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耽美BL小说大全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BL小说 > 闪耀的你_现代耽美_腐书 > 腐书耽美 第18节

第18节 腐书耽美

慕馥阳一笑,姿态淡定地钻进厨房。

沈忱背着他,正在往玻璃茶壶里放茶叶,手一抖,差点放多:“!!”

早上他们亲密接触过后,沈忱已经对慕馥阳身上的味道特别敏感,他似乎坚持在用一个牌子的香水,身上持久散发着那个味道,就算是沐浴露和洗衣粉也盖不过,这会儿他洗了澡,换了干净T恤,香味还是那样,只是透着清爽的凛冽。

“半天没见,不想理我啊?”

慕馥阳不知何时已经蹿到他身后,站得还很近,沈忱背着他低头鼓捣那几杯没什么可鼓捣的茶杯,感觉他凑近一步,身体直接贴在了自己背上……

配合着客厅里邵露露突然爆发的大笑,沈忱吓了一跳,急忙转过脸去:“嘘——”

慕馥阳低沉一笑:“她听不见,她正笑得欢呢。”

“……”

慕馥阳还是低低笑,声音愉悦地像一把被随意拨了弦的低音提琴。

“转过来我看看脸。”

沈忱觉得他真是胆大包天,分明他们都在外面,搞不好就能听见厨房的声音,他还在这不知死活地撩。

他面红耳赤地提醒他:“……别闹了,你怕死得不够快是不是?”

慕馥阳还是咯咯笑。

大剌剌地发表意见:“肢体保持安全距离,对话保持安全尺度,你在担心什么?况且这开水壶都轰鸣成这样了,他们谁能听得见。”

他说着,手贴上了沈忱的后腰。

沈忱腰窝一软,差点跪倒。

“出去,哥,我求求你——”他低低叫,这会儿连脖子都红了。

慕馥阳看着他的皮肤变色,知道他害羞,不再言语,微笑着最后在他后脑勺落下轻轻一个吻。

“这声哥真好听。”

“…………”

那个吻那么轻,却也令沈忱的心狂跳起来,感受到一种含羞又激荡的热潮包裹了全身。

水烧开了,他的脸也快烧开了,慕馥阳这才拿过壶,先退了出去。

沈忱还沉浸在暧昧的气氛里,狠狠甩了甩头。

要命。

打开水管,掬起捧凉水撩一把脸。

这才端着杯子和壶出来,邵露露很兴奋地说:“听见了吧,沈忱?”

“什么?”

“咱们确定拿了星光之夜最具人气奖和最受关注新人组合奖,九月三十日要去领奖,另外,梁宵有部音乐综艺节目去当常驻嘉宾,逼格还可以,有大咖,你不上不下,新鲜度十足。”她高兴地抿一口茶,随即烫地面目扭曲,“我总算等到这一天了,四个烦人j-i,ng一脚踹出去两个,剩下你们两个搞学术的,应该不会令我太过费心,不过也别急,我这腾出手来了,除了团活,会给你们俩好孩子留心好私活儿的。”

沈忱听说梁宵有了综艺,高兴得一个蹦子蹦过去抱住了梁宵的脖子,慕馥阳看在眼里,暗暗向他发s,he眼刀,示意他手脚规矩点儿,可沈忱压根没理他。

哼哼,还聪明呢,活脱脱一傻子,自己没活儿都这么开心。可又换位一想,自己这个组合,按这个标准,不全是傻子么?

他弯弯嘴,感受着心里的阵阵暖意,但马上又耷拉下来。

不对,过两天自己也进组了,进组要随组,男票还在这儿高兴。

嗯,还是傻。

幸好他不傻。

***

晚上私人会所吃烤r_ou_配卡拉ok,他们四人鬼哭狼嚎之际,慕馥阳独自走到阳台上淡淡抽烟。

邵露露特别爱拉他们出来聚餐的时候纵情高歌,每首都唱得很有江湖气息,慕馥阳忍住眼皮子的跳动忍受完一首她倾情奉献的《我和草原有个约定》之后,冲她勾勾手。

邵露露放下麦克风走出来,他斜倚在护栏上:“关门。”

“……”邵露露咬牙切齿地回头关好门,“大爷,又干嘛?”

他抽了最后一口烟,烟头碾碎勉强收进烟盒里:“罗崇宁有私活,我估摸着你跟他沟通过吧,他不接,然后你给推了。”

“……”邵露露挑挑眉,“你和罗崇宁好到共用一个脑子了?他给你说的?”

慕馥阳笑了笑:“直觉。”

“那……”他顿了顿,“沈忱这边你打算怎么办?”

邵露露停滞片刻,叹了口气:“咳,果然什么都瞒不过你的眼睛。”

“好吧。”她抱肩,“罗崇宁确实有个网剧邀请,但是拍摄周期不短,又要扎横店,他说他太忙了无法兼顾,我跟片方联系过,这角色如果不是特别特型的,沈忱也可以演,但是他们把我们拒了。”

“……”

“你知道的,他才出道几个月,人气目前还没不错的私活。”

慕馥阳笑笑:“这不就看邵阿姨你撕资源的本事了吗?”

邵露露感到阵阵头疼:“别,别给我戴高帽啊,准没好事。”

慕馥阳继续笑:“……”

邵露露让他笑得发毛:“你知道,我又不能拿人家邀请方怎么办。”

“那如果加上我呢?”

“……”邵露露怔了怔,不确定道,“什么意思?”

慕馥阳沉吟了会儿:“他去横店拍戏太辛苦了,如果有不错的综艺,我愿意和他一起录,你给找找。”

邵露露顺间瞪圆眼睛,满脸的不可置信:“谁跟我说这辈子都不接非全团上的综艺节目。是什么神奇力量推动了你的出尔反尔?”

慕馥阳嘴角一撇。

我说爱情的力量,你信吗?

“去找吧,阿姨你行的,我看好你。”

邵露露:“……”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给我地雷的小仙女:=3=

kenji1900扔了一颗地雷

子梨扔了一颗地雷

小小四季扔了一颗地雷

kenji1900扔了一颗地雷

汐风风风扔了一颗地雷

子梨扔了一颗火箭炮

子梨扔了一颗地雷

卷扔了一颗地雷

kenji1900扔了一颗地雷

子梨扔了一颗地雷

小小四季扔了一颗地雷

感谢给我营养液的小天使:=3=

读者“锅”,灌溉营养液

读者“娟子”,灌溉营养液

读者“shalo1031”,灌溉营养液

读者“小小四季”,灌溉营养液

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44章

吃完饭,回到宿舍。

星光之夜他们有现场表演,邵露露要求罗崇宁和梁宵在参加颁奖之前都回到宿舍住,这几天他们还需要抽空再排练几次。

其实首专才四首歌,哪一首都是经过了他们日夜勤勉的练习,根本没必要担心几天不一起练就出错,沈忱听着邵露露的训话,心却早已经飞了,眼睛垂在大腿上,手指打着圈。

颁奖礼后慕馥阳就走,这宝贵的独处时间啊……居然就没了。

如果早知道是这种结果,他当时就应该在慕馥阳问他那个问题的时候就答应他,那样的话……

不,那样也迟了,毕竟当天晚上宁哥就已经开始回来住,所以应该推前到那个露露姐来跟老大谈和司文娜演电影的那个下午。

他悚然一惊,突然觉得当时自己拒绝了那个吻在现在想来简直是毫无道理。

不过,话又说回来,为什么慕馥阳会选择那天突然来那么一下?在那之前他们之间分明是那么正——

哦,好像也已经不正常了。

沈忱垂眸,想着这半个多月来两个人的相处,实在是友达以上,暧昧有余……哎哎?从哪个时间开始的?他发现自己竟然想不起个头绪。

所以……到底是什么时候,某人开始喜欢自己的呢?

他慢慢的,已经完全听不见邵露露的声音了,沉浸在自己的思索里弯着嘴偷笑。

慕馥阳抱着肩,脚踝搭在茶几上,若有似无地瞄着沈忱的表情。

实际上星光之夜这个奖项只是个分猪r_ou_的奖,没什么含金量,但是能一举拿下两项奖,特别是最具人气奖,他们把这块本应该就属于自己的猪r_ou_吞下去了,不是说足以让别人闭嘴,而是不会让别人惊讶于他们的落空,邵露露之前还在担心此前慕馥阳一番折腾会脱一批粉,没人j-i血地连夜给他们上官网投票,现在看来是多虑了,一颗心终于放进肚里,喝了点酒又嚎了两嗓子歌,夜里情绪就飘了,从这个奖就开始漫无边际地澎湃展望:

“这个奖好啊,开门红!我们年底的金歌榜也十有八九,要是再斩获了比较有含金量的,万一爆冷年度金曲分到一歌,哥们儿们,我们就国民了,春碗该有我们的一席之地了!到时候你们就是天团,我就是顶尖经纪人,业内传奇!小姐妹里轻轻松松混一线!不是带刘德华梁朝伟这种级别的同行,都别来高攀我,没时间搭理他们,哈哈哈!!”

梁宵靠着沈忱,小声嘀咕:“她凭什么觉得以徐总监那个水平的歌词,我们能爆冷获得年度金曲?并且这中间的逻辑跨度也太大了吧,怎么我们就混上春碗了,还国民?不,我不要我们的歌沦为广场舞伴奏带啊!”

罗崇宁也冲慕馥阳哼哼唧唧:“快说点什么,让阿姨醒醒,不然过会儿她做起青少年选择奖、格莱美的梦了,以后只搭理马特达蒙的经纪人了,我可满足不了她那么大的胃口。”

慕馥阳懒懒地从沈忱身上收回眼神,拍了拍手:“业内传奇,你儿子还在家等你检查作业呢,回去太晚了小心老公不高兴。”

邵露露:“…………”

她负气抄起一个靠垫朝慕馥阳头上飞了过去,张牙舞爪地恨恨道:“你们是什么魔鬼艺人?!你们连老娘做会儿美梦的权利都要剥夺?!”

沈忱被吓得哆嗦了下,终于清醒过来,眼前已经不知不觉从刚才的畅想美好未来和谐画面转变为一个女人狂殴两个男人的血腥动作片:“……”

最后邵露露勉强收手,甩了甩头发,走路带风,杀气腾腾地消失了,还撂下句狠话:“你们就不要练,到时候谁在舞台上跳错半步,唱错半个字,我把他扒皮清蒸了美团送给他父母!”

剩下三个人瑟瑟发抖,唯有慕馥阳无所谓地笑笑。

他站起来,似乎很轻松地轻咳一声:“我先去洗澡了。”

沈忱盯着他的背影,咬了咬手指。

他现在觉得慕馥阳的情绪真的很好猜,他那个叫孟梵的朋友说的对,他是个很纯的人。

纯,就意味着容易被看透。

慕馥阳洗完澡拿着换下来的衣服从浴室里慢慢走出来,抬眼,正巧,沈忱也拿了干净的睡衣准备接替他。

擦肩而过的时候,他的脸颊突然一热。

“……”慕馥阳微微呆住,站在原地,沈忱的声音已经飘在背后,“少想些有的没的,我在呢。”

嘴唇蹭过脸颊时干燥的触感依稀可辨,热度柔软细腻,熨帖到心间,触发了心脏的搏动。

沈忱前脚才踏进浴室,就被一掌推了进去,他向前一栽,然后又被蛮力一扯,压在了浴室的门板上。

“哎,我——唔”

还没等真正开口,慕馥阳的脸就凑了过来,唇上一热,他的胳膊被紧紧按在头两侧。

“……”

沈忱花了不多的时间,就扬起脖子,全盘接受这个人用灼烫的舌带给他的狂乱。

得到他的回应,慕馥阳的动作逐渐变得温柔,他们谁都不谙熟此道,但是因为吻的是彼此,有充足的兴趣和耐心磨合挑|逗对方。

渐渐地,沈忱的脸颊发烫,头晕目眩。

感觉到薄薄的T恤上沾染了淡淡温热的s-hi意,突然模糊地想到——

这人刚刚好像……没穿上衣。

没穿上衣?!

他的太阳x,ue突然突突直跳,感受到两人的身体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贴合摩擦,他甚至能感到对方胸膛上因为寒冷而凸起的……

“!”

血液轰地冲到小腹。

“!!!”

他差点牙关一紧咬到慕馥阳的舌头,紧张地想向后退,可早已没有余地,慕馥阳略微皱眉,有几分不满,身体完完全全倾轧过来,把重量完全覆盖在他身上。

“……”

空气中最后的一点可怜的水蒸气好像也已经蒸发殆尽了,沈忱觉得自己就快窒息之时,慕馥阳才终于放开了他,底下头来,用前额蹭他的脸颊,喘着粗气。

听他那毫不克制的声音。沈忱面红如火,嗓子都快要干涸,冒出来的声音都沙哑了,尴尬无比:“你……你……我……”

慕馥阳笑了笑:“嗯?”

沈忱放下最后一点羞耻,叙述着刚才他就发现的那个事实:“你……顶到我了。”

慕馥阳微微直起身体,斜眼睨他,嘴角一丝邪笑:“那你不也——”

“啊啊啊——”他伸手捂住慕馥阳的嘴,眼角绯红,“不许说。”

慕馥阳的眉眼透过s-hi漉漉的头发,盯着他笑。

“……”

沈忱躲避着他的眼神,可是眼前俱是他白花花的r_ou_|体,自己根本没地方安放视线,感觉他的手慢慢摸上自己的腰,沈忱腾出另一只手下去捉住他那魔爪——

“别别别——”

“为什么?”

“我,我还没洗澡。”

慕馥阳盯着他的红脸,觉得听到了一句非常可爱的话,不自觉地就勾起嘴角。

他觉得自己这么开心的时刻真的不多。

“只是抱一下。”他抓住沈忱捂着自己嘴巴的手,坚定移开,然后绕上自己的脖子。

沈忱还是半垂着眼皮,这个动作的间隙,他的视线不知道落在哪里,突然双颊更是颜色浓厚,刚吻过的嘴唇震颤着,说不出话。

慕馥阳顺着他的眼神往自己身上瞧,很快就把区域锁定在了胸口到腋下,然后默不作声地笑了。

沈忱太简单了,他只是轻轻笑,就窘得别开头,然后受不了似的慢慢闭上眼睛。

细到简直快没有的声音从他嘴里传出:“要,要抱……就快点抱。”

“……”

“屋子里可还有别的人,万一过会儿上来了。”

慕馥阳瞧着他的表情,终于无法忍耐,把他卷进怀里。

瞬间身体再次贴紧,他们都发现他们那么眷恋这种感觉,仅仅是简单的拥抱,可是每个接触的毛孔都像是触感神经极为发达,贪婪地捕捉着对方的味道、温度和心跳。

慕馥阳慢慢地抚摸着他的头发:“刚刚你开小差,笑什么呢?”

沈忱正沉醉在拥抱里感受悸动,整张脸埋在他颈窝,感觉他胸膛微微起伏,稍微一臊。

忍不住问他:“在想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

要是平时,慕馥阳绝对会对这种白痴问题嗤之以鼻,不过现在他智商已经也跟着降为负数了,居然还认真思考起来,马上就想到了那天他也是伏在自己怀里,自己也是差不多这样抱着他,那场面依稀很遥远,却又近得好像昨天发生的事。

“你还记不记得咱们去B市,你哭得死去活来那天?”

“……”那件事他怎么可能忘?!沈忱稍微挣扎了两下,“我没有哭得死去活来吧?”

“……”慕馥阳又把他的头按了回去,念念叨叨说,“我要去拍戏了,可没时间整天盯着你,你自己要知道怎么照顾自己,我不在,就不许哭。”

沈忱果然没了动静,但是却还对刚刚那件事耿耿于怀:“咱们去B市,那不就没很久?”

“咱们真正认识也没有很久,不过就两三个月而已。”

有吗?才两三个月?但沈忱一想,虽然自己认识他许久了,可他真正知道自己这个作为“沈忱”的存在,的确时间不长,不由得有些诧异这惊人的发展速度:“两三个月,太快了吧?”

“快吗?”慕馥阳哼了声,似乎是不敢苟同,“如果有感觉,相处不长的时间就可以确定了,花太久时间才能想清楚不是我风格。不像某些人,分明心里喜欢我喜欢得要死,还在那儿装矜持,钓得我寝食难安。”

“…………”这是在说他吗?他分明——

“现在肯答应我了,知道时间宝贵了吧?”

知道了知道了,这个人真是……

沈忱如此想着,双手拢在一起,再度抱住了他的脖子。

***

正如慕馥阳所说的,他们在一起独处的时间真的很宝贵,每天要花费大量的时间练习,并且他还要挤出时间来读剧本,沈忱瞧着他读剧本的样子到还真不像个差生,很认真,虽然时不时伴随着对台词的吐槽,可那两卷台词本却总是拿着没有放下来过。

九月三十日,星光之夜。

虽然这是某门户网站举办,但是因为财大气粗,现场依旧是群星璀璨,有不少大牌明星盛装到场,九月底的天气十分宜人,各种造型都有用武之地,红毯上可谓争奇斗艳。

他们crux穿的是某品牌商赞助的系列夏装,色调以蓝灰白为主,清新又帅气,进场前在外面就收获无数尖叫,等去找座位时也博得一众圈内人的眼球。

不少人是慕馥阳的旧相识,对他打招呼的是最多的,罗崇宁和梁宵也收到一些问候,沈忱也有认识的不少熟人,一眼就瞄到了爆闪,陶尔看到他们,哼了哼,直接无视。

沈忱:“……”

嗯……他尴尬地将目光转向另一面,发现了糖果甜心,队长司文娜与他视线相对,微笑着点点头。

沈忱也朝她笑笑。

笑容还噙在嘴角,就被梁宵扯了扯胳膊:“擦擦擦,他怎么也来了?”

“谁?”沈忱正过脸,就看见不远处有个身着白西装的高个男人走近,俊俏逼人,面带微笑,令人如沐晨曦般和煦温暖,真正的有种人如其名的感觉。

沈忱笑不出来了。

相较于他们四个人的冷漠,于晨曦倒是很大方地伸手:“馥阳,好久不见。”

慕馥阳看了一眼他伸过来的手,歪头哼笑了声,从他旁边绕过。

他也不生气,转而看向他们三个:“崇宁,小宵……你好,沈忱。”

沈忱愣愣地望着他,还没开口,就被梁宵拖着,尾随罗崇宁走了。

于晨曦收回手,揣回口袋里,动作还是非常优雅有风度,转头看向舞台上的大屏幕,舞台上的灯光五光十色,投进他的眼里,那是种疏离的流光溢彩。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给我地雷的小伙伴:

小小四季扔了一颗地雷

娟子扔了一颗地雷

子梨扔了一颗地雷

感谢给我营养液的小伙伴:

读者“娟子”,灌溉营养液

☆、第45章

“各位尊敬的来宾、各位亲爱的朋友,大家晚上好,欢迎莅临第六届星光之夜。我是主持人文澜——”

“我是主持人颂颖。”

“我是主持人邵柏。”

“……”

沈忱坐在慕馥阳和陶尔中间,感受着无比尴尬的同时,视线忍不住眺望场内前排,努力地寻觅着。

咦?怎么找不到?

心里暗暗琢磨——

露露姐怎么没说今天于晨曦也会来呢?

不过转念又一想,于晨曦来了又怎么样?难道他们会因为和于晨曦出席同一个颁奖典礼就连第一次分猪r_ou_都不来参加?那岂不成了他们耍大牌嘛。

主持人不知道说了什么,两边鼓动起稀稀拉拉的掌声,在某些方面不得不承认,隔壁陶队长和老大是十分相似的,刚刚找了半圈,最后发现他们的座位居然是挨着爆闪,陶队和老大都不约而同地发出了对对方鄙夷的哼声,然后同时给对方一记白眼,将脸扭到旁边。

呃……这俩人还在上幼儿园吗?

沈忱站在他俩中间,瞬间冻得瑟瑟发抖,非常想逃离这是非之地,拨开老大想坐到梁宵旁边去。

“哎——”某人伸出长臂,揽住他,口吻居高临下,“去哪儿?”

沈忱浑身一哆嗦,随口编了个谎,指了指梁宵:“我让他陪我去个厕所。”

当然,回不回来就是另说了。

“哦,是嘛。”慕馥阳点点头,指了指他和陶尔中间的座位,“去吧,这个位置留给你。”

“…………”

这,这他还去个屁啊。

沈忱竭力收住自己的苦瓜脸,拽拽他的衣襟,凑过去小声低语:“这四个座位是分配给咱们crux的,可又没规定怎么坐,既然你不愿意坐在他旁边,还可以和宁哥换座位。”

慕馥阳摇了摇头:“凭什么,他不退,我为什么要退,难道我怕他?”

……

这哥误解了,他能怕谁?别人不怕他就不错了!

“再说了。你要我们俩分别坐梁宵旁边?还是要罗崇宁和梁宵中间卡着咱俩,他坐司文娜正前面?”他拿斜眼睨沈忱,拎起他的后领子,微微弯下脑袋,“你搞没搞清自己和谁一伙?是不是我还需要提醒你一下?”

“……”

沈忱感受着后领子上的手劲儿和耳边令人发毛的威胁,眯着眼睛,点头如捣蒜,求饶不迭:“搞的清楚搞的清楚,我不换了。”

“嗯。”慕馥阳施恩般松开了他,又拿手指捏捏他的发尾,“这还差不多。”

“…………”

然后就成了这种现状,他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极力缩减着存在感,毕竟左边是男票,后边是队友的女票,右边是男票的仇人,还要抽空侦查前方的敌情。

哎,娱乐圈真小,这随便拉两条线都有一番感情纠葛,这么关系凌乱的堪比《绯闻女孩》。

沈忱满面愁容,却十分给力地贡献最热烈的掌声。

旁边忽而传来一声声音不大不小的讥诮:“哟,看不出来,这儿还坐着位于晨曦的铁杆粉丝。”

他微微发怔,还来不及去看陶尔,就被突然变化电子屏背景的舞台吸引了视线,原来接下来的节目正是于晨曦唱歌,只见他从开合的背景板里缓缓走出,后面一对对男女双人舞伴舞就位,主办方投放了大量白色羽毛,从空中缓缓飘下,他站在舞台中央,伴随着音乐,温柔而深情地开口……

沈忱尴尬地凝固了笑容,听了一会儿,却也不得不承认,感觉到什么叫“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陶尔发出鄙夷的轻笑,状似对着空气说:“我要是于晨曦,我也不给某人提鞋,唱歌还不如我,性格也没我亲民,自以为有一群脑残粉捧着,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自己出来混,不也和某些半斤八两的分庭抗礼么?”

沈忱:“…………”

舞台上的蓝光照着他的脸,他偷瞄着慕馥阳的反应,发现慕馥阳毫无反应,甚至有点开小差,已经开始玩起了手机,似乎没有听见。

“…………”

他张了张嘴,最后酝酿了半天,才开口:“刚才陶队长没有热情的鼓掌,还以为陶队长对于晨曦的歌和他所谓的好性格都不怎么欣赏,现在听陶队长一席话我反应过来了,陶队长确实是不欣赏,陶队长比较欣赏的是于晨曦没有契约j-i,ng神。”

陶尔霎时惊诧,倏然转过脸来。

当然,转过脸来的人不止他一个。

沈忱余光扫到,心中明镜似的,亮堂又明媚,但眼神还是平时前方:“这个理念还蛮特别的,我觉得陶队有机会可以和姚总交流一下,不知道他会不会觉得你这种‘比不过队友人气就随性单飞’的想法很有魄力。”

即使在昏暗的光线里,陶尔也显得脸红脖子粗,嘴唇都颤抖了:“哎,你算老——?”

他正要发作,邵露露刚好猫着腰走过来,拍着梁宵的扶手,小声地提醒他们:“于晨曦唱完还有四个节目就轮到你们了,还不赶紧过来候场?!”

沈忱弯腰起身,轻轻撂下句:“我老几也不算,就是单纯想说,就说了。”

然后一眼也没瞥他,跟着自己的队伍径自离开。

他们的粉丝极其关注四人的一举一动,从他们默默从座位上站起来,就忍不住s_ao动,因为声势浩大,不少人都牵动了视线,倒是于晨曦卖力深情的演唱被忽略了。

走进后场,已经有工作人员开路引导他们去休息室稍事调整和补妆,走到一半,外面爆发出热烈的尖叫,似乎在宣布什么奖项,罗崇宁顿了顿步子,有些不快:“靠,早知道他来,我就不会来了。”

梁宵也点点头,拉着沈忱的胳膊,气呼呼地附和:“就是,他还有脸跟我们打招呼,还那么噁心的叫我,我看他那张脸就觉得欠扁。”

慕馥阳摇了摇头:“扁过了,当时并没有觉得解气,反而差点惹得一身腥。”

沈忱:“当时?”

慕馥阳望向他:“现在对我来说那件事早已经没意义,所以已经没感觉了。”

“……”沈忱凝视着他的云淡风轻,久久无语。

邵露露走到一半,回头,看那四个男子不知何时已经停在原地开茶话会,差点气吐血。

“少爷们,能不能走快点儿!过会儿上场了还一个个腰来腿不来,等八抬大轿呢?”

她边走边中气十足地咆哮,不看路的后果就是结结实实地撞在来人的身上。

邵露露差点狠踩那人一脚,惊魂未定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对——”

抬头,一只手已经扶着她站稳,那人另一只手捧着座奖杯,嘴角勉强勾起,却有丝挥之不去的尴尬和抱歉。

“露露姐。”

邵露露霎时愣住了:“………………”

“露露姐。”

他们站在人流拥堵的走道里,却引来无数路人侧目,邵露露盯着他上下打量了几秒钟,目光闪动,但只是一瞬间,就别开视线,咬了咬牙,淡淡道:“好,你很好。”

于晨曦的身后跟着他的助理,女孩子年纪很轻,但是面目冷若冰霜,透着些许不耐烦:“…………”

邵露露甩开于晨曦的胳膊,张了张嘴,强硬地挤出一句话:“好狗不挡道,让开!”

于晨曦的助理闻言,眉毛皱紧,向前一步:“哎,我说你骂谁呢?”

于晨曦的手臂刚抬起来,就听见不远处传来个声音。

“又没指名道姓,有的人倒是挺着急对号入座。”

罗崇宁贴着沈忱的肩膀走过去,伴随着冷笑:“我就好奇了,这里按道理是人来的地方,怎么蹿进来两条狗。”

他走到于晨曦对面,淡淡笑笑:“你说是吧。”

周围的人虽然大都是工作人员,但还有那么几个蠢蠢欲动的,小心翼翼地掏出手机,那小姑娘倒是反应极快,马上也拿出手机:“我们的艺人是受邀来参加颁奖典礼的,工作人员不出面调解就算了,如果还要拍照的话,好,你拍我也拍,我们丰凯对于这种侵犯艺人利益的行为绝对不姑息和手软,以后也休想我们和贵网站再合作!”

梁宵白眼翻上了天:“还真是一条疯狗,一条走狗。”

他们三个交换了番眼神,也赶紧走过去。

于晨曦倒是没有那么生气,神情平静地望着罗崇宁:“我知道你怨我,怪我,但是我也有我自己的理由。”

罗崇宁摆摆手:“我对你的心路历程没兴趣,让开!”

……

顿了片刻,于晨曦轻轻往旁边避了避。

邵露露气势汹汹地走了,罗崇宁紧随其后,梁宵追过去,沈忱尾随着慕馥阳垫后。

他瞄着于晨曦,那张脸上始终淡漠无表情,可却在慕馥阳经过的时候伸手挡了下。

“馥阳,我能不能和你单独谈谈?”

沈忱没刹住闸,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停步撞在了慕馥阳的背上。

慕馥阳立马伸手握住了他的手腕,转过头,轻声询问:“没事吧?”

沈忱摇了摇头。

再抬头,他收到了于晨曦考究审视的目光。

不过那目光稍纵即逝,甚至有那么一刻,他觉得那可能是自己自作多情的错觉。

于晨曦的声音已经重新响起:“就几分钟,我们谈谈。”

慕馥阳回过头,终于无声迎上他的目光。

他们身高差不多,可于晨曦以前总给人一种柔软的感觉,就显得没有慕馥阳高大,沈忱与他只有几面之缘,不过也明显感觉到短短几个月,于晨曦变了,他真不想承认,不过确实就是陶尔说的那句话,他在某个层面上,好像真的可以和慕馥阳分庭抗礼。

是哪个方面呢?沈忱忍不住想着。

他仰了仰头,看着慕馥阳的脸,看到慕馥阳的眼神,刚才的想法突然就断了。

他从来没见过慕馥阳这个眼神。

那是种说不出的严肃,深沉,甚至有几分锐利,隐约还有点……孩子的倔强?

慕馥阳低了低头,看看那横在自己面前的手,手里握着奖杯,金灿灿的,发着光。

光就是这样一种东西,无论它来自哪里,因为什么而透出,它总是那么亮。

他淡淡开口:“几个月前,我也曾迫切地想和你谈一谈,但是你没有给我机会。”

于晨曦的表情终于有了波澜,嘴微微抿了抿,最后又变成条僵直的线:“那个时候……我没办法。”

“没办法?”慕馥阳笑了笑,“你还有没办法的时候?李代桃僵、金蝉脱壳、猫哭耗子,什么把戏都玩过来了,你还有没办法的时候?”

“……”

“于晨曦,天下没有那么多两全其美的事,你既然有所得,就应该坦然接受有所失。不过也感谢你,不就有那么首歌么,挥别错的才能和对的相逢,没被你骗过,我还真以为我自己很聪明。”

他再度低下头去,郑重其事,掷地有声。

“把你的脏手拿开。”

于晨曦愣了片刻,终于收回那只伸了稍久,有些痛的手。

沈忱观察着他的表情,冷不防被慕馥阳向前拽了把——

“沈忱,我们走。”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给我投地雷的朋友们,名单如下,谢谢~

吭哧吭哧扔了一颗火箭炮

吭哧吭哧扔了一颗火箭炮

kenji1900扔了一颗地雷

kenji1900扔了一颗地雷

上一章:第17节

下一章:第19节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谜语书屋 - 耽美小说、BL小说网!
BL小说 | 御宅屋 | 海棠书屋 | 流浪文学 | 思思看书 | 飞言情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手机访问 h5.miy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