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耽美BL小说大全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BL小说 > 闪耀的你_现代耽美_腐书 > 腐书耽美 第15节

第15节 腐书耽美

“没听邵阿姨说嘛,姚老头都签了合约,我怎么可能不拍。”慕馥阳坐过来,随手打开一卷沈忱没翻过的漫画,不甚仔细地翻阅着,“拖是没用的,只是我嘴上不想吃亏而已。”

书页沙沙作响,他突然毫无感情地啊了声:“这什么破漫画?每隔几页就接吻。”

什么?他刚刚怎么没发现?!

沈忱立马坐不住了,行动比大脑抢先一步夺过慕馥阳手中的漫画书:“在哪里!我刚刚那卷怎么没翻到?!”

慕馥阳猝不及防地被抢走了书:“…………”

沈忱翻了两页,也突然意识到自己在干什么:“…………”

那书瞬间烫手似的,其实他还没来得及看清,但也赶紧随手扔到了茶几上,远离赃物!

不过慕馥阳依旧保持着可怕的沉默。

此时不逃,更待何时!

“我,我我我先去,先去冲个凉。”

“哎——”T恤下摆被扯住,慕馥阳懒懒的声音从背后响起,饶有兴味,“跑什么。”

他手劲儿好大!

沈忱努力想夺回自己的T恤下摆,可是哪能比过队长的蛮力,T恤被越揪越向后,他半个肩膀都露了出来。

“我的T恤!揪坏了你赔吗?”

“我赔你件我的,行不行?”他一哂,“这不是你教我的吗?”

“你不是说这是gay言gay语?”

某人摇摇晃晃站起来,沈忱脖子瞬间发紧,对方的手指原来已经掐住自己的后勃颈,灼烫的掌心贴着他的皮肤,他极力想缩脖子,结果耳廓撞上个十分柔软的东西。

沈忱顷刻间停住,机械地偏过头,眼里满是惊恐:“不,不好意思………………”

慕馥阳:“………………”

那双淡色的嘴唇,薄而软,颜色有种不合适的粉嫩,他稍稍恍神,拿来接吻肯定触感极佳。

打住!沈忱啊沈忱,你在想什么曲里拐弯的东西?哪个直男会肖想同性的嘴唇?!

可惜那嘴唇一开一合,把他脑袋里纷乱的东西都赶跑了,慕馥阳又用那种低沉磁性的嗓音和他说话:“你背长得不错,又瘦又白。”

“……”有的人表面维持着淡定,其实内心跳得如同刚跑完一千五。

这还是刚才他们聊的话题?他突然转移到这个没卵用的事实上,这不是在撩自己,这还能是在干什么?

不过,意识到慕馥阳是在撩他,沈忱的心跳得更快了。

他撩自己干什么?

虽然揶揄他gay的寂寞,要找个垫背,不过难不成还真脸大到觉得他喜欢自己?

就冲他俩的关系,自己喜欢他还差不多……

所以这个偷偷扪心自问过好几遍的问题,目前依然无解。

慕馥阳侧着头,微微弯下脖子去看他的脸,看他双颊微红,颜色一直晕染到耳廓和脖颈,低垂着眼帘,睫毛像是振翼的蝴蝶,迷人得特别可爱,可爱得特别迷人。

“哎,沈忱,夸你呢?不给个反应?”

这么温柔的语调,简直好像在调情。

沈忱起着j-i皮疙瘩,不,不对,这根本就是在调情。

慕馥阳甚至放软了手指的劲道,与其说捏,还不如说是在揉。

沈忱:“……”

慕馥阳对他这块后颈皮垂涎了好久,终于摸到,当然不能错失良机,用手指背面轻蹭,指甲划过,轻轻挠他脖子上发根处像小女生似的、孩子气的绒毛。

那一向聒噪的某人嘴闭得如蚌壳般死紧,被捏住的后颈僵硬,却丝毫没有避开。

“……”

慕馥阳憋着笑,心脏鼓动鼓动,跳个不停,轻轻把嘴唇凑过去。

眼看那张脸越凑越近,沈忱燥得,一颗心快从胸口跳出来了!

谁来告诉他,这是什么情况?!

老大要对他干什么?!!

可是,可是……

脑子里满是那淡色的漂亮嘴唇,生理冲动压倒了理智的最后一根稻草。

…………

………………

他没有躲……

他非但没有躲。

还暗自咬咬牙,横下心来抿紧嘴唇,然后很紧张地闭上眼睛。

又听到一声笑。

是谁在胸腔里揣了一颗点燃的烟火木奉,细细密密地爆炸,将空气里的氧气慢慢汲取殆尽,绽放着令人心焦的酥麻火花……

沈忱偷偷握紧了拳头,自己都搞不清自己到底想怎么样。

傻等着头顶上那片y-in影落下,感觉慕馥阳的头发丝已经扫到了他的额头,喉结紧张地上下滚动,整个人彻底乱了阵脚,心跳如麻,耳朵轰鸣。

完了完了,老大过来了,他要不要松开唇——

“叮咚——!”

“…………”

“………………”

“叮咚!叮咚!叮咚!!——”

一声门铃响,划破半个客厅,从玄关直接钻进他们耳朵里。

沈忱慌忙睁开眼睛,只见慕馥阳的鼻子已经快怼到了他脸上,眉眼离得极近,如果这铃声再晚响一秒钟,他们应该正在……

啊啊!他脸一个爆红,急速退开两步,尴尬地手脚都不知道往哪儿摆,视线更是不敢落在慕馥阳的脸上,径自结巴着:“什,什么……人?”

慕馥阳脖子一歪,嘴角明显地抽搐:“外卖。”

“我我我,我去取!”沈忱撒丫子便跑,还来了几个高抬腿,跑到玄关处打开门,果然是来送麦当劳的,麦当劳小哥挤出个职业的笑容,“我还以为屋里没人。”

沈忱脸上臊得厉害,赶紧接过袋子:“谢谢。”

关上门,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准备干的是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禁不住心脏狂跳到汗毛倒竖,连头发都了炸起来。

走回去,慕馥阳正站在原地,满脸怨念地看着他。

沈忱被他盯的头皮发麻,把外卖放在茶几上,干笑着:“那,那我回房间了。”

慕馥阳:“…………”

沈忱脸上佯装平静,心里却忍不住一惊一乍,此时他不说话就是最好的回应,否则自己可要怎么跟他解释自己的鬼迷心窍呢。

他深一脚浅一脚,差点被自己绊倒在台阶上,弄出很大一声响,太尴尬了,他偷瞄到队长,只见慕馥阳双手揣进牛仔裤的口袋,面无表情地目送他上楼,对他行注目礼。

“碰到哪儿了?”

“不,不,没有。”

“麦当劳,不想吃吗?”

“我中午吃过了,麻辣烫。”

“哦。”

“那老大,我先上去了。”

“哦,好。”

……

整个下午,沈忱沉浸在无比悔恨地自我检讨中,但时不时又忍不住放飞,躺在床上,来回滚了两圈,赤红着耳根,把脸埋进羽绒枕里。

胸中有两个小人儿开始交战,一个小人甲说:“沈忱,那可是慕馥阳,你敬爱的偶像,你刚才是要干什么?你要顺从那种暧昧气氛,然后稀里糊涂地和你偶像接吻嘛?你对谁发春都可以,对他发春,你对得起他对你的照顾,你对得起队友对你的信任,你对得起他的粉丝和自己的粉丝嘛?!”

沈忱拼命点头:对,你说的对,我一时糊涂,我不应该对——

另一个小人乙却打断了他的话:“喂喂喂,遵从本心不好吗?刚才他又没有拿手铐铐住你,拿刀架你脖子上,你如果真的不想,走开就行了,可你呢,非但没有走开,还闭着眼在哪儿傻等,你敢说你心里不是在等他亲你。”

沈忱的脸唰地红了:这,这个,的确也是,是真的。

问题是那种时候,那样一张脸凑过来,自己本来就崇拜他,喜欢他,要自己不主动扑上去已经很有难度了,毅然决然地躲开,那根本不可能嘛。

乙满意地点点头:“所以我应该提醒你一个事实,正所谓旁观者清、当局者迷,你可能真的没有你想的那么直。”

甲不干了:“什么旁观者清?你是旁观者吗?!我们都是沈忱的一部分,你要说他不直,我非说他直!沈忱,直给他看!去找部gv来,用实践检验真理!”

乙:“检验就检验!我还能怕你?!”

甲:“检验就检验!我也不会怕你!”

两个小人激烈互吵着,将沈忱的脑子吵乱成一团,他一咕噜翻起来,大声道:“都闭嘴,我现在自己去网上下。”

下好一部小电影只需要五分钟,沈忱冲完凉回来才开始下载,等换上干净的背心短裤它就已经神速地发出提示音,表示下好了。

他回到床上,抱起电脑放在膝头,背靠在床头,盯着右下角那伴随提示音浮起的一行小字:激h!禁欲美少年学校の制服诱惑。

嘴角不由地抽动:嗯,他堂堂大热偶像组合的成员,为了验证自己是不是对自家队长有非分之想,居然偷偷下载这种片子观看,真是不能更雷。万一被别人知道了,传扬出去,势必在娱乐圈掀起一场血雨腥风,他们公司搞不好都因为他倒闭了。

不过,事已至此,也没什么更好的办法。

抱着破釜沉舟的心态,光标移动过去,一不做二不休地敲了个回车。

先是阵熟悉又陌生的黑屏上挂着个半懂不懂的日文名,然后场景一转,直接没有开头的,废弃的学校体育馆里传出一声风s_ao的“啊——”。

沈忱这才发现自己没有c-h-a耳机,这声“啊”余音绕梁地在房间里回荡,吓得他跟扔手|雷似的将电脑飞到了枕边,从床上滚到地上,屁滚尿流地抓过写字台上的耳机线,回来堵住那后面更加糟糕的声音。

耳机连通大脑,他哆哆嗦嗦地回到原位,抱着电脑,面目狰狞地感受着这3D立体声耳机带来的视听环绕效果……

可怕,两个男人,真的好可怕,如果把这两个男人想象成他和老大,要是老大舔,如果老大也这么舔他……

不不不,他慌忙合上了电脑。

那太刺激了,心脏受不住。

他估摸着自己会成为这世界上第一个因为马上风而英年早逝的偶像。

☆、第37章

这片子有毒。

沈忱这几天恍恍惚惚,连呆都不敢轻易发了,思路总是跑偏不说,还c-h-a上了想像的邪恶翅膀,gay片都这么没头有尾吗?不过说来那间学校还真有点像自己的高中,那个废弃的体育馆自己学校倒是没有,在那种破败的地方,和幕天席地也区别也不大了。

还有就是主角真的不帅。

老大多帅啊。

两位男主角的面目真的需要替换一下。

换成老大……和他的话……

老大把他抱在怀里,额头抵在他头上……

嗯,空气中似乎是两具年轻的充满荷尔蒙的身体相撞摩擦的味道,混合着粉尘味儿,沈忱觉得自己连呼吸都快上不来,恍惚间只能感受到汗水顺着头发流下。

慕馥阳眼睛半睁半闭,似乎很是沉溺其中,温柔地叫他:“忱忱……忱忱……”

他被那双大手掐住腰,想跑都跑不了,仿佛坐上了条颠簸在狂风暴雨中的小船,满脸s-hi润,不好说脸上都是什么液体,咬着嘴唇就是不吭声。

情之所至,慕馥阳贴着他的耳朵,嗓音低沉磁性:“忱忱,我想听你的声音。”

“……”

“让我听听嘛。”

“……”这他哪里顶得住。

最后嘴皮都快被咬烂了,实在忍无可忍,忍住羞耻张了张嘴……

完了,不堪入耳,叫得比小电影还过分!

“沈忱。”

“……”拜托别叫他了,就算大名也不行,他不能再……

“沈忱?”

“……”

“沈忱来了没有?”

王胖子给了他一记狠肘,才把他捣醒,慌慌忙忙站起来:“哦,哦……老师,我在。”

乐理课的男教师年过五旬,艺术院四大名捕之一,盯着他看了又看,嗤之以鼻道:“沈忱同学现在是炙手可热的大明星了,是不是觉得上课跑毛是理所应当?点个到还要我三请四问,不然不能突显你搞艺术的派头哦。”

沈忱羞愧的满脸通红:“老师,不好意思。”

男教师背着手,在讲台上来回踱步:“没上课之前听别的老师把你夸的天上有地上无,说是百闻不如一见。”

“……”

“我今天看了,确实百闻不如一见。”

底下有人哄笑,沈忱低着头,不敢再接话。

下课后,胖子搭着他的肩:“你怎么搞的?”

沈忱摇摇头。

他也不知道,思想没有这么不集中过,上课的时候讲台上老师的嘴在动,但是没有一个字传到他耳朵里。

胖子随口调笑:“眼圈这么黑,j-i,ng神这么差,你害相思病吗?”

沈忱一个激灵,死了,他真对老大害上相思病了?此念头一出,后背上汗毛立刻竖得根根分明:“我害相思病,我得有害相思病的对象呀。”

胖子又是一笑:“你刚刚脑子里闪过谁,就害的谁呗。”

沈忱:“………………”

胖子:“不会是那个向少女们兜售小饰品的你的队长吧。”

沈忱已经无力解救他们已经牢固的认知,但还是想挣扎一下:“………………他是代言人……”

胖子丝毫不理睬他,继续自说自话:“这个人真的这么有魅力?祸害完女人不够,还要祸害男人。”

沈忱感到一种绝望的萎靡。

不可能。

绝对不可能。

他和老大没有接吻,关系就还是纯洁的。

好吧,请忽略自己试图用嘴唇触碰他的想法。

再说了,男性表达友好的表现形式有很多种,实在没有必要大惊小怪、上纲上线。说远的,法国人见面就亲脸,说近的,隔壁女生稀缺的理工科学校男生还相处帮助呢。他和慕馥阳这点儿未遂的小事,可能都够不上亲脸的高度,慕馥阳在韩国练习过,在美国也待过,只是处事西化了一点儿,想用嘴唇跟自己打个招呼,自己一个浸 y- ín 了各国先进文化的新时代大学生,也非常想用嘴唇回应这个招呼,这有什么问题吗?

这没什么问题。

顶多……顶多,就是逻辑有点s_ao。

……

一连失眠好几天,见到慕馥阳就想躲。

慕馥阳最近为了拍电影的事,三天两头的跑公司,他真后悔上学期期末没多选几门课,现在只能佯装课很多,每天早出晚归。

这天晚上他正准备再去图书馆蹭着消磨段时间,慕馥阳打来电话。

他言简意赅:“今天事项都谈妥了。”

沈忱听到他的声音清晰无比地从电话那边传来,该死的魅力不减分毫:“……恭喜。”

“何喜之有?”

“……”

慕馥阳又说:“晚上回来吃饭,我请客。”

“吃什么?”

“你选。”

沈忱模糊地想了想,一面觉得他实在应该吃点烹饪方式健康的食物,一面又觉得这算是给他庆祝,应该选点他爱吃的。

“既然你说是喜事……”慕馥阳淡淡道,“那我应该请你去饭店。”

“……”

“你挑个馆子。”

沈忱脑中一抽,本能地浮现出他们两个人西装革履,去吃豪华的西式烛光晚餐的造型,按序优雅

使用刀叉,气氛到了碰杯红酒,还有拉小提琴的在旁边作陪。

慕馥阳似乎是耐心等了片刻,好一会儿才开口:“你想好没有?”

沈忱猛然惊醒,随即被自己刚才的臆想恶心到了,他和慕馥阳为什么会出现在那种地方,他们中有谁要掏出钻石戒指向对方求婚吗?另外,慕馥阳生活中就不会穿西装,而他……他都没有自己的西装。

好吧,臆想果然就是臆想,完全没有考虑到自己现在连直视慕馥阳都困难这个前提。

他酝酿着,觉得与其去外面,还不是在家里。

如果气氛不对,起码自己还可以随时离席,缓解尴尬,如果到外面,想走都走不了。

“还是在家吧。”

“为什么?”

“上了一天课,感觉有点累。”

“那叫什么?”

沈忱神情恍惚地走在校园里,王胖子耳朵很尖地听到,说外国菜外国菜,宰死他!

“……外国菜?什么外国菜?”沈忱想到了老大那部进军日本的电影,脱口而出:“寿司吧。”

“哦,好。给你叫个豪华的。”

“……啊!不用豪华,不用豪华!”其实他,其实他没有很想吃的东西。

可惜慕馥阳那边却回以嗤之以鼻的冷哼,直接把电话挂了。

“…………”

他回味着那声冷哼,头皮发麻。

老大这是嫌弃他不耿直了,其实他真的没有想吃的东西。

他现在……说句不要脸的话,约莫是属于为伊消得人憔悴的情况。

等沈忱回到宿舍,慕馥阳果然坐在客厅里等他。

沈忱走近,桌子上放着个硕大的圆型红漆木盒子,以黑色围圈,上面还有繁复的花纹。

一般日料店的外送都是塑料盒子,这显然是来自很昂贵的店。

慕馥阳正在玩手机,看到他,收起手机来:“回来了?”

自从上次慕馥阳说会看他的同人文,导致自己现在看见他拿着手机看网页就会禁不住头皮发麻,不由得就连说话都有些结结巴巴:

“啊,啊,回来了。”

慕馥阳瞄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而是掀开那盒子,里面塞的满满当当,沈忱一眼望去,至少有四十来贯,红黄白紫,周围拿一圈紫苏围着,十分j-i,ng美,甚至在微微冒着仙气。

他的肚子当即就倒戈了,吞了口口水:“看起来好新鲜。”

“快去洗手,然后过来吃饭。”

“好。”

恕他眼界有限,这么好的料理居然宅配,吃的时候好奇心驱使的厉害,总是有一搭没一搭地去偷瞄这是哪间店,但是那盒子上没有logo,他想当柯南也无从下手。

正想着,筷子直朝一颗寿司夹去,却硬邦邦的,原来夹到的是老大的筷子。

沈忱:“……”

慕馥阳:“……”

他发现慕馥阳就没吃多少,赶紧缩缩手:“老大,这颗给你。”

“不,你吃吧。”

“呵呵,不用不用,还有那么多。”

结果换慕馥阳一个用力,过来夹住了他的筷子。

两束筷子相互触碰,彼此的唾液搞不好都沾在一起。

唾液沾一起?

沈忱马上又想到那天那个未遂的吻和慕馥阳淡红的唇。

“………………”

他真想捶死自己。

奇怪。自家老大一界当红偶像,并且和那个名不见经传,呃,好吧,或许可能在gay圈和腐女圈颇负盛名的小电影演员在外形和气质上分明都没有半分相像,自己为什么就总是毫无道理的对他们产生的紧密的关联联想?

种种情况表明,自己现在病了,病得还不轻。

慕馥阳又用筷头戳了下他的筷头,轻笑着:“你看这像什么?”

“………………”

如果换做往常,沈忱还可以和他调侃一番,可是他现在哪里开得了口?

慕馥阳的调笑没换来任何回应,沉默了片刻,默默重新开始吃饭。

饭桌上的气氛,就开始莫名其妙地尴尬,期间沈忱感觉慕馥阳还试图跟他搭话,挽回下气氛,可是沈忱实在无法抬头与他对视,吃了不一会儿慕馥阳就放下筷子:“我饱了啊。”

嗯?

他才吃多少?

沈忱看着他的r_ou_酱意面分明只动了几叉子,心虚地瞄着他:“这就饱了?”

“嗯,这个意面不好吃,下次我不买这家了。”

“……”

“你慢慢吃。”说完,他就率先离席上了楼。

☆、第38章

沈忱未曾想,然后那天的尴尬就始终没有消除。

晚上有公选,其实下午就有课,他本想借机避开和慕馥阳一起吃饭的尴尬,谎称王胖子过生日让他自己解决,可是某人在对面轻飘飘地说:“崽子,什么时候到家,我想吃你做的j-i汤面。”

他瞬间没出息的闭上嘴:“……”

支支吾吾半天,最后硬着头皮,挤出几个字:“呃,好。”

不吃油炸垃圾食品外卖对慕馥阳来说很罕见,加之他时常是吃饱了就自动卧倒,所以就算他食量不小,还拥有整齐的腹肌,沈忱也总觉得他并不结实,更不健康,像是株缺乏营养的水杉,瘦削且歪头搭脑。

这样的人愿意吃一口正经东西实属不易,挂了电话,沈忱就将自己刚刚准备要撒的谎忘了个七七八八,直奔超市买食材。

其实j-i汤是他前天随手熬的,那晚他照例躺在床上失眠,身体里的热量无处发散就是睡不着,于是翻起来随手开始做keep,假装一个勤于锻炼的好偶像。他虽然身材过得去,但也大约可归类为大脑发达,四肢一般的人群,坚持了半个小时就开始浑身颤抖,并强烈地感到腹中发空,必须吃点什么,蹑手蹑脚下楼去,发现厨房亮着一豆烛光,配合着有人在喝水的声音。

不对,烛光?半夜谁点蜡烛?

走近,原来是慕馥阳刚才在打火,水杯已经被放在流理台上,他正背对着自己,面向窗户抽烟。

沈忱觉得可能是他太瘦了,背影就容易给种落寞的感觉。

“咳咳……”他小心翼翼地咳嗽一声,昭示自己的存在,慕馥阳果然转过脸来,声音透着嘶哑沉闷:“干嘛,睡不着?”

月光勾勒着他的背影,把他勾勒的肩格外宽,腰格外窄,腿格外长。

转过来的脸一半亮一半暗,亮的那半眉目深邃,鼻挺如山,雕塑般的帅,暗的那半只有睫毛上有淡淡光尘,令人浮想联翩。

不亏是张令万千少女思之如狂的脸。

沉默的老大在黑夜里更像另一种生物。

“呃……”沈忱瞧着他静默地吞云吐雾,干笑着,勉强在嘴角挤出丝笑纹,“做了会儿keep,我有点饿了。”

“……”

“呵呵,呵——”

呵了没两秒,突然意识到自己是迎着光的,笑容马上僵在了脸上。

次奥!自己的形象!自己这头乱毛!

早知道老大在这儿他过来之前就梳一梳了!

忙用手捋着自己最不听话的那绺呆毛,想让头发看着整齐一些。

起码,起码在老大面前帅一些……吧。

沈忱红着脸偷偷整理头发,趁机观察慕馥阳的表情,只见他盯着自己瞧了片刻,又回头去吞云吐雾。

头发理的差不多,沈忱站在那儿,看丝丝烟雾缭绕,很想对他说,抽烟真的对身体很不好,不过没这个胆子。

他顿了顿,见慕馥阳当真如雕像似的,一动不动,只得硬着头皮过去从冰箱里取面和汤。

其实只是挂面,面线很细,幸好多,丢了一把放在搭了会终于开始沸腾的汤里。

尴尬……

他发呆似的盯着燃气灶隐约可见的蓝色火焰,迟疑着,盘算老大这根烟什么时候能抽完。

结果还没等他算清楚,慕馥阳的声音淡淡传来:“给我也煮一点呗。”

他手一滞:“好啊。”

“谢谢。”

谢……

“谢什么,显得生分了。”

“老奴役队友,也该给点甜头吧。”

他听到慕馥阳轻轻笑。

可是他不觉得那个声音里有笑意。

队友?

慕馥阳平时叫他什么他都不觉得奇怪,但唯独这么叫他,真的很奇怪。

显得礼貌、显得生疏。

他以为以他们之间的交情,就算这种时候相处的比较尴尬,但自己应该不至于落得个这么生疏的头衔吧。

沈忱顿时说不上的怪异,心寒地重复着这两个字:“哦,队友啊。”

慕馥阳似乎是没听清他说什么:“嗯?”

他这明显是装愣。

沈忱虎起了种作死的冲动,转头和他对视,冷笑着,声音比刚才响亮了好几分:“前几天还亲亲抱抱呢,原来我才是个队友?”

“……”

慕馥阳愣了愣,却没接他的话,过了会儿才说:“添水,面要煮糊了。”

“……”

他那么掷地有声的疑问就被这样轻而易举地回避掉?

沈忱顿时就饱了。

有些生气。

但不知道自己是气老大,还是气自己。

这相处起来毫无灵魂的老大,还不如调侃他、欺负他、对他耍流氓呢。

他心烦意乱地胡乱加了j-i蛋火腿等一堆料,结果就是夜宵气氛是低沉且漫长,简直令人害怕,静默着吃完面,他突然感觉到很疲倦,甚至连胃都胀得难受,忍不住先站起来:“我饱了,我回房间了。”

“嗯,早点睡,崽子。”

他能感觉到,老大在极力配合他,可他想要的根本就不是这么回事。

潜回房间,沈忱瞬间贴着门板滑到地上。

郁闷得要死。

不就是差点接吻又没接吗?为什么慕馥阳突然要这么冷淡自己?就因为自己没顺他的意?可是真想吻自己的话,总应该有个明目吧,他沈忱看着这么像会稀里糊涂和别人接吻的人吗?

他真想当胸捶自己几拳,心里忍不住嚎叫:“啊啊啊!瞧你都干了什么?!自己你跑什么跑?!现在好了吧,和慕馥阳形同陌路,落得个普通同事加搭伙舍友,你满意了吧?!”

可是又有个声音说:“这么做是对的,他还没把你怎么着呢,你自己都冒烟儿了,还脑补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万一他只是觉得你好玩儿,逗逗你,亲亲你,你打算怎么收场?玩不起,就别玩儿,还显得你有自尊一点。”

然后内心的两个小人儿又开始吵架了,至今为止炮火连天,也没贡献出什么有建树的答案。

这也就导致他智商断崖式下降,慕馥阳只是说要吃碗面,他到超市又是买老母j-i,又是买各种蔬菜,最后还拎了一小袋面,准备回家自己和,一路从超市驮到宿舍差点虚脱。

慕馥阳本来正躺在沙发上玩手机,被他巨大的动静震动了,手撑住沙发靠背直起身,神色有些许古怪:“你干嘛把整个超市运回来?路上捡钱了?”

沈忱顿时气得脸红脖子粗,心想,他这到底是为了给谁做面?

不理他,径自驮着r_ou_菜面走进厨房,里子可以破败,面子必须撑起来。任何事情发生了,都要云淡风轻,一笑而过,不能有辱A大高材生的脸面。

不过半小时后,他成功地把面和成了一堆稀泥,又不得不把刚刚顶在脑门上的脸皮揉把揉把塞进裤兜里,洗洗手拨通老妈的电话。

两声嘟嘟之后,那边似乎很吵,还有麻将牌碰撞的声音,看来老妈又在哪里当着长城学者。

老妈正搓得兴致高昂,声音也格外洪亮:“忱忱!”

沈忱被她吵得耳朵疼,脖子夹住电话,放低声音:“哎,老妈,面粉怎么和?”

“水和面,你怎么想起来和面了?”

上一章:第14节

下一章:第16节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谜语书屋 - 耽美小说、BL小说网!
BL小说 | 御宅屋 | 海棠书屋 | 流浪文学 | 思思看书 | 飞言情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手机访问 h5.miy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