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耽美BL小说大全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BL小说 > 闪耀的你_现代耽美_腐书 > 腐书耽美 第23节

第23节 腐书耽美

顾铭学努了努嘴:“既然你拜过了,有件事你必须要知道。”

“什么?”

“后来小南正式嫁给了姚肃,所以你想要姚肃当你后爸吗。?”

沈忱:“……………………”

那个早晨,他们坐在顾云南的房间里,沈忱听他们讲起了顾云南、慕明钊、姚肃的那段往事。

“其实我家与姚家是世交,小南和姚肃更是从小就认识,只是姚肃那是年少气盛,虽然喜欢小南却从来没有挑明过,因为小南年纪太小,小他五岁,他就算喜欢也开不了口。大三时有一个女同学对姚肃频频示好,而小南那时还在上高中,他经受不住诱惑,就和那位女同学谈起了恋爱,没想到遭到姚肃他爸的坚决阻挠,于是负气申请出国读研。”

“他当时走的时候十分决绝,可是我们是过来人,我们哪能不懂呢?他爸嘴上不表态,心里也是一万个支持。果然,再你侬我侬、干柴烈火的两情相悦也敌不过距离和时间,那女孩儿毕了业有了工作,又和对她十分体贴、关怀备至的上司好了,其实姚肃那时心里已经有几分后悔,可是咬牙坚持读书,那时小南也上了大学,听说姚肃和那女孩儿分了手,就求着我要去美国。”

“我当时不同意,我说你等他回来再说,不然你和他也是异地,可她一直求着我说她就是喜欢姚肃,她爱姚肃,我想了想,反正我和你爷爷都觉得姚肃这孩子虽然有时候有些心高气傲,可其他方面没得挑,两家结亲也是乐见其成,于是我就再没有阻拦。那时正值放假,还是我亲手给她打包的行李,把她送上的飞机……”

奶奶说到这儿,忽然重重一叹,低头不语。

沈忱动了动上半身,好奇地问道:“然后呢,怎么了?您怎么不说了?”

奶奶拿过张纸巾拭泪。

顾铭学沉声接过了话头:“哭什么?有什么可哭的?”

他不高兴地咳了两声:“我来说。”

“结果姚肃那小子因为受了情伤,就在那边花天酒地,小南在酒吧找到他时那个场面你可想而知,他喝了点酒,把小南骂回来了,他觉得小南那个时候出现就是让他难堪,她就是专门去看他的狼狈相的。小南哭着跑回国,就那些行李,然后她并没有回家。刚开始她骗我们她和姚肃在一块儿,直到后来学校开始找我们,我们才知道真相,而她也就跟着失踪了。换了电话,我们报警,快把A市翻了个遍也没找到她。”

“过年的时候姚肃回家来,他比我们还急,到处找,找不到。他失魂落魄地对着我们哭,可是那能怎么办呢?我说你是个男人,你就别跟我哭哭啼啼,我不比你痛心?说真的,你早干嘛去了?!你要是真的跟你说的那么爱我们小南,你早就应该——”

奶奶打断了他的话:“你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思?我来说!”

“我和你爷爷到处打听,想不到她人能在槐洲,居然还有了个孩子,直到有一天,她突然联系我们,说她想回家了。那时我欣喜若狂,马上就叫姚肃一起去接她,她说她还要料理一下家里的事儿,只让姚肃去,我们都说好。她回了家,姚肃立马就向她求了婚。可是结婚前的那天晚上她却一直对我哭,她说妈妈实际上我已经有了老公,还有了孩子,只是我一直没有和他领证,我现在时日不多了,只想自私一回,我要和我真正心爱的人在一起。”

“我还不知道她这个时日不多是什么意思。过了不久,姚肃才告诉我她得了r-u腺癌。”

顾铭学接到:“所以我叫她不要生思意,可她不听,她说她想在这个世界上留下个她和姚肃的孩子。她怀着她,一直在思考自己人生的意义,她必须要剩下她。我说那你儿子呢?她说她的儿子长得可爱又乖巧,学习又好,还会考双百分给她。其实慕明钊作为丈夫也非常好,他们的生活虽然不富裕,却也算平淡幸福,可她走了就意味着再也没有脸面回去了。她说着说着,就哭了,她问我,爸爸,慕明钊对我好,可是我不爱他,姚肃明明对我不好,可我却忘不了他,你说我是不是错了?”

顾铭学惨笑一下,把视线挪向别处:“我被她问倒了,我也不知道到底要怎么回答。”

“思意还刚满一岁,她就去世了,癌细胞扩散。八年后的某天,慕明钊带着慕馥阳来找我,他说他生病了,要把儿子托付给我,我看到那臭小子那张倔脸,真的心里就咚的一声,不用验明什么正身,他绝对就是我外孙。”

讲到日头正中,讲完最后一个字,顾铭学老两口都适时的沉默了,沈忱还听了许多关于慕馥阳的琐事,那些事情他有的已经知道,有的从前不知道。

吃过中饭,沈忱决定先行告退,顾铭学没有留他,却在他走到门口时叫住了他。

沈忱返回来,站在沙发旁边:“爷爷奶奶,还有事吗?”

顾铭学把那文件夹推到他面前。

“嗯?”

老人家眼皮一抬:“拿走啊。”

“这——”沈忱后退两步,摆手,“我今天来就是想把它还给你们。”

奶奶笑眯眯地说:“香都上过了,还什么?钱只是换了个兜儿装,都一样嘛。”

顾铭学哼了声:“拿着啊,你等着是让奶奶亲自给你装吗?”

沈忱嗖地拿过文件袋:说不过说不过。

顾铭学:“你们家你父母,除了你,还有两个女孩儿,一个你姐姐,一个你妹妹。”

这您都知道?沈忱抖了抖,忐忑。

顾铭学:“你爸妈能同意你这唯一一个儿子和男人好?”

“……”沈忱大窘,但还是握了握拳,诚恳道,“这个问题我自己会和他们慢慢谈。”

“慢慢谈。”顾铭学又是一哼,“我看慢慢跪,还差不多。”

沈忱:“……”

顾铭学把视线移开,慢悠悠地开口:“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网上搜的吧?肯定不可能是慕馥阳那小子告诉你的,我的名字他从来不提。”

沈忱尴尬:“是网上搜的。”

顾铭学:“网上说我身家五十亿。”

沈忱默默汗颜:看来还是个经常上网冲浪的新潮老人。

顾铭学:“其实比那多。”

沈忱:“!”

顾铭学又把眼神转过来,呷口茶,淡定道:“你如果跟你父母谈不妥,过来跟我说一声,我亲自和他们谈。”

沈忱:“……”

顾铭学:“我的钱就是留给我两个孙子孙女的,馥阳思意一人一半,东恒我也想留给馥阳。”

“……”

“馥阳的也就是你的。”顾铭学难得地放松勾了勾嘴角,“你的姐姐妹妹将来不必担心前程问题,你父母更不用担心养老问题,至于你父母要是担心你没有后代,现在科技那么发达,国外代孕没问题,你们想要几个是几个。”

沈忱着实吓到了,半天才挤出几个字:“……谢谢爷爷奶奶。”

☆、第57章

两天后,慕馥阳回来了。

那时沈忱和罗崇宁正坐在电视机前听着背景音玩手机,门锁转动,沈忱再抬头,一个高大的人影在玄关晃了晃,然后花费不多时,就倚在客厅门口,放下行李,朝着他笑。

沈忱:“………………”

罗崇宁完全无视了慕馥阳的存在,急得在沙发那头踹他小腿:“唉唉唉,大嫂,你什么情况?!我快被围殴了!!你能专注点不?!”

沈忱还管什么游戏?连罗崇宁的声音都自动忽略。

眼睛完完全全就长在那个男人身上,上下贪婪地扫视几眼,动都不会动了。

慕馥阳难得毛衣里穿着件衬衣,收拾得颇为斯文,平时看惯了他舞台上拉风扎眼,现实里邋遢随意,这样打扮,像他又不像他,这种从熟悉的事物身上发现新意,别有一番风味,着实让沈忱的心狠狠跳了跳。

“见我不说话啊。”慕馥阳还是笑,痞笑。

然后晃晃悠悠走近。

“……”

罗崇宁看眼他,再看眼沈忱,半天挤出四个字:“哎哟我去。”

他头皮发麻,被热恋中的人眼神里直流电呲出的火花打麻的。

沈忱怔怔凝望着慕馥阳的眼睛。

彼此相对而视,即明白此时无需多言。

只不过短短几天,可这几天是多么的度日如年只有他们知道。

沈忱不曾说,不代表几个夜里的辗转反侧、失眠担忧他不惶恐、不害怕。

相反,他惶恐得不得了,害怕得不得了。

在去顾铭学家之前的那个晚上,他静静盯着天花板熬到天亮,窗外静静繁星点点。

好吧,他必须承认也许他和慕馥阳可能都不是星星,而只是是两个提着灯笼在夜里行走的人。本来各自走着不同的道路,却被彼此散发的光所吸引,然后慢慢走到了一起,因为能照亮的一点坦途而喜悦,因为彼此散发的热度而紧贴取暖,然后他们都被麻痹了,忘了两盏灯的光照亮不了世界,微茫光芒找不到可能立时就是悬崖陡壁,搞不好一阵风吹来就能卷走他们手里的灯笼,他们的死法其实可以有很多种。他自己都不知道这是他的孤注一掷,还是他的棋错一着,但他就知道这个时候他必须要带路。

不过现在能看到慕馥阳,就说明路没带歪。

还好,真好,一切都好。

那些没说出口的,已经没有必要说了。

慕馥阳走过来,搂住他的膝弯和肩膀,直接把他抱起来,抬走。

沈忱颠了两下,伸出右臂搂住慕馥阳的脖子,用脸颊蹭了蹭他的下巴。

罗崇宁观摩了全程的公主抱,心里一群羊驼欢快跑过:185的人抱181的人?这,这符合人体力学吗?

“虽然我也是见怪不怪了,但你俩能不能不要老是推陈出新?不然我真觉得你们是故意恶心我,恶心的我浑身j-i皮起疙瘩啊!”

他抖落着无形的j-i皮疙瘩,人体力学极限转眼已经进行到上楼梯。

罗崇宁:“……”

他是真想给慕馥阳吹两声口哨,腰真是好。

腰这么好,过会儿会不会把房顶拆了?

合着这马上变危房的节奏。

慕馥阳抱着沈忱稳稳当当走上二楼:“去我房间,还是你房间?”

沈忱脸颊火烧:“上次就是我房间。”

慕馥阳:“那上上次还是我房间呢。”

救命,他老是想去自己房间,沈忱心率就快不齐:“……”

罗崇宁站在楼下,叉腰冷笑:“要不二位移步我房间?反正你俩谁都没睡过,保证给你们前所未有的新奇刺激体验。”

慕馥阳哼笑着在沈忱脸上亲了下,将他放下来,语气y-in森:“站这儿,等我两秒。”

“啊?”

“我让他滚。”

沈忱:“……”

慕馥阳又是声轻笑,伸出手臂。

沈沉跳起来扒在了慕馥阳身上。

慕馥阳接住他的两条大腿,高兴地弯弯嘴角,雷厉风行,一脚踹开自己的房门。

屋内一片漆黑。

……

慕馥阳:“邵阿姨。”

沈忱:“她最近一直不接我电话。”

慕馥阳:“她最近闹失联,听罗崇宁打小报告说你搞定了某些孤寡老人,又被姚老头质问我们的综艺节目她打算什么时候回去跟她反馈,就跑机场接我去了,然后顺道带我去跟节目组的人吃了个饭,烟熏火燎我根本咽不下去,一直在盘算什么时候能回来。”

啥?……这信息量。

某些孤寡老人……还有打小报告……

沈忱:“别这么说爷爷奶奶,还有,那露露姐岂不是……?!”

“她看到照片就认出你了。”慕馥阳一声嗤笑:“哼,这群人,俩老的会笼络人心,这母的懂得找蛛丝马迹。”

“…………”

半晌,沈忱僵硬地转移话题:“……你不是说明早才坐飞机?”

慕馥阳拿手刮着他的鼻子,看他眼睛亮亮的,怜爱地不行,嘴上却哼道:“不喜欢惊喜?”

“喜欢,当然——”不对,等会儿。

沈忱这才觉出味儿来,仰起脸,拿手指着自己:“我们的综艺节目?”

他又说:“我们四个要上综艺了?”

慕馥阳:“就咱俩。”

慕馥阳抬了下脖儿,额头碰到他头顶:“你这么厉害,还能搞得定他俩,我觉得总没曝光不合适吧。”

☆、第58章

第二天,沈忱在j-i,ng疲力竭中醒来。

眯缝着眼睛往窗外瞟了眼,天气晴朗,艳阳高照,根据这天光通透的程度应该是已经过了九点。

昨夜,准确地说是直到今早,慕馥阳始终兴致极佳,把他翻来覆去尽情摆弄折腾,沈忱最后都跪在地板上了。

要了命了。

再这么造作下去,他没有大把时光了,绝对短寿。

他们最近聚少离多,所以慕馥阳做起这事儿来跟不要命似的,除了待机续航都没得说,联想力更是一流,沈忱都忘了他们是怎么从节目讨论的健康话题转向少儿不宜的深夜成人的,等反应过来,就已经被扑倒,他满脑子就是慕馥阳同母异父妹妹姚思意的那句话:“你和慕馥阳这种牛高马大的男人做,你不疼吗?”

疼。

我以前真是太天真了,这是联动脑壳的疼,惑人心魄的烫。

哦,对了,毕竟他老人家自己还首肯过自己那东西像电热木奉。

不得不说,这个比喻真是很有灵魂。

“醒了?”慕馥阳从门外走进来,下半身裹着浴巾,擦了擦头发,坐在床边。

沈忱“唔”了声,发现自己的声音像猫挠抓板似的,闷闷的咝咝啦啦,慕馥阳听着那声音,被可爱到了,凑过去,给他一个吻。

“我没刷牙呢。”一吻过后,沈忱连耳垂都红了,哼哼唧唧到。

“我昨天没洗澡的时候你不也说不嫌弃?”

他动了动,浴巾松了,褐色头发上的水珠没擦干的,掉在颈窝,顺着胸膛留下,滑过结实又瘦削的身体,沈忱无法忽视地看见了……

咳咳!

慕馥阳注意到他的视线,邪笑下,站起来,伸手缓缓解开自己的浴巾。

“……”沈忱差点被自己的一口口水呛死。

兄dei!

好家伙,这如电池又似电热木奉似的那啥,您就好意思这么大鸣大放地展示给人看呐。

慕馥阳看他脸上如同打翻了颜料,眸目含水,咬牙切齿,笑着跨出条腿,欺身而上。

“不不不。”沈忱往后缩缩。

慕馥阳还是笑,手探到被子下面:“比比大小而已。”

……

许久之后,沈忱爬下床,深深觉得自己的脸皮被锻炼的又厚了好几层。没关系,人生信条就是不要脸。

两人吃着外卖,各自斜卧在暖洋洋的阳光刷手机,好不惬意。

最近网上各大论坛已经有好多个慕馥阳性向成谜的帖子,不知是星璨给哪些贩卖对象透露了风声,现在微博也接连徘徊在二十几名的位置,东恒力撤热搜,但又无法完全压制热度。

慕馥阳刷着论坛,帖子此起彼伏,《太子真出柜了?瓜皮啃几天,瓤呢?》《星璨实锤太子密会同性了都爆不出来,姚干爹情深意重,锁了》《分析你阳面相星盘,gay无疑》《我的gay达对太子不管用,太子太他妈像直男》《说半天连张照片都没有,黑黑就敢彻夜狂欢,什么水平》《见识了,你太子还没糊》……《听风就是雨,搞搞太子哪对cp像真的》。

慕馥阳打开了第一页最后这个帖,果然战火弥漫。

“去你娘的楼主,别逼我骂脏话,实锤扔上来再讨,你是给关门了还是给拍照了?提到谁家谁家的人参你等着收!”

“这还用讨吗?你看姚肃老师这微博撤的不眠不休这个劲儿,太子妃你们太子要变小妈,这是升职,提前恭个喜。”

“抱走我于,和同性恋不熟,带我家出场你死一户口本。”

“自从他忱来了以后,太子天天发阳癫疯,你见他为罗崇宁还是梁宵这么疯过?显而易见啊,阳忱家的有没有,这就是你家糖,赶紧吃!以后万一湖绿澄清了,想吃都吃不着了。要我说太子真会炒,卖腐不够偷拍凑,跑去拍戏都不消停,同性异性的瓜源源不断,还j-i贼的不出来回应。这养活多少半死不活的小报,不得个感动中国、年度十大新闻人物,我都要说这群娱乐记者吃水就忘挖井人。”

“滚!我找管理员把这楼扎了,LS和LSS真是贱,自爆了都不知道,黑我阳还黑队友,阳粉已经对忱忱真香了,跟风黑闲不死你们一个个的。”

“啧啧啧,阳忱有活体粉,比你阳出柜还让我震惊。”

慕馥阳挑眉,退出,又打开自己已经爆掉的回复提醒,点开唯一发的那个帖子,底下一溜“待挖坟”,“楼主我真香了”,“入股”还有人刷起了图讨论。

“现在看来,架不是白打的,那叫英雄救美,我这个阳粉非要挑个cp搞搞的话,就阳忱吧。”

“那当然了,我一个忱妈,看自家儿子,他也就是对队长一副小媳妇儿样,只是某家太凶,不敢说。”

“这么看楼主有点神,知道什么料能不能赶紧爆,万一确有其事,我也觉得这人对内的可能性比队外大,沈忱的可能性比罗崇宁和梁宵大。”

沈忱冷不防听见他两声闷笑。

笑个啥?

他从沙发上手脚并用爬过去,结果慕馥阳伸长手臂拿远了手机,警惕地冲他眯起眼睛。

有猫腻。

“我看看。”沈忱伸着手。

“网上的帖子而已。”慕馥阳嗤了声,“骂骂咧咧的东西你看多了会影响心情。”

沈忱静默,拿眼睛睨他:“我怎么没看出来你像是被影响了心情的样子?”

慕馥阳:“我又不会因为那种事情哭鼻子。”

“……”沈忱轻踹他一脚,“你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我现在和那时已经有质的不同!”

看他炸毛了,慕馥阳把他拽过去,摸,顺毛摸,嘴唇贴着他耳朵:“这么一说,宝贝儿,你是有了质的不同,嗯,不是个洋洋自得的小处男了。”

沈忱因为这个称呼荡漾了没两分钟,就开始脸红。

恼羞成怒:他什么时候因为是处洋洋自得了?再说了,这有什么值得洋洋自得的?

慕馥阳在他屁股上拍两把:“干嘛呢?”

沈忱刚才正搜着他们即将参加的《限时八万秒》这个节目,说起这个,他来了j-i,ng神,从沙发上稍微跪起来一点,半倚着慕馥阳:“这个节目最近很火,虽然项目都是那老一套,可是常驻嘉宾都很厉害,影帝歌后唱作人,这些人居然会跑来参加这种节目当常驻,你这个顶级流量都不够看了,确实只能混个飞行嘉宾当当。”

慕馥阳头枕着手臂,脸上带着懒散的自信:“你以为影帝歌后那么好当,走哪儿都得把自己当盘菜似的端着,我当不了,你看我像那样不真性情的人么?”

沈忱:“……”这倒是句实话,谁能有哥您这么真性情。

慕馥阳又接着说到:“所以单单是他们,玩儿不起来,也没意思,谁的人设不得照顾?这对于我们这种参加几期的来说反而有好处,借他们吸引眼球,然后卖自己的亮点。”

沈忱点点头,激动起来:“而且这赛制搞积分制,想玩就好好玩,多留几期,不想玩马上就可以撤。不然搞成梁宵那样我看也累得够呛。”

慕馥阳盯着他瞧,笑了笑:“和聪明人说话就是方便。”

沈忱当仁不让地仰仰了下巴。

慕馥阳看他满脸青春飞扬的样子,笑容愈发扩大。

这么看来,谈恋爱也是有一定好处,二十年多年来的生命中他很少有这样无忧无虑发自内心的笑,十七岁之后更可以说是每一次都为了眼前这个人——这人跟个太阳似的,他怎么那么亮呀?

沈忱看他高深莫测地笑,半虎起脸:“又笑个啥?”

慕馥阳不想好好回答他的问题,膝盖顶了顶他屁股:“笑你这儿好。”

沈忱:“…………”

可调情归调情,他还是有着学霸的严谨,末了又说:“这么好的节目,怎么会突然想到找咱们?还单独找咱们俩。”

慕馥阳没准备告诉他真相,半真半假地说:“邵露露拉来的,她的小姐妹是奥寰的王璇,奥寰的江唯乔她跟过,帮忙牵线不过就一句话的事儿。现在是常驻,本来是想找我们全团,只是他俩一个上着综艺,一个写着论文,赶巧。”

其实这节目老早就找过他,只是要求他单独上,被他给拒了,现在通过邵露露给节目组那边透透口风,双方各退一步,条件不算过分。

沈忱颔首,一副深信不疑的样子,过了会儿却忐忑起来,惴惴不安道:“完了,可是露露姐知道我们谈恋爱事儿了,她会不会不同意?”

与此同时,办公室内,后知后觉地得知真相的姚肃愤怒地将节目合同书扔在桌子上:“不!我绝对不会同意!”

邵露露只是眨了眨眼皮,像是预感到他的愤怒,叹了口气:“姚总,我们现在已经不能对这份合同再修改了,上面的流程全部规划好,少了沈忱就意味着节目中得有个人没搭档,您觉得人家能让我们这么任性妄为么?”

姚肃沉眸瞪来,眼里含着暗火:“……”

邵露露自知说错了话,稍稍低头,装作无事般呷口茶。

姚肃冷哼道:“你说谁任性妄为?”

邵露露:“我不是说您,我是说我们这种行为——”

“慕馥阳伙同他外公外婆,连着你,你们可以合起伙来让我生气,但是我告诉你,你去转告他,他和沈忱在一起,我不同意!”

邵露露沉默片刻,缓慢地张了张嘴:“……姚总,昨天我接小慕回来,路上我想了很多,我觉得既然因为沈忱这件事,他能和他外公外婆合好,他们有血缘关系的人能够相互达成谅解,我觉得就——”

“我不是因为我自己,更不是以我的名义。”

姚肃打断了她的话。

“……”邵露露见他目光沉郁,一字一顿,说得字若千斤,慎之又慎。

“我答应过慕明钊,我对他儿子的未来负责,替他在婚宴上喝喜酒,以后抱他的孙子孙女,你们这样搞,让我怎么办?”

作者有话要说:  微博见

☆、第59章

邵露露:“……”

半晌,她才犹豫地重复:“但是这个合同——”

“够了。”

姚肃打断了她的话,手指撑开,单手拇指和中指分别按住自己的太阳x,ue。

“你先出去,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邵露露从善如流起身,拿着合同,踟蹰着:“节目组那边想早点确定下来,那我就趁早让他们两个——”

不知道是哪个词戳中了姚肃,他再次有失风度的大发雷霆,吼道:“滚去签!”

邵露露怔了怔:“是。”

走出办公室,她狂汗三秒钟,等冷汗发完了,又觉出点若有似无的脉脉余温来。

姚肃摊上这么个后儿子,只能说他倒霉呗。

吃过中饭后不久,沈忱以“仔细参观”为由溜进了慕馥阳的屋子,不过参观了没两下就参观到床头去了,两人互蹭抚摸一番之后发着热汗,互相抱在一处,慕馥阳搂着他躺在床上翻漫画,他头贴在他胃上玩手机,度过了个无聊却又愉悦的下午。

临近饭点,慕馥阳手机响了,他懒散地指挥沈忱:“看看是谁。”

沈忱不情不愿地用膝盖勾过那电话,上面硕大三个字:邵阿姨。

慕馥阳哼了哼:“免提。”

沈忱轻快地捣下了免提键。

邵露露的声音顿时从扬声器里发出,洪亮尖锐:“姓慕的,请我吃饭。”

慕馥阳拍了拍沈忱的肩膀:“挂咯。”

沈忱:“………………”

邵露露顿了顿,急得跳脚,吼起来:“混球啊,你有没有良心啊!老娘腿都为你跑细了还挨姚老头一顿卷,你居然好意思指使沈忱挂我电话?”

沈忱惊讶的唰地别过脸,无声地指着自己看向慕馥阳:她怎么知道是我?

哎,不是,她刚刚管姚总叫啥?搞半天这是有学有样,上行下效啊。

邵露露继续吼道:“混球你可别得罪我,否则你不让我说的我全给你抖——”

慕馥阳翻身坐起来,嗖地从沈忱面前抽走了手机,沈忱刚要作势趴到他肩上,他这个万年瘫痪的人居然知道直立行走了,躲开他,来回在屋里踱步:“吵吵什么?”

沈忱盯着他那贼样儿,脑子转得飞快:有事儿瞒我。

慕馥阳一连毫无感情地哦了几声,最后说:“那好,几点,哪里,你定。”

挂了电话,他把手机扔回床上,扔在沈忱膝盖边,来个脱衣秀,末了还把脱下来的T恤朝沈忱抛了过来。

沈忱:“……”

他似乎心情不错,朝沈忱笑:“晚上带你去和邵阿姨吃饭。我去洗澡,要不要和我一起洗?”

沈忱一听和他一起洗澡,肾就疼,猛摇头:“不,您先,您先。”

“切——”

慕馥阳瞥他眼,出去了。

沈忱望着他消失,二话不说就抄起了他的手机,心跳怦怦——

早上的事儿他还没忘呢。

看吗?他要看吗?

看了会显得他不尊重人隐私吗?

当然,密码破译也确实有难度。

不过……

正犹豫着,屏幕一亮,提示:您的帖子《盖一幢阳忱cp大楼》收到新回复。

“…………”

沈忱:w……what?

阳忱cp大……

慕馥阳在某论坛盖了个他和自己的cp楼?

魔幻……他和他相处了这么久,怎么没看出他还有这番闲情逸致?

发这帖他是出于什么心理?

他惊出半脊背j-i皮疙瘩,又是心跳,又是出汗,看着这网站APP提示信息,花了半天,才从床头柜上摸到了自己的手机。

手指腾腾了两下,就戳到了熟悉的网页版,直接搜索帖名,结果——

“抱歉,非本网站用户无法使用搜索功能,请您尽快注册。”

……?

沈忱忍不住暗自腹诽:上次本少爷叫人带兵出征时,贵地儿还没这么矫情啊。

点回主页,飞速敲下了个注册名,想都没想:浣熊的棉花糖。

嗯,然后他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

晚上七点,瑞樵阁。

沈忱和慕馥阳坐在餐厅的一角,人不算多,店也不算大,但装潢非常雅致,满满的瑞士风情。

他翻着菜牌,假装关心地浏览,心却仍停留在那会儿偷摸浏览的网页上,想一会儿就莫名的心咚咚跳。

先不说别的,慕馥阳ID……和他算是情侣名吧。

无意识地秀了一把,心心相印的味道好像格外酸臭。

那头像也十分眼熟,结合ID和个人主页,他知道自己应该破获了某个深夜的要案,那时这位仁兄估摸着还叫浣熊,绝无仅有的一次回帖还惨遭删除……

会不会那时候他就对自己有意思了?

好吧,别上头了,回归正题,那高楼的发展趋势,它起帖是近两个月以前,两个月以前的那天他们具体干了些什么让慕馥阳有冲动起了这栋楼,沈忱实在无法对应,就知道那肯定是他生日前的某个时刻。那个时刻即便没有缱绻旖旎,也有骤然心动,总归是有点儿什么,让他起了这个帖,在最初的荒草丛生里坚持不懈地回复着,被人说偏执狂也视而不见,是什么呢?

他未曾参与,却好想知道,好想知道在那段自己没有回应甚至根本不知情的日子里,这个人在想些什么,有多少时刻是怀揣着种明知也许无前路可走,但仍旧一往无前的执着。

慕馥阳翻着菜单,心里随便选了两个菜,再转头,看沈忱眉头皱着,嘴角反而勾起,表情十分诡异纠结。

“……”

他轻轻靠过去,碰了碰他的肩膀:“想什么呢?”

沈忱突然回神,转过脸。

慕馥阳见他目光幽深,看自己的眼神专注痴迷,心头狠跳两下,伸手掐住了他的下巴。

言下之意是么一个。

沈忱心领神会地飞快在左右瞄了瞄,喉头急速动了动,颤抖着手腕举起菜单遮住他们两张凑近的脸。

正在他们嘴唇堪堪要碰上,预图行些苟且之事时,桌子上一声响,有个身高不够气场凑的人影立已经在对面,咳得震天动地,邵露露压低嗓子,虽然没看到些不干净的东西,但是也想象到了,面目狰狞:“你俩是两只野猴子么?随时随地发情的那种?”

沈忱脸庞通红,拿手半遮住脸,低头看菜单。

慕馥阳被打扰了好事,俩眼自动变成等号,盯着邵露露百无聊赖地哼了声。

邵露露白他一眼,看向沈忱,冷笑道:“好久不见啊,乖孩子。”

沈忱:“……”

邵露露朝他呲了呲牙:“说吧,生吞还是活剐,选一种死法吧。”

啊?沈忱听着就膝盖发软:为什么?

邵露露读懂了他的表情:“之前我撂下话了,慕馥阳和他的姘头我谁也不会放过——”

沈忱:“……”

邵露露恨恨瞧着他:“看到你,我更生气,真想把你给——”

嗷呜,沈忱抱住头,一脸想给她下跪的表情:“都是我的错,露露姐高抬贵手。”

大眼睛眨巴眨巴。

“……”邵露露被眨巴的直哆嗦:“别,别逮住我软肋使劲儿戳,搞得跟拍希望工程海报似的,让我反而有种对不起你的错觉。”

沈忱点着头:是、是、是。

邵露露盯着他,见他这孺子还可教,赶紧语重心长:“因为你俩这点破事儿我弄得吃不下去睡不着觉的,光是饿,可就是没有胃口,还为你们的节目c,ao劳奔波,到处跑——”

慕馥阳:“行了,你能不能别这么做作了。”

邵露露恨恨剜他两眼,唰唰点好菜,等最有特色的芝士火锅、巧克力屋,苏黎世小牛r_ou_端上来,她大快朵颐地直接上手。

“为了怕夜长梦多,你们今天就把合同签掉。否则姚总再反悔,到时候你俩要么一个黄,要么一起黄。”邵露露简明扼要地直接说重点,顺便掏出合同和签字笔。

看两人在一片浓郁的奶香氛围中格格不入地落了字,她长出口气,瞧了瞧沈忱,再看回慕馥阳:“我这么跑前跑后不是因为我就是同意你俩了,慕馥阳你给我闭嘴,我知道你要说让我一边儿玩去,我可以一边儿玩去,不管你的个人私事,但是姚总真的是为你好,你有的时候确实应该尽可能的体谅他一点。”

慕馥阳沉下眸,盯她:“哦。”

邵露露:“具体的我就不多说了,我怕说多了你感动的痛哭流涕。”

慕馥阳嗤了声:“那你就闭嘴吧。凡事不能捡着一个版本的听,我怕我这版说多了你也听的痛哭流涕。”

邵露露赏他个露骨的惊世白眼:“说正事儿,合约明天我就拿去电视台,意向是十一月中旬开录,剩不了几天了。”她手指点点慕馥阳:“你别觉得你最近剧组闲就可以干猴事儿,该背的词背,导演那边你参加综艺节目是很扣影响分的,要是去到现场不能第一时间融入拍摄,导演捶你我亲自给他送j-i毛掸子去。”

她手又晃沈忱鼻尖儿上:“这对你来说是十分重要的外务亮相,我就仨个要求,第一,能撑几期撑几期,这节目现在这么火,当然你曝光越多越好;第二,人设很重要,你平时挺有人样儿的我就不管你了,像现在这样时而猴j-i,ng时而呆萌挺招人待见的,但是那都是你的前辈,时刻保持礼貌,多四十五度微笑,听得懂吗?说白了,做不到跟白捡钱的二傻子似的见谁跟谁乐呵,也得把自己当个银座牛郎似的习惯性点头哈腰,电视嘛,就要夸张,做大,不然观众觉得没意思;第三,你中用点儿,别把你俩的关系暴露了,最后一点尤为关键,否则你给我提头来见!”

沈忱点头如捣蒜:“我都记下了,露露姐。”

邵露露这才稍显宽慰地一笑,转头去看慕馥阳,眼神轻蔑:“你记住了吗?混账。”

慕馥阳冷冷望着她,半天才勾起嘴角,反唇相讥:“这么懂,看来你去银座点过牛郎?”

……

时间飞逝,十一月中旬悄然而至。

《限时八万秒》正在A市郊区某片开阔的山野准备录制第七期,这个节目由A市电视台栏目组策划,影帝江唯乔,歌后陈卓雅坐镇,还有大牌唱作人,当红喜剧明星,跨界综艺主持,每期根据积分抽签组队,第一名可指定队友,项目随机由节目提供,既有比智力的,也有比体力的,还有比耐力的,比赛时间为八万秒,接近一天,经过几番淘汰,这一期来的全是新人,五位新人分别由不同的拍摄车跟拍前往抽签现场,沈忱第一个赶到,跟常驻们打过一番招呼后在旁边揣着手等。

他洋溢着邵露露要求的微笑,上车前跟慕馥阳发过微信了,他会坐赞助商提供的黑色越野第二位抵达。

上一章:第22节

下一章:第24节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谜语书屋 - 耽美小说、BL小说网!
BL小说 | 耽美小说 | 海棠书屋 | 探探书屋 | 顶点阅读 | 飞言情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手机访问 h5.miy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