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耽美BL小说大全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BL小说 > 闪耀的你_现代耽美_腐书 > 腐书耽美 第26节

第26节 腐书耽美

“爱吗?”

“你觉得呢?”

“我问你呢。”

“很爱。”

沈忱盯着他玻璃珠似的黑眼睛,因为这两个字,完全失去了言语:“……”

慕馥阳一手碰着他的脸,一手在他腰上划圈:“你应该自信一点。”

“……”

“你就是你,别人没办法代替你,我喜欢你,不主要是因为你长得可爱,也不主要是因为你对我好,是我自己就想和你在一起。明白吗?所以你不用担心于晨曦,没有你,我也不会喜欢他。”

沈忱抬手,缓慢抚摸他额角的头发。

这真是……怎么说呢,他突然想到一句话。

如果爱,请干净地爱,把爱情献给爱情。

他挣扎着跪起来,转过身,手探进水里,轻轻搅动。

不消片刻,慕馥阳眼睛微眯,睫毛忽扇着,仰头靠在池壁上。

沈忱咬牙坐下去,带着一份疼痛,和九分的悸动,心甘情愿地感受着这份缓慢又磨人的献祭似的时刻。

等膝盖挨到浴缸的底部,慕馥阳握住了他的腰,他也抱住了慕馥阳的头,贴近,对他低语:“其实,我一直想写首歌给你……”

他抿抿嘴:“键盘会弹吗?”

慕馥阳喉结上下急速滚动,眼睛却发亮,笑着答:“会。”

“现在我改主意了。”

“哦?”

“要不要,我们一起?”

☆、第65章

出乎沈忱意料的是,慕馥阳比他对一起写歌这件事还上心,拍戏回来还会继续拿他的键盘敲来敲去。

沈忱听着,因为太过零碎,不好给出意见,姿态懒散地陆续收拾他们参加完这期综艺拿回来的行李。

衣服被他拿去洗衣机搅了,抖落抖落包,一个本子从里面掉出来。

这什么,他丝毫没有印象。

看两秒,捞在手里,深绿色封皮,本子没合拢,因为夹着什么而显得有些突起。

沈忱打开它,里面是一朵花。

铁筷子。

旁边一行字,七扭八歪的丑。

“圣诞玫瑰也是玫瑰,第一次送人没送出去,就当第一次是送给你了……”

放你的狗——!沈忱还没读完,就急着下结论,可往第二行一看。

“算成全我,让我不会太难过。”

“……”

他默默合上本子。

玫瑰送情敌,是蛮可怜的。

把本子放在书柜里,慕馥阳起身,从背后拢住他,黏糊糊地咬他耳朵:“一起洗澡?”

沈忱的骨头随即就瘫软无比,连声音都柔和几分,靠在慕馥阳怀里,任他亲自己的脖颈:“写得怎么样了?”

慕馥阳抱着他,闻他身上的味道:“想法太多,念头东一个西一个的,拼不好。”

他灼热的呼吸喷在沈忱的脖子里,表达着自己的亲昵,沈忱觉得自己这会儿肯定像个甜蜜的傻子似的龇牙咧嘴,努力控制面部表情,不要表现的太蠢,手指划着慕馥阳的手腕,哼哼唧唧到:“没关系,想一个记一个呗,我来整合。”

他决定把开头交给慕馥阳写,美其名曰是慕馥阳先对他表的白,其实是想知道知道慕馥阳当时的心理状态。

慕馥阳倒是一点意见也没有,马上就应了下来,他勾着头在那里敲键盘的样子深得沈忱的心,每次看到都想从背后搂住他。

“那不知道能不能赶在出下张专辑之前写好。”

沈忱倏地回眸,感到惊讶:“你打算把咱俩写的歌放到专辑里?”

慕馥阳盯着他,理所当然:“为什么不行?”

“每个人都有solo曲,再说我们的专辑我们想放什么放什么。”

“不是。”沈忱的心脏怦怦跳,“可是你不觉得把咱俩这首曲子放在里面太大胆了么?”

慕馥阳斜眼:“又开始怂了。”

“……”

“连见顾女士她爹你都不怂,在专辑里放首歌你怎么就怂上了。”

沈忱转过身,抓着他的胳膊:“现在网上还有人说你是同性恋呢。”

慕馥阳无所谓地一笑:“那又怎么了,我现在的确不直。”

他总是能把一些很重大的事情说的云淡风轻,让人感觉不到他的一点恐惧,随即也跟着放下心来。

沈忱觉得自己不太理解他的意思:“你想公开吗?”

慕馥阳在他腰侧轻拍一下:“放首情歌而已,你想得太远了吧。”

“……”

“再说我不是说了吗?你说公开再公开,你不想公开就不公开。”

沈忱依旧呆愣,只用一双漂亮通透的眼睛凝视着他。

慕馥阳凑过去吻吻他的睫毛:“还早呢,曲也没有,词也没有,怎么感觉跟把你吓到了似的。”

是有点被吓到。

但绝对不是不喜欢。

“洗澡吗?我去拿换的衣服。”

沈忱扣住了慕馥阳的手腕,把他拽回来。

他几乎能听见自己心脏鼓动的声音,耳朵也似嗡鸣,在慕馥阳来不及反应时捏住他的下巴吻上去。

“我爱你,老大。”含含糊糊间他冒出几个字。

慕馥阳怔了怔,把他推的靠在书柜上。

背上被硌得生疼,可是沈忱丝毫已经无暇他顾,双手绕住了慕馥阳的脖子,虔诚地张开嘴,与他唇舌交缠。

慕馥阳的手指卡进了他的裤腰,然后整个人蹲了下去。

画面太过刺激,沈忱别开视线,眼神飘到天花板上,感觉整个人像是如在云端,身体支撑不住地下坠。

“老大!……阳哥……”

他无力地把手擩进慕馥阳的头发里,充满爱意的来回抚摸。

慕馥阳抬起眼皮,看见沈忱满面潮红,睫毛像两把小扇子,抖动着,完全沦陷于自己的掌控,显得深深沉醉其中。

他们正缠绵着,即便门半开,也完全无视了楼底下的任何动静,直到梁宵爆发出一声长啸:“我回来啦——!”沈忱浑身一个哆嗦,慕馥阳被噎到似的,面色y-in沉的瘫坐在了地上。

沈忱看着他那十分不高兴的脸和嘴角的一点……

脸一个爆红,颤抖着扣上裤子,低头半跪,舔了舔他的嘴角。

腥。

梁宵已经迈着大步跨上楼梯:“哎,没人吗?!怎么没人出来迎接我?”

听着那声音迅速逼近,沈忱揉了把脸跳起来,在梁宵冲到门口前唰地先关上了门。

门板在梁宵面前合上,梁宵呆愣片刻,奋力捶起了门:“你们两个什么意思啊!不欢迎我啊!”

沈忱满脸通红地拍着慕馥阳的背,羞愧地问:“呛着没?”

慕馥阳拿拇指揉着嘴角:“他再猝不及防一点你就废了。”

沈忱:“……”

***

梁宵的综艺节目下午录制完毕,硬着头皮参加完聚餐,还是以赶飞机为借口才逃过了陪酒,拿叉子戳着甜瓜,他边吃边滔滔不绝地讲起了录制中所有的见闻:“哎我靠,你知道那些选手有多奇葩么?有一个我实在忍不下去了,要么淘汰他,要么淘汰我,他非要再给我表演一段才艺,还是诗朗诵,那个水平,广播学院打菜的都不配。结果他们一群大佬商量好似的给了复活权,哦,我才搞清楚那打菜的是其中一位的外甥,我可去他的吧,黑脸全让我一个人唱了!你们两个评评理。”

沈忱点头称是:“这种情报邵阿姨居然没有第一时间掌握,不科学啊。”

梁宵借机滚进沈忱怀里,装可怜相:“就是嘛,她的功课根本就没做到地方上。”

沈忱摸摸他的头发。

他又从沈忱怀里滚到慕馥阳身边,眨巴眼睛:“老大,我心灵遭受了创伤。”

慕馥阳倚在沙发上冷漠换台:“你什么时候回家疗伤。”

“……”梁宵气极,“你是不是人啊,我都这样遍体鳞伤了你能不能发扬一点队友爱?!”

慕馥阳瞪着他,冷笑。

梁宵头歪向沈忱:“他怎么回事,我哪里招他惹他了他家暴我。”

沈忱瞄一眼脸黑透的某人,轻咳了两声:“呃,这个……”

算了,这太难了,他放弃形容。

梁宵横在他们俩中间,一条腿还搭在沈忱的大腿上,宣布似的说:“总之我现在就是没办法回家,回家我妈会催我去上学的,这学期的课被我落了个七七八八已经没救了,我直接等着补考不好吗?”

慕馥阳哼了声.

梁宵又拖住沈忱的胳膊:“咱俩今晚一起睡吧。”

慕馥阳顿片刻,站起身来直奔厨房。

梁宵挥舞着大长腿:“老大,我不吃甜瓜了,再吃胖了。”

慕馥阳的声音y-in森森从厨房飘来:“我拿刀而已。”

梁宵一哆嗦:“拿刀干嘛?”

“剁还是削,你选个造型吧。”

“……”

睡前沈忱在慕馥阳的房间里逗留了好一会儿,看他快睡着了,轻轻从房间退出来,回到自己屋子,梁宵正坐在床头玩手机。

他抬眸:“你明天早上有课吗?”

“没。”沈忱窝上床,腿放进被子里,贴着梁宵的腿,挠了把头,笑到,“开黑吗?”

梁宵发出声懒散满足的哼哼:“那必须啊,我就等你来抚慰我。”

沈忱哈地笑了:“哥带你,保准让你吃到j-i。”

说着去拿杯子喝水。

梁宵盯着他,直到他水都灌到口腔里,才邪笑着说:“谁是哥?我比你大好吗?”

“刚我来的时候,你俩没干好事吧。”

“……”

“口着呢?”

“咳咳咳咳咳咳——!!!!”沈忱一口水全部喷了出去,连太阳x,ue和脖子都紫了。

“啧啧,你看你那点出息。”梁宵忙跪起来横过他揪了两把纸巾,忙不迭地擦着,“我说什么了你至于跟个喷壶似的?”

沈忱被他呛了个死去活来,气若游丝:“你不是听不得这些么?”

梁宵瞥他:“我不是跟着你们转换了观念么。”

“……”

“再说他都口的下去,我有什么说不出来的?”

“……”

“别玩手机了。”他一把将沈忱手里的手机抽走,“具体讲讲你去找顾铭学那段儿,微信里你又不肯细讲,我可是贼好奇。”

沈忱被他缠了两下,关了台灯,将两个人裹在被子里,把那几天的经过仔仔细细讲了遍,讲完犹不尽兴,还把和于晨曦录节目的这段儿也从头叙述到尾。

讲完时,天色已经完全黑沉到不透一丝光,黑暗中梁宵叹了口气,他的声音低哑沉郁,透着几分疲惫:“妈的,俩男人谈个恋爱怎么就这么难,按道理社会这么进步了,相当一部分人的思想居然还会倒退”。沈忱在被子下慢慢拉住他的手:“所以听宁哥说你担心我,要是我俩以后想公开你也不会阻挠,我真的很感动。咱们俩怎么说,虽然不是每天腻在一起,但那时候迫不得已分开了,也是有点君子之交的意思吧。”

梁宵:“太深奥了我听不懂,不过我一直把你当铁哥们儿,我知道你也是,所以你放心,不管出什么问题,我都会永远站在你这边的。再说了,咱们crux是个组合,大家一起,有难同当,有福同享,正常的。谁要是因为你俩搞gay就不喜欢我们了,这种粉丝不要也罢。”

沈忱在黑暗中慢慢露出个笑容。

“默契啊,你跟我想得差不多。”

“那是,说不定比你跟老大还默契呢。”

“那肯定不会,我俩心心相印来着。”

“呕。”

一周之后,《限时八万秒》录制现场,万里无云,天气晴朗,山脚下,沈忱蹲着系鞋带儿,腮帮子左鼓右鼓,检验情侣默契的时候又来了。

他小声朝慕馥阳嘀咕:“真人cs,你应该玩得比我好吧,毕竟是你那个年代的游戏,大哥罩我。”

慕馥阳在他头上揉了把,笑到:“你滚。”

沈忱偷瞥于晨曦,这回不可能点儿背到还抽到他吧。

静候江唯乔选队友,反正他已经是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江唯乔眼神着扫过每个人的脸,和唯一个没看他,蹲在地上系鞋带儿的脑袋顶。

他淡淡笑道:“那我就选沈忱吧。”

沈忱:“……”

不是,这大佬你要选谁?

☆、第66章

“沈忱,和我一队你不开心吗?”

“没有没有,当然没有。”

江唯乔,童星出道,刚刚三十出头就已经斩获十来尊影帝奖项,是业内颜值与口碑俱佳的封神级人物,在奥寰连两位总裁都要礼让三分。

沈忱看他,再看看周围已经两两组好的队伍,无法揣摩这位大佬的一时兴起究竟是出于什么原因。

今天于晨曦和路曼婷依旧是菜j-i搭配,慕馥阳和知名唱作人松颜搭档,松颜本来不算矮,官方身高一米七八,但是实际上约莫只有一米七五,站在一八五的慕馥阳旁边显得十分娇小可人……一男的。

沈忱觉得他也着实有点郁闷。

说这是真人cs,一点也不假,只是在互相可以击杀彼此的基础上增加了解密,登顶等项目,拖长了时间,看陈卓雅带着防晒帽搭档新人满脸忧伤的样子,这个节目,亦或是她的经纪人可能根本没顾忌她作为女性来参加的不便。

好在她上次是第一,排位也不靠后,不过这就有些没干劲。不像是松颜什么都没捞着,作为常驻面子上实在过不去,还没分开投放呢,就主动要求结盟。

“江哥,我们和你们结盟吧,到时候我们分享情报给你们。”

沈忱克制住和慕馥阳眉来眼去的冲动,但弯起的嘴角还是泄露了天机。

江唯乔当然不可能拒绝,点头道:“挺好啊,再加上小慕和小沈还是队友,这种游戏就适合手脚灵活的男孩子们玩儿。”

于晨曦见状,凑过了过来:“也捎带我们俩呗,我们都是新手。”

沈忱仔细注意着他的一举一动,虽然他现在没什么战斗力了,但是也不要随便对自己男人放电,自己这儿可是有来电显示的。

陈卓雅瞥见他们这一簇的动静,抛过来个眼神,语气里有几分酸溜溜:“江哥你好受欢迎,打算网罗多少同盟呐。”

江唯乔拍着于晨曦的肩膀,朝他使眼色:“不好意思啊小于,雅姐也玩的很好的,你这么有绅士风度的人,不考虑和雅姐组个队么?”

这种游戏脑力是一方面,也很考验体力,队里女性越多越容易瞻前顾后。

于晨曦露出个苦笑。

陈卓雅知道松颜和江唯乔关系好,这个时候自然想策反于晨曦:“来呗,晨曦、曼婷,我们这边已经有四个人了,你们俩再加入,我们队伍首先就比他们壮大。”

她说的另外两人是这节目的最后一位常驻,综艺主持人封桦和跟沈忱他们一同来的王越两个男的。

沈忱揣着兜百无聊赖,再一抬头,发现于晨曦似乎显得有些左右为难,而路曼婷则看向慕馥阳,脸上有几分央求的神色。

“……”

这个男人呐,哪儿这么些该死的魅力。

哎,妹子,收收你的眼神,你想把他烧出俩洞么?

慕馥阳像是什么也没听见,专注地拨弄着手腕上的珠串,似乎感觉到他的目光,抬起眼皮朝他笑了笑。

沈忱一看他的动作,瞬间没了怨气。

最后江唯乔又找补两句,于晨曦下了决心,把路曼婷拉到另一侧的团伙中。

沈忱感觉呼吸顺畅许多。

四只手叠在一起,齐声喊了两句加油再分开,分开时江唯乔嘱咐他俩小年轻:“咱们队没妹子,你们可不要显得太嫩,对妹子下手不能手软。”

慕馥阳摇头:“不会。”

夫唱夫随,沈忱顺着他摇头。

按照节目要求,他们五组再次被投放到不同的起点,然后打版,游戏正式开始,谁先登顶,到达山顶观日亭并击杀所有对手后谁获胜,两条中有一条不满足即失败,单人亦可代表小组。今天松乌山全部景区封锁供节目组进行拍摄,只有三条通道可到达山顶,走相应的通道还需要获得钥匙,误入“炸|弹”区限时内无法拆除即会“死亡”,整个游戏限时八万秒,过夜用具已经加以打包。

江唯乔体格不是那种特别高壮的,甚至带着种忧郁的纤细,很贴合他经常扮演的电影角色,身高比沈忱还稍矮一点,但行动起来却十分矫健灵活,沈忱比他小十岁,身体素质却不及他。

走了约莫半小时,江唯乔反而在前面开路,沈忱跟在他背后,时刻环顾四周。

“别紧张。”江唯乔的声音很轻快。

“……”

“你放轻松点。”他停下步子,等了沈忱两秒,“这才开始多久,我们短时间内不会遇到其他组的。”

沈忱略感诧异:“哦?您怎么知道?”

江唯乔微微一笑:“我曾经演过一个受伤后腿部残疾的运动员,刚拿到剧本的那段时间我除了上形体课,每周至少来爬两次松乌山。”

那部电影沈忱看过,他立马说出了名字:“《漫漫前行路》。”

江唯乔挑眉:“你看过?”

沈忱:“我看过五遍,很鼓舞人心的好片。”

江唯乔饰演的白漠本来是名优秀的田径运动员,却因为车祸受伤,断送了事业,他从被众人器重,未来光明的国家健将变为遭到大众、队友、对手、朋友、甚至家人嫌弃的残疾人,无法走出人生变故的落差,这时却邂逅了爱情,在女友的陪伴下,每天缓慢而艰难的复健,可恋情遭到女友父母的反对,最后他独自一人迈着蹒跚的步伐,攀上每周坚持攀爬的地势颇为陡峭的松乌山,在漫长的黑夜过后,终于迎接到了清晨的第一缕阳光。

“我当时就是用腿部受伤的姿态,揣摩着那种心理来爬。”江唯乔拍拍自己右腿的大腿面,“所以对这里我再熟悉不过。”

沈忱不由得生出敬佩之情。

“我以为您只是取景时才会过来,没想到……”

“没想到我那么闲?”

“不不不!”沈忱忙摆手,“我本来觉得您是天才型演员,当时您才二十三岁,凭借这部片子就得了三个影帝,是时也命也,现在看来,您的成功,除了天才,还有很多别人没有看到的努力。”

“……”江唯乔顿了顿,语调依旧轻快,“小嘴挺甜。”

“……”

江唯乔盯着沈忱看了片刻,用手搔搔头:“我前面就一直想说了,你别您您的叫我,好像显得我很老似的,我也就比你大十岁而已。”

这话题转得够快。

沈忱注意着脚下的路:“呃,好。”

江唯乔:“你和别人一样,叫我声江哥就行了。”

沈忱点点头:“会不会显得不太尊重啊?”

“我要那么尊重干嘛?我讨厌被人叫老了,人陈卓雅,我俩分明同年的,她这人仗着比我小俩月,可劲儿在我这儿装嫩,不知道的以为我比她大二十呢!”

摄像机就跟在身后,沈忱吓得一哆嗦,瞪大眼睛,拿捏着措辞:“这话,咱就不在镜头前说了吧。”

江唯乔昂昂脖子:“怕什么?剪辑的知道什么该剪什么该留,再说了,我和陈卓雅很熟,我俩互开玩笑没关系。”

说完他还回过头调戏一众摄像大叔:“是吧?”

见几个满脸络腮胡的人跟小j-i似的叨米点头,沈忱:“……”

好吧,大佬你说是什么就是什么。

两人正打着哈哈,江唯乔突然一激动,抓住沈忱的胳膊:“哎!那儿好像有东西!”

他不愧是老玩家,很快就找到第一把钥匙,这让上次兜兜转转到最后一刻才找到一个盒子的沈忱感到无比惊讶,他这太快了。

江唯乔找到就大方地丢给沈忱:“装腰包里,你负责保管。”

“好的。”沈忱美滋滋,跟着大佬有r_ou_吃。

然而,遇上封桦那一组,也远比沈忱想像的快。

他们应该也是找到了钥匙,埋伏在可以走通的那条路的入口,这招太y-in了,沈忱和江唯乔毫无防备地走近,正在有说有笑,树丛中突然一动,江唯乔立刻护在沈忱身前,趴地向草堆滚去。

“有人!”

沈忱关键时刻倒是不拖后腿,骨碌碌滚到岩石后面,把枪望上面一架,朝草地里的江唯乔做了个手势。

树虽然离钥匙可以打开的大门近,但是毕竟藏身效果一般,一旦失了先机,稍有动作就会很容易暴露。

封桦很有耐心地躲着不动,但是王越毕竟是新人,耗了片刻就有些撑不住,正巧他对讲机响了,还傻傻去听,沈忱把握住时机,立马锁定了他所在的方位,朝那边就是一枪,粉末直接在他的左胸上ji-an出朵花来。

天音播报:“王越,出局!”

江唯乔低低叫好:“不错啊!”

沈忱抠了抠扳机。

“既然他们跟我们玩y-in的,我们也……”

江唯乔轻轻挪动,挪到沈忱不远处的一个土坡后面,大声道:“封桦,出来吧,我们谈一谈。”

“……”早晨山上有风,只有草动叶动,一切寂静无声。

“我都放下枪了,你不相信哥?”

又等了片刻,沈忱几乎快趴地上了,封桦的声音从树间飘来,人影若隐若现:“那你也得出来。”

“出来就出来。”江唯乔果真放下武器,慢慢从石头后面走出。

他笑:“我们队把你收编了,你干不干?”

“……怎么干?”

“你走,遇到你们队的,替我们解决。”江唯乔盯着对面的人影,“快决定,不然我和沈忱现在就把你‘打死’。”

哎?还带这样的?

沈忱昂着下巴从石头后面看,下巴都疼。

封桦笑了笑:“干呗,为什么不干,我去了哥。”

沈忱:“……………………”

姜还是这个江辣,这招真的更y-in了。

他舔舔嘴唇,惊出一点汗,幸好被江唯乔选中做队友。

但因为队友美强y-in,这一路几乎畅通无阻,又走了一个来小时,天音播报:路曼婷,出局!

沈忱江唯乔两人对望一眼,交换个信息。

江唯乔指着天空:“你猜封桦和于晨曦谁厉害——”

问题刚问完,就听天音继续播报:“封桦出局。”

哎呦?没想到。

沈忱惊讶地瞪大了眼睛,诚实道:“于晨曦今天比我顶用。”

江唯乔笑了:“你不要妄自菲薄,你让王越出局的。”

沈忱还没接话,他又十分中二地说:“所以你这已经是双染了鲜血的手。”

“……”

“哎,说真的,我觉得你枪打得蛮准的,想不想演个警察什么的?”

沈忱不得不承认,跟不上这人的思路。

接近中午,两人都有些饿和渴,决定找个地方吃中午饭,他们的目光搜寻半晌,同时聚焦在半山腰一座清空的小饭馆。

沈忱眼睛都亮了:“过去瞧瞧,说不定还能剩点自来水洗手,找到点吃的。”

江唯乔随声附和:“就是不是吃的,也可能有线索。”

他们步步靠近,直至听见人声。

是慕馥阳。

沈忱耳朵动了动,整个人都兴奋起来,步履加快,几乎是用跑的,带着江唯乔冲了进去——

“老大!”

慕馥阳正坐在地上捣腾着什么,闻声回头,两条眉毛皱得跟什么似的。

“退退退!你怎么进来了?!”

往哪儿退?再说了,他怎么不能进来?

沈忱被他吼得也瘪了嘴,向后走几步,可惜还没退到门口,外面随行的工作人员就提示他:“退也没用了,出了这饭店你就‘死’了!”

沈忱:……

“哈?”

“这是炸弹区。”

“……”

“小慕正在里面拆炸弹呢!”

“……”沈忱两眼一黑。

☆、第67章

这饭馆是个二层小楼,第一层招待客人,第二层私用。

上面就是厨房和两间房间、一个卫生间,沈忱上去兜了圈,手倒是洗干净了,就是胃口全无。

江唯乔啃着面包喝着矿泉水,看他下来了,还主动关切地问:“忱忱,要不要来点儿?”

“不了,谢谢江哥。”沈忱疲倦摇头。

哎?刚刚他叫自己什么来着?

咳咳,太亲密了吧。

窸窣的响动停下来,慕馥阳双手撑在地上,虽然背着身,但仍是回头看。

他似乎有几分疑惑,不过也知道不便于问出口,于是只是盯着沈忱。

倒是松颜的视线在沈忱和江唯乔之间转了个圈:“哟,你俩已经这么熟了啊。”

江唯乔哼了声,似乎是懒得回答他这么没营养的问题。

沈忱从自己的背包里拿出吃的,径自走到慕馥阳身边坐下,看他开着柜门,那些杂乱无章的线从个黑色箱体里四通八达地伸出来,上面还有倒计时——67分钟。

“吃东西吗?”沈忱挨着他坐下,“给,起码喝口水。”

慕馥阳侧着脸,挑眉,眯眼看他。

“……”

沈忱琢磨不透他这表情的意思。

半天才猜到,觉得不可思议,挪开麦,压低声音凑过去:“想什么呢,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那么叫我。”

慕馥阳这才微微松开唇线,说:“他是直的。”

“就是呀,那你还——”他胳膊贴着慕馥阳的胳膊,膝盖有一下没一下碰慕馥阳的小腿,“哎,你怎么知道他是直的?”

慕馥阳笑了下,什么也不说,伸手从他手里抽走水瓶。

拧盖,优雅地喝。

沈忱看他上下起伏的喉结,江唯乔直或弯顿时被他忘在九霄云外,他没兴趣知道了。

他坐在炸弹前胡思乱想,蠢蠢欲动,慕馥阳喝完水,把瓶子递过来:“你也喝。”

沈忱耳尖偷偷变红,心想:谁喝你口水,还当着全国观众的面儿。

……

不过,确实有点渴。

喝两口也没事吧。

他们男的本来也不在乎什么间接接吻之类的。

拿过来灌了两口。

“吃饼干吗?”喝完水,他又拿出饼干。

慕馥阳没接:“我吃了你怎么办?”

“分嘛,先分这个,过会儿再分你的。”沈忱拍了拍胸口,“你休息会儿,我来拆。”

“没那么简单,没图,线都理不清楚。”

沈忱觉得他玩得超级认真,不想他太有压力,朝他笑:“交给我啊,没关系。”

慕馥阳定睛看他两秒,接过饼干,一块块嚼起来。

他稍向后仰,盯着沈忱的头毛,今天他发型分明已经做过了,可刚才不知道干了什么,后脑勺又被他抓个蓬乱,呲毛飞舞,脖颈上有一条深刻的凹槽,凹进T恤的领子里。

真可爱。

上一章:第25节

下一章:第27节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谜语书屋 - 耽美小说、BL小说网!
BL小说 | 御宅屋 | 海棠书屋 | 流浪文学 | 思思看书 | 飞言情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手机访问 h5.miy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