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耽美BL小说大全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BL小说 > 闪耀的你_现代耽美_腐书 > 腐书耽美 第5节

第5节 腐书耽美

沈忱:“什么问卷?”

“几家线上媒体和杂志下个月都要登咱们出道的消息,你们没时间受访的人家都寄来问卷了,好好填。”她边说边分发一叠叠文件夹。

“都认真对待,我再不想看到闹着玩的答案。尤其是你——”她把一叠文件交给慕馥阳,随即头疼地扶额,“你——你不行,我得找个人……”

她手指点点梁宵:“你给你老大润色一下。”

梁宵的脸立马如同吃了苦瓜,皱成一团反复使用的卫生纸:“您可饶了我吧。”

邵露露斜眼睨他。

梁宵接受了死亡之眼却还是摇头,摇得如同拨浪鼓:“我不润色,我的脑细胞用完了也不够润色的,那会要了我的命的。”

邵露露一声轻哼,抬起涂了鲜红指甲的手指,在罗崇宁和沈忱之间反复摇摆。

罗崇宁每被晃到就低头狂躲。

唯有沈忱座位一枝独秀,无处可躲。

死亡之手就落到了他头上。

俗话说的好,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邵露露冲他难得的微笑:“你是A大高材生,你是好孩子,你和他俩不一样,我就看好你了,你帮你们队长润色一下他的答案。”

A大高材生、好孩子。

多么熟悉的用词……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kenji1900的地雷~

谢谢汐风的地雷~

嘿嘿,你们太客气啦~~

☆、第10章

沈忱和梁宵都回学校,先送他俩。

临下车,沈忱挥了挥手中的文件夹朝角落里瘫坐的某人问道:“那咱们什么时候碰面?”

慕馥阳这才探出一点头来:“不急,等录mv的时候,公司见。”

沈忱点点头:“走了,拜,露露姐再见。”

三人一齐道:“拜!”

邵露露也点头笑笑:“再见,有什么事情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

车子平稳行进,邵露露不禁说:“看来他融入的不错嘛。”

罗崇宁抱臂微笑:“我们这么平易近人的三个人,再说还有一个他的旧相识。”

邵露露点点头,又摇摇头:“我是说能和他慕馥阳和平共处,实属不易。”

慕馥阳本来斜瘫在角落里,对他们之间着无聊的对话不感兴趣,听到这儿也忍不住直起身:“干嘛,我是有三头六臂还是我张牙舞爪,难不成我还能把他生吞活剥了?”

梁宵c-h-a嘴到:“露露姐,那是因为——”

慕馥阳打断他的话:“不许提。”

梁宵侧头看他,脸颊气鼓鼓:“为什么不许,再说你知道我要说什么——”

慕馥阳:“我当然知道。”

梁宵啧了声:“你看你那小气劲儿。”

邵露露转过头,显然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探照灯般的视线在他们脸上转来转去。

梁宵脖子一缩:“别,别看我。”

罗崇宁眼神闪躲,讪笑道:“我和他俩没默契,我可不知道。”

慕馥阳迎上目光,嘴如蚌壳,无动于衷。

邵露露晃了晃手里的烟:“不说就不说。”

她侧身敲着椅背:“那我暑假把他赶去和你住宿舍,我就默认你们能团结友爱了。”

慕馥阳表情终于出现裂缝:“什么意思,你从来不强迫我们住宿舍的。”

邵露露:“还有四十几天就要活动了,我总不可能把你们一个个的都拴在裤腰带上,到时候跑一个都有的我受的。”

“尤其是你们中的某些人,三天两头的闹关机,这世界上,警察和偶像就必须二十四小时开机。”

她说着,忍不住剜慕馥阳一眼。

慕馥阳再次表现出不屑,轻叱一声:“谁跑了,我们几个到哪儿去不被你掘地三尺挖出来?”

“跑到哪儿去?”邵露露脸色一板,小声重复,“跑到隔壁竞争对手的公司去。”

本来一团和气的气氛陡然冷下来,谁都不敢吭声。

好久好久,慕馥阳声音淡淡飘来:“你是不是更年期?是就去喝点口服液,不是就别跟个中年妇女似的天天老调重提。”

将梁宵和罗崇宁送到,慕馥阳也非要下车。

邵露露看他拉开车门就往外跳,气得直拍老柏的靠背:“走啊,停什么停。”

司机老柏回头,尴尬着结巴:“我,我不敢……我怕他这一跳再碰伤了。”

只听车门已经哧啦一声,穿着破洞牛仔裤的长腿已经横过一条,一步跨到门口,邵露露再回身,门已经关上。

慕馥阳拿帽子把淡褐色的头发全捋到额头后面,敲敲车窗。

老柏忙放下窗子,脸上都是讨好:“小慕,你……”

慕馥阳手一挥:“送邵阿姨回家。”

老柏不敢拒绝,车子缓缓开过他身边,很慢的速度探出头来想和他说话。

慕馥阳站定,缓缓举起右手:“给你三秒钟开走,否则我竖中指了。”

老柏老脸通红,绝尘而去。

慕馥阳还是竖,朝自己竖。

慕馥阳,叫你盲目相信于晨曦,傻X了吧?

这句话最近一段时间没少在他脑中徘徊,但由于始终没有问出口,当然也就免去了尴尬的自我回应。

几天之后,沈忱考完试,按照约定,到公司录音棚去录歌。

合唱都是单独录,录完再用软件合。

他的音乐评级一直名列前茅,一天时间就录好了整章mini 专的四首歌。

录mv时四人再聚,他们四个深受小练习生的崇拜与羡慕,午间时分,不少小练习生纷纷找借口在楼道里走来走去,隔着透明玻璃窗往里张望。

沈忱进来时,他们敬仰的对象慕馥阳的人已经斜在沙发里,腿搭在扶手上,昏昏欲睡。

罗崇宁和梁宵分占两个沙发,疯狂地玩手机。

这一看就是邵露露不在。

慕馥阳向他瞟来一眼:“别想美事,邵阿姨已经在车里等我们了。”

沈忱被他看穿了小心思,皱了下鼻子:“你可少来,我并没有想露露姐不在。”

慕馥阳翻起身,学着他的声音:“露露姐,假惺惺。”

罗崇宁在慕馥阳肩上拍了一下:“我劝你以后少得罪我们沈忱,他可是很有毒舌天赋的,吵架不可怕,就怕对骂是学霸,你别以为谁都像陶尔似的,文化水平和你齐平,每次被你气得脸红脖子粗。”

慕馥阳在他背上狠狠招呼了下:“谁文化水平和他齐平,我要是渴求知识去了,我看你拿谁的电话招摇撞骗未成年小姑娘,谁给你兜邵阿姨成宿成宿的思想教育,对你的挡箭牌怀有一点感恩的心,好不好?”

四首歌,但只有两首需要拍mv,也依然延用原来的创意。

幸好是延用原来的创意,否则短期内都拍不好。

拍摄休息间隙沈忱拿出笔,坐在他特意坐到慕馥阳身边:“那我问,你说,我帮你组织。”

这种杂志他以前没有什么机会填,但是慕馥阳这种有定期曝光的人是经常填的,和公司合作的几家杂志会适当的在他拍摄内页,或者时尚穿搭时搭配一些简单的问题,这其实都是走人设,人设走对了那也是颇有益处的。慕馥阳从金歌榜公开亮相第一天就被定位为华丽高冷不羁的小王子,这个高冷和不羁基本上是没什么出入,就是这个华丽和王子跟他本人不沾边。

沈忱:“你最近经常吃的菜。”

慕馥阳:“外卖。”

沈忱笔尖落在纸上,又顿住了。

呃,算了,先写下个问题。

“你平时有什么爱好?”

慕馥阳:“瘫着。”

沈忱:“……”

下下个问题。

沈忱:“你平时喜欢看什么书?”

慕馥阳微微挪动了下身体,拿过桌上的纸杯喝一口水:“我不看书。”

沈忱再往下看,问题趋于复杂,最坑爹的是,基本问题问完之后,每个人还有几个特别问题。

比如慕馥阳的就是什么:会让你感到生气的粉丝行为,你对于晨曦比你先出道这个问题怎么看?

……

这他能得到什么得体的答案才见了鬼了。

慕馥阳发现沈忱不知不觉已经不问答案,沉默地咬着笔杆子。

过了半晌,沈忱鼓起希望问:“那你之前没被问过这些问题?”

“问过。”

“比如?”

“比如这个平时喜欢干什么。”

沈忱不咬笔杆了,眼里燃起光芒:“瘫着,梁宵怎么帮你润色的?”

慕馥阳双臂一展:“优雅的侧卧。”

沈忱梁宵罗崇宁齐齐:“……”

几秒钟后,罗崇宁拍大腿狂笑,梁宵脸上霎时憋红,沈忱陷入深深的无语。

梁宵几步跳过来,揉搓着发红的脸,窘迫不已:“那怎么办,我为了贴合他的形象我已经竭尽全力了,在动词前面加修饰词我打从小学三年级开始就做不好!”

“来来来,沈忱,我们一起写,宁哥,帮我们开动脑筋。”

他看到第一个问题,马上发表意见:“老大平时的日常就是抱着肯德基、麦当劳、汉堡王、必胜客的外卖瘫在沙发上吃,或者翻登了他的杂志。你知道的,老大有段时间在美国就吃这些垃圾食品,他只吃他吃过的食物,很少尝试新的。”

沈忱大笔一挥,在最爱吃的食物那里刷刷写了“西餐”,爱看的书那里写了“时尚杂志”。

梁宵看到“时尚杂志”那四个字,略微有异议:“我觉得老大的审美愧对时尚杂志这四个字。”

慕馥阳飞来一眼,他马上闭嘴,做投降姿势:“你最有审美,我不说了。”

沈忱偷偷观察他的表情,小心翼翼地提问:“那这个会让你感到生气的粉丝行为……”

罗崇宁也开始兴致勃勃地c-h-a|嘴:“以前我不好说。但现在我猜嘛,那估计是咱们以后的演唱会上有人举他和于晨曦的cp手幅吧,以老大那么好的眼神和不拘小节的性格,我担心他把人家骂出去。”

沈忱得到了一个情报:“老大你眼神很好吗。”

慕馥阳刚张开嘴,就被罗崇宁抢走了话头:“我告诉你,老慕眼神可好了,我们有段时间一起在韩国集训,对面女生楼老远挂一排内裤,老大都能分清哪些是平角的,哪些是三角的。”

慕馥阳急了:“去你的,我还不是一时脑抽和你们打了赌!”

沈忱试图平息他隐隐突显的愤怒:“……那老大你怎么不点韩餐外卖。”

慕馥阳终于开了口:“别提了,在韩国那会儿严格控制食量,韩国那个地方,早晨三碟泡菜,中午四碟泡菜,晚上五碟泡菜。”

沈忱:“那吃的好一点儿呢?”

慕馥阳:“早上四碟泡菜,中午五碟泡菜,晚上六碟泡菜。太辛苦了,把我饿的体重都下了一百三,我才不会去韩国当偶像。”

他们正说着,邵露露c-h-a话进来,嫌弃到:“你还想去韩国当偶像?你们也就是在这儿,到韩国跳舞跳到死,到日本鞠躬鞠到死。也就是中国偶像好当,还有我这样的全能奶妈灭火器,还有姚总斥重金打造,给你们用最好的团队,身后还有一堆只在电视上看你几眼就被迷得神魂颠倒的小妹妹,等着你出了专辑就掏空零花钱给你冲销量,天天在X浪,X瓣,X涯,X乎为你吵架。就你这个脾气,给你送到日本、韩国卖不出去碟了排队握手握到死,就你这死人脸我都嫌你不会笑不够可爱!”

沈忱:“…………”

怎么没人告诉他,他怎么不知道邵阿姨嘴炮这么强。

细观旁边的梁宵、罗崇宁都闭上嘴卯起来装乖。

唯有慕馥阳耸耸肩膀,丝毫不杵:“那没办法,要是你的嘴炮比我的脸赚钱,我给你当经纪人,我保管任劳任怨,干好本职工作。”

说着,他伸出手,五个指头上三枚戒指,虽然分明是造型师要求的,但还是晃得沈忱眼晕。

“知道你急,慌,别急也别慌,我们的mini专开售绝对卖第一,沈忱的写真卖不过退订的那三十万,我跟隔壁陶尔姓。”

好大的口气。

等等,沈忱突然反应过来,为毛要拿他的写真赌啊?!

老大,不按套路出牌的s_ao,十有八九会闪到腰的!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我写的太烂了,我应该会改的

谢谢kenji1900的地雷~

☆、第11章

mini专一共四首歌,其中《焚火》《独往》需要拍mv。

拍摄时间是两天,一首快一首慢,所以一动一静。

《焚火》是当红|歌手卢淳作曲,知名填词人祝静方作词,《独往》是东恒的创作总监徐放亲自c,ao刀作词作曲,除此而外,整张专辑还有人气说唱歌手蒲语函、美国制作团队、旅美日籍艺术家鹤田美莎及其工作室参与,单看此就能看得出东恒总裁姚肃的重视。

卢淳曾是东恒旗下艺人,约满后好聚好散,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她为人心高气傲,自己很少谱曲,谱了也不愿意送给别人,祝静方更是几乎只给大牌歌手写歌,而徐放年过半百,已经很少亲自参与旗下艺人的专辑创作与制作了,所以当初曝光mini专的制作阵容时,crux的粉丝几乎称霸了所有论坛,见谁都觉得是要倒贴自己,见谁都能吵,而且见谁都能吵赢,战斗力强到什么程度,强到“新团”这个词就代指crux的程度。

但自从于晨曦跳槽丰凯,又抢先在crux之前出了专,一切都变了。哪怕专辑里只有两首歌,哪怕这两首歌的参与制作人不敌crux的同名专辑《CRUX》,还是令crux粉丝人心惶惶。在她们看来crux又面临找不到替补,担忧替补能力、人气和适应速度,出道专有可能因为这些波折而延期等问题。所以crux的粉丝顿时就分裂为几大派,热血乐观派天天在官博下轮番留言转发自来水,j-i血仇怨派天天和于晨曦粉丝对掐,但大多数粉丝都消停了,再不轻易在微博论坛买热门开帖花痴,搞一些客观装路人,假装路转粉,盘点带私货,没事儿刷存在的s_aoc,ao作了。

直到mv制作完毕,全线进入最后包装宣传阶段,某天夜晚,Andy拍摄的照片“不胫而走”。

不多,就流出几张,短短几小时直挂各大热门论坛网站头版头条。

慕馥阳一看,马上去各大论坛逛了一圈,果然,粉丝、路人、黑都纷纷着了道,被邵露露的s_aoc,ao作弄得掐了起来。

他随手翻了翻热门微博下的评论,一万多转,三千多评。

最热是:[这要是斗地主,炸|弹的牌生生就让东恒打成三带一了,姚肃出来挨打!]

姚肃出来挨打?

嗯?这条要不是前半句,怎么还挺让他有点赞冲动的。

第一个高赞回复:[于晨曦粉不要反装忠混淆视线,去看专辑销量清醒一下,不抓紧时间打工给于晨曦搬箱还有时间在这儿看你爷爷的八卦。]

第二个高赞回复:[新团流量不是给你拿来当垫脚石的,想吹谁回你微博吹去,直白点儿。]

哎呀,这一个两个战斗力不可小觑。

慕馥阳颇感兴趣地打算打开这三个微博分别观赏一下,才刚点开第一个,邵露露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邵露露是来和他对行程的:“后天发布出道预告,大后天写真换新上架,再给你们一周时间准备。十六号早上十点,你们的专辑会从各大音乐网站上架音源,视频网站上架mv,十八号就有一个你们的活动了。我希望那天我去半山别墅接你们的时候,你们四个手脚齐全的在那儿等着我。”

慕馥阳听完了她机关枪似的发言,忍不住调侃:“又玩‘偷跑’这一招,三番五次也太烂了吧。”

邵露露:“这是姚总的意思。”

慕馥阳顿时感到无聊:“哼,老狗变不出新把戏。”

邵露露一听就颇为上火:“你知道什么叫千锤百炼吗?屡试不爽的手段那是绝对没错的。”

“再说姚总这完全是为你们考虑,你们现在临时换人,本来网上更关注的是你们的私人矛盾,尤其是你和于晨曦。这来个偷跑,让粉丝们不去集中火力吵你们之间的关系了,而是把矛头对准公司,换人也好,写真照流出也好,都是公司的错,正是你们虐粉的好时机,他决定如法炮制,说就像当年爆闪出道,也是他决定用类似的手段,才——”

慕馥阳嗤之以鼻:“哼,老狗记起千年事。”

邵露露久久无语凝噎。

半晌,她哀叹道:“我是犯了什么错,摊上你这样一个祖宗。”

慕馥阳笑了笑,没什么感情地说:“你应该说你积了多大德,等到我这么一个赚钱机器。”

邵露露当即顺着往下说:“好好好,只要你顺顺利利的把他们三个召集到宿舍,积极的把沈忱推出去,捧起来,就像对于晨曦那样,哪怕你不赚钱,我也回家腾出一片地方,把你当财神爷供着。”

慕馥阳挺新奇:“你不让我炒cp的,再说了,把沈忱推出去、捧起来是你的工作,你做不好就让姚老头去做,反正给你发钱的也不是我,你可以腾出一片地方,把姚老头供着,日日焚香,夜夜烧纸……”

“慕馥阳!别忘了是你跟我夸下海口让沈忱的写真卖过30万的,不和他炒cp你拿什么卖?”

她接着哀叹:“非常时期就有非常手段,我不是让你和他炒cp,cp炒得过火只有吃亏没有占便宜。你主要都是女友粉,不是腐女粉,我还不至于蠢到赔了夫人又折兵,我是说你可以……委婉的炒。”

慕馥阳:“……”

邵露露说着说着,还激动了起来:“你懂的,你日常撒糖卖关心,经常搂抱‘秀恩爱’,那很有可能是既自己别扭又显得刻意,粉丝反而不买账,很有可能还不如你和陶尔那样互相冷脸来得吸引人。”

慕馥阳摇摇头:“你别噁心我。”

“你可以若有似无,若即若离,暧昧不明,偶尔针锋相对,间歇心有灵犀,你说你们是好队友,谁好意思说你卖腐?那是腐眼看人基!只要他人气起来了,我给你断后。”

“我看你是要断我的后。”

邵露露换了副口吻,正色到:“我不是和你开玩笑,只有一个人或者某几个人火的团很不容易长久,都有人气是最有可能有好聚好散的结局的。不然你觉得于晨曦是为什么要跳槽?还是你对罗崇宁、梁宵、沈忱的定位就是他们只是你的陪衬?”

慕馥阳沉吟片刻:“那好。”

邵露露一怔,语气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真的?”

慕馥阳:“真的,我没卖过,但是我可以去试,场合我选,时机我选。”

邵露露:“当然,我还不至于马不喝水强按头。”

慕馥阳:“我不想卖了,我随时告诉你,你不能再劝我。”

邵露露:“当然,我听天由命。”

慕馥阳简洁回复她:“成交。”

“在此之前,你先去把沈忱从他们家弄到咱们宿舍去。”

“……这算是什么要求?”

***

隔天,当慕馥阳出现在沈忱家门口的时候,觉得这的确还算是个难度不小的要求。

邵露露对他的魅力过分有信心了。

她简单的就凭着不知道从那个犄角旮旯里挖出来的陈年情报,觉得自己是沈忱姐姐和妹妹的偶像,就有本事说服沈家所有女人,把沈忱从他们家不让他出道的明令之下解救出来。

他可以是御姐杀手,可以是萝莉杀手,不意味着他也能当大妈杀手啊,大妈跳广场舞会用东恒旗下任何一个歌手和组合的歌儿吗?显然不会。大妈会看从喷火的场子里他惊艳亮相跳《怀念挚爱》吗?显然也不会。

所以这导致沈忱看见他出现在自家门口时也是微微一愣。

“老,老大……你怎么来了?”

慕馥阳上下打量他的衣着,黑白配色奶牛造型家居……夏装。

嗯……不得不说是很有独特审美……

他自认见识广博,也隐约知道冬装睡衣会制作这种款式,夏装也能凹出这个造型的,可见这个设计师还独特的很执着。

他倒是托这件衣服的福,第一次见到了洋溢着一丝呆萌气息的沈忱。

“嗨,邵阿姨让我来的,说是你现在急需我解救。”

他半倚在门口,上下打量着沈忱,笑了:“我看着你挺自在的。”

沈忱他知道,平时一张小嘴叭叭叭的,能说会道,被骂厚着脸皮回骂,被嫌弃厚着脸皮把衅挑回来,嫌弃别人的时候全部写在脸上,就这种人居然会害羞,而且是脸一下以r_ou_眼可见的速度红到了脖子得害羞。

有意思。

“进来吧,我,我先去……换个衣服。”他拍着后颈极速逃窜,转眼就在客厅里消失了。

留下慕馥阳站在门口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

最后想了想,还是长腿迈进来。

客厅里就坐着两个人,一个趴在电视前的茶几上写作业,目测是沈忱的妹妹。

一个坐在靠近阳台的摇椅上前后摇晃,目测是沈忱的外公或者爷爷。

空着手的慕馥阳突然有点后悔,自己应该提点儿什么的。

电视上正在放他的饰品广告,小姑娘看的津津有味入了迷,听到门口的响动忍不住回头:“哥,你同学——”

她盯着慕馥阳看,慕馥阳也盯着她看,几秒过后见小姑娘自动铅掉在地上,蹭地站起来,像是被雷劈中了似的,一会儿指电视,一会儿指着他:“啊——”

慕馥阳挤出一个笑容:“你好,小妹妹,我是慕馥阳。”

“啊啊啊啊啊啊啊——!”小姑娘飞也似的顷刻钻进了房间,发出嗙地一声巨响,连门框都震了三震。

只剩下估计是沈忱的爷爷,还是外公的老人,坐在摇椅上疑惑地望着他。

他走过去和老人打招呼,自作多情地说:“爷爷,帮你换个新闻频道,体育频道?”

“老大,不用换了,我爷爷就爱看广告。”

沈忱已然走出来,穿着件白色T恤,灰色短裤,白得一尘不染,灰得崭新熠熠……还没摘标签儿。

他连头发都重新梳过了,脸上不知道为什么,莫名沾着水汽。

“我给老大切点西瓜。老大……你,你坐沙发。”

慕馥阳看他分明不是很好意思,但强壮镇定地迈步去了厨房,忍不住笑笑。

沈忱到了厨房第一件事就是打开冰箱门,确认自己是不是还清醒。

身为慕馥阳的粉丝,最迷恋这个人的时候,也没做过这么荒唐的梦。

糗啊,还被他看到自己最不修边幅的时候。

他把头在冰箱口诡异的探进,探出,探进,又探出……

客厅飘来慕馥阳的声音:“没有就不用麻烦了,可以给我一杯冰水嘛?外面过来,真的很热。”

沈忱差点咬掉自己的舌头:“西瓜有,冰……冰水也有!”

沈忱话音才落,刚才那小姑娘也走了出来,声音紧张又不失羞涩:“我,我给哥哥拿冰水,冰镇的。”

慕馥阳瞧她,已然换了身衣服,衬衫配百褶裙,特意披下长发,袅娜地扭进厨房。

“哥!哥!我拿冰水!快让开!”

沈忱转过身看到她穿着,还涂了口红化了妆,真是哭笑不得:“沈悦,偷用化妆品,等着我姐回来收拾你。”

“那是我姐,我姐的就是我的!你倒好,搬救兵,等着你妈回来骂你!”

“那是你妈,她看你边看电视边写作业,她先骂你!”

沈悦跺跺脚,抱着冰水走了。

恭恭敬敬放在慕馥阳面前,慕馥阳看到桌上的书不过才初中二年级,不禁失笑。

沈悦兴奋不已,给沈忱爷爷忙不迭地介绍:“爷爷,这是慕馥阳哥哥,我哥的朋友,人家是大明星!电视上唱歌的!”

沈忱的爷爷停住了吱嘎作响的摇椅,戴上老花镜,盯着慕馥阳看了许久,恍然大悟:“大明星…我知…你老是白西装戴眼镜,你怎么换了个黑色的…”

“爷爷,那是蒋大为!”

“那你是长袍戴围巾…”

“爷爷,那是张明敏。”

老人家撇撇嘴:“那你有个女搭档…我记得你不带眼镜啊。”

“爷爷,那是凤凰传奇!”

沈忱将西瓜端出来,尴尬癌都犯了,很不好意思地说:“老大,我爷爷眼神不好,人也有点老糊涂了,你不要太在意。”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啊言的地雷~

谢谢卷的地雷~

☆、第12章

由于慕馥阳突然的大驾光临,晚上的饭桌上特地没有播放新闻联播当背景音,沈家上下十来口人围坐于大圆桌,对着桌上七碟八碗的丰盛的菜肴却是谁也没有急着动筷,反而是一片狼狈而尴尬的寂静,沈忱的二姨夫将筷子一放,微胖的圆脸胀红成猪肝色:“我,我先说吧——”

“小慕,你可能不知道。我们家忱忱那是从小就学习好,在学校名列前茅人人夸,在家里勤劳孝顺邻里赞,他,他自己小学时写作文就说了,梦想是将来当个科学家,报效祖国,死而后已。沈忱你,你说……这,这是不是你自己说的?”

沈忱:“……是。”

“后来又叫他妈惯着学钢琴,姐,我就,就不说你了。志愿变了,不当科学家了,要当艺术家!艺术那,那也行,系个小领结儿穿个燕尾服弹钢琴,以后弹不到维也纳|金|色|大|厅,那也有望冲击国家交响乐团呐,也算报效祖国,献身艺术!沈忱,你,你说这也是你说的吧?“

沈忱一脸尴尬:“……我就那么一说,我一学钢琴的,冲击什么国家交响乐团呐。”

但他的话被全然无视,沈忱二姨也加入了战场:“但是全赖你姐,就赖你,沈愉,不是你二姨我要批评你,你也甭对我翻白眼儿。本来好好的孩子连个偶像剧都不惜得看,全赖你追星,从那个谁谁谁的儿子去韩国开始,就喜欢上那五颜六色的j-i毛掸子了,自己喜欢不够,你坑你弟,背着我们把你弟送到个娱乐公司。得,志愿又变了,不当艺术家了,现在要当偶像,当偶像你能去哪儿?维也纳去不了了,国家交响乐团没戏了,正应了那句男大十八变,越变越随便。”

她双臂一抱:“在泳池里拍一些半裸不裸的照片,还美其名曰写真照,那个谁谁谁的儿子,没拍我们就背地笑话他,你现在也报效祖国,献身艺术?你就只剩爆笑邻里,娱乐大众了!你让我们的面子往哪儿搁?”

沈忱亲姐姐,沈愉,二十五岁,坐不住了,拿起一小把瓜子嗑着,嗫嚅着:“说他就说他,说我干嘛呀。再说了我只是把他领进门,修行全在他个人,谁能想到他能坚持五年的。我都脱了粉,粉了脱,脱了黑……”

说完,冲慕馥阳微笑:“小慕,你吃你的,别担心,我一直是爱你的。”

慕馥阳:“……”

沈忱妈在沈愉肩膀上拍了一下:“你还说,还顶嘴!”

沈愉:“我不是顶嘴,要我说,儿孙自有儿孙福,你让他去,又不是把他送到韩国,不就是不想转专业了嘛,韩国当明星苦,中国又不苦,就算别人苦,跟着小慕也不会苦,小慕多火呀,是吧小慕?我弟没有r_ou_吃也有口汤喝。你们不让去,还能怎么样?天价的违约金都不够你们赔的。”

沈忱爸扶了扶眼镜,叹了口气:“小慕啊,违约金有多少?实在不行,我,我们——”

全家近二十双眼睛齐齐望向他。

慕馥阳张了张嘴:“嗯,这个,的确——”

他还没说完,挨着他的沈忱就在桌下拧了把他的大腿。

靠,这兔崽子谋杀啊!

他也不是吃素的,一双筷子稳准狠,以夹猪蹄髈的力道直落下去……

沈忱“嘶……”地猛着倒吸几口凉气。

慕馥阳重新把手拿上来,若无其事:“是这样的,您们可能不是很关注娱乐圈动态,可能姐姐比较清楚,之前我们团有一个成员跳槽,然后我们姚总请了顶尖的律师来打这场官司,诉诸一千万违约金,并且要求他在判决结果出来前先暂停相关演艺活动。“

沈忱二姨瞬间怒目圆睁,就差拍案而起了:“一千万?!你们公司也太黑了吧!”

慕馥阳淡淡一笑:“二姨,于晨曦在我们公司训练时长约五年,这五年来公司把他当作重点培养对象来对待,中间耗费的人力物力自不必说,他跳槽的潜在损失更是不可估量。可能沈忱没有特别重点的去培养,但公司训练他,包装他也是花了大价钱的,没有一千万,起码也得有五百万。”

沈忱二姨眼神立马闪躲:“别,别跟我套近乎。套,套不起,我晕钱……”

沈忱妈弱弱地说:“我不是生气他当明星,我是生气他为了当明星什么都要放弃,那,那你们这也不合理,你们不是卖|身嘛,连别人不愿意干都要干预,我儿子岂非没有一点儿自由了?我,我砸锅卖铁也把我儿子赎出来。”

慕馥阳摇摇头,又转向沈忱妈微笑:“阿姨,凡事都讲究契约j-i,ng神,这个月十六号我们就要出道,我们的一切产品都要上架,现在满打满算不到十天,你让我们怎么用这十天再去找新成员,再去重新制作这些东西?姚总不可能同意的。”

沈忱妈略显底气不足:“他,他不同意,又怎么样,你听他的是你愿意,我儿子为什么要听他的,他是我儿子的爸爸吗?”

慕馥阳:“……”

他话锋一转:“我们姚总,不是老爸,胜似老爸,别看他表面人模狗样,衣冠楚楚的,其实为人心肠恶毒,睚眦必报,斤斤计较,冷血刻薄,沈忱要是真要违约,别说你们倾家荡产,他就是倾家荡产也绝对把你们告到死。”

沈家人:“…………………………”

沈忱:“……………………”

老大,姚总上辈子欠你的了,你这么诋毁他?!

慕馥阳:“既然他不想转系,想当偶像,我觉得你们应该尊重他。”

“我恰恰相反,我原来并不想当偶像,可是我爸爸觉得我很有在舞台上表演的天赋,他知道我不是不喜欢在舞台上表演,只是因为一些个人原因很抗拒。当时他瞒着我,把我的简历投到了东恒,因为东恒是国内最好的平台,我知道他心里其实有一万一千个不愿意,可是他还是鼓励我,鼓励我不要因为他就放弃这个珍贵的机会。后来我真的站在舞台上,看到别人因为我而露出笑容,我觉得很幸福,我想沈忱和我是一样的想法。”

沈忱二姨:“哼,你说的好听,万一你们组合没红起来,或者过气了,或者他跳舞受伤了,谁负担他的以后,你负担吗?”

“我负担。”

啊?

老大,你可别对我老爸老妈轻易许诺,对中年人不能随便跑火车的,他们可是会当真的!

沈忱惊讶地转过头,盯着慕馥阳看。

“漂,漂亮话谁不会说?再说了,你有什么钱可以分担?”

慕馥阳站起来,拍了拍沈忱的肩膀:“阿姨叔叔,我单独和你们说几句话。”

沈忱父母迟疑着:“……”

慕馥阳点点头,姿态恭敬地微笑:“我知道你们是担心他吃青春饭,但是我和你们保证,我不会让他跳不动了就回家来等着啃老。你们对我说的话感不感兴趣?”

要说沈忱从什么时候生出了对慕馥阳的景仰,那绝对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

毕竟能成功打入中年圈那是不容易的,特别是以老大的风格,不羁中带着一丝不屑,火车偶尔伴随脱线,从穿着打扮到言行举止就不是能和中年人产生一丝一毫的共鸣的人……

居然能成功俘获自己的老爸老妈?

半个小时后,三人再次回到饭厅,老爸已经红光满面,老妈也表现得心满意足。

嗯?这个这个……

他刚想发问,伴随的就是老爸热情的招待:

“小慕,吃!不知道你阿姨这个菜做的合不合你的胃口。”

哎呦哎呦,这什么沟通鬼才?

剩下二姨二姨父小表弟,姐姐妹妹,脸上均掠过一串省略号。

他也满脸的省略号加问号,拽了拽慕馥阳的袖子,让他看自己表情。

慕馥阳无视了他,对着沈爸沈妈:“这周,我们经纪人就会过来跟您们详谈。”

沈爸很欣慰:“老婆,把我珍藏的茅台拿出来。”

沈忱:“……爸,爸,你让我们队长喝酒,我们经纪人会骂死我们的。”

慕馥阳:“一点没关系。”

沈忱妈点头站起:“那小慕,看得出来你真的很诚恳,是个好队长,那以后我们忱忱就交给你了,交给你我放心的。”

沈忱:“……妈,妈,话不要乱说,听着很奇怪啊!”

慕馥阳:“交给我,您放心。”

……

***

晚上九点半。

“轻轻地放,哎,别把我偶像磕着了。”

轻轻你个锤子。

上一章:第4节

下一章:第6节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谜语书屋 - 耽美小说、BL小说网!
BL小说 | 御宅屋 | 海棠书屋 | 流浪文学 | 思思看书 | 飞言情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手机访问 h5.miy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