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耽美BL小说大全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BL小说 > 闪耀的你_现代耽美_腐书 > 腐书耽美 第8节

第8节 腐书耽美

希望我没有漏掉

☆、第18章

当晚演出结束回宾馆,走进电梯间,助理们搬箱子提行李,先上了电梯。

邵露露与crux四人组沉默着次第进入下一班,楼层还颇高,十七楼,在难耐的半分钟里四个身影在邵露露的眼皮子底下互相躲避视线。

慕馥阳:“……”

罗崇宁:“……”

沈忱:“……”

梁宵:“……”

邵露露:“……”

三小时以前,她觉得慕馥阳难得说了句人话,没想到这话再一个半小时后真的实现了,crux今天确实是嗨翻全场,不仅奉上了劲歌热舞的视听盛宴,还同时制作了j-i,ng美的八卦大瓜。不仅场内,也包括场外,不仅现场的、电视机前的观众粉丝,也包括同一时间密切follow的网上无数冲浪的吃瓜群众,都以多种形式嗨了起来……

来个娘希匹的!

慕馥阳爆出“他是我的”这个惊人的发言之后,她站在场边几乎怔住,第一时间觉得自己是幻听,肯定是幻听,他可是国内练习生第一人,比三流明星都懂行,能犯这种低级错误吗?但看现场前排的粉丝顿时滋哇乱叫,后排也举着手幅暴动不已,VIP区的欢呼带动了后区,后区带动了两边,两边带动了看台,人类的本质是复读机,看台上的别家粉丝也热火朝天的叫开了,场面一发不可收拾。果然一切不是幻听,墨菲定律在这个时刻大驾光临,她顿时气的,气的火冒三丈……

慕馥阳,你很好,你真行!

她在场边舞台底下的黑影里遥望罗崇宁,罗崇宁一看他态度这么激动,自然就把手松开了,但是还是造成了几秒钟的尴尬,真是造化弄人,如果是录播该有多好,这一段就可以被完美掐掉,现在好了,直播给了全球观众。

南风台为了招揽收视率,提前一个月就开始预告宣传,果然等crux四个人刚从南风的舞台上下来不久,网友们就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的把“他是我的”这句话送上了新浪的热搜。

还是个爆。

现在幸好爆不值钱了,看着不是那么触目惊心,否则姚肃现在还不打私人飞机过来直接降落在她身上?!

出了电梯门,走进走廊,刷卡开门,听助理汇报再度检查房间没有发现摄像头。

邵露露拉开椅子坐下来,深吸一口气运至丹田,眼睛挨个扫视,蓄力喷火。

四个人感受到煞气,顿时都站的有模有样,连慕馥阳都把手从口袋里掏出来。

梁宵赶忙缩下巴os:这可跟我没有半点关系,你看也不要看我。

罗崇宁岿然不动,面上表情严肃,内心活跃os:我错了我真知道错了,我还是低估了老慕的魄力和他衰的程度,我再也不敢胡来了,起码我不敢在现场直播上胡来了。

沈忱忙咬住下嘴唇os:我擦,我是冤枉的。

慕馥阳重心偏在一条腿上,站了个吊儿郎当,没有os,大脑不怕事儿的淡定着:“……”

邵露露当时就发起飚来:“慕馥阳!瞧瞧你干的好事!”

慕馥阳肩膀一耸,随即坐在旁边的沙发上:“我说了,当时麦坏了,我在台上不是也解释过了吗?”

沈忱忍不住暗暗嗷了一声。

这人这胆儿绝了,挨训还敢自己上坐。

邵露露不想听他那一套:“网友听了吗?网友听了能把你刷上热搜吗?你真是……半夜给我搞事害得我彻夜给你灭火,现在你现场直播搞事,我要去挨家挨户给观众施魔法吗?”

罗崇宁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觉得这话听起来搞笑,但碍于这个关头只能强行憋住。

邵露露敏锐地发现了他头底下去,又是皱鼻子,又是抿嘴。

更是来气:“你笑?我说了让慕馥阳和沈忱一组,你凑得什么热闹?”

沈忱和慕馥阳都十分不解,纷纷偏过头去看他。

罗崇宁游游移移,张了张口:“……呃,这个”

正想着怎么给自己编造借口,邵露露的手机响了。

她马上站起来,连声音都从刚喷发的火山转为涓涓的细流:“哎,姚总你好。”

四人俱是:“……”

只见她听了几个字,面目就狰狞起来,拿着手机缓缓离开耳朵拉远,又缓缓拉近……

“唉,姚总,信号不好,可能是因为……坐电梯,忽停忽行,我等等再给你……拨回去。”

四人齐齐互换眼神:“哎呦,还有这招。”

邵露露放下电话,抬手挥了挥:“今天就先算了,都给我马上消失!”

四人赶忙脚底抹油迅速溜走,出来分房间,两人一间。

守着门口一堆行李,开始了讨论。

慕馥阳问:“怎么住?”

沈忱看向梁宵,刚要开口,梁宵赶忙走到罗崇宁身边:“我和宁哥住。”

对不起了,忱忱,我怕老大冲冠一怒为蓝颜,跟我再干架,我可还没有宁哥和他铁,他是不会对我手下留情的。

沈忱:“……”

慕馥阳眉毛微微皱皱,他本来想就今天这件事单独问问罗崇宁,这下又没这个机会了。

他看向罗崇宁,希冀他表个态:“你什么意见?”

罗崇宁以为他还问自己要不要挑事儿了,心里又是冷笑又是无奈,抬手:“你请,你请,我哪儿敢有意见呐。”

慕馥阳愣了愣,搞不懂他怎么回事最近:“y-in阳怪气。”

“我进屋了,沈忱,把我行李也拿进来。”

沈忱:“……”

他叹了口气,拖长调子:“嗻——”

罗崇宁和梁宵简直都目瞪狗呆,行注目礼看沈忱任劳任怨的将慕馥阳的大箱子往房间推。

推完回来拿自己的,梁宵忍不住拉住他的胳膊:“你干嘛这么听老大的话,他虽然是老大,但也不能这么随心所欲的使唤咱们吧?”

他用的是“咱们”,嗯,沈忱咀嚼着这个措辞。

这个措辞,说明咱俩还是好哥们儿呗,那你怎么从今天早上,飞机也不和我一起坐,宾馆也不和我一起睡,算了,既然你说都我们了,我只生你一秒钟的气,我好了。

他叹道:“唉,老大说我欠他的。”

梁宵:“……”

“很晚了,你和宁哥也早点睡吧,毕竟明天中午还要坐飞机,晚安两位,明儿见。”

说完,就拖着自己的行李走进房间。

罗崇宁感慨到:“看到没,梁宵,感情的债,不能欠。”

梁宵:“…………”

本来沈忱以为慕馥阳这种没出道就当红的人,压根儿不屑于看网上关于自己的任何讨论,活得很现充,网上嬉笑怒骂随你,生活中我照样吃香喝辣逍遥快活,你嘴皮子都骂干,也不过就是给我贡献一点儿热度罢了。

但是慕馥阳和他想像的相去甚远,进屋就抱着个手机,沈忱按他不走心的指示把东西都拿出来了放好,恭敬地主动请他先用浴室,他不为所动,沈忱觉得他十有八九在网上看黑黑高|潮,所以有点不开心,凑过去安慰他。

刚刚他打开微博随便看了“他是我的”话题里几条,cp就已经拉乱了套,他的部分粉丝被罗崇宁和慕馥阳的霸气争抢迷得拍手嗷嗷叫,疯狂贡献转发量,但只有他一家是举家欢庆,剩下各家基本都气得跳脚,毫不留情的互黑。

结果就是他们四个轮流被黑,连梁宵都躺着中枪。

“老大。”他弱弱地说,“别看了,越看会越不高兴,你去洗澡吧,我已经帮你把东西都放好了。”

“……没有不高兴”慕馥阳仍专心致志看手机,对他的话无动于衷。

沈忱扫了一眼屏幕,就看清楚几个字,好像是什么《一帧帧……新团高能一分钟……》?新团?估计是他们的八卦没跑。

其实今天不是他的错,主要得怪麦。

不过网上嘛,谁最火谁的黑就最多,可能别人都在集中火力喷老大。

沈忱激他一下:“你不去洗,我可先去了。”

慕馥阳飞来一眼。

沈忱立马缩缩脖子,自觉地狗腿道:“您先,您先。”

“我先看完这段。”

“……”

好吧。

等沈忱连自己的东西都收拾好,他终于站起来。

沈忱看他面无表情,觉得应该是网友把他黑得非常惨,于是主动活跃气氛,嘿嘿笑道:“老大,冲个凉,再喝罐冰可乐,咱们一起看电视吧,边看边喝,怎么样?你不是最爱喝碳酸饮料吗?”

估计是他表现得太活跃,慕馥阳眉头微微一挑:“你突然这么殷勤,令我很不安。”

我殷勤我——

可对上那双眼,沈忱尬只剩下了尬笑:“呵呵……我不是你的专属奴隶嘛,让你开心是我应该做的。”

仅此一次,再不想哄他了,好心当作驴肝肺。

“……”慕馥阳摇摇头,叹到,“今天打开方式就问题,罗崇宁和你,一个赛一个的不正常。”

你才不正常,你才——

目送慕馥阳拿着换洗的睡衣走进浴室,沈忱无力的瘫倒在沙发上。

所以说,梁宵是为了么抛弃了他呀。

手机从口袋里斜着滑出来,等待美男出浴的沈忱无事可做,突然灵光一线,抄起手机,努力回忆着自己看到的那几个字,输入百度,寻找帖子。

结果没有。

他又打开微信问梁宵,梁宵秒回“论坛?什么主色,绿的,蓝的,红的?不会是百度贴吧吧……”,沈忱想着回忆了一下,他马上告诉了他几个备选名字,进去第一个就吓了一跳,首页十个来个帖子里他们就有三四个,但都不是他看的那个标题。他心虚地关掉,再打开第二个、第三个,各个论坛都在讨论。

试到最后一个,终于找到了,帖子名叫《带你一帧帧分析今晚新团高能一分钟,这一分钟究竟发生了什么?》。

要不要搞得这么悬疑。

另外,这点儿破事儿哪有一分钟,不过就几十秒的事儿,这能分析超过三行么?

他拉到底下一看,居然还翻了二十多页。

“……”

看来不可怠慢,调整坐姿,正儿八经研究起来,看了才发现原来楼主从主持人上台就开始扒了,给他们每个人每一句无心之言都赋予了意义,每一个眼神交换都做了注解,并表示:“我每帧都截,每张都标注注解,楼主我还有点点心理分析的底子,本贴将从行为心理学角度来扒,请看我的深扒,看完你会发现,全部都有蛛丝马迹!”

“……”

沈忱一阵无语。

我倒要看看这一分钟能被你讲出什么花儿来。

但是他发现他小瞧了人家的想像力,队友说句话看过去,就是爱了,没看就是掰了,谁和谁的站距,都是拿尺子比的,近一点就是“身体本能靠近”,远一点就是“心理排斥作用”,楼主几条线几行字就把他勾勒成一个心计深沉,谁红贴谁,处处拉瓜的戏j-i,ng形象。

……

在高能那几张截图里为他们每个人都p了os,自觉躲开的梁宵是“不爱请不要伤害”,主动出击的罗崇宁是“为捞好朋友我就委屈一下搭理搭理你这个白莲花吧”,出言反击的慕馥阳是“我也是来扶贫的,你走开”,而他是“哎呀没办法人家就是这么有魅力我选谁好呢”。

沈忱看完只有一个感想:“行吧,你牛的,你是不是在BAU上班?”

但这显然是楼主的见解,一楼就是反对意见:“不服,我看慕沈锁了,楼主阳粉吧,太子亲自按头给你喂糖不吃?太子会的,一句话掰扯出惊天巨浪,感情纠葛,以后看谁再说太子不会炒!”

二楼:“楼上什么眼神,楼主于粉都看不出来,太子早和你于掰了,并且是老死不相往来那种,清醒点。离了就独立行走,有一种爱叫做放手。”

三楼:“从上次微博点赞就看出来了,他忱,祸水人设不会崩了,比于还能蹦达。你于拉cp就拉一个,他忱一拉拉俩。”

四楼:“他忱太想火,给队友下套儿呢。”

沈忱当即得出结论了,这帖是黑我的。

嗯?不对,老大看这贴?!看人黑我?还没有不高兴?

……s_ao得很。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感觉一般,但是先更上。[明天随缘]

感谢子梨给我的地雷一颗~

☆、第19章

说吧,我不在意。

不在意,根本不在意。

不过老大为什么看这帖?

难道他也?……

……

沈忱一口郁闷委屈的老血咽进肚里。

这群网友真是,你们吐我一个人可以,能不破坏我队友关系吗?

老大,苍天可见,我绝没贴着你炒cp的意思啊!

不过翻到第三页开始,画风突变,大批的掐架对骂风凉话,他都不能算是主人公,老大的地位不可撼动。

“阳粉别控场了,阳让阳粉传染阳癫风了,上次我听到堪比‘他是我的’这么可怕的话,还是春碗……。”

“马上澄清了你看不见,迫不及待就来跳!”

“那也是你阳亲口说的,阳糊了,cp炒得这么低级就是糊了的前兆。”

“可悲啊,昔日太子,现在和透明小空降都捆绑上了,人家黑红也是红,爱他就让他受,受了也就爱了,几本王道文学一出来,各种娇花小白花,颠倒众生小媚娃,萝莉粉的最爱。”

“三年内,看好我阳solo,吸血的全部退散!”

“楼上别做梦了,你阳solo?要solo早solo了,叫声太子还真把自己当姚肃亲儿子了。你阳苦出身,妈抛弃,爹早逝,高中文化水平,除了一张脸,气质什么的根本没有,还有种戾气,赶上姚总扶贫了,洗巴洗巴装装懒得争的样子,送出道了。阳可不配这么有钱的爹,就怕他上赶着叫爹人家不认!”

“哈哈,凄惨智障废太子和黑红祸小水透明,绝配,谁拆我跟谁急。”

……

沈忱无声地滑动着手机,捕捉到的每句言语都令他眉毛不安分地抖动。

他要被这不留情面的黑和中间夹杂的巨大信息量惊呆,瞬间过滤掉黑自己的,专注慕馥阳。

不管真不真,是真是假都是他个人隐私,他看这些,他心脏受得了?

“我洗好了,你去吧。”

慕馥阳的声音突然冒出来,吓沈忱一跳,马上扔了手机。

慕馥阳的表情顿时变得有深意:“……”

沈忱:“……”

然后他们俩的声音同时响起——

“你一定是在看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我不是,我没有!”

“啧。”慕馥阳晃晃悠悠走过来,抱臂往床上一坐:“此地无银三百两呐。”

老大还知道此地无银三百两呢,别黑老大智障,你们这群黑!

看慕馥阳的头发还有点滴水,就又拿起手机准备看,沈忱马上说——

“你有时间看这个,还不如吹吹头发。”

慕馥阳终于有了点反应,抬头:“哦,对了,你还没有给我吹头发呢。”

“……”

他这张贱嘴!他这张臭嘴!

“洗完,记得赶紧来。”

“……”等吧,让你等到天荒地老!

可毕竟事到临头了,躲都躲不掉,沈忱洗完澡出来,手持吹风机伺候队长吹头。

自家老大已经端坐在梳妆台的镜子前,自觉等待。

沈忱忿忿抄起吹风机过去,打开开关,开始趁此机会兴风作浪。

拨弄慕馥阳的头发,嗯,就剩这点儿手感了,让他还能留恋一下这个工作。

“耳根、脖子底下,都要吹到。”

做点儿心理建设不容易,再哔哔我烫死你啊喂!

嗯?老大倒底在看哪一页?

“啊——,你要烫死我吗?”

“呃,不好意思。”手靠得稍微近了点。

“好奇这是什么八卦?”

沈忱违心地说:“嗯……,有点。”

慕馥阳摸摸头发,差不多干了,一步跨到床边坐下。

这腿长令沈忱惊呆。

你这是跨步还是普通人的劈叉,你要是以这跨步参加竞走,比你现在肯定火多了,真的。

“不给你看。”

“……”

呵呵,其实我已经看过了,老大你被人槽得体无完肤。

她们说你很小就被母亲抛弃,独自跟着父亲生活,父亲也没有正经工作,就开着一个小卖店,家里一穷二白,而你本人呢,不但是高中学历,学习还很差,字也丑,在学校也没朋友,等当了练习生后红了又自以为是,成天吊着一张脸,好像别人欠你钱似的,还说你霸凌其他练习生,别人对你都是敢怒不敢言,包括罗崇宁和梁宵。爆闪出道时分明你人气数一数二,但是他们谁也不想带你,说带你宁愿全部退团。你成天跪舔姚总,跟姚总出席私人场合不知道你是不是他的金丝雀,你从来不提你已经过世的父亲却还在节目里公然带姚总送你的生日礼物,你是个嫌贫爱富,忘恩负义的人,出道就更别说了,传闻打前队友,又和现在的小透明卖腐,你是最low的。

当然我也一样。

她们说我本来是个nobody cares,以前就不出挑所以没我什么事儿,后来抓壮丁我撞上大运了,然后我就开始各种s_aoc,ao作,买水军偷跑我的写真,半夜点赞你的cp,首秀就离间的昔日好朋友忿忿钟崩盘,还在微博上装安静当小白花,还看好我在王道文学里当主角,总之我是非常想红,恨不得吸干你们的血。

说咱俩很配,哈哈。

哈哈哈。

哈哈哈哈……

…………………………

沈忱想想就心酸。

“老大,我给你拿可乐吧。咱们晚上一起看电影。”

“……你今天很有毛病,冰箱里的可乐另外算钱的,喝了邵阿姨就喝你的血,另外现在都晚上11点多了,你明天机场不准备露脸?”

“我请你喝,我付钱,邵阿姨非要喝我的血就让她喝吧。”

慕馥阳微微皱起眉毛:“你倒底怎么了?”

正说着,他电话响了。

沈忱自觉走开,听别人打电话是不礼貌的行为,他来到阳台上。

慕馥阳看了他一眼,接通了这个电话,不知道为什么,不想在沈忱面前和姓姚的吵架。

姚肃听见了他的声音,略有一丝停顿,但马上就说:“你让我说你什么好?”

那声音中带着几分疲倦的严厉,听不到慕馥阳的回话,他就自说自话:“你说你准备出道才几天,就最近一段时间你给我惹多少事?于晨曦我就很犹豫要不要让他出道,是你和邵露露力荐,最后人跑了,害得现在公司官司缠身,我们的许多付出推倒重来,花钱就不说了,你还要跑去打他,你早干吗去了?还有沈忱的事,我全依着你,我没说过你。然后你又登录队友微博点赞,又是让公关部彻夜加班加点给你收拾局面,今天你又当场出状况,这些到底都是意外,还是你就是跟我过不去。你要看着东恒垮在我手里,是不是?”

慕馥阳静默着听完,淡淡说:“就三点。第一,你如果觉得是意外,你会给我打这个电话吗。第二,我不是跟你过不去,我们彼此井水不犯河水,早就过去了。第三,东恒不会垮在你手里,成不靠你,败也不会。”

姚肃沉默片刻,竭力压制愤怒似的:“我觉得我对你,从哪一层面来说,都够尽职尽责了,你对我倒底有什么不满意?”

“做这一行的,当老板替艺人摆平危机是本职工作,不足炫耀。别的层面?我有爸爸,你算谁?”

“……”

“没什么别的事我挂了,你如果觉得我错了,就从我的分成里扣吧,不够扣算我欠公司的。”

“……”

“放心,你家财万贯,想当爹,有人上赶着叫呢,我苦出身,配不上。”

“你……”

不等他说完,慕馥阳就挂了电话。

沈忱还站在外面吹风,等了会儿,自己的手机也响了,接通,是沈妈。

“儿子啊,我看你上热搜了呀,怎么回事?!”

“……”

“什么谁是谁的呀?!我点进去看,别人都在骂你呀。”

“……”

“有人骂你呀,还有人骂小慕!把妈妈气的,妈妈就挨个回复,讲道理。”

沈忱的嗓子一下子就堵住了,半天说不出来话。

讨厌啊,他不想哭的!为这么点事儿哭毛哭,哭了也太丢人了吧!

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憋住想吸回去,好久好久才说:“不要回了,妈妈,公司不让家属在网上和网友……”

沈妈愣了愣,然后叹气:“妈妈当然没有说我是你妈妈啦,我和你的粉丝一起和她们讲道理,别人都以为我是你的粉丝。”

“……”

“不知道小慕爸爸妈妈看不看,他们肯定也帮小慕骂回去!”

沈忱握住电话的手略微发紧:网上传言老大已经没有爸妈了,如果是真的,他们是不会帮他骂回去的。

“忱忱,你在听吗?”

“在听。”

“妈妈给你打电话,是想跟你说,儿子,你不要在意,骂你的人多也说明你红,让他们骂去吧,钱挣到手就行了。给爸妈换别墅,你妈想年年去新马泰,你爸想要一部越野车,以后咱们家住别墅了,咱们雇一个四川厨子。”

“……”沈忱突然就哭不出来了,破涕为笑,“好。”

等他从阳台走出来,看见慕馥阳已经躺在床上,头靠床头,以一种难以言说的表情看着他。

他点点头,笃定道:“我终于知道你是犯的什么病了。”

沈忱脸上一红,也飞快爬到自己的床头:“你才不知道。”

“喂,你还要请我喝可乐吗?”他声音幽幽飘来,“我们还要一起看小电影吗?”

“都说了不是小电影!”

“看小电影也没什么,是个男人都会看,你不要跟我装纯说你没看过。”

“我当然看过。”我只是好奇你是看正常向还是搞基向。

“哎呀,看来还不是小朋友了。”

“心理上不是了,生理上还是。”

“……”

沈忱突然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耳朵一下子热起来,再看慕馥阳……

他陷入诡异的沉默。

“我头回听男的对我发表处男宣言。”他慢慢把被子拉过来盖住腰以下,把空调温度调得更低一点,懒洋洋地说,“我怎么觉得你还挺自豪的。”

沈忱也拉过被子躺下:“没有自豪,但是也没觉得丢人。”

慕馥阳看他缩进被子里,发出舒服的叹息,嗤笑一声,斜过身子:“还不丢人呐?你都十九快二十的人了。”

沈忱瞪着眼睛看他:“那看来你在我这个年纪的时候已经生理成人了。”

“……”

“真的嘛老大!?”沈忱本来只是随口说说,看他不接茬了,感觉劲爆无比,“你在我这个年纪的时候可是练习生。”

“练习生怎么了,练习生不能和老师,不能和师姐师妹?”

沈忱惊得瓜都掉了,脱口而出:“真的假的?你和女的还是和男的,和谁?!”

“呵,男的女的?你真是…………”慕馥阳拉过被子,关了灯,“睡觉吧。”

沈忱:“不行,我还——”

可惜慕馥阳就留给他一个沉默的后背,不理他了。

不告诉我?

我不会上网搜吗?

沈忱打开百度搜索“慕馥阳、暧昧对象”,居然跳出来几十万条结果,度娘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给他推送了几个相关人物,从流量小花到锥子脸网红……

老大,看不出来,看不出来,是我小瞧你了。

他对着慕馥阳的后背做了个顶礼膜拜的动作,马上如获至宝,津津有味看起来。

第一位,卢淳。

哦……

啊?卢淳?!

不过一想,他还被人说是姚肃的金丝雀呢,卢淳的画风不奇怪,把两人放一起一搜,跳出几张照片。

金歌榜合照,当时老大还十分青涩,带点奶气,站在卢淳旁边显得很俊秀,卢淳也难得微微一笑,手揽老大的肩膀,看脸倒确实有几分相配。

他正一边看,一边拿手接住随时可能掉出来的眼珠子,突然慕馥阳的声音又飘了过来:

“确实有很多人追我,女的男的都有。”

“……”

“不过我……”他在黑暗里动了一下,却没有转过来,轻轻问,“要不要听个故事?

☆、第20章

“听听听!”

有八卦为什么不听?

沈忱激动起来,连忙应到,声调都高了几分。

瓜,他来了!

摩拳擦掌,从今儿以后,他沈忱就是掌握老大情史的第一人。谁在网上瞎传黑料,哼哼——

我举报你!

“……你很激动的样子嘛。”慕馥阳背对着他,光是听到沈忱大惊小怪的声音,就陷入一丝无语。

“就那么爱吃我的瓜?”

“……”

“搞不懂,你半夜两点钟不睡觉,跑去刷我和于晨曦的cp照,你是出于什么心理。难不成你暗恋我?”

沈忱不怕他误会别的,最怕他误会的就是这个,一时间嘴快急的秃噜瓢——

“……我不,我可没有!”

慕馥阳明显地哼了声。

那哼声让沈忱脸发烫,却怀着拳拳之心解释:“虽然我是你的男饭,但是我是那种单纯喜欢你的男饭,纯粹就是对你深深的崇拜与欣赏,我可没有什么对你的非分之想。”

“哦。”慕馥阳混不满意地撇撇嘴,“原来是这么普通的爱呀。”

普通吗?好像确实是普通了点。

“对,虽然不值钱,你有的是大把粉丝对你的爱,我的就相当于汪洋大海中的第一水珠,渺小的简直微不足道,我——”

沈忱正难得温情呢,慕馥阳却打断了他的话:“你怎么突然煽情起来了,听得我一身j-i皮疙瘩。”

“……”

“……”

“但也不是微不足道。”

正在沈忱心里默默喷涌os,准备槽他兼槽自己的时候,他突然又这么说。

“不是微不足道。”慕馥阳又叹了口气,“没有一滴一滴的水珠,哪里来的大海,再说了,你这颗水珠的体积还格外大,分量还格外沉,存在感还格外强。”

“嗯……”虽然有点感动,但是为什么听着像小学生作文?

沈忱不自觉就脱口而出:“为什么我存在感格外强?”

“……”慕馥阳又是不说话了。

半天后,他哼笑了一声:“你不是高材生吗?但是我觉得你有的时候智商真的很低。”

“……”

“你脑子里好像就一根筋,跟不会拐弯儿似的。”

“……”

老大,凭什么?就凭没有我从你的小学生作文里读出作者的真实意图?这有失公平。

慕馥阳幽幽说:“是有很多人喜欢我,但是他们喜欢的,可能只是某个时段的我,某个面的我,和某些人在一起的我,甚至可能就是穿某套衣服做了某个造型的我。我稍加改变,也许他们就不喜欢了。”沈忱看他窸窸窣窣地又动了动,似乎在拨弄自己的头发,声音似乎很疲倦,带着淡淡的困意,“但是你不一样,我姑且就认为你是真心喜欢我的吧,算我铁粉了。”

沈忱听得激动起来,分明只是寥寥数语,觉得他好像不太开心似的:“什么姑且呀,我是真心……是真心喜欢你。”

“好好好,真心,真心。”慕馥阳的声音懒懒的,似乎只是在应付他。

其实他怎么会看不出来?老大伤感了。

可能是因为看到黑黑扎堆骂他,其实他能理解,但是也觉得没有必要,毕竟慕馥阳粉丝的基数庞大,现在都快一千万粉,何必在乎那几个黑?也许有人对他粉转路,路转黑,但是那说明他们没眼光,再说还会有新的粉丝,就和水一样,长流长新,也才能保持活力,如果总是只有固定的粉丝群体喜欢他,也不一定是好事。

他正要开口讲这番话给慕馥阳听,慕馥阳却突然说:“不过你还是不要太喜欢我。”

“……嗯?嗯?!什么意思?”

慕馥阳顿了顿:“你不是想听故事吗?”

沈忱:“想听呀!”

“你有没有听过浣熊的故事?”

“没有。”

上一章:第7节

下一章:第9节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谜语书屋 - 耽美小说、BL小说网!
BL小说 | 耽美小说 | 海棠书屋 | 探探书屋 | 顶点阅读 | 飞言情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手机访问 h5.miy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