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耽美BL小说大全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BL小说 > 闪耀的你_现代耽美_腐书 > 腐书耽美 第12节

第12节 腐书耽美

慕馥阳心口咣咣的,被他撞得跟要裂开似的:“要撞墙周围有的是,干嘛,我又不是铜墙铁壁。”

他这是要把自己撞成心脏病吗?

他刚才就想说了,这台火车不受控,现在知道了那具体是什么感觉。

非要形容的话,就是要撞破自己胸膛,开进自己心里了似的。

一片净土因他的到来,被鞭挞的乌烟瘴气、尘土飞扬。

***

一小时之后。

他们站在灯光四s,he的舞台上,被男女主持围着,整齐划一地打完招呼唱完歌,开始游戏热身前的提问环节。

B市卫视很走心,临时调整出前排的一片位置给沈忱的粉丝,她们拉着横幅举着手牌、应援扇、灯牌、鲜花,沈忱忍不住老是往那边偷瞄,连慕馥阳都心情很好,主动吐槽起新歌的rap歌词。

也只有他有这个胆子吐槽音乐总监徐放亲自c,ao刀的《独往》的歌词,表示徐放到底老了,跟不上潮流,一句一句非主流得跟上世纪QQ签名似的,不知道想表达什么,特别是他唱词很少,基本都是夹在队友大段深情演唱中的尴尬rap,还和罗崇宁现场表演起来,罗崇宁很给面子地陪他疯,现场唱了两句副歌,轮到慕馥阳跳出来接词,结果底下突然就开始大合唱rap,整个一个大型中二病发作现场。

梁宵哭笑不得地笑声吐槽:“他娘的,这歌词我听着本来好好的,现在让老大一搅合,以后我再也唱不好了!我怕我笑场!”

到沈忱和梁宵画面就很美好了,两小孩儿随便唱了首很轻快的情歌:

“爱是晴天里吹泡泡如雨落下

爱是你似笑非笑却不说话

我幻想穿过喧哗,全世界赞赏有加

现实是我在台下,静默着为你捧花”

慕馥阳和罗崇宁坐在一边看,罗崇宁在后面很贱地推慕馥阳的胳膊,小声指着沈忱说:“口水歌也唱得这么好,这男孩儿该死的甜美呐。”

慕馥阳给了他一肘。

他不死心地贴过来,又贱兮兮地继续笑着说:“啊,我听见了心动的声音。”

现场真的飘下花瓣和泡泡落在沈忱的头发上和肩膀上,慕馥阳看着,怔了怔,这会儿心里真的狠狠地咯噔了一下。

靠……

没可能吧……

他面目不爽地侧过脸,挪开自己的视线,掩饰自己过快的心跳:“再哔哔,我让你听见心梗的声音。”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子梨给我的两颗雷~

感谢卷给我的一颗雷~

我知道我不配尬歌,但是我还是先写上了

☆、第29章

第29章

整场节目气氛很好,录完已经接近下午七点,回到休息间,电视台的工作人员还准备了小吃和甜汤。

沈忱心情好了,拉着梁宵轻快地在前面走,脑袋上黑色的头毛一蹦一蹦,罗崇宁尾随其后,抱着手机网恋,唯独慕馥阳像个吃完饭遛食儿的老年人似的走在最后,脚步迟缓,神情涣散。

胸前挂胸牌的都是录他们这场节目的相关工作人员,来来往往,见到他和邵露露并排走着,或点头、或微笑地打招呼。

邵露露频频点头,回应以微笑。

慕馥阳摆着一张冷漠脸,头机械地跟小j-i啄米似的,毫无感情地点来点去。

邵露露暗自咬牙切齿,进了休息间,在他背上就是一掌:“我真想拍死你,你见过哪个艺人在综艺节目上吐槽自己公司大佬的?”

“……”慕馥阳自动漂移到沙发上,斜躺下。

罗崇宁、梁宵、沈忱已经呼啦啦自觉地包围了送来的食物,听见邵阿姨吼起了老大,纷纷用余光瞟来,挤在一起,瞬间化身三只楚楚可怜的惊恐的小动物,观察着邵露露虎起来的脸。

只见邵露露走到她身边,伸手把慕馥阳搭在沙发扶手上的腿扫开,挪出点位置,一屁股坐下去,点起根烟:“你别拿狂妄当个性,是不是不知道自己现在在网络上是个什么风评,殴打粉丝,diss总监,目中无人,鼻孔朝天,天皇巨星都比你亲民,好好跟刚辛苦帮你录制完节目的工作人员走心的打个招呼有那么难吗?你是不是以为今天这事儿在网上就算了了?可能吗?媒体都知道你过来录节目,电视台前前后后都堵死了,和你粉丝死磕呢!过会儿出都出不去。”

罗崇宁尴尬一笑,试图解围:“咳!露露姐,这会儿就别说队长了,咱们解决问题是第一位的,在您的英明领导下,我们肯定能安全撤离的,是吧?”

该说话的人不说,不该说话的尽是废话多!

邵露露摇头,还在气头上,吼回去:“不能!我就是一个普通女人,不是孙悟空,不会七十二变!别把我想的那么有能耐!”

就你还普通女人?你再不济也能混个白骨j-i,ng,不要妄自菲薄。

罗崇宁讪讪侧过身,不行,这火来势汹汹,再掺和势必引火烧身,先闭嘴告退吧。

沈忱见老大抱臂歪在沙发上,沉默不语,连东西也不吃,端起一碗甜汤凑过去。

邵露露又是一声吼:“吃吃吃,成天就知道吃,你老大他脑回路是肠子做的吗?”

沈忱挨近身边,慕馥阳情不自禁地就抖了下。

思绪不适时宜地回到录节目开始前的那种颠簸。

……妈个j-i,这样真的不好。

“说多少遍了,吼我就吼我,吼崽子们干什么?”他站起来,顺手抽走邵露露手里的烟,扬了扬,“你们吃,我去外头抽。”

邵露露看着他流窜飞速的背影,气急败坏地大叫:“外面全是人,祖宗,你准备到哪儿吞云吐雾啊?乱丢烟蒂的话我剁你的手!”

然而尾音没有追上关门速度,慕馥阳已经消失了。

外面真的全是人。

熙熙攘攘,扛道具的,提包的,拿化妆箱的,跑得不亦乐乎,把不宽一个走道喊得沸反盈天。

慕馥阳置身于这吵闹中,反而觉得静了。

拿着烟问了个待客吸烟区,晃晃悠悠地走去。

很好,吸烟区没人,这儿但凡有个人都是关注娱乐圈那点儿事儿的,没人就意味着不会有谁吸着吸着开始对他行注目礼,不至于让他这个顶级流量感到尴尬。

找个角落坐下,点起根烟,日了狗了的心情伴随着烟雾一同升腾。

他凹个了物理上的思想者造型慢慢吸着,一口一口,大脑兴奋,神经中枢活跃,不愿意承认自己j-i,ng神上搞不好在偷偷倾斜向“断臂”的维纳斯。

神经真的太活跃了,活跃得跟刚刚心里开过的那节蒸汽火车似的。

来了,又来了……

不能想……

他这么懒得运转的大脑是不允许有个人在里面来回的跑圈儿的。

特别是这个人还是沈忱。

队友就算了,还是同性。

同性就算了,居然还是队友?

很傻逼。

这真的非常傻逼。

并且还很没有道理。

奇怪,他以前没觉得自己对沈忱有什么特殊感情,其实也真没什么特殊感情。

也就是刚刚品味到一点比起心动,更像心梗的感情。

嘶……,不仅心梗,怎么还他妈有点烫?

哦,原来想得太投入,过长的烟灰掉落在手上。

把烟灰抖进烟灰缸里,最后几口烟,索然无味,只剩淡淡的苦涩。

正打算再点一根,再思想一会儿,罗崇宁来叫他了:“走了,我们都吃得差不多了,给你留了点儿,邵阿姨说直接提走,你回去宾馆吃。”

思想不成,受到严重干扰,慕馥阳在烟灰缸里碾了碾烟蒂,站起来跟过去。

事实证明邵露露所言非虚,不是夸大陈述,地下车库电梯间门口全是记者,里三层外三层地将那里围了个水泄不通,手机摄像机还各种打光,司机老柏把车倒了出来,可是想穿过人群去和他汇合却是万分艰难。

霎时间数十个话筒恨不得怼到邵露露脸上——

“您好,我新派日报!想短暂采访一下馥阳,还有crux其他几位成员,对于今天的热搜……”

“我旭通传媒新媒体互联网运营平台记者,想采访一下阳哥……”

“你好……”

邵露露一人挡在四人前面,手持提包挥来挥去,那架势跟c,ao持着手榴弹似的:“不好意思我们不接受采访,请各位记者朋友让让!”

东恒的工作人员、保镖在她两边努力开路,可又不敢应挤怕落下话柄,场面焦灼。

他们四个在后面挪动着,五官都快被搡到了一起,沈忱刚开始搂紧梁宵怕他挤到,可后面粉丝闻讯杀来,他就娄不住了,梁宵被保镖架着往前面冲,他跟在慕馥阳和罗崇宁后面,借机狂奔!

“我们会召开新闻发布会的,一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邵露露在前面边跑边公关,高跟鞋在地上发出急促的哒哒声,她这会儿简直像个冲锋陷阵的排头兵女英雄,“他们很累了,让他们会宾馆先休息……别扯!我的耳环!”

梁宵最先被运送上车,之间后面人挤人,人推人,简直乱作一团,叫声四起,他忙冲飞奔而来的三个队友招手:“快点儿!”

后面记者已经快突破工作人员的堵截,破人墙而入,罗崇宁回头看了眼,叹口气:“老慕,你把崽子拉上车,我垫后。”

沈忱自觉得很,手一下就揣到慕馥阳口袋里去抓他的手指。

“………………”

他干燥的手指和慕馥阳有点汗s-hi的掌心一相接……

靠,总算懂那首歌了,手不是手……

但尼玛这也是绝不是什么温柔的宇宙。

我要莫得感情。

慕馥阳心里微乱,还是牵住,连跨十几步,把他像面粉似的塞进了车。

沈忱觉得自己几乎就是飞进车的,摇晃着全身快散架的骨头勉强安稳着陆在梁宵身边,揉着肩膀:“靠,老大好暴力。”

下一秒就对上慕馥阳面无表情的脸,他马上闭嘴,尬笑着合掌向老大作揖:“老大,哈哈,你什么也没听见,没听见。”

他那俩欠抽的酒窝脸颊边一边一个,慕馥阳瞄了瞄,高贵冷艳地哼了声,闪到后座。

罗崇宁终于也挤上来了,坐在慕馥阳旁边,满头的汗,将车门一推:“我的天!这群记者哪是人,简直是绞r_ou_机,还带扯我衣服的。天天这么过我可受不了。”

梁宵忍不住问:“邵阿姨呢?”

沈忱探头望向玻璃外:“绞r_ou_机中心呢,露露姐没事吧。”

罗崇宁:“你可不要小瞧她,没了我们这群让她c,ao心的,她要想杀出重围那是分分钟的事。”

沈忱偏过头,张大嘴:“这么猛?”

罗崇宁头凑过去,笑嘻嘻:“那当然,古墓丽影尼基塔,阿姨一个顶她俩。”

慕馥阳抱臂,冷冷看那两颗凑在一起的脑袋,掐住罗崇宁的后颈:“贫不贫呐你,坐回来。”

罗崇宁愣了愣,马上意识到慕馥阳这该死的占有欲,缩回身子,在他耳边小声说:“你撩,我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你不能阻止我和人家正常的队内交际你知道吗?”

慕馥阳紧闭着嘴,金口不想开。

平静如水的面容下,只剩内心在咆哮——

我他妈没撩。

是他!!

是他他妈的投怀送抱的撩我,好不好!!!

如果不是不方便告诉你,我真的建议你先搞搞清楚。

众人暂时喘口气,前面车门被打开,邵露露顶着一头乱发上来。

老柏关切地问:“没事吧,小邵?”

邵露露气得破口大骂,一副生无可恋状:“我的jimmy cho!我脚脖子上的小星星都不见了!”

老柏笑了笑,大条地说着“那就好”,启动了车子。

邵露露简直无语凝噎,嘟囔着“哪好了,我一万三千多的鞋!”,几个人在后面歪倒着,闷笑成一片。

***

当晚在酒店住宿,第二日飞机回到A市,在两个机场的候机大厅又经历过一遍生死时速之后,被告知下午还要去公司开反省会,回宿舍简单吃完饭,放好东西,稍事休整。

下午两点五十,公司。

邵露露已经去和姚总的秘书沟通,于是四个人就站在会议室门口等着。

练习的小崽子们不让随便在办公区走动,他们的练习室主要是在楼下,但是听说练习生之神来了,还是忍不住跑上来探头探脑地看。

有的艺人过来协调事宜,见到新出道的后辈,友好的打招呼,小慕小慕叫个不停。

慕馥阳倚在走廊边上,时不时点头示意。

正百无聊赖之际,不无聊的人出现了,陶尔正背着吉他,双手c-h-a兜,一副拽的二五八万的表情走过来,视线瞄见他们这四人组,伸手把墨镜摘下来挂脖子里,嗤笑了声:“哟!几天不见,这不是热搜王子,黑红天团crux吗?”

梁宵皱皱眉,忍不住鼓起了腮帮子,嘴巴努来努去。

罗崇宁暗暗在他手臂上拍一把:“别理他。”

陶尔穿着他们演唱会定制的纪念T恤,黑色的背景上面大大的一个红色的五,寓意为五周年,极其醒目。

上来他就秀:“官网售票已经有80%的预定率,今年金歌榜年度最具影响力演唱会,我们爆闪志在必得。”

“呵呵……”慕馥阳一声冷笑,“别飘,你们每年拉多少楼下的崽子们给你填场,惯例瞎jb吹舞台效果,还真以为全是自己的功劳?”

“这还没开演呢,别跟去年似的,最红的崽子们没带上,首场看完的三成叫嚣虚假宣传要退票,得了再来晒吧。”

陶尔顿时脸色y-in沉下来:“你——”

他又是一哼:“我以为你多大能耐呢,还号称出道前就百万粉丝,都是僵尸粉吧,现在把你们这新来的小透明拉起来了吗?写真三十万卖完啦?”

沈忱忍不住c-h-a话:“陶队长,我自己的写真,我……”

陶尔鄙夷地瞟了他一眼,不耐烦地打断:“我和你们队长说话呢,还轮不到你c-h-a嘴的份儿。”

“……”

行吧,小透明没人权呗。

沈忱乖乖闭上嘴。

“哎——”

他正往梁宵旁边靠靠,结果慕馥阳长臂一伸,把自己拽到了他身边。

嗯?

一双手拍拍他的肩,老大的声音从后脑勺飘过来:“对我们这位学霸态度好点儿。”

“……”

“视频看了吧。”

他慢条斯理,但是掷地有声,热气喷地在他耳边:“我们都当宝供着呢。”

罗崇宁:“……”内心瞬间惊恐,我不是我没有别胡说。

梁宵:“……”这他妈的……何意出此言呢?让我点头还是摇头呢?

沈忱:“………………”

陶尔:“…………………………”

“所以你要是再出言不逊,我可一样揍你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锅给我的一颗地雷~

感谢子梨给我的一颗地雷~

感谢掠金给我的一颗地雷~

感谢kenji1900给我的一颗地雷~

☆、第30章

半个小时候后,会议室内。

姚肃心情不佳地双手交握放在桌上,从左边扫视到右边,又从右边扫视到左边,沉着张脸,不发一言。

沈忱觉得他再这么看下去,自己就要得心脏病了,主动举手示意:“那,那个,姚总……”

姚肃y-in郁的眼神挪到他脸上,似乎打量了他片刻,才开口:“嗯?”

坐着好像有点不能体现自己的悔改之意?他马上站起来,低着头:“这件事的起因全在我,我知道我错了,希望姚总您不要因为我的错误怪罪于其他人。”

姚肃又是盯着他,目光犀利,似乎想迸s,he什么情绪,但是强迫自己收住,过了好几分钟,才缓慢说到:“你觉得你错哪儿了?”

“我既然已经注意到了,就应该第一时间打电话告诉露露姐,露露姐就可以及时应对和处理。”

“还有呢?”

“……还,还有?”还有什么?他怎么不知道?

姚肃点点头,又摇摇头,手指在文件夹上来回滑动:“能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说明孺子可教,但是……你意识的还不够深刻。”

不够深刻?

需要怎么深刻?

正沉默着想,听见一声冷淡的嗤笑。

这笑声贱嗖嗖,舍老大其谁?!沈忱醉了,这个节骨眼儿上老大还要标新立异独树一帜,他真是怕他们四个死得不够快嘛。

罗崇宁、梁宵也是一惊,纷纷抬头去看慕馥阳。

姚肃闻声,眉头皱皱,转过脸朝着翘起二郎腿仰在沙发上的某人:“你笑什么?”

慕馥阳又是一哼:“我笑笑都不行?”

姚肃盯着他,也笑,冷笑:“行,当然行,就你现在这种态度,你干什么不行?谁敢说个不行?”

他转动手里的钢笔,在桌面上敲了敲:“小邵,你把他们三个先带出去,我有话要单独和小慕谈。”

“你们四个,明天每人交一份检查,由小邵转交给我,手写,不能少于五百字,对你们队伍散漫,毫无纪律,行动过分自由,偶像严重失格作出深刻检讨,我看过后让公关部给你们进行加工,到时候在官微推送。小邵安排后天的发布会,简短作出说明。”他眼神在四个人之间来回瞧,又点点桌面,“真诚检讨,有什么就写什么,有些事情我不说不代表我不知道。”

“……”三个人大眼瞪小眼,飞速交换了个眼神后,赶紧鞠躬,消失。

会议室只剩下姚肃和慕馥阳两个人。

姚肃瞥他一眼:“你站起来。”

慕馥阳微微愣了愣,一条腿的脚踝还是搭在另一条腿的膝盖上:“……”

姚肃放下笔,啪地一拍桌子,不顾风度地吼道:“我让你站起来!”

嘶啦一声,慕馥阳不情不愿拖着椅子扶手往后,慢腾腾地起身,懒散撇着两条腿,塌着腰,要是手里塞根烟,再在背后放根电线杆,就是街上十足的小混混。

“干嘛啊,抽风啊。”

他的声音微哑,带着欠扁的丝丝挑衅。

姚肃拧着眉毛,呼吸剧烈起伏几下,竭力让自己镇静:“我不想跟你发火。”

慕馥阳哼笑:“这就给我打上预防针了,意思是你要是吼起来,也是让我气得呗?”

姚肃黑着一张脸,欲言又止,似乎是是忍无可忍,但最终只是摇摇头:“你怎么气我都可以,我都可以忍了。”

说着,忍不住轻轻叹息:“毕竟你觉得我对不起你,我也不想跟你再解释,没必要解释。”

“但是你不能气你外公外婆。”他头疼地扶额,再抬头,眼里尽是藏不住的严厉与愤怒,“那是两个年逾七十的古稀老人!你伙同沈忱把他们气出个好歹来,考虑过后果没有?”

“………”

他摸着手上的金表,冷笑:“骗他们出柜,亏你想得出来!”

“看来是我真的对你认识还不够清楚,以你外公外婆这个年纪的人,根本没办法接受你和一个男孩子谈恋爱,你倒是好,一击即中,我花了多少工夫跟他们解释你只是叛逆,你不是真的同性恋。怎么?你在工作上给我搞出一堆烂摊子,回到家我还要给你擦屁股?”

慕馥阳也冷笑:“你可以不解释啊。”

“……你什么意思?”

他吊儿郎当地说:“我兴许就喜欢男人。”

姚肃愣了愣,语气激动,怒道:“你敢?!”

“我为什么不敢?我喜欢男人,还是女人,哪怕我喜欢的不是人,和你们有什么关系?”

姚肃震惊地瞪大了眼睛,椅子向后推推,上下打量伫立在桌边的慕馥阳。

好一个放荡不羁,桀骜不驯,脸上挂着轻蔑的笑。

分明万事不认真,不上心,但是从头到脚,都是出格,没有分毫能泯灭于大众的地方。

不过再怎么出格,他也是知道他的,要他喜欢男人,绝对不可能。慕馥阳当练习生的时候,不少同期和后辈,甚至还有已经出道的艺人对他表白示好,自己从来不过问,始终装作不知道,但是基本从邵露露那里了解了个七七八八,慕馥阳全都拒绝了,连朋友都不多,如果非要说他还有哪点能让自己稍微省省心,恐怕就剩这点。

看他以胜利者的姿态微笑着,明显是因为气到自己而得意,姚肃刚刚提起的心又重新放下。

不可能,慕馥阳是骗自己的,就是为了让自己气急败坏,让顾云南的父母气急败坏。

他稍微调整自己的情绪,重新恢复平静,好整以暇道:“你不用激我,我知道你以队长的身份压迫着沈忱陪你去给你外公外婆作秀,只此一次,下不为例!下次你再敢拉着他开这么大的玩笑,我不处理你,我直接处理他。”

暗暗观察慕馥阳的表情,他果然脸色y-in沉,抄起地上的黑包,摔门而去。

晚上,宿舍。

四人难得在外面吃过饭还围在餐桌前,梁宵拿着笔和纸挤在沈忱旁边,小声嘀咕:“我就知道老大是黄鼠狼给j-i拜年,怪不得掏腰包请大家吃饭呢,原来是叫你给他代笔。”

慕馥阳双腿架在餐桌上,以凳子的两条后腿作为支点前后摇晃,低头刷手机。

声音冷冷:“这么义愤填膺,要不你拔刀相助?”

靠,这人耳朵怎么这么好使!半瘫痪人士就是不一样,除了下肢,其他地方格外好用。

梁宵心里飘过串吐槽,缩缩脖子,白眼翻来翻去,不敢再吭声。

罗崇宁拿着手机奋笔疾书,不出十分钟,把白纸在桌上一拍:“我好了。”

剩下三人都微微吃惊,抬头看他,他得瑟地转笔:“网上随便找了篇抄了,我去洗澡,准备打游戏。”

沈忱吃惊道:“网上还有娱乐圈人士的检讨书?”

罗崇宁:“你是不是微博用得不纯熟?搜索出轨、酒驾、抽大|麻,嫁接一下,分分钟搞好。”

微博?恕上次点赞乌龙后他戒了,如无必要,不登录自己的号手欠上去浪。

“哇!你早说嘛,害得我在这儿煞费苦心的思考,拿过来我借鉴着避开一下。”他起身抓过罗崇宁身前那张纸,“忱忱,你也抄吧,我们两下搞好,一起打游戏啊。”

“不了不了不了。”沈忱狂摇头。

这事儿他今天才在姚总面前拍胸脯自我深刻反省,而且最深重的罪魁祸首就是他,他怎么还好意思抄,他还是老老实实写吧。

梁宵失望地啊了声,又在桌子前磨蹭了十来分钟,也写完了,顿时打j-i血欢快飘走。

老大还在。

沈忱望他一眼。

又望一眼。

怎么个意思?他还不走?

他好心对他说:“你去洗澡、休息吧。明天早上你会收获一份情真意切的检讨的。”

“……”慕馥阳还在晃椅子,吱嘎吱嘎。

沈忱抬着头,等了会儿他的答案,见他不说话,估摸着他应该是对自己不太放心,又说:

“绝对给你搞好。”

“……”

“这样,我写完了拿到你房间让你检阅,怎么样?”

吱嘎声消失了,他听到一声轻笑:“你还挺任劳任怨。”

……真是……瞬间不想干了。

沈忱忍不住冷哼:“那怎么样?我难道还能拒绝吗?”

慕馥阳放下手机,椅子唰地一收,双手撑住帅脸,凑过来。

呃,这姿势怎么突然好少女?别觉得你帅,是我偶像,我就被你少女捧脸给迷惑了!

“怎么说?”

“吃了你的饭,又承蒙你为我打架出头,白浪费我作为专属奴隶的一天自由身了。”西马大!他为什么要说这种词,专属奴隶这个词真的是好雷。

老大点点头:“哦,原来你还知道你为什么不能拒绝,那就不用我再提醒你一遍了。”

“……”知道了,我能不能退下回房写,看着你严重影响我思路。

慕馥阳眼珠转转。

刚刚当着罗崇宁和梁宵的面,他不想看某人。

现在忍不住看了。

看餐厅柔和的光线轻轻洒在沈忱的脸上,那张他本就知道长得很不错的脸上,长睫毛一抖一抖的,真是……

真是让人心里痒痒。

完了。

这想法他妈的gay毙了。

我他妈gay的这么快?

心脏被这毛茸茸的纤细睫毛撩的,有些不淡定。

蠢蠢欲动的……想反撩。

对啊,凭什么他随随便便地,搅乱一池春水,反而我自岿然不动啊?

先不谈以后他们什么情况,就现在。

就现在……

肾上腺素告诉自己,还是想反撩。

他想反撩。

他张了张嘴,凹出个低沉磁性的嗓音,幽幽说到:“哎,我可是从来没有为谁打过架。”

“嗯?”沈忱抖了抖。

他声音倏地变软:“一般都是那种中二青少年,为了自己女票才打架,我为你做了同样的事,你不觉得你应该感恩戴德吗?“

沈忱的表情瞬间难以言语:“前提没错…………但你确定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我确定啊,让你知道你受了我多大的恩惠。”

“恩惠不需要这么gay言gay语。”沈忱放下笔,抬头。

“gay言gay语吗?”慕馥阳暗暗笑了,笑容在心里,脸上还是面无表情,“我说真的呢,你要是老是觉得我作为一个同性,还在向你散发gay信号,你真的很危险,你自我意识过剩。”

沈忱觉得自己不是自我意识过剩。

因为老大现在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不是在跟自己说话。

起码主要意图不是跟自己说话。

哪有人说话是声音放得这么轻,故意往自己耳边哈气的,弄得自己脖子痒痒。

他缩着脖子挣扎到:“我没自我意识过剩。”

结果慕馥阳根本不听他的话,直接就开始下结论:“第一种可能,就是你觉得我是gay,一个对你有兴趣的gay,第二种可能,那就太太危险了,你可能gay化了,并且搞不好你其实……内心深处……潜在的……是对我有点意思。”

作者有话要说:  请个假,请到下周一,我再码码稿子

☆、第31章

沈忱:“…………………………”

两双审视对方的眼神考究地碰到一起。

对方的倒影在彼此的眼睛里清晰可见。

此时寂静。

可惜,是谁的六根恐怕不常寂静。

慕馥阳站起来,感觉自己心跳不稳,必须立刻有风度的离场,拍了拍沈忱的肩膀:“好好写检查。”

“………………”

“我相信你的实力,就是拜托你模仿下我的字迹,今晚我就不验收成果了。”

他撩下这话,飘走。

沈忱独自咂么了一会儿,面红脖子粗,蹭地站起来,几步朝楼上冲去:“慕馥阳你把话给我说清楚,谁暗恋你了!”

转眼慕馥阳倚在浴室门口,长臂一挡,贱笑着说:“叫我大名啊,要造|反?”

这,这这这——

沈忱一时气弱:“是你先吓人的,好人还能不能有个好报了。”

慕馥阳置若罔闻,挑眉,空着的那只手温温柔柔地在他头上拍了把:“赤急白脸追过来干什么?”

“……”

“我要洗澡了,怎么,你打算围观?”

这还用围观吗?

他喝醉了的时候,他又不是没看过,也就是形状姣好的一张搓衣板上镶嵌了几块腹肌,没什么好看。

就……就算确实还不错,现在也别想他承认!

沈忱握住他的手腕:“你先承认你刚刚吃错药了,我就放你去洗澡。”

“…………”

“哼哼,否则咱俩就在这里耗,看谁耗得过谁?”

手劲儿不小,掌心滚烫,面色绯红,胸口起伏……的沈忱。

呵呵。

慕馥阳继续歪嘴笑,心情不错。

正要开口,罗崇宁刚好从房间里走出来,见状,石化,然后吓得倒退了两步——

“妈呀,公然在浴室门口调情,你们也太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吧。”

上一章:第11节

下一章:第13节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谜语书屋 - 耽美小说、BL小说网!
BL小说 | 耽美小说 | 海棠书屋 | 探探书屋 | 顶点阅读 | 飞言情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手机访问 h5.miy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