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耽美BL小说大全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BL小说 > 闪耀的你_现代耽美_腐书 > 腐书耽美 第4节

第4节 腐书耽美

“……”

慕馥阳幽幽地说:“谢谢,那三十多支舞我学下来都花费了好长时间,你肯定也记了蛮久。况且是一整个暑假,你一整个暑假都要跟陶尔那种人在一起,真是不容易。”

沈忱:“陶队长哪种人啊?”

慕馥阳哼了声:“他还配被人称作队长?那个自大自恋自私狂魔。”

这……你确定你说的不是……算了,你姑且说之,我姑且听之吧。

虽然说的是这些,可他的声音就像是能点着火的干柴,沙沙的,干燥的,温暖的,沈忱脸上一阵臊热。

不是直男的人果然就是不能小觑,对谁都撩的不分青红皂白的。

“说什么谢。”他都忘了慕馥阳看不见,伸手在脸前面晃了一下,“不用谢。”

慕馥阳在这边想挂电话了,可是罗崇宁还是在跟他比比划划,非要他多说一点。

“你等我一下。”他拿手遮住话筒部分,小声道,“你让我说什么?”

“哎,人家好歹给你代劳了整个暑假,你能不能把你心里那点感动的稀里哗啦稍微向人家释放一下,给孩子点粉丝福利,快!”

“什么福利?”

罗崇宁凑到慕馥阳耳朵旁边,嘀咕了几个字。

“……我去你大爷的。”

“切,那你自己自由发挥吧,别说我这个饭撒之神没给你出主意。”

“……”

他慕馥阳连笑容都吝啬的人,会给什么粉丝福利?

慕馥阳又站起来,在自己碎裂的屏幕上摩擦两下,装作不经意的远离罗崇宁,确定罗崇宁再一次听不见了,才说:“你当初是怎么变成我的粉丝的。”

沈忱见他这是要和自己谈心,不过自己也有时间。

夜里的风吹在他脸上凉凉的,也不知道他的脸什么时候变的有了些温度,既然慕馥阳好奇的话,就告诉他吧:“我第一次看你的现场,就被你震撼到了,太帅了!”

“……哦?继续。”慕馥阳不自知地扬扬眉。

“我当时就想我什么时候能和你跳的一样好,于是我都偷看你练舞,你练的舞我都偷学。”

他诚心实意地说着,说到兴头上,还把自己是怎么练习生,当上慕馥阳的伴舞一五一十地讲了。

罗崇宁见慕馥阳独自站在窗子前傻笑,对他的自恋也是服了,知道沈忱肯定是用几句漂亮话把他哄了个找不着北。

他很好奇被彩虹屁吹的没有一点自知之明的慕馥阳会怎么回应这些不用听就很低劣的马屁,借故装样子去节水,小步小步地挪到他身后,就听见他说——

“喂,兔崽子,叫声偶像来听听。”

……

“不要叫队长,再叫声老大!”

……罗崇宁汗颜,要不要叫你声欧巴呀,真是。

作者有话要说:  撩妹

撩你妹这个别人没写过吧?

写过我删掉。

我上网搜了圈没搜出来,我就先写上了。

谢谢啊言的地雷~

谢谢汐风的地雷~

☆、第8章

周四沈忱有考试,艺术院期末考的最后一门终于落下帷幕,只是他个人还有经济院的课要考,周五早晨宿舍剩下的三兄弟去ktv喜迎暑假了通宵未归,沈忱迷迷糊糊地爬下床,差点踢倒胖子私藏的几瓶啤酒。

困,困成狗,累死他了要。

但是什么叫自作孽、不可活。

在地铁上沈忱还在打着盹儿。

天气逐渐变得炎热,地铁里倒是比较清凉,见到的男男女女,有的戴着口罩。

沈忱一直不喜欢戴口罩,闷得慌。

冯芸以前经常让他戴夏天必须戴口罩,怕他把皮肤晒伤,但后来发现沈忱很不容易晒伤,也就不太严格要求了。

他正悠闲地拽着扶手环听歌,对面倚着门的上班族突然施施然过来:“帅哥,你大学生?”

沈忱摘下耳机:“怎么了?”

“认识一下呗,加个微信行不行?”那女人凑近了。

虽然脂粉覆盖,但也是很年轻的,眼角眉梢都有种稚嫩,打扮入时,举手投足间有美女的自信。

看着是刚入职场不久的小姑娘,不,应该说是小姐姐。

沈忱笑了下:“不了,谢谢。”

“……”

这样的情况不多,偶尔会发生,沈忱已经有些麻木了,刚开始拒绝别人还会不好意思,现在就已经完全不会。

到公司前面,沈忱拉起兜帽,脚步也变得迟缓,开始谋划怎么突围。

虽然是早上九点多钟,但是翘课来追星的粉丝大把大把,已经把公司门口那一方地摸得熟门熟路,占据着到达门口的最有利位置,拉开横幅,挥着小扇子、手幅一类小东西,大清早就在叫她们爱豆的名字。

完全没考虑东恒在这栋高耸如云的摩天大楼第二十一层,爱豆们根本听不见她们这么慷慨激昂的呼喊。

真是热情洋溢啊,眼看那群女生离得越来越近,沈忱深吸口气,做了个助跑动作,然后“嗖”地一声朝那群女生中间一闪而过的空隙冲过去。

人群中谁喊了声:“啊!是不是慕馥阳!”

突然有个穿着某高中校服的女生,转过来展开双臂朝沈忱扑来。

沈忱瞅准时机,猫着腰从她的大鹏展翅下轻巧钻过。

近距离下女孩子们终于意识到了:“不是阳哥!阳哥的包那么好认!”

“那是谁?罗崇宁?还是梁宵?”

“不管是谁,先截住他!”

“……”

噫,说好的烧成灰都认识呢?

我替他们仨开除你们粉籍啊喂!

女生们依旧嚎的撕心裂肺,那叫声之洪亮,情绪之激动,仿佛他刚刚顺了她们十几个人的包,他嘛,别的不会,躲人还不会?三两下风s_ao走位,将这群队友的粉丝顷刻间甩得一干二净。

好容易赶上电梯,他长出一口气,抹抹头上的汗。

以后谁也别嫌弃谁的粉丝,有理智的,就有脑残的……

正在叹息之际,突然听得背后一个娇滴滴的声音传来:“小哥哥,这你新队友?”

沈忱浑身一震,转头去看,罗崇宁倚在电梯边上,抱着的手臂松开,冲他打招呼:“嗨!”

“嗨。”沈忱往电梯另一边扫了眼,一个白色T恤灰色百褶裙的妹子戴着木奉球帽,五彩斑斓的头发从帽子的缝隙里尽可能地露出来。

虽然他们俩分别霸占电梯的两头,一副不熟识的样子,但那暧昧的粉红泡泡明眼人一看就明白。

行吧。。。

沈忱突然有些脑仁疼。

什么叫刚脱虎口、又入狼窝。

实在是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和这个五彩美少女打招呼。

正在他犹豫之际,电梯停了,妹子蹿到旁边,声音脆生生:“小哥哥让一下?”

他马上让开,还绅士地按住电梯的“开门”键。

那妹子愣了愣,笑一笑,转头说:“罗崇宁,你这队友不错,人帅还有绅士风度,小哥哥下次糖果甜心演唱会,你想看的话我送你VIP票吧。”

沈忱笑着点头,热汗没了,冷汗快下来了:“谢谢,如果有机会的话我很愿意去,但是可能要问一下我们经纪人的意见。”

他说的诚恳,完全没注意到那妹子五官已经挤在一起,努力克制着笑,还和罗崇宁交换眼色。

害得他连个关门的时机都找不到,最后还是罗崇宁把他往后拽了把。

“怎么,恋恋不舍吗?”

他恋恋不舍?

沈忱:“……”

“看在你可爱的份儿上,糖果甜心的妹子,除了队长,喜欢哪个告诉我,帮你牵个线搭个桥。”罗崇宁手踹在裤兜里,懒懒散散地笑,“当然,搞出事来你自己负责哟。”

“不了不了,谢谢崇宁哥。”他可消受不起。

电梯到了,出门时,罗崇宁在他肩膀上拍了把:“你还真是有趣,怪不得梁宵和你关系好,连老慕都快被你俘获了。我看着你也确实怪可爱的,正经得可爱呐,小朋友。”

小朋友……估且也就算了。什么?俘获?他和慕馥阳纯洁的队友关系用不上这么暧昧的词汇吧。

自从管慕馥阳叫过老大的那天之后,慕馥阳好像对他的态度确实亲切很多。

亲切的后果就是后来的练舞他每天都神隐,只有梁宵还陪着沈忱练习。

“他这就不来了?”

梁宵吃着他的包子:“怎么,你那么想见到老大吗?”

“……”沈忱摇摇头。

“重拍宣传照片那天你就可以再次见到了。”

今天就是重拍照片,四人自然是齐聚一堂。

负责拍照的Andy是慕馥阳的老相识,是某时尚杂志的主编,偶尔出于人情接些私活,待他们四个换好衣服走到镁光灯下,她毫不啰嗦地就做出了指令。

他们三个多多少少都上过杂志,沈忱却没有,幸好他反应快,观察着别人的动作及时做出反应。

很快Andy就表示满意:“两个小的下去,哎,来几张老夫老妻。”

什么老夫老妻?

沈忱还来不及困惑,已经被梁宵拽到旁边。

只见慕馥阳自动自觉地搂住罗崇宁的腰,罗崇宁也很配合的拉住慕馥阳的领带。

“哎,对——”Andy闪光灯亮个不停,语气兴奋不已,“对,久别重逢,对对对!深情款款,很好。相爱相杀,哇!浓情蜜意……”

慕馥阳脸一沉:“哎,你差不多得了。”

沈沉茫然地看着慕馥阳、罗崇宁凭四字词摆造型,这会儿忍不住看向梁宵。

梁宵捂着嘴笑:“Andy姐是老大和宁哥cp粉。”

“……”

“毕竟老大很早就认识宁哥了,他俩好的穿一条裤子,铁着呢。”

梁宵边说边笑:“这也就是Andy姐,换个人老大保管揍得他连北都找不着。”

Andy不以为杵,拍了几张由不满意:“小慕,你笑一笑,别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浓情蜜意一点儿,你看看人家崇宁。”

“要拍你就好好拍,不要老是趁邵阿姨不在就歪歪我们两个。”

“哟,还嫌弃我的技术,我可是你们姚总求来的。”Andy满不在乎地微微一笑,“邵露露又不是我经纪人,歪歪而已,我还用得着避着她?”

Andy拍够了,朝罗崇宁做了个手势:“来,父女情深!”

这又是怎么个意思?

沈忱还在怔愣之际,罗崇宁已经下来了,梁宵一个百米冲刺跳到了慕馥阳的背上。

慕馥阳痛苦地被他压弯了腰,低声道:“你他妈最近吃什么了?”

……

拍到沈忱这儿,Andy有些犯了难,不知道怎么给他定位。

其实沈忱没比慕馥阳矮多少,也就四厘米,但是慕馥阳还是仗着这点微弱的身高优势又是捏他领子又是拨弄他头发,冲Andy道:“给你隆重介绍,这是我粉丝,把你那套收走。”

沈忱:“老大,我,我的头发——”

Andy嘴角一撇:“粉丝和偶像有什么故事性,拍出来的照片没内涵。”

慕馥阳:“你拍的老夫老妻,父女情深有内涵?”

Andy摇摇头:“于晨曦我都是当你外遇拍的,不是我拍的若即若离,欲语还休,暗潮涌动,火花四ji-an的,外面哪来那么多的邪教?”

慕馥阳:“……”

Andy把半张脸从相机后面探出:“你可想好,拍出来卖不过你那外遇,是算这小朋友的,还是算你的?“

沈忱十分尴尬,忙指着自己:“算我的,算我的。”

慕馥阳y-in沉着脸,往旁边道具椅上一坐,沈忱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一把拽过去按在大腿上。

慕馥阳冲着镜头叫嚣:“拍,按正宫拍,怎么真爱怎么拍!”

沈忱:…………………………………………

他不要第一张双人写真就卖腐啊,这可不是什么良好的开端呐。

悄悄使出一招缓慢爬走,却被慕馥阳一把揪了回来:“去哪儿?”

他把那张j-i,ng致脸庞凑近,眼睛盯着沈忱,剜了他一眼:“干嘛?”

沈忱总不能说是不想卖腐吧,只能谨小慎微地说:“我怕我主动跟你卖腐,露露姐以后要骂我。”

慕馥阳哼了声,薄唇往旁边一撇:“借口真烂。”

“……”

“下次把你那嫌弃又惶恐的小眼神儿收收,再过来撒谎。”

他说完,嫌烦地啧了声:“但是你不想卖也得卖,这是工作。”

确定不是你对于晨曦那点儿胜负欲嘛?

“确定不是,他离你偶像我还差得远呢。”

哎哎哎哎哎……

自己怎么说出来了。

他俩这边说着话,Andy那边已经拍上了。

沈忱不知道怎么回事,已经斜倚在慕馥阳的身上。

罗崇宁和梁宵这俩人不知道在高兴什么,居然在旁边开心的起哄。

梁宵甚至兴奋地拍着大腿:“冲啊沈忱,当练习生纸片拍得少吧,卖腐也要上,不虚!”

罗崇宁抱臂看好戏状:“我这旧爱就把位置让给你这新欢了,不用客气。”

他虚,他真的虚……

要是老大再把他那高鼻梁往自己脸上凑凑,他估计他都要嘘嘘了。

慕馥阳两耳不闻照相机的咔嚓声,梁宵的话倒是飘进了耳朵里——

“哦?你练习那会儿纸片拍的少?怪不得这么没表现力。”

我靠……

激将法?

他……

他可悲的还就中计了。

反手把慕馥阳的脖子一搂:“你可不要刺激我,我动起真格的你必须得刮目相看!”

慕馥阳头一勾,把他后腰一搂:“知足吧,你作为粉丝也算巅峰了,除了你,谁坐过自己偶像的大腿?”

沈忱:“……”

慕馥阳:“而你,特席特坐,化妆师我都不让他凑这么近看我。”

沈忱:“……”

男人是不憧憬坐同性偶像的大腿的。

沈忱心里默默流下两行宽泪。

☆、第9章

后来又转场拍外景,保姆车拉着他们到处跑,沈忱混迹A市这么久,压根不知道周边有这些稀奇古怪的地方。

在一座废弃工厂拍了套热血高校,在天文馆拍了套科幻少年,租了个豪华公寓,在私人游泳池拍了套性|感诱|惑。

沈忱早就做好卖r_ou_的准备,只是换衣服的时候忍不住发问:“咱们拍的感觉不是一个系列,会不会拍出来好像把三本写真撕了撕拼一起了。”

罗崇宁转过来回答他:“不会,你要相信Andy姐,她就是有本事把这些固定动作固定地方混搭出她自己的感觉。”

见沈忱钦佩的点头,他眨眨眼睛:“你懂的,老夫老妻,父女情深,边缘恋曲的感觉。”

“……”沈忱忍不住小声吐槽,“这听着不像偶像团体写真,像故事会c-h-a画。”

罗崇宁:“哎呀,看不出来,你这个小朋友还有些吐槽的潜力,看好你!”

正发着愣,罗崇宁人走过来:“扣子扣得太规整了吧,胸口上下,全部解开。”

沈忱:“嗯?”

罗崇宁不说话了,直接上手,挑开了他锁骨下方两颗纽扣,又从胸骨下面往下解起。

“小朋友,你搞得这么保守看点在哪里?”他正解得自如,忍不住向沈忱传授起经验,“告诉你,裤子不用提得这么高,堪堪挂住——”

说着,手往沈忱腰上探过来。

沈忱怕痒,往后一晃,罗崇宁的手已经被另一个人截住。

慕馥阳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他们这边。

他黑着一张脸看向罗崇宁:“动作很熟练嘛,解糖果甜心的裙子是不是也是这个手势?”

罗崇宁两眼一黑:“姓慕的,你说话不要这么有歧义好不好,糖果甜心全团十一号人呢,说得我各个都染指过似的。”

“迟早的事。”

沈忱正看个热闹,不料被慕馥阳一把挥到一边儿:“好的不学你学他?扣子自己系系好。”

罗崇宁耸着肩膀:“你就让他系吧,过会儿Andy姐还是要让他自己解开。”

慕馥阳:“Andy让他解那是工作需要,你现在教他的那是发|s_ao。梁宵已经让你教坏了,给我们crux留一片净土吧。”

罗崇宁盯着他,不服:“男人叫发什么s_ao,你这人没我笔直,倒比我得直男癌得的早。”

慕馥阳对着他的屁股就是一脚。

经过半小时后沈忱的验证,其实罗崇宁说的是对的,等他们四个下了水,Andy就站在游泳池边上遥控他:“沈忱,扣子解开几颗。”

罗崇宁冲慕馥阳呲牙咧嘴,抛去个“我就说吧”的眼神。

随即就被慕馥阳泼了一脸水花。

Andy见状忙举起相机:“哎呀,鸯鸯戏水,场面好养眼呐!”

罗崇宁气得笑了:“Andy姐,我给你表演个更养眼的。”

作势就把慕馥阳往水里按,同时一跃而起,企图骑在他身上。

梁宵和沈忱在旁边抽空摸鱼喝水,看着这场面哈哈大笑。

最后还是Andy以再不拍完太阳就要落山了为由,才阻止了这场“夫妇互殴”,她边拍边发号施令,沈忱现在已经完全能领悟她的各种要求,她也十分满意,敬业地趴在泳池边上给沈忱拍特写。

“你眼睛真好看,跟个外国小孩儿似的,看着就很聪明,就是不够诱。”

沈忱:“什么叫不够诱?”

Andy笑着摇摇头:“抛过媚眼没有?”

沈忱:“……”

Andy:“你们队长可是电眼达人,叫过来给你抛两个,你学学。”

不了吧,老大的媚眼他现在可没有很想看。

但是Andy已经站起来,呼喊道:“小慕,过来!”

慕馥阳裹上毛巾已经准备去喝水稍事休息了,听到她叫他,又回过头来:“嗯?”

Andy:“来,教你队友抛媚眼。”

慕馥阳顿了顿,无语地扔下毛巾,小步走过来。

Andy望见他那磨磨蹭蹭的身影:“哟,转性啦。”

沈忱:“什么转性?”

Andy又勾下头来说:“你们老大,平时这种情况我是绝对叫不过来的,肯定给我尾巴一翘就走了,说是我的事,不是他的事,没想到现在老大当的这么名副其实了。”

她还欲说话,慕馥阳已经走到了水池边上。

“我要下去还是怎么样?”

“那你说呢?”

慕馥阳被夕晒刺得眯了眯眼睛,s-hi漉漉地又跳进水里。

沈忱被那水花ji-an得往身后的池壁上靠了靠,慕馥阳就从水里探了头,像条水性很好的鱼,两下游到他面前。

站起,扶着他身边的一点点池壁。

沈忱觉得他一下子站得好近。

“看好了。”慕馥阳没好气的淡淡说,可是语调却很温柔,冲沈忱近距离地抛了个媚眼。

他眼睛本来就又大又亮,头发上带着稍许水珠,因为这个动作轻轻滚下,被睫毛抖碎。

沈忱:“…………”

他为什么刚刚心跳有一瞬间的加快?

幻觉,这绝对是幻觉。

慕馥阳看他盯着自己发怔,眉毛渐渐皱在一起:“怎么样?”

什么感觉,还能有什么感觉?

沈忱还沉浸在自我辩驳里,茫然地回答他:“哦,帅。”

这回轮到慕馥阳:“……”

他看沈忱头发s-hi漉漉的,衣领大开,露出白皙的皮肤,所有形成y-in影的地方,y-in影都是粉色的。

那么刺眼的阳光照在他的脸上,照出金色的轮廓,勾勒他的眉眼和高挺的鼻子。

这兔崽子,别说,长得还真帅。

慕馥阳微微别开视线,发愁道:“我是问你学得怎么样,懂了没有。”

沈忱脸颊一烫,马上掬起一把水扑了扑脸:“懂,懂了。”

慕馥阳:“那你来。”

“……”

“来,冲我抛媚眼,看你及不及格。”

沈忱让脸颊降温,心下感到发怵,酝酿了几秒情绪,放下羞耻,拿出毕生的厚脸皮,朝同为男性的自家队长慕馥阳抛了一个。

慕馥阳摇摇头:“不及格。”

“……”

“别人是抛媚眼给瞎子,你这是瞎子给别人抛媚眼,一点感情都没有。”

好啊,居然拐着弯儿骂他!

沈忱被他激出了斗志:“怎么不及格?你没认真看吧,再来一个,凑近看好!”

慕馥阳两步贴得更近,双臂往他两个肩膀旁边一搭,把沈忱正好卡在自己和池壁中间。

这,这怎么还壁咚上了?

沈忱闭上眼睛,嘀嘀咕咕地:“什么给瞎子抛,等我给你酝酿一个电死你的!你以为就你电眼?”

慕馥阳低沉又不耐烦的声音就在他耳边:“来啊来啊,把我想像成你暗恋对象,电死我。”

“……我可没有什么暗恋对象。”

夕晒真是讨厌呐,阳光热辣辣的洒在眼皮上,几乎让他要被烫得无所适从。

他的眼珠在眼皮下轻轻滚动。

不就是表达勾引的爱意么,还真以为他不会?

他没吃过猪r_ou_还能没见过猪跑?

他今天就要让慕馥阳见识一下,他不但知道猪怎么跑,他还能让母猪上树呢!

再睁眼,他深情款款,含蓄又露骨地朝慕馥阳递去一个眼波,微微抖动睫毛,把他当成全校最漂亮的那个妞儿——

“啧!”动作幅度过大,水珠掉进眼睛里了。

那水里一股消毒水味儿,刺得沈忱眼睛疼,不由得低头捂住眼睛。

“怎么了?”突然伸来一只手拖住他的头,慕馥阳的呼吸近在咫尺,热烫的手心拉开他两只手,“睁眼,我看。”

“睁,睁不开——”

“别撒娇了,睁开。”

“……”沈忱试着睁了睁眼睛,慕馥阳又凑过来轻轻往他眼睛里吹气。

喂喂喂,我没有撒娇啊,你搞的这么暧昧……还有,你有没有口气啊。

沈忱如此作想。

可是被刺激了的眼球还是滚下泪来,生理泪水,止都止不住。

慕馥阳久违的感受到了当前辈的责任感,梁宵那小子虽然小,但是感觉是个皮孩子,沈忱看模样就是个j-i,ng致孩子,跟个j-i,ng致的玩具娃娃似的。

他偏头半是抱怨地看着Andy:“你说你,没事儿叫他抛什么媚眼?罗崇宁的媚眼不够你拍的?”

边说边用食指撩弄着沈忱的睫毛,无奈道:“好点儿没有?”

沈忱好半天才睁开眼睛,红通通地泛着泪光。

慕馥阳在他的睫毛上左蹭右蹭,看到他噙着泪的眼睛在夕阳下泛着金色,不由得愣了一下。

正想伸手再帮他擦拭,Andy见状赶紧挥开他的手,称赞道:“漂亮漂亮!就这个角度!清新又楚楚可怜的诱惑!小慕你走开!不,你游开,再带动一点波纹!”

……

等到落日的余晖几乎都快要消失了,终于拍到了集体照,四人一会儿在水里分开,一会儿叠在岸边。

“来,温馨一点,小的在下面,大的在上面。”

罗崇宁趴在沈忱身上,忍不住吐槽道:“这真的像上世纪八十年代偶像歌手封面啊,我唯一缺的就感觉是一个半屏山的头。”

沈忱被他压着,趴在梁宵身边,几欲奄奄一息。

梁宵不敢苟同:“费翔人家不搞男子组合。”

罗崇宁要笑场,赶紧把下半张脸埋在沈忱后脑勺上。

沈忱觉得他真是信任自己,恨不得把所有的重量都托付给自己,挣扎着往台子上趴。

突然一个懒懒的声音响起:“等等,我要换位。”

“嗯?”他斜过头看。

“啊,老大,我的头!”梁宵双手按住自己的脑袋,“你干嘛啊!”

“Andy,我要和罗崇宁换位置。”

Andy思索片刻,比了个手势,对她来说没区别嘛。

对沈忱来说就区别大了,罗崇宁挪到了梁宵身上,队长的背就贴上来。

慕馥阳就只是贴住了他的身体,手臂从他腰侧撑住水下的池壁。

梁宵一个出溜差点溜进水里:“靠,宁哥,你人形辗压机啊。”

罗崇宁这才意识到什么:“啊,不好意思,我把总量全放你身上了,怎么我还得自己撑住嘛?”

梁宵吐着血钻出来:“老大,你果然和我有仇。”

慕馥阳:“我就是觉得你该减减肥了,不让你换位思考一下,你也感受不到自己的吨位。”

梁宵泫然欲泣:“哪有,只是多吃几个包子而已,你别替体重秤恐吓我!”

沈忱简直感恩戴德,想转过脸表达感谢:“谢谢老大,老大我以后更加爱戴——”

慕馥阳显然对他这套不感兴趣,把他的头又给一百八十度的扭回来,咬牙切齿地往外崩字儿:“给我摆好表情赶紧拍!”

拍完出来,天也终于黑了。

打开保姆车的门,烟味混合着香水味同时飘来。

邵露露坐在第一排靠窗的一个座位上,剩下的人鱼贯而入,默契地往里面挤。

沈忱被梁宵拉着越过罗崇宁和慕馥阳,眼看抢占后排宝座,没想到邵露露手一抬:“沈忱坐我旁边的座位。”

沈忱整个一个哭笑不得,梁宵默默蹿到邵露露背后,替他在胸口笔画十字。

罗崇宁憋着笑,在他肩上摸摸拍了把,轻巧越过。

慕馥阳也笑,冷笑越过。

这一个两个的都什么毛病!

车子启动,沈忱满脸堆起无奈笑容:“露露姐,还没跟您正式说过话。”

“您有什么要说的,我会认真记住的。”

我大学没怕过毛概,小学没怕过思想品德,你尽管放马过来。

邵露露摇摇头:“那个先不提,我带了些问卷来,你们先做问卷。”

上一章:第3节

下一章:第5节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谜语书屋 - 耽美小说、BL小说网!
BL小说 | 御宅屋 | 海棠书屋 | 流浪文学 | 思思看书 | 飞言情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手机访问 h5.miy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