我这就撩一个,报复她。”

慕馥阳:“……你确定是报复Alisa,不是报复邵阿姨?”

刚说完,对面发过来一张j-i,ng美自拍。

下缀一条微信。

“新专辑回归造型好看吗?还没定呢,小哥哥帮我保密喔。”

“……”慕馥阳把头探的更靠近。

整体柔光效果太强了,模糊到雾里看花。

他忍不住皱眉:“镜头上凡士林涂多了吧。”

果然还真是“妹妹”,身着格子校服,扎着双马尾。

就这种双马尾的颜色,就基本看色识审美,韩系偏爱金黄,日系钟情漆黑,欧美系偶尔挑染,这一位应该是中二系,炫彩。

慕馥阳辨认了一会儿,突然反应过来,瞬间瞠目:“能不能不和同圈人玩儿,就算玩儿,能不撩糖果甜心的未成年少女吗?”

罗崇宁丝毫不杵:“我还没出道呢,半只脚还在圈外面,再说我撩的是队长,人家已经满十八了。”

慕馥阳诚心实意地吐槽了句:“这造型师什么审美,她们现在红到学龄前儿童那边儿去了?……算了,我不侮辱学龄前儿童了。”

罗崇宁置若罔闻,顺便在慕馥阳的眼皮子底下淡定地回复:“可爱死了,公开的话我觉得我会吃醋。”

慕馥阳躬身前倾,胃里翻江倒海,想吐。

打车到慕馥阳所住小区的门口,慕馥阳结账出来,下了车,眼镜往脸上一扶,大长腿往自己住的高层公寓楼门口迈去,罗崇宁紧随其后。

两人步速相当快,拉开公寓门灵活地钻进去,进到楼里,慕馥阳把眼镜摘掉,帽子掀起撩弄下额前过长的头发,反扣上帽子,露出光洁的额头,罗崇宁还在和他的糖果甜心浓情蜜意,慕馥阳说:“我懒得说你,你自己的问题你自己处理好。”

罗崇宁终于把手机收起来:“老搭档了,放心,我不能让你给我擦屁股。”

沈忱和梁宵一辆车,沈忱其实很好奇慕馥阳的心路历程。

他问道:“于晨曦是队长向露露姐推荐的?”

“我刚刚也是吓了一跳,老大之前从没提过!”

沈忱完全没注意到自己的羡慕:“于晨曦还真有人缘,咱们队长对他这么好。”

梁宵也没注意:“还行吧,他就和老大走得近一点儿,我们和他都不太熟,至于老大为什么对他那么好,他给老大帮过忙吧。”

“什么忙?”

他没搭理他这句话,说着,放低了声音:“咱老大对于晨曦那是真爱了,你说起先于晨曦有什么人气呀?于是他就天天贴着老大炒cp,老大你知道的,自金瓜言论被他那群j-i血粉丝上书到邵阿姨这儿,邵阿姨是坚决不让他跟人炒cp,可是于晨曦贴上来,他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沈忱诚实地说:“我不知道,金瓜言论是什么?”

梁宵继续自说自话,叹了口气:“反正老大对于晨曦,不好说,虽然于晨曦走了他专门跑去把人家揍了一顿,可是风风光光出道的是于晨曦,凄凄惨惨的还是咱们老大。老大吧……一直不走寻常路,我还真怕他有点来真格的。”

“你什么意思?”

“啧,故意跟我装傻是不是?”

梁宵伸出一根手指,再一弯。

“老大万花从中过,片叶不沾身,我本来就没觉得他多笔直,现在只能说是弯得明显了点儿。”

他说着,拍拍沈忱的肩膀:“你不是本来就老大的粉丝吗?我看他蛮待见你的,到时候你搬去和他住宿舍,天天和他培养感情,你这么可爱他马上就会喜欢上你的!”

沈忱额上三条黑线,他感觉自己隐约猜到了走向。

“你说的哪种喜欢?”

虽然慕馥阳是他偶像,他也想深得慕馥阳欣赏,可是他不是那个意思。

“你要哪种喜欢嘛,老大那么缺爱怕寂寞又明显不直的人,现在哪种喜欢都能满足你。”

“……”

果然就是这个走向。

必须辩解:“他把我当小弟的话,我乐意之至,给他端茶倒水,鞍前马后没问题,求他把帅炸的台风传给我,但要把我当小妞嘛……”

梁宵意料之中,摇头晃脑:“搞什么嘛,我还以为你对老大也有点春心荡漾呢。”

他还没说话,前面的司机师傅一个急刹车,从后视镜里反s,he出两只略带惊恐的绿豆小眼儿。

他们俩终结了这个话题。

这晚,沈忱睡得还算踏实。

第二天早上吃完早点,他特意比约的时间早出发了半小时。

到舞蹈室的时候恰巧九点半,把给他们带的早餐放在椅子上,沈忱自己先做热身、压跟腱、踢腿、拉筋骨,甚至打倒立,以免过会儿跳的时候太僵硬。

他正靠着墙倒立的时候,慕馥阳进来了。

沈忱倒过来看他,感觉他太高了,看不全他整个人。

慕馥阳朝他懒散地打了个招呼:“你挺早”。

沈忱也就不倒立了,翻身起来,指着椅子上的两个纸袋:“给你们带了点早饭。”

慕馥阳盯着看了眼,毫不意外的很快就接受了:“谢了。”

“随手的事。”

慕馥阳耸耸肩,拿起纸袋坐下,打开把头低下去:“你热身你的,不用管我。热身好了,告诉我,给你来点音乐。”

沈忱愣了愣。

这就先开始了?

“……不等等他们?”

“就你一个人开始吧,罗崇宁才起不来呢。”

说着,慕馥阳从包里翻手机:“我给梁宵打个电话,看他这崽子什么时候能来。”

“队长难当啊。”他拿着手机叹气,末了在沈忱头上撩了一把,“所以你当个好孩子,知道不?”

“……”

舞蹈室镜子旁边的墙上有个不算大的超薄电视,打完电话,慕馥阳一面放着demo一面给沈忱比划,特别重点强调:“你看着没,他送胯的时候带腰又带腿,他这种黏糊糊的做法你不要学,你送胯就送胯,腰走,腿不要动。”

沈忱点点头:“知道了,那就是力度问题。”

慕馥阳闻言,抬了下眼皮,淡淡道:“有悟性,不亏是A大的高材生,那你自己慢慢练,我先滚去旁边休息室睡一会儿。”

沈忱:“……”

慕馥阳站起来,三下五除二解决了早餐:“有什么问题吗?”

沈忱看他一个人吃了三个人的早餐:“梁宵的份……”

“他来迟了,自然要受到一点惩罚。时间不等人的,社会就是这么残酷。”慕馥阳擦擦嘴,“我这是给他上一课。”

呵呵,他怎么觉得,不等人和残酷的,既不是时间,也不是社会,而是慕馥阳呢?

还有,是谁说“我们教你跳舞”的?是谁说“早饭不要吃太饱”的?

个大猪蹄子。

慕馥阳双手叉腰:“你做若有所思状,是还有什么问题吗?”

怎么办,一面是好朋友,一面是崇拜的老大,好朋友经得起岁月的考验,老大却是好不容易得来的,梁宵,这次对不住了。

沈忱想了想,决定做个符合人设的舔狗,既不敢怒也不敢言,摇摇头:“没有。”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吭哧吭哧给我的手榴弹和地雷,我知道你是谁了喔~

谢谢汐风给我的地雷

谢谢林峤给我的地雷

妹子们我会好好写滴~

☆、第5章

他一边学一边记,眼看到中午,斗志依旧十分昂扬,基本上记了个七七八八。

正跳着,门被拉开一道缝,慕馥阳来了:“到饭点儿了,你吃点什么?”

沈忱抬手,震腰,摆头,还在专心跳:“听你的。”

慕馥阳很快就退出去了,过了约莫二十多分钟,他拎着个纸盒走进来:“我就按我口味点的什锦杂烩饭。”

沈忱点头:“没问题,我不挑食。”

两人坐在地上吃,舞蹈室很隔音,但开得特别大的音响声过来,房子里也不会完全没声音。

有人饭点儿还在练舞,这会儿外面有一点噪声,沈忱跳了半天,很累了,埋头苦吃,感觉饭挺香。但慕馥阳吃饭和他完全不在一个频率,j-i,ng细得跟大姑娘绣花似的,慢条斯理地挑挑拣拣。

沈忱忍不住抬头看他眼,看慕馥阳边吃边从饭盒里面把不吃的菜挑出来。

青椒丝,紫甘蓝、洋葱圈……

外卖的饭给的配菜很多,r_ou_正经很少。

沈忱看他三人份的早饭是吃饱了,越挑越多,放在透明盖子上,简直堆积如小山。

有那么一刹那他都快要怀疑这个饭是自己叫的。

他忍不住指着那盒盖儿:“这些菜你都不吃?”

慕馥阳理所当然点点头。

沈忱又问:“那你为什么叫这个什锦杂烩饭。”

慕馥阳特别强调:“里面的甜虾很新鲜,炸j-i虽然就几块,但比较脆,别放这么多美乃滋简直完美。懂?”

“呃……”沈忱不懂。

他不想浪费时间和慕馥阳说这些没意义的话。

他想让他看看自己的舞。

吃完饭休息了会儿,站起来,把外罩的衬衣脱掉,只穿着件贴身体恤重新打开mv。

于晨曦自带s_ao气,沈忱一边对比mv一边对照镜子,自己打着拍子,扭腰、送胯、抬手、身体后倾、手臂打开……

他正感觉好呢,慕馥阳的声音在背后突然绷不住了:“你先休息一会儿,感觉不对。”

沈忱很茫然地说:“什么感觉?你能不能说具体点儿。”

慕馥阳撑着下巴想了会儿:“感觉就是感觉,没法儿具象化的东西你让我怎么说。”

“……”

于晨曦歌舞都不差,而且台风还蛮独特,他觉得不像,还刻意去避免,纠正显得格外困难。

但慕馥阳就是不满意。

这么周而往复,转眼都要到六点,但效果还是不佳。

沈忱有点儿急了。

慕馥阳本来倚在椅子上,最后盘腿坐在地上,沈忱不知道第几百次扭完腰,马上要把胯推出去。

他突然站起身走过来,拍了把沈忱的大腿,发出响亮的“啪!”地一声,并有些不耐烦地说:“就光这个地方,往外顶,干净利索的。”

沈忱还没反应过来是什么地方,怎么干净利索,慕馥阳的胯直接挨到他腰上,往外一顶。

这根本不在沈忱意料之内,被他这么一顶,胯是出去了,但整个人也飞出去了。

沈忱踉跄两步,别过头来,撩了把脑门上的头发:“……”

慕馥阳倒好像半点没发觉他的别扭,立马又切换到令一个动作。

“在这里,滑步,抬臂,顶胸口,你顶的时候也是,出去就回来,别抬下巴。”他做着示范,手指自己胸口。

沈忱跟着做了一遍,发誓绝对是按他要求的那么来的,可他还是晃晃头,仿佛不满意:“这样又太僵硬了。”

“……”

慕馥阳吊着嘴角:“僵硬和像于晨曦之间,你能找着个平衡点么?”

沈忱不说话,慕馥阳盯着他,耸了下肩膀,转身又做一遍:“这么简单的动作要领,你怎么不明白?你悟性太低了。”

“……”

很明显,慕馥阳严肃了起来。

但沈忱觉得他说的话没有什么建设性的作用,已经有点分神在到底什么时候可以走,只是强行把视线集中到慕馥阳身上。

“至于你把视线放哪儿,你想哪儿就哪儿,不过多找机位,别故意耍帅不找机位,知道没?”

沈忱微微抿起双唇,心里根本不知道,嘴上却说:“知道了。”

慕馥阳默默看了他一眼,接连做了两个滑步,直接滑到了椅子边上,从背包里捞出一条毛巾,朝沈忱扔过去,准确无误地盖住了他低下去的头和脸。

“行了,你自己休息、琢磨一下,明天我们再练。”

晚上沈忱的腿和腰都疼,大热天别人都用冷水冲凉,他还是用热水,洗完出来整个人仿佛个烧熟的大虾似的,全身发红,僵硬弯曲,连背都挺不起来。

下周期末考,和声学的老师是个名捕,西方音乐通史对艺术生来说更是鸿篇巨制。

这都不是关键,关键是还有宋雨涵坐镇,因此全宿舍学习气氛久违的浓厚。

沈忱两三下爬上床,倚在床头哗啦啦地翻书,看完扔到脚边。

但感觉枕头仍然搁得慌。

于是伸手一模,居然是一本《货币银行学》……

沈忱这两天高兴得过了头,把转系的打算忘得一干二净。

现在盯着书上的五个大字,顿住,妈妈咪呀。

他翻开扉页,盯着没什么内容的那页看了会儿,想想又合上了,也扔到床尾。

算了,考不上正好,反正也要出道了,不转了。

底下分神的胖子接饮水机里的水,分神看见他丢书,调笑道:“你强啊,又当明星,又当名校音乐系学生,又在学渣挣扎复习时悠闲学习《货币银行学》,你百变的,快赶上汉娜蒙塔纳了。”

“……”沈忱从床上翻起来,作势要把《货币银行学》直接扔到胖子头上。

胖子抱头跪地:“哥,小的错了小的错了,小的不该以德报怨。”

“这还差不多。”

正说着,手机响了。

沈忱从床上下来坐到椅子上,是沈妈。

沈妈在那边问:“考试复习的怎么样?”

沈忱不想影响舍友,爬下来,从屋里出去到走道上:“哎呀,放心,我记忆力你还不信嘛。”

沈妈知道沈忱学习好,但也是很关心的:“你要考好,排名不在年纪前百分之十,不让转。”

他斟酌着措辞,拿手敲着墙壁:“妈,我都签约了,要是转到经济院儿,我大二还得跟着上大一的课,我有点儿兼顾不过来。”

沈妈不同意:“怎么兼顾不过来?能者多劳。有活动你就请假嘛。多少明星都能上学和演艺事业兼顾,娜塔莉?波特曼、高圆圆,人不都是一边上大学,一边当明星嘛?”

沈忱雷得里嫩外焦,耐心却又努力地解释着:“我的工作性质不太一样,人家是演员,我是当偶像。”

沈妈叹了口气:“你等等,我说不过你,我让你二姨跟你说。”

沈忱:“……”

等等,求别!!

来不及了,对面换了个人,那一下声音飙高,跟开水壶快要灌满了似的,发出又尖又亮的声音,响彻在沈忱耳畔——

“沈忱,听话!你也知道你是当偶像!我就不明白你们染上那一头五颜六色的毛,跳些奇形怪状的舞,唱的歌也那么奇怪,你图什么?偶像是吃青春饭的,你知道吗?那个谁谁谁的儿子,啊,送到韩国去学着当偶像,我们当时都笑话他来着,出道了,完了呢,跳的一身伤回来现在在家里,连个正经工作都没有。”

沈忱马上应付道:“是是是,知道知道,笑话笑话,没有没有。”

沈忱二姨最后宣布道:“抓紧时间复习。”

“二姨我知道了,你早点休息吧。”挂掉电话,沈忱心累。

第二天,沈忱早上九点半准时出现,等慕馥阳来了,他已经热身完毕。

慕馥阳换了另外一件黑T恤,灰色抽绳运动裤,扛着那大包看上去十分吸热。

沈忱忍不住扬着脸看他。

不能否认,这真的就是偶像。

是帅的。

人穿衣服好不好看这个问题,百分之八十是看脸和身材。

慕馥阳脸长得举世无双,帅得很有个性,还有两条大长腿,就算穿成村口的二大爷也不会难看。

正在沈忱给这个同性无偏见的溢美之词时,他撇一眼沈忱:“昨天回去你好好思考了没有。”

沈忱瞬间清醒了:“呃……”

昨天接完电话躺回床上,他是认真想了那么十来分钟的,但对慕馥阳的要求感觉领悟的不是那么到位。

慕馥阳哼了声,打开纸袋,边吃早点边表示不满:“你不是A大的高材生吗?”

“……”

他咬了一口包子:“算算算,你跳,我先看看。”

又来了,A大的高材生好像和他有仇似的。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把A大的包子还我。

上一章:第1节

下一章:第3节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谜语书屋 - 耽美小说、BL小说网!
BL小说 | 御宅屋 | 海棠书屋 | 流浪文学 | 思思看书 | 飞言情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手机访问 h5.miy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