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耽美BL小说大全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BL小说 > 闪耀的你_现代耽美_腐书 > 腐书耽美 第14节

第14节 腐书耽美

下次……

下次再试试。希望在自己摸电门摸到心脏停跳之前,搞清楚慕馥阳同志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作死啊。

不知不觉,夜已深。

慕馥阳把那张纸又不厌其烦地看了两遍,夹进书柜最上方一排漫画第一本里,关上灯,准备睡觉。

不过夏天的末尾仿佛依旧炎热的无可救药,即便是在温度开得偏低的空调房里夜也令人心焦,翻来覆去跟煎咸鱼似的滚了两遍,他还是摸开台灯,直起半个身子,倚在床头开始刷手机,排遣这说不上的躁动。

照例逛论坛,今天搞这么一出,他的粉黑不分昼夜地高|潮了,各大论坛都是高楼帖,十个标题里有六个以“阳疯了”为开头,有四个以“新团蛊王现世”为中心意思,他跳过了自己的,直觉点开蛊王帖,果然,是沈忱的黑主场。

“他忱给太子下蛊了,谢谢他忱,让我见识了为爱痴狂的阳颠风长什么样。”

“为了他忱公开怼粉丝,这种脑残东西原创bl文都不会写,写了都是脑残小白文,作者还上小学的那种,我真实的吐了。”

“我一直以为木鱼会王不见王,老死不相往来,没想到是太子先cue你于,还‘那个人’,low爆。”

“LS滚!钻谁裙底呢?太子盖章他忱才是替自己巡演的那个人,你于现在打脸爽不爽,官微安静的屁都不敢放一个!最low就是你于!我现在看蛊王都比看你于顺眼。”

“LS你也别钻了,蛊王粉还是竹马粉,隔壁竹马cp楼不够你跳的?链接甩你一脸,滚回你家自嗨去!告诉你,阳粉都是女友粉,再来挑黄瓜小心反噬!我今天就把话撂这儿了,我阳被谁蛊也不可能被你忱蛊,被你们说学历低还能当真没脑子?那眼睛又不是摆设!全世界的活人都死绝,只剩你忱了,他那个自恋中二病也会水仙的,否则我立刻脱粉回踩,见他一次黑他一次,祝他出一专扑一专,日后拍戏拍一部扑一部!”

慕馥阳:“………………………………”

这人真是自己粉?谁自恋中二病了?

还有,妹子,你恐怕一点也不了解你偶像和你偶像的菜,要不你现在就脱粉回踩吧,反正多一个黑也不多。

竹马粉……?

他的手指游移到了那串连接上,他和罗崇宁的cp粉向来不管他们叫竹马,那只能是……

罗崇宁的话自动飘荡在耳边。

大拇指一个哆嗦,他点了进去。

这种cp楼他没少看过,一般都是遵循“铜矿袭击,同款扒皮,按图索骥,心理分析,兜售安利”这些个步骤,往往以“有人暗戳戳/明晃晃秀恩爱”为开头,以“旁友,不入一股吗?”为结尾,他对这个套路已经很熟悉,上来就刷出N张梁宵和沈忱铜矿依偎亲密图。从练习时代到出道,连高中时在学校的照片都挖得出来,两个人放了学一起来练习,一人端杯奶茶,在地铁上还大鸣大放靠在一起。

那时候青葱少年似的沈忱慕馥阳可是完全没见过,手忍不住就刷得很慢,越看越觉得这小子那时候就长得秀气乖巧,光看脸像个小朋友似的,可爱得让人想掐脸。

至于梁宵嘛,正常小孩儿一个,是多动症的猴子,两人一会儿趴肩,一会儿搂腰……

靠,崽子过分了啊,男男需要这么亲密嘛?

怪不得腐女歪歪,底下的回复和他是一样的看法,还有人深入剖析:“忱忱对他宵哥特别特别依赖、放松,到底是竹马幼驯染,到了新团经常就对他宵哥笑得见牙不见眼,对宁哥就是崇拜脸,对队长就是普通同事公关脸,忱忱表情太好猜了!”

慕馥阳嘴角抽搐:“………………”普通同事,你伤心了往普通同事怀里钻?他是我的脑残粉,卧室都贴我海报你知道吗?!!!你眼睛我看是装饰品!

也的确有人不同意,底下就反驳:“对队长不是普通同事脸。”

慕馥阳心里点头:对对对,你还有点儿前途。

“对队长是惊恐脸。”

慕馥阳:“…………………………”

“哈哈,对,忱忱一对上队长,黑葡萄眼老是睁得溜圆,深眼窝宝宝一下子变可爱了,忱忱自诩是队长粉丝,我看是队长 y- ín 威施压……”

“嘘!别说了,你把太子妃招来了毁帖谁受得了?我还想好好萌呢!咱们的帖子就是我日指活!可不能删了!”

慕馥阳看着,眼神逐渐深邃,嘴巴努了努,手指跃跃欲试。

一千多层的和谐讨论,总有那么几个打岔的,最新一条凌晨两点多发布。

浣熊得到了一颗棉花糖:“真不是毁楼,但是你们真不觉得忱忱还是和队长比较配么?”

三点,无人应答,只有人回复:捣乱的出帖!不然我叫楼管删你!

四点,浣熊得到了一颗棉花糖:“搜了圈没搜到,阳忱楼在哪,甩个链接,我自己去看。”

四点零二,有人回复:“阳忱没人萌,谁敢萌?!滚!”

四点零三,接着回复:“滚!”

四点零四,更新回复:“滚!”

……

四点二十,这条回复及相关回复都没了,慕馥阳气得把手机扔到床下的地摊上,强行准备入睡。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娃娃Diananana给我的一颗地雷~

谢谢子梨给我的一颗地雷~

☆、第34章

十来天的时间,虽然每天如打仗般忙碌,但依旧过得飞快。

梁宵在桌前的台历上划掉最后一个数字,尖叫着捂住胸口:“不行,不行!我心绞痛!我不想开学!”

沈忱帮他收拾行李,将他洗干净的衣服叠好装进包中,失笑:“我怎么感觉你最近老是一副闹心脏病的样子?”

梁宵又如中枪般哆嗦:“自从于晨曦闹跳槽,就各种j-i飞狗跳,要不是你来,我他妈都想退队了,你是我水深火热的偶像生活唯一的慰借。我每天挣扎在痛苦的学业,辛苦的工作,间歇发疯的老大,偶尔花边的宁哥之间,我真的好苦哟!”

沈忱顺道摸了他头一把,怜爱地说:“那你退队你想去哪儿?solo?还是进别的组合?和咱们年龄能搭上的,也就只有爆闪了。”

梁宵一听,猛摇头:“大白天你说什么鬼故事?!那还是别了!我还是爱那两个老作j-i,ng的,嘴上这么说,但是我心里还是咱们四个永远不要分开。”

沈忱灿烂一笑:“不会的,他们俩罩咱俩,和谐的大家庭,我也觉得我们挺好。”

梁宵点点头,又摇摇头:“但是老大他不能仗着我们的团爱再恃宠而骄了,成天说些把我心脏吓停的话,比如上次采访,主持人提问选个队友结婚,他二话没有就说要娶你,妈呀,我求求他了,别这么耿直行不行?!我听了差点从椅子上滑下去!”

沈忱:“……………………”

梁宵:“还好我们几个反应快,宁哥马上说他娶老大,我说我娶宁哥,你说你娶我,这才收拾住了他差点捅出的篓子。”

那天慕馥阳确实表现得有点奇怪,一般被问到这种问题,照例是先和队友换换眼神,确定是打太极还是怎么着,再不济还可以凹自恋人设,说“我选我自己”。

结果他们三个完全没有接收到最有可能“我选我自己”的老大抛来的眼神信号,他独自悠闲淡定地晃了会儿身子就脱口而出:“我选忱忱。”

当时沈忱j-i皮疙瘩差点掉一地。

毛毛毛?毛的个忱忱啊!

旁观两位队友,脸上僵硬的笑容上缓缓出现不可轻易察觉的裂缝。

………………

…………………………

老大这是想他死!!

开玩笑,老大好端端干嘛这么叫他,印象中老大只有拉自己到他家去装gay的时候这么叫过他。

咦?自己怎么记得这么清楚?珍贵的脑容量怎么能用来装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他极力掩饰自己听到后的震惊,控制不要暴漫脸,手背到身后,搓着胳膊上的j-i皮疙瘩,听那女主持语调里透出狼女的兴奋,眼睛冒着绿光,声音中透着激荡:“哦,为什么?”

是啊!为什么?他也想知道为什么!

手指一个激动,差点把皮拉破。

在短暂而诡异地沉默后,他就听见某人很欠扁的声音:“真正的喜欢不需要理由的吧。”

他当场心里狂喷一口血,事后气得三天不想和自家队长说话。

好一个真正的喜欢不需要理由。

那真正的生气也不需要理由。

其实罗崇宁比梁宵开学晚,尤其是他开学就是大四闲散人士,但是他也决定先回趟家,和梁宵同天消失。

四个人难得买了些材料在宿舍煮火锅,慕馥阳就不要指望他干任何活了,他能跟着沈忱去超市扛东西回来已经发扬了队长j-i,ng神,三个人洗菜炒料摆盘,慕老大坐在餐桌的座位上刷手机。

自他激情发言后,总觉得一夜间,起码有所论坛能平地起一栋阳忱楼,让他乐呵乐呵,结果一夜过去了,两夜过去了,都快一周过去,各大论坛在拉他俩cp这件事上死一般的安静。

不行,他偏要勉强!

用自己的号有风险,于是买了个僵尸号,找了几张照片,不找不知道,一找才发现他和沈忱私底下铜矿都没几张,除了站超市旁边吃冰激凌,平时活动亮相时彼此也都很少特别去给对方眼神。

可是分明他俩交集很多啊!

站姐狗仔都干什么吃的去了?沈忱刚来是他请他吃饭,他陪着训练,他亲自到他家花费巨大代价才把他挖出来的,飞机十有八|九他和他同座,酒店十有八|九他和他同房,他为自己睡不着,自己为他打架,他陪自己发疯,自己给他安慰……

想着想着,他突然神圣起来,中二矫情之魂大爆发,觉得这已经不是简单的开栋cp楼了,这是一段隐秘的记忆存放地。

没有相机拍下,不代表什么都没发生。

就算无人同他应和,他依然需要个地方把这些细节都记下,然后铭记于心。

这么想着,在最不理智的深夜造作了一番,期待来日开花结果,收获一众“同好”,结果隔天起来、再隔天起来、再再……直到今天,除了几个毁楼的,几个等挖坟的,几乎没人了。

…………

…………

mmp哟……

他盯着手机看了会儿,没注意到沈忱已经端着锅走过来。

一锅火红的调料汤上了桌,沈忱像是很好奇,蹭到身边:“我好奇你每天都在看什么?”

慕馥阳收了手机,轻轻抬起眼皮,不放过每个撩得他脸皮通红的机会:“我看你同人文呢。”

沈忱:“………………”

慕馥阳看着他脸上r_ou_眼可见的变化,拳头抬起,迟疑着是否朝自己落下。

贱笑一个,吹声口哨,顺嘴就开始胡诌:“刚开始你暗恋我不自知,后来知道了又不好意思告诉我,喝醉了就往我怀里扑,我就——”

“……”

“身材不错,你粉丝写的是真的吗?你粉嘟嘟的——”

“……”

哦,慕馥阳凝视着他红的要滴血的脸,觉得他的粉有句话没说错。

沈某人的心思真的好猜。

拳头高高抬起,轻轻落下,软绵绵地打在他肩膀上,打断了他的话。

“别以为你是老大我就不敢打你。”他吹着拳头,满面通红,好像被火锅煮了似的。

都羞成这样了,还不走。

摩拳擦掌地在自己身边蹭来蹭去,无语地抱怨,“你快开火吧,过会儿我们菜端过来你还在这儿发s_ao,我绝对打死你!”

慕馥阳摇摇头:“软绵绵的可打不死我,我看你还需要练练身体,瘦得跟j-i崽子似的。”

“切。”沈忱甩手走了。

他自己跟那儿低头弄锅。

心里扑腾扑腾,锅没开,他快开了。

老房子着火,柴干太久了,冒个火星子,顷刻就能燎原化灰似的。

可人家那是新房子呢,得不停添柴。

有点愁人。

他挑弄着、挑弄着,却莫名奇妙笑了。

吃饭的时候沈忱实在有点迟疑要不要坐老大旁边。

恕他脸皮和老大不是同款材料,他实在无法招架最近越来越奇怪的老大,可是……

可是等吃完这顿饭,宁哥和宵宵全部撤了,那他不还是得日日和老大共进晚餐?现在躲这一时半刻又有什么意义?

不行,最近被他撩得越来越没脾气,已经越有些被同化,与其被敌人吓退,不如趁着端着菜过去的时候反撩一把,再试个水。

于是沈忱过去的时候故意空出他旁边的座位,坐去了他的斜对角。

果然,慕馥阳慢腾腾往锅里放r_ou_,被他这选座吸引了目光。

筷子敲敲锅边儿:“不愧是和梁宵一个高中毕业的,你们都什么毛病,坐座位爱坐对角线呐。”

嘿嘿,机会来了!

沈忱等的就是他这句话,微微昂昂下巴:“那你想我坐哪儿?”

“……”

“想跟我坐一起?”

慕馥阳的手微微一顿,目光在他脸上逡巡,表情微妙。

噢噢噢!

老大被吓住了!舍友诚不欺他!

妈呀,他出息了呀!现在敢在老大头上动土,以后说不定敢在老大坟头跳舞!

他压抑住自己因为玩火而变快的心跳,撩,继续撩!

“想跟我坐一起,就自己过来咯。”

慕馥阳:“……………………”

过了半晌,他清晰的看见老大嘴角向一边翘起,挑了挑眉。

罗崇宁和梁宵端着盘子正吆喝着从厨房往客厅走,沈忱刚被吸引视线,转头一看,老大已经瞬间移动到身边。

这下轮到他:“……………………”

慕馥阳身子斜过来,眼神却盯着锅子,c,ao着充满磁性的嗓音:“胆子不小啊,敢命令队长——”

那名品下颌线很流畅,杂志上吹他侧颜吹的天花乱坠,说什么一见终身误,不见误终身的,哪有那么夸张,最,最多就是让人有些心跳加速……

沈忱心脏咚咚得,也强行把视线转移到锅上:“呵呵,呵呵,开个…………”

玩笑没有说出口,慕馥阳突然轻笑了下,打断了他——

“不过谁让我愿意呢。”

沈忱:“……………………”

………………………………

………………………………

靠,再一次摸电门了。

通体酥麻,大脑爆炸!

不过谁让他愿意呢?

输了输了,他真的s_ao不过。

谁来给他说说,现在什么情况?

可惜当然没人回话,唯一一个可能知道他在想什么的,也是满肚子的s_ao话。

锅子咕嘟咕嘟,看的他口干舌燥,狂咽口水,心头发虚。

梁宵一屁股坐他对面,敏锐地发现他的异常:“怎么了,忱忱,你脸怎么这么红?”

沈忱实在无法迎上他那纯洁的眼神,躲躲闪闪地说:“我热的。”

梁宵笑了笑:“早说嘛,空调再调低点儿。”说着一按键:“来,走你!”

慕馥阳也笑,一声轻笑。

沈忱眼皮臊红地偷偷瞄他。

笑屁啊笑……

☆、第35章

第35章

金秋九月,大学又开学了。

沈忱跨入校门的那刻简直是欢呼了声:“啊,A大!我的母校!我又来了!”

作为一个名副其实的学霸,他觉得他是偶尔会想念单纯的学校环境的,这里的老师纵然有不少是名捕,有的课讲的无聊的都能把自己讲睡着,同学多是孤狼文化的崇尚者,独自来去匆匆,带着厚重的酒瓶底、表情主打冷漠,学校保安都比别处的拽,食堂的打饭大妈都惯例看人给菜……

但是他还是一个优雅的大跨跳,伴随着尖呼跃入可爱的母校,果不其然,惊起一滩鸥鹭……不不不,惊到了保安和同学。

几个男生嫌弃地从带着木奉球帽遮住大半张脸的他旁边走过,清晰地槽:“神经病人思维广,弱智儿童欢乐多。”

咳咳,咳咳。

他尴尬地红晕满脸,揪起T恤领口想遮住鼻子。

事实上他不用过分伪装,A大的人大多眼高于顶,举手投足间多带有学霸的矜持和自傲,光明正大追着他花痴这种事不太会发生,也就偶尔偷拍,这充其量不过就是个校草待遇。

别的同学大多孤狼,但他们宿舍的人基本能做到三五成群的,真的能有三有五,因为学霸舍友偶尔会带他的妹子来上课。

第一周王胖子李瘦子见了他就开始八卦:“听说你傍了个汉子。”

沈忱:“……………………”

寒光向学霸s,he去,宋雨涵你卖我能卖的慢一点吗?

再说了,那是他傍的汉子吗?笑话,就算退一万步,他真的变了gay,他会傍那型那款的汉子吗他?

他——

哦,以老大男女通杀的长相,以自己对他的热衷程度,好吧,自己实在没资格打肿了脸充胖子嫌弃他。

这个误会必须要澄清:“那是我们队长慕馥阳,不是我傍的汉子。”

结果胖子瘦子都不信,笑得妖娆:“知道知道,你的汉子是公众人物,我们帮你保密。”

沈忱:“……”

王胖子甚至欣慰道:“忱忱长大了啊!”

李瘦子在旁边随声附和:“就是长势出乎了我的意料。”

宋学霸无奈地摊手:“是你说他要跟你探讨哲学的。”

“……”

“难道他现在不探讨了?”

“……”

“看你这羞中带臊的表情,我看他还在探讨,搞不好还变本加厉了。”

中午在食堂吃麻辣烫,胖子瘦子吃完回去打游戏了,学霸女友吃完去图书馆了,沈忱烫得嘴抽抽,脸上冒烟:“哟,你还会相面。”

宋雨涵:“一般人我不给相,但看在你是我舍友的份儿上,我免费相,看你现在印堂发红,眼波流动,举止嘤嘤,我觉得你在gay化的边缘。”

沈忱恼羞成怒,筷子啪地一放,哼哼道:“gay还能变?不是说直男掰不弯,弯男捋不直么。”

宋学霸点点头:“是啊,问题是你快二十了,你教过女朋友没有?”

沈忱:“……”

宋学霸:“所以你凭什么觉得你直?”

沈忱:“………………”

看来不向别人适当透露一下他的个人隐私是不行了,他左顾右盼,然后用一只手半遮着嘴:“我阅片量还是有几部的,我对某些老师很行。”

“几部?噗哈哈。”宋雨涵的可乐差点从鼻子里喷出来,“孩子,看看男人的片子吧,不然小前提不正确,推导不出来正确结论,没准你是个双呢。”

沈忱猛摇头:“好奇害死猫,我可不想看,我没那么想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门字刚出口,手机就响了,来电慕馥阳。

“好孩子,下午有课没?没事了回来给我开门,我逛超市忘带门钥匙了。”

沈忱:“…………”

靠靠靠!

这群人能不能好了啊!他现在实体的门j-i,ng神的门他都不想开好吗?!!

麻辣烫顾不上再吃了,下午没有课是其一,老大去超市买东西拿回来很辛苦是二,收拾东西准备走人,宋雨涵抓住他T恤下摆,一手成圈,一手成一,来回穿梭:“看片!学习!”

他疯了吗?这古早手势登得大雅之堂吗?他还在这日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的地方表演,也不怕玷污了灶王爷!沈忱红着脸:“再说再说,帮我把没吃完的倒了。”

“那你就想像,我觉得你现在成天脸红脖子粗的,真的很gay,你把你和你们那个向女生兜售小饰品的队长放在一起思考思考,你看看你有什么感觉。”

沈忱跟炸毛的j-i似的喔喔叫:“都跟你说了不是!”

学霸舍友一脸看穿的表情,敷衍地点头:“行吧。”

“不用‘吧’,就不是!”

“好,不是,行了没?”

不行,他还要厚着脸皮再提一个要求:“帮、帮我保密。”

学霸不以为然:“不是还保个屁的密。”

“必须保密!否则你失去的是社会对A大学霸的公信力!”

“……”宋学霸被他缠的受不了,筷子在空中飞舞,“好好好,我这次绝对给你保密,快退下吧!”

***

为了能早点回到宿舍,沈忱还专门骑了辆学校里已经好久无人问津的共享单车,冒着午后的烈日争分夺秒地跑回去,没想到慕馥阳人并没在门外,倒是车位上泊着邵露露的专属座驾。

哦。

嗯?

露露姐大驾光临?

意识到这个事实时,沈忱的嘴角浮起一丝劫后余生的微笑。

既然如此,作为一只明智的懂得趋利避害的动物,里面有可能是腥风血雨,身后确实妥妥的阳光明媚,那他为什么要进去?

c,ao着自己都不知道的龇牙咧嘴的微笑,猫起怕惊扰杰瑞的汤姆的猫步,脚尖扒着地,缩着脖子往回撤,小心地将钥匙收进口袋里。

sorry,两位,我今天中午忘记回来了。

你们慢聊,小的这就——

一条腿刚跨上自行车,门哗啦一声响,邵露露提着一包垃圾从里面走出来,扯着高亢的嗓门数落着慕馥阳:“你们是三岁小孩儿嘛?垃圾收好了放门口都不知道扔的!我是你们两个的老妈子吗?!我——”

那尖锐的声音似乎因为视线聚焦了什么东西而归于沉寂,然后就是邵露露的冷笑:“呵呵,一过家门而不入的那位。几个意思?躲我呢呗!”

沈忱:“………………”

“滚进来!”

“……”

“还不快点滚进来?”

好好好,嗻嗻嗻!

实际上沈忱想多了,露露姐专程过来,当然不是来为了训斥他们不及时倒垃圾的,但是鉴于她随时有可能因为一点小事而失控,从而爆发滔天怒火,为了避免惨遭误伤,沈忱还是抢着去为她泡壶清热降火的菊花茶。

虽然这种杭白菊在超市卖是很便宜的,不过比起各种碳酸饮料肥宅水,已经算是待客的规格,邵露露嫌弃地抿了两口,从包里拿出一叠文件,扔给慕馥阳:“喏。”

那文件夹落在慕馥阳因为侧仰而凹进去的肚子上,他拿起来,却没有看:“这什么?”

“你最近两个月的工作。”

慕馥阳皱着眉毛翻开那文件夹第一页,嗤笑出声,不屑一顾:“网大?”

“上映的。”邵露露说完,咳嗽两声,“当然,是先在日本上映。”

“……”

“卖的好,国内说不定会有人买。”

“……洗钱洗到我头上来了?”

邵露露正色道:“少胡说!拍好了说不定能院线排片呢?虽然是海外上映,但这是一部校园青春偶像恋爱正能量喜剧电影。”

“哦,好low。”慕馥阳把文件夹往旁边一扔,“这种东西我不拍。”

沈忱坐在他旁边,对那个浅蓝色封面的文件夹真的很感兴趣。忍不住在邵露露训斥老大的过程中偷摸过来看,第一页是备案,剧名《那年,烟火和你》。

这名不雷啊,也算不上low,非要说的话,就是仿佛没有什么卖相。

再低头一看,改编自《冷面同桌是校霸》。

呃……他收回刚刚说不雷不low的话。

邵露露拍拍桌子:“你觉得雷是因为这个中文译名雷,人家日本漫画原作卖得很不错,人气相当红火的少女漫,你没听过吗?你以为人家原作给钱就卖?是姚总把你的资料拿给人家之后人家才首肯,表示你很有冷面校霸的感觉,八百万就把原作买下来了。”

慕馥阳嘴角抽搐:“我很有冷面校霸的感觉。这他妈算夸我,还是骂我。”

沈忱憋住笑,心里暗想:八百万买这个?姚总疯了。

慕馥阳拧了拧眉:“八百万买这种垃圾?姚老头疯了。”

哎?默契。他心头动了动,转头去看队长,没想到慕馥阳主动凑了过来,将头靠在他肩膀上。

沈忱瞬间呆滞,身体僵硬,竭力想躲开。

不不不,露露姐,你不要胡思乱想,我和老大那是纯洁的队友关系。

“翻呐。”慕馥阳淡淡道,打乱了他的os。

见沈忱没反应,他长臂伸过来,像是把他半抱在怀里,自己动手翻那文件。

伴随着纸页翻动的声音,沈忱虎视眈眈地注视着邵露露的反应,心想如果她的眼神有任何一丝异样,他立刻就把老大的头甩得飞出去!

但邵露露抱肩,表情淡定,似乎没觉得他们这姿势有任何不妥,也对,适龄的男男勾肩搭背是极其正常的,只有他这个此地无银三百两的人才会做贼心虚。

羞愧地低头,满眼是慕馥阳修长好看的手指,划过几行字,他突然他听见无奈的叹息:“谁演女主。”

邵露露:“糖果甜心队长,司文娜。”

慕馥阳:“……………………”

沈忱:“……………………”

邵露露看他们两个人突然间彼此互望一眼,都是生无可恋的样子,不由得心中有气:“怎么,糖果甜心没见过?司文娜难看吗?我看人小姑娘漂亮的不得了!”

嗯,两人心中同时os:罗崇宁也是这么想的。

“还很日系,和原著画风一样,原作说了,你们俩难得的贴合原著,是天生一对璧人。”

慕馥阳:“不敢当不敢当。”

沈忱噗嗤笑出声,被邵露露很瞪一眼,他马上收了笑。

邵露露转向慕馥阳:“司文娜要转型了,成年了就不适合再呆在糖果甜心,有日本公司看中了她,姚总觉得是个好机会。率先买下片子,你可以给我们拓宽一下日本市场。”

“……我是不是还得学日语?”

“你这个角色是一半中文一半日文。”

“……”

“你演也得演,不演也得演,不演这八百万就打水漂了。再说,人家仨都是大学生,除了工作,还要苦读,就你是个半文盲加无业游民,你要是学富五车攻读硕士,我会过来强迫你吗?”

慕馥阳抽抽着,还在负隅顽抗:“要不你让罗崇宁演吧,大四轻松得要死,他才不是苦读。”

邵露露眉毛倒竖:“放屁!你没上过大学你懂什么?罗崇宁能把毕业论文赶出来就需要整个学期。这件事没得商量,姚总都和人家签合同了。”

她说着,又从包里拿出三本漫画:“这是原作,你不是就爱看这些东西吗?拿去好好翻,九月肯定就能开机。过两天来公司拿剧本!”

慕馥阳嘴巴微动,沈忱听见他用极小的声音说:“你等着,看我会不会去。”

邵露露:“你说什么?!”

慕馥阳:“……我说我送送你。”

沈忱低头,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自家老大很可爱,默默地笑。

慕馥阳说着起身,尾随去送。

沈忱好奇地拿过《冷面同桌是校霸》第一卷,迫不及待地想感受一下和老大契合的校霸是什么风格,翻开第一页,气泡与光芒之中就一行字:

新转来的同桌竟然是上周在街角强吻我的那个男子。

沈忱:“…………………………”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子梨给我的两颗地雷~

谢谢kenji1900给我的一颗地雷~

谢谢殊离山下守林人给我的三颗地雷~

谢谢宇智波哀酱给我的一颗地雷~

☆、第36章

第36章

所以说就是会有吻戏?

趁老大没有从门口走回来,他如饥似渴地疯狂翻漫画,找到底哪一页主人公接吻了,但是翻了十好几页都没翻到,难道这单纯是作者的噱头,先抛出一个惊心动魄的梗再用好几话的剧情讲到具体是怎么回事,现在这些作者真是的,开门见山不好么?

“干嘛?你感兴趣啊。”转眼间慕馥阳的声音就飘到客厅。

沈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漫画扔到旁边,抚摸着自己面前的那茶杯,做沉思状。

慕馥阳盯着他看了片刻,眼神逐渐深沉。

不看他不看他不看他。

嗯,这茶杯,手感细腻丝滑,小东西长得真别致。

旁边塌陷下去一块,慕馥阳用手撑住下巴,声音中似乎荡漾着某种愉悦。

“看呗,怎么还合上了。”

沈忱执着抚摸茶杯,矜持地喝口水:“我只是随便翻翻。”

一声轻笑,仿佛看穿一切。

好气人。

“好奇我拍些什么?”

“不,没有。”咦咦咦?“你不是说你不会拍的吗?”

上一章:第13节

下一章:第15节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谜语书屋 - 耽美小说、BL小说网!
BL小说 | 御宅屋 | 海棠书屋 | 流浪文学 | 思思看书 | 飞言情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手机访问 h5.miy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