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耽美BL小说大全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BL小说 > 闪耀的你_现代耽美_腐书 > 腐书耽美 第16节

第16节 腐书耽美

沈忱大脑瞬间断路,龇牙咧嘴地编着:“呃……我们组合可能要参加美食节目,要,要和面,做面条。”

沈妈了解了情况,叹道:“我刚还想欣慰你长大了呢,现在看还是个高分低能。”

“……”

“你不是小学劳动课做番茄炒蛋都用天秤量刻度么?百度一下都知道,约莫三比一吧。”

“糟了……我看成三比七了……”

稍纵即逝的沉默后,沈妈爆发了从丹田酝酿起的洪荒之力,吼到:“少打电脑游戏你个兔崽子!你怕你瞎的不够早是不是?!”

万万没想到,这通电话还有打到耳聋的风险,沈忱被她数落得灰头土脸,急忙用手拿开手机:“妈妈妈妈,我还忙!不说了不说了!”

放下电话,他又陷入了忧伤的沉思。

完了,追加那么多面粉,都够过年蒸馒头的,全怪自己,色|欲薰心,色令智昏,满脑子除了男男搞gay的黄|色废料之外什么也不剩,居然搞出这种乌龙。嘴上说不丢面子,可他分明现在连里子都快没了。

望着那滩稀泥,沈忱整个一个欲哭无泪。

“怎么了?”慕馥阳循声而来,靠在厨房门口。

沈忱被他吓了一跳,顾不上收拾残局,也顾不上顾影自怜,转身两步跨到他面前,双臂张开,着急地挥动着干扰他的视线:“没什么没什么!呵呵,哪有?”

慕馥阳头微微后仰,狐疑地盯着他:“…………”

自己这么不能干的一面可并不想被他看到,沈忱急得脸红脖子粗:“老大你就不用过来看了,出去出去!”

“到底怎么了?”

沈忱浮起一个标准假笑:“没怎么。”

慕馥阳愣了片刻,嗤了声,然后直接从沈忱挥起的胳膊下闪了过去。

沈忱:“…………”

靠,这人不是从来不运动的吗?为什么身形如此灵活?!

还有……他的稀泥!

不行,绝不可以,他要誓死捍卫他干一行行一行的形象,匆忙扯住慕馥阳的胳膊,使出了吃奶的劲头,绝望地吼道:“不不不,真的没问题!!!你就出去等——”

“呵呵。”一声冷笑,“别拽了,我已经看到了。”

“………………”

沈忱的手一松,瞬间深刻体会了什么叫悲从中来,恼羞成怒,脸不争气地胀地通红。

“不会和就买现成的嘛,这是干什么?”慕馥阳已经走到了流理台前,审视着他那残局,语调平淡地批评他。

沈忱抿了抿嘴:“……”

“话又说回来,你怎么会想着买面粉,头吃大了?”

对,他就是头吃大了。

“咱们几个懒汉还和什么手工面,我真搞不懂你——”

“我还搞不懂你呢。”

“……”慕馥阳回过头,眉毛挑起,似乎有些惊讶,“你干嘛?”

“你才干嘛?”沈忱终于憋不住了,扯着嗓子吼到一半,眼眶就开始发热。

干嘛啊!

他干嘛为这点破事这么激动啊!他干嘛要自虐式地讨好他,给他做吃的啊!干嘛忍受他对自己忽冷忽热的态度啊!干嘛要陪他暧昧给他调戏啊!这个混蛋知道自己现在的性向已经岌岌可危,快为他弯成蚊香了吗?!他撩完万一不负责,自己做不到潇洒的走开啊!自己还没有豁达到拿掉爱情就变朋友的地步嘛!

“慕馥阳,别装!别说你心里没数!”

“……”对面的那个人终于沉默下来,然后缓缓走近。

干嘛?造反叫他的大名他要过来揍自己?好啊好啊,趁此机会打一架,就算打不过他,至少还可以把现在这个矫揉造作的自己打醒,反正自己也——

腰上一热,莫名地撞在某人的怀里。

“……”

沈忱的智商瞬间就彻底掉线了,默默地把脸埋在慕馥阳的颈窝。

太没自尊了,人家还没说什么呢,他就沦陷在这个怀抱里了,虽然不柔软,可是皮肤相贴的触感很细腻、很舒适……

“人家都说聪明成绩好的小孩儿比别人更脆弱,因为生活太一帆风顺,所以有点打击挫折就受不了,你是不是就属于这种?”环着沈忱的腰,慕馥阳才发现他真的好瘦,腰上都没什么r_ou_,看来营养全拿来供这颗脑袋了,不过这颗脑袋好像在某些方面也不是那么聪明。

头发很好摸,他用手指轻轻摸他发根那绒毛,心里全明白了,明白这个崽子为什么躲他,为什么冲他发脾气,为什么这几天都不愿意和他对视。

“我不是,好吗?好吧……可能偶尔会因为某些我从没处理过的突发情况就……总之你就是那种突发情况,几百万分之一,乱我心神,毁我智商,害我变娘!我没办法保持镇定。”

几百万分之一……

慕馥阳突然心跳得很厉害:“好吧,全算我的错。”

“……为什么?”

“乱你心神,毁你智商,害你变娘。”

“……”

“因为我让你心焦,让你着急,让你这几天这么不安,我以为你是讨厌我这样,我总不能硬来吧。”

“……谁说我讨厌了。”

“……”

“我只是,我只是还没有想得那么清楚。”

有些事,趁着冲动还不做,还等什么?

慕馥阳深吸一口气:“我心里有数,始终有。”

“……”

“关键是你有没有?”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娃娃Diananana扔了一颗地雷

感谢子梨扔了一颗地雷

感谢子梨扔了一颗地雷

感谢良夜扔了一颗地雷

感谢kenji1900扔了一颗地雷

感谢shalo1031扔了一颗地雷

感谢娟子扔了一颗地雷

感谢想哭就哭扔了一颗地雷

感谢kenji1900扔了一颗地雷

感谢子梨扔了一颗地雷

感谢kenji1900扔了一颗地雷

感谢kenji1900扔了一颗地雷

感谢kenji1900扔了一颗地雷

不好意思,我原先没搞懂营养液是啥,现在知道了,感谢以下各位给我营养液,我是白痴

读者“橘子橙”,灌溉营养液

读者“萱草如诗”,灌溉营养液

读者“子梨”,灌溉营养液

读者“娟子”,灌溉营养液

读者“╭淡看庭前花落”,灌溉营养液

读者“呀”,灌溉营养液

读者“诗宴”,灌溉营养液

读者“林无隅”,灌溉营养液

读者“星夜”,灌溉营养液

读者“良夜”,灌溉营养液

读者“汐风风风”,灌溉营养液

读者“不闲”,灌溉营养液

读者“十三 .”,灌溉营养液

☆、第39章

夏末秋初之际,午后的阳光也跟不要钱似的,肆意挥洒,由一侧的窗户的窗户泼进了整间厨房,波及到缩在烤面包机旁边的慕馥阳身上。

他眯着眼睛,懒洋洋地揉着超大号不锈钢盆里巨大的一坨面团,感受着久违的劳累和淡淡的饥饿。

没办法,刚刚像打仗一样收拾了厨房,肚子里装的那盒当做午饭的泡面早已经消化殆尽,搁平时他早撂挑子不干了,不过答应过沈忱晚上回来就让他吃到手工面,自己这个申请他考虑转正的待评估人士自然得表现得殷勤一点。

好吧,他必须承认,身体里乱窜着某种电流的余韵让他浑身酥麻,头脑兴奋,j-i,ng神亢奋,如果不找点什么事情来分分心,可能会像个哆嗦个不停的重度甲亢患者。

没错,他们抱了,站在满目狼藉的厨房里,紧紧贴着抱了好久,身体严丝合缝,静静嗅彼此身上的味道。但还没亲,因为沈忱说还没想清楚。不过他抱自己抱得那个紧张样儿,手一直舍不得松,慕馥阳觉得自己统共也没等多久,没道理这么强求他马上给自己答复,装了把淡定大度:“没关系,我等着呗。”

约莫抱到一点半,两人才恋恋不舍地分开,沈忱的脸涨成猪肝色,感觉那颗脑袋像刚拿微波炉加热过,分开后胡乱抓着头发:“我,我给你找吃的。”

慕馥阳当时没觉得饿,反常地温柔如水:“好,都可以。”

他觉得沈忱就算掏出一盒快过期的他最不爱吃的那种绿色时蔬组合沙拉拌巴拌巴给他吃他也不会说个不字,为了爱情吃点草而已,不算不可以忍受。

“啊,没有什么现成吃的了,冰箱里有最后两盒泡面,估计是宁哥的?”

罗崇宁,到你为哥的爱情大业作出奉献的时候了,没的拒绝。

“既然是罗崇宁的,那随便吃,反正他的就是我的,我的……”

嗯……

慕馥阳上下扫了眼背对自己找吃的的沈忱,从头到脚——

沈忱是个头毛蓬松的孩子,脖颈又很纤细,穿T恤会露出一部分白皙皮肤,两条蝴蝶骨向外支棱着,在T恤的后背位置形成两道锐利而又脆弱的弧线,腰部空空荡荡,只有摸了才会知道有多细,喜欢穿不紧不松的牛仔裤,t-u,n部挺翘,双腿修长,果然每一丝都恰到好处的乖。

“嗯,我的还是我的。”

他心头默默吹了声口哨,甜蜜地想,事已至此,我就和你慢慢耗,看咱俩谁耗得过谁。

沈忱后脖子顷刻红了一片,动作微微停滞,分明也是想到了什么。

慕馥阳在他背后,无声无息地勾了勾嘴角——

孩子,不乖啊。

想什么呢,平白无故勾人是犯法的。

不过还没待他把嘴角的弧度提得更高,沈忱就像背后长眼睛了似的,马上伸手狠狠拍了几下自己那暴露心迹的后颈,那里的皮肤霎时变得通红,刚才因为自己泛起的那点薄薄的绯红立刻就消失不见。

“……”

他又把嘴角渐渐放平,目光趋于呆滞。

“万一不是宁哥的,是宵宵的……”沈忱取出那泡面,迅速关上冰箱门,挪动至烧水壶旁边,横着心说,“那,那今天就算他的也是我的。”

见沈忱边说话边开泡面袋子,手抖到慕馥阳怀疑他打算给自己和他摇成两包干脆面,体贴地接过那两包泡面,沈忱马上转身去烧水。

电水壶里的水发出咕嘟咕嘟的声音,似乎在沸腾的边缘。

慕馥阳瞅准时机,倾身把他困在了厨柜前面,双手撑住大理石台面,沈忱像是怕碰到他似的,双手抬起来乱挥了两下,终于无力地垂在身体两侧,睫毛下垂,喉结滚动:“干,干嘛?”

慕馥阳轻笑:“不干嘛,就这么待一会儿。”

“……”

他就搞不懂了,自己这么帅,这种紧要关头,沈忱为什么还不肯看自己。

想着想着,主动捏起那个人的下巴。

沈忱的脸上一个爆红,声调夸张地飙高,声音却放得很小,像是只受惊的小动物:“又,又怎么了?”

慕馥阳看见自己的身影完全倒影在对方的瞳孔里,这下满意了,拇指食指并未放开,揉揉他的下巴。

“你连考虑对象都不认真看,要怎么好好思考。”

沈忱立刻似乎有话要反驳:“那你知不知道人和人对视超过……”

“超过什么?”

“……”他眼睛眨了眨,明显是认输了,“我看,看总行了吧。”

“行了。”

这个时候,他看着他,他看着他,可以代替一切言语。

他们草草地吃了泡面,沈忱就去上课了,慕馥阳难得地在白板上挂着沈忱是值日生的时候做家务,沈某人这下是翻身农奴把歌唱,自己嘛,宠宠老婆总归也是应该的。

他会做饭,并且做的还不错。

但也正是因为做的不错,所以更加懒得做。

那种辛辛苦苦做好一桌子饭菜然后自己享用的生活,他一度鄙视为j-i,ng致的空洞,所以说到底自己还是个普通的群居动物,可以因为温暖的存在而勤劳的焕然一新。再说了,自己这个手艺还有什么可挑剔的,沈忱和他,稳了。

他正在这胡思乱想,丝毫没注意背后的动静,等觉察到回头,罗崇宁正晃着悠闲的步子踱步而来。

“哟豁,我没看错吧。”他走到慕馥阳身边,还假模假式地揉揉眼睛。

“厨兴大发啊,和这么多面干什么,要给我做|爱心馒头吗?”

慕馥阳:“滚。”

罗崇宁抱臂笑笑:“忱忱呢?”

慕馥阳:“上课去了。”

罗崇宁点点头,从冰箱里取出一听可乐,吨吨两下饮尽,擦了擦嘴:“妈的,九月了还这么热。”

他又扫了扫垃圾桶里的两个泡面袋子,微微一哂:“我说你们两个什么意思?我和梁宵才走几天?你们就自作主张连我俩的口粮都吃完了,然后买回来一大堆新鲜蔬菜r_ou_蛋奶,干嘛,背着我俩开小灶呐。”

慕馥阳揉好了面,另拿出个不锈钢盆子倒扣住,在水管上洗手:“想吃就吃了,以后再给你买回来,想买就买了,你管我。”

罗崇宁:“……行吧,和你讲道理是我脑子有泡。”

慕馥阳推着他走回客厅:“你怎么来了?听邵阿姨那意思,你不是要耗费整个学期,头悬梁、锥刺骨地产出你那篇毕业大作么?怎么有这个闲工夫回来体察民情?”

罗崇宁愣了愣,哭笑不得地呸了声:“分明是你昨天半夜还在用微信轰炸我,吓得我撂下我的鸿篇巨制就赶过来了,你洗手做羹汤做到脑子瓦特了是不是?”

哎,有么?

不好意思,昨天是昨天,今天是今天。

一夜间,局势已经发生扭转和质变,不太需要你罗某人了。

“哦,那我没事了,请回吧。”

“…………”

罗崇宁盯着他:“你本来叫我来是干什么?”

慕馥阳犹豫再三,仰躺上沙发,长叹一口气:“问你怎么撩男人。”

罗崇宁:“………………”

靠,这人现在s_ao得这么直接嘛?

“自己的汉子自己撩,好吗?”罗崇宁感到深深的无语,“先不说你凭什么觉得我会帮你撩队友,给自己添堵,你且说说你凭什么就觉得我连男人都撩得动。”

“不管你撩不撩得动,你都得帮我。”慕馥阳理直气壮地说,“你总不想我把初吻献给你现女友吧。”

“…………”

“不过现在不用了。”

罗崇宁:“你等等……为什么你说的我都听不懂。”

慕馥阳直起身子望了他一眼,摇摇头,又躺回去,叹息一声:“唉。千算万算,没想到你居然不知道。”

“……”

罗崇宁的情绪难得的有了起伏:“姓慕的,你别给我s_ao。”

慕馥阳把他逗了个够,这才说:“邵阿姨给我接戏了,和司文娜,吻戏很多,谁知道上来是不是按顺序拍呢。我总不能把初吻献给司文娜吧,特别是想到你还亲过她,啧啧啧。”

“……”罗崇宁愣了愣,终于反应过来,“哈?!娜娜那部《冷面同桌是校霸》是和你啊!”

慕馥阳:“我怎么了?我差哪儿了?”

罗崇宁独自哈哈哈,笑声足以掀翻房顶:“怪不得她不跟我说谁和她演对手戏,说怕我听了倒胃口,噗哈哈哈哈哈!你,冷面校霸,可以可以,我还以为选了个日本怪大叔呢。”

慕馥阳:“………… ”

你娜是进军日本,不是下海,望你知。

他的眼睛眯成等号,见他一个人乐得前仰后合,觉得这个人的智商基本已经没救了,人本身就笨,对象还审美堪忧,和自己没法比。

自己的男票,又聪明又有审美,自己在这方面命真好。

“笑够没有?”

“哈哈哈哈哈哈。”

“笑够了,我咨询你,反正你已经自己送上门了。”

“哈哈哈哈哈哈。”

“…………”

“…………”

“这下够了。”

不过他很快又跑偏了:“你这s_ao不溜丢的,还真是初吻呐?”

“……”

“来来来。”罗崇宁站起来,晃晃悠悠朝慕馥阳走近,“干脆直接献给我算了,省得费那个功夫,不需要通过娜娜传递。”

慕馥阳飞起一腿:“滚!”

“我不介意和你间接接吻,但是我不想和你间接初吻。”慕馥阳翻起身,正襟危坐,“沈忱说他要想想,我说给他时间考虑,你支我一招。”

***

自从中午情况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之后,沈忱度过了整个心神不宁的下午和想入非非的晚上,下午还能勉强集中j-i,ng神停课,晚上的公选真的就是抱着手机,每隔五分钟就翻一次微信。

有的人,不积极呐。

进入考察期了还不积极表现,日常关心送温暖,等什么呢?

哼。

不过又想到那天夜谈,慕馥阳说他没有谈过恋爱的话,嘿嘿,沈忱忍不住心头涌起一丝惶恐的甜蜜——

老大喜欢他,老大居然是真的喜欢他!

这咱们就很厉害了。

他慕馥阳,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坐拥粉丝百万……不,现在已经千万,追求者众多,公司还有一众崇拜他崇拜的死去活来的崽子,走路都不正眼看人的太子,还不是自己勾勾手就手到擒来,拜倒在自己的牛仔裤下。

这个人空有副放荡不羁的风流皮囊,实际上还是很笨拙的,自己就大度地稍微包容下。

挠挠脖子,要不就咱主动勾引一条?

唔,算了,这种时候还是得矜持,有些立场必须明确,自己是甲方爸爸,他这个当乙方的不变着法儿的讨自己欢心,自己就,就……

就怎么样还没想清楚,微信就来了,还真是慕馥阳的:“我面做好了。”

这就对了嘛!

瞧瞧!

沈忱盯着那五个字,眼睛里瞬间就燃起了光。

钓他,钓他!脑袋里有个声音提醒他,现在还在哪儿呢,说好的还要想想清楚呢?男人是不能这么快给甜头的。

可是沈忱现在已经不是受大脑控制的高智商生物,手指头有他自己的想法,秒回到:“等我回去就吃。”

“你晚饭没吃嘛,还要吃夜宵?不怕变成猪?”

态度,注意态度!怎么说话呢?

我可是连晚饭都特意没有吃的在等这碗面,你才变成猪。

“当然吃了,但是夜宵也必不可少。”

“真的不怕变成猪?”

“……”

“看来是有人要了就有恃无恐了。”

“…………”沈忱默默盯着那个“要”字,脸红了。

“晚课什么时候结束?”

“还有半小时。”

“不算很久。”

半小时还不算久?沈忱迅速把手机收进书包里,干脆地做了决定,逃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各位小天使给我的地雷和营养液~

攸夏扔了一颗地雷

子梨扔了一颗地雷

kenji1900扔了一颗地雷

kenji1900扔了一颗地雷

良夜扔了一颗地雷

娟子扔了一颗地雷

读者“良夜”,灌溉营养液

☆、第40章

事实证明,少男怀春也是很可怕的。

等到了宿舍门口,沈忱的智商终于又见缝c-h-a针地占领了一次高地,让他这浑身春情荡漾的血液终于稍稍得以冷却片刻,慕馥阳下午的话浮在耳际,禁不住有些犹豫,有些退却,有些发愁,一颗心躁动不安的,来回盘桓着。

虽然说是要想想清楚,可是现在这个局势,自己还真的能半路撤回不成?自己对那个男人没抵抗力已经是不争的事实,给他一抱别说思考问题了,连北都快要找不着,全世界都是他的呼吸、他的气味、他的触感、他手指的温度……和自己的心跳。

心里不是没有数。

喜欢他。

喜欢他、喜欢他、喜欢他喜欢他喜欢他……

咳咳,别激动!

打住,打住。

就是因为喜欢他,这一步迈进去,见了他的人,吃了他的面,听了他的情话,要是他但凡使出点手段动摇军心,以自己这点定力,还想什么想,恐怕就会扑过去,那,那——

算不是今天、也最多是过两天,反正绝对撑不过这两周,他们到底会走到哪一步?

沈忱跺了跺脚,咬着牙关,感到像是被一万只蚂蚁咬,浑身战栗,既兴奋,又担心,完了,《同志亦凡人》上可是说了,同性恋每几秒就会想到性,他现在果然是一个新晋同性恋。

“弯了”两个字如同瞬间通电,在大脑中闪烁出霓虹灯光,还不停地变换颜色,沈忱嘴角抽搐,心里辩解,那也是慕馥阳竭力掰弯我的,不然同性恋的路那么不好走,他又是顶级流量,我有再大的胆子也不敢弯给他,以后的我们势必是拿偷情当谈恋爱,交换个眼神都约等于说了情话,能避开宁哥、宵宵、露露姐、各种工作人员、粉丝独处一会儿都算约会,我弯了他,他弯了我,搞不好都是别人眼里的本世纪最大罪人。

可是,不弯吗?

放弃慕馥阳吗?

不,沈忱知道,他不想放弃。

他想的绝不是放弃。

唯有这次,自己不想放弃。

别哆哆嗦嗦、畏首畏尾了,没胆儿就撤!真喜欢的话就上!

沈忱搓了一把脸,最后一个助跑,决定上!呼着气两步跳跨上台阶,顺溜无比地打开了门锁,凹了个优雅婉转的声线:“咳咳,我回来了。”

“忱忱回来啦?”罗崇宁的声音从客厅飘来。

“………………”

沈忱顿时像被人捏住了脖子,头顶如一盆冷水浇下,心里羞答答火花四ji-an的小火苗瞬间被浇得透透的,失去了最后的生机。

谁来告诉他,怎么这种时候宁哥回来了?踏进这个门,他可是已经做好了接受慕馥阳对自己有一定作为的心理准备,思想上甚至已经拐去同志亦凡人那个方向,现在宁哥回来了?

“小忱忱看来是不想见到我嘛,连个招呼都不给我打。”

沈忱换了鞋,从玄关跳到客厅:“不,不是,我是太高兴了。”

几天不见罗崇宁,他倒是一点变化都没有,丝毫看不出饱受论文之苦,依旧是神采奕奕:“听说老慕做了面,我就不请自来了,你不会怪我打扰你们的二人世界吧。”

沈忱被这个“二人世界”窘到,干笑着摆手:“不会不会。”

“是你运气好,撞上了。”慕馥阳端着两个碗,放在客厅茶几上,“忱忱,洗了手就过来吃吧。”

“哦——”

嗯?他刚刚叫自己什么?

沈忱的嘴角不自觉地品味着这个不常听到的称呼,莫名感觉到甜丝丝的余味。

罗崇宁观察着他的表情,暗自邪笑,给了慕馥阳一肘:“哎,那我的呢?我怎么没有爱心奉送?”

慕馥阳被他捣了下,撇撇嘴:“呵呵,赏你一口就不错了,自己端去。”

罗崇宁从善如流地站起来,猫进厨房。

客厅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慕馥阳把碗放在他旁边,又把筷子递过来。

沈忱洗了手坐下,贴着他,觉得碗的热气把自己的脸都蒸红了:“我可以自己拿的,你应该把这碗给宁哥。”

慕馥阳嗤了声:“凭什么呀,他是谁呀?”

沈忱抿了抿唇,心神荡漾地享受着这种暧昧。

暧昧令他心怀大畅,却又同时焦烤着他的五脏,他忍不住伸出筷子轻轻敲慕馥阳的碗边儿,试探着问:“宁哥今天晚上——”

“嘶,好烫!”罗崇宁端着面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走回来,沈忱尴尬地又闭上嘴。

罗崇宁在他脸上望了眼,突然一针见血地说:“我怎么觉得忱忱你今天看见我十分的不高兴,我哪里得罪你了?”

沈忱差点被汤烫到,摸着嘴角,笑容不能更僵硬:“不不不,没有没有,我上课累的。”

罗崇宁点点头,转过去对慕馥阳说话:“趁我回来,生日礼物,你要什么,我好准备。”

慕馥阳无语地瞟他一眼:“你都不动脑想想的么?太没诚意了。”

罗崇宁无声地笑了笑,随即问沈忱:“那我参考一下忱忱的意见。”

沈忱突然反应过来他们在说什么:“……老大生日?”

对了,九月二十一号就是慕馥阳的生日,距离今天好像……刚好一周。

这有些糟。

全怪他这些天来虽然心思也完全在慕馥阳身上,可想得尽是……他完全忘了慕馥阳马上要过生日这件事。

罗崇宁看他目瞪口呆,不由得感叹:“你不知道?还是忘了?你这就太让老慕寒心了。”

慕馥阳:“我说我寒心了吗?”

罗崇宁:“你还用说吗?你不说就指着生日这天压榨剥削我们嘛。”

沈忱嚼着他做的面,细腻劲道,汤也鲜甜醇美,可是心里却不是滋味。

晚上,他在床上翻了几个来回,忍不住给梁宵发了条微信:“你打算给老大准备什么生日礼物?”

梁宵不愧是梁宵,秒回:“已经选好了,球鞋,你知道的,老大喜欢穿AJ。”

AJ啊……

要不自己送衣服。

沈忱:“他喜欢什么牌子的衣服?你知道嘛?”

梁宵:“没有特别执着的,老大就像小孩儿,分明不爱运动,衣服可以穿几十的,球鞋必须几千的那种。”

沈忱心里抽抽:那不就像校园里每天s_ao球还打的特别菜的?

……不不不,自己连个生日礼物都准备不清楚,怎么能这么诋毁他。

如果是这样,看来衣服是没必要送了。

这是自己得以亲手交给慕馥阳的第一份生日礼物,它起码得是能令他爱不释手的,要能无比珍视就更好了,当然,最好是念念不忘的。

什么呢?送什么呢?什么东西能起到这种效果呢?

实在不行,他可要上知乎求助了,他……

正看着,手机上方突然有app推送的一条信息:明日,处女座幸运日,处女座幸运色:灰色,处女座诞生石:蓝宝石,处女座幸运石、守护石:紫水晶。

沈忱盯着屏幕,挣扎着翻了起来。

***

娱乐圈有一些明星会选择和粉丝一起过生日,比如大名鼎鼎的影帝江唯乔,年岁每逢五、十都会和粉丝一起庆祝,有时候包游艇,有时候包五星级酒店,有时候甚至会承包迪士尼乐园,类似与粉丝一起过的计划邵露露在八月份就问过慕馥阳意见,慕馥阳一口否了:“这种入场费不会便宜吧,姚老头他还要怎么拿我赚钱?”

邵露露被他怼得瞬间底气就减半,的确,这是姚肃先提出,不过姚总的本意只是希望这个活动搞得热热闹闹,只有相当少部分的私心是为crux宣传造势。

“我不搞这种活动,只想几个朋友聚在一起玩儿一下。”

邵露露气得咬牙切齿:“嗻,祖宗!”

九月二十一号如期而至。

沈忱一连消失了几天,昨天才回来,晚上天刚黑,门铃就响了,打开门,邵露露抱臂站在门口,她没好气地说:“你和你们老大弄好了没有?快着点儿,罗崇宁和梁宵已经到地方了,等了一阵子了。”

沈忱把她让进屋,看她今天的妆容与往常略有不同,似乎透着些许……夜店风格?

他们不是说要去老大和宁哥朋友开的店么,合着那地方是夜店?!

邵露露点点头:“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没错,梵景就是夜店,不过孟梵和邵景以前是师兄,带着慕馥阳和罗崇宁练习的,知道轻重,不敢胡来,自从他俩开了这个店,慕馥阳每年生日都过去过,今天照例包场,你不用担心。”

正说着,慕馥阳从楼上下来了,漆黑的大腿在楼梯间跃动,似乎在反光……

靠,这家伙穿什么s_ao包|皮裤,这么勾t-u,n收腿的,他是打算去跳钢管|舞吗?……

上一章:第15节

下一章:第17节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谜语书屋 - 耽美小说、BL小说网!
BL小说 | 御宅屋 | 海棠书屋 | 流浪文学 | 思思看书 | 飞言情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手机访问 h5.miy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