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耽美BL小说大全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BL小说 > 闪耀的你_现代耽美_腐书 > 腐书耽美 第28节

第28节 腐书耽美

于晨曦:“这冠军只能一个队得吧。”

慕馥阳依旧沉默。

于晨曦接着说:“你们这种不一个队还凭私人交情拉帮结派的,前面我不管了,但是现在不如就三个人混战,让我输也输个心服口服。”

沈忱贴在慕馥阳背后,动了下,不得不承认于晨曦可真会动摇军心。

就可惜他遇到的对手是慕馥阳。

“叨叨完了?”

“……”

他们不再是队友,但起码有着身为对手在警觉上的默契,几乎是同时窜起,朝对方来了一枪。

“于晨曦,出局!”

沈忱在慕馥阳的背后,听到这播报,突然叫了声,狂喜地从后背抱住慕馥阳。

“啊,老大!”

他们赢——

“慕馥阳,出局!”

沈忱把他整个人翻过来,这才发现慕馥阳的胸口也中了一枪。

“……”

他抱着他,从刚刚的狂喜中霎时跌落到残酷的现实,如一盆冷水兜头泼下。

说实话,虽然只是游戏,而且周围这么多人,大半时候都是出戏,可这个瞬间,他真的有点投入了,带着相当鲜活的情感。

“没关系没关系,你松开我。”慕馥阳被他越勒越紧,笑着摸了摸他的头发,状似安慰。

“……”沈忱把头抵在他肩膀,说不清自己一时迸发的情绪,有些矫情,却又无比真实,摇摇头。

周围一众围观的工作人员也都鼓励他:“忱忱,没事的,就一个游戏而已。”

导演组的几个姑娘冲他大叫:“忱忱,妆别蹭花了,还得补,你现在赶紧登顶,我们全都等着解放呢。”

总导演是个满脸络腮胡的中年男人,小腹微凸,嗓音洪亮,但性格很好:“就是,你赶紧结束,我们去喝酒庆功。”

他这发言掀起了欢呼:“谁请客啊,导演你吗?”

导演依旧笑:“你们再这样这段就彻底没法要了,得全部剪掉重拍。”

沈忱把头抬起来,他迫切地想知道一个问题,急于向慕馥阳求证:“你是故意输的吗?”

慕馥阳摇摇头,在他背上拍了把:“你把我想得太能了,于晨曦视力也很好的。”

沈忱瞥见了他脸上的笑容,他笑得眉目舒展,一点也没有留恋和遗憾。

他反而觉得答案和他说的恰恰相反,因为他好像是找到了游戏最好的结束方式那样恬淡。

于是沈忱也不再多说。

最后,沈忱在众人的目送下登上观日亭。

这是松乌山最高的地方,也是全A市观看日出的最佳位置,只是应该没有谁知道,它作为观星的地方也很不错,沈忱站在这里,看到的是稍离都市一段距离的干净天空,天上有繁星,是种浩瀚的美。

拍摄结束后,导演果然兑现了承诺,整个团队去喝酒唱K,包下整间最近的一家皇乐,这是沈忱第二次去夜店,进去没多久就差点被打碟的震聋,他贴着慕馥阳而坐,慕馥阳一口一口的抽着烟,状态极为放松,他转着手里的酒杯,不想喝,却也不讨厌这种氛围,只是在旁人看来,在喧嚣的环境里他们不符合年龄的安静,安静得像两尊j-i,ng致的雕像。

松颜凑了过来,笑着说:“两位美男子。”

沈忱觉得他尾音都是带着波浪线似的在打颤,他挤出一丝笑,决心不管这是哪个年代的称呼,恭敬道:“颜哥。”

“今天真是好开心,倒不是得第几开心,而是就玩得开心。”松颜喜上眉梢,朝沈忱晃晃手机,“江唯乔那货来不了了,也让我感谢你。”

慕馥阳淡淡抽烟,没什么特殊表示。

沈忱看这样,决定自己主动负责公关:“我也很感谢江哥,前面一直是江哥带我。”

“有礼貌的宝宝。”松颜作势要摸他的头,但是手并没真的放下来。

“加个微信呗。”

“嗯?”

松颜:“江唯乔管我要呢,本来他今天鸽我我不想替他要,但是看你这么可爱的份儿上我还是决定过来要。”

这什么回路?

沈忱还是直起背:“好的好的。”

松颜再一次看穿了他的心思,拿着手机的兰花指翘得飞起:“给你说,我这是给你跟江唯乔牵线呢,跟他勾搭上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好不好?!”

这我也知道……沈忱默默作想:但是颜哥你真的和电视上……好不一样。

加完微信,他立马想到了身旁的老大。

“颜哥,你有我们老大的微信吗?我给你推荐。”

松颜愣了愣,挑眉:“我当然有。”

说完,他挤出一个邪笑,话里有话地说:“真体贴人啊。”

“……”

“贴心小棉袄。”

stop!沈忱缩了缩脖子。

松颜理一理衣服下摆:“说回正事,你也是这么想吗?”

沈忱没懂:“嗯?什么?”

松颜伸手遮住嘴,凑到他耳边:“你和慕馥阳那首歌——”

沈忱差点从沙发上出溜下去,瞪圆了眼睛:“这你都知道了?”

松颜短促地一笑,朝他勾手指:“紧张什么,过来。”

沈忱重新把头凑过去,听见他说。

“我给你们做后期好不好。”

沈忱:“…………”

“别急着拒绝,我想做这首歌是原因很多,一方面你和小慕我都很喜欢,另外我作为圈里人很支持你们,当然最主要的是他哼哼起来真的蛮好听的。”

“他哼哼了什么?”

“你如果也拒绝我,就当我没提,你们可不要后悔。”

沈忱万万没想到他会说出这个建议。

并且慕馥阳已经拒绝过一次了,说实话他明白他拒绝的点,但是他却有几分动摇,毕竟松颜人很好很热心,也看得出他真的想帮忙。

“哎。”

“嗯?”他从思绪里回神,原来松颜已经走开,是慕馥阳在叫他。

慕馥阳抽完了手中的这根烟,用手指戳戳他膝盖:“要不要去跳舞。”

沈忱打量着他的紧身牛仔裤勾勒的长腿,腰上一麻:“好。”

他们的舞都是动作比较炸的舞,他们这种年纪跳舞的男生想法大都差不多,原来当练习生的时候喜欢练一些难的,帅的舞,像locking、breaking这些,即便沈忱的舞蹈水平中等偏上,也不是没接触过。舞蹈好的男生不宜太高是他的刻板印象,总觉得长手长腿耍不开,可慕馥阳的舞颠覆了他的印象,同一套动作,他要是想,可以跳得利落性感,酷中带软,成为人堆里最亮眼的那个。

其实他的动作也不是特别标准,有的时候比划到那个位置上,还能给人一种心荡神驰的感觉可能是因为他……很会扭。

舞池里的音乐很慢,没人知道他们溜走,昏暗中光线摇曳,他们离对方有点暧昧的距离,身体若有似无地碰撞,慕馥阳始终盯着他笑。

沈忱挑了挑眉。

他从这种忽明忽灭的光线里捕捉对方,觉得他是真的帅,心跳不已,忐忑地主动说起了s_ao话:“我现在真的有点后悔上次你穿皮裤的时候放过你了。”

慕馥阳的笑容逐渐扩大,凑近:“你要怎么不放过我?”

沈忱暗示地舔舔嘴唇。

慕馥阳一步就跨到了他面前。

沈忱马上闻到他身上的味道,带着一点汗味儿和烟味儿,不是多么好闻,但是他会有感觉的味道。

他裤子顿时有些紧绷,想着楼上那近百号人,红了脸,僵硬地往后退,边退边求饶:“别,别,哥我错了!”

眼看他要栽倒在卡座里,慕馥阳急忙拉了他一把,把他扯了回来。

“我看你快怂到家了。”

沈忱耳尖发烫,点头,手轻轻挣脱他的胳膊:“……”

音乐正放到高|潮部分,舒缓到近乎糜烂的时刻终于迎来了几分前所未有的激昂,慕馥阳看彩灯的光在沈忱的头上次第回旋。

他瞧沈忱低着头,白皙的脖颈上锁骨处有尖锐的y-in影,小巧尖尖的下巴,大而深邃的眼睛被睫毛遮挡了情绪,像是拼命要把自己缩小似的,唯有腮骨和两个耳尖泛潮红,嘴唇抿起,形成很漂亮j-i,ng巧的弧线,胸膛有些许起伏,不安地握着拳头。

很多种俗气的颜色混着烟尘从他脸上掠过,他却依旧纯粹干净的眉目清晰着。

慕馥阳觉得一直以来有些忍着没说、自我欺骗的话终于是忍不住了,就想现在说出口。

他想在有光的地方,抱着他。

“沈忱,我们公开吧。”

☆、第70章

“我们公开吧。”

“嗯?你说什么?”

“我说我们公开吧,别怂了。”

“……”

沈忱在被子里翻来覆去地滚了好几圈,这几句话在他脑袋里跟幻灯片似的过,酒喝多了,头疼。

“干嘛,你渡劫啊?”

梁宵粗嘎的声音响起,像是快干涸冒烟了,声带抖动发出沙沙声,他揉着眼睛,眉毛皱紧,胡乱摸两把j-i窝头,嫌弃地在沈忱脚脖子上蹬了一下。

“……”沈忱被他蹬得生疼,蹬回去。

梁宵再一次入睡失败,暴躁地坐起来,扭亮台灯。

昏黄的灯光顷刻照在他脸上,他被刺到,朝后缩缩,挤了挤那两条难得不开阔的缝儿,暴躁地扯拉着嗓子:“说吧,你又哪儿犯毛病了?”

……

这叫他怎么说?

沈忱把被子拉过头顶,逃避话题。

梁宵盯着他呲出来的头顶,毫不客气地擩了吧。

“哎!”沈忱疼得脸孔扭曲,蹭翻起来,床垫都感受到他非比寻常的气势,跟着颤了颤。

他凸出的眼球里全是红血丝,神经兮兮地指着房门,“去去去,回你房间睡去。”

梁宵盯着他,抿起嘴:“真的发疯啊!”

沈忱依旧抻着手:“去去去!”

梁宵冷笑:“哎哟,过来道雷把你劈死算了。”

沈忱也冷笑,伸手指着自己:“我也好像真的来道雷,把我自己劈死。”

梁宵:“……”

他沉默了片刻,感觉沈忱这话不对,神情肃穆起来:“怎么了?你到底怎么回事?”

沈忱不说话。

梁宵瞪着他,越瞪越恨铁不成钢。

魔爪伸过来,提住沈忱两条肩线,一通猛摇乱晃。

沈忱本来低着头,猝不及防地让他晃了个头晕目眩,梁宵是个隐藏的金刚芭比吗?简直像是给他扔搅拌机里了,高速旋转把他脑袋里本来就浆糊的东西摇得更加浆糊。

沈忱觉得自己快吐出来了,挣扎着使出最后一丝力气制住他的胳膊,狠下决心坦白道:“老大今晚说想和我公开。”

“……”

梁宵松了手,两个眼睛眯成等号。

他恢复了懒散,连表情都不剩了:“就这?”

沈忱紧张兮兮地点点头:“就这。”

“……”

半晌,梁宵嘴皮子掀一掀:“合着你矫情这半天,是给我灌新鲜狗粮来了?”

沈忱摇头:“不是。”

梁宵再没理他,挖开一坨被子把自己重新塞了进去。

沈忱看着他的动作:“……”

梁宵手放在台灯上,朝他啧了声:“睡吧,孩子,别秀了。”

“……”

“我对你俩是支持的,但我也不是个腐男,不太关心你俩恩爱的最新动向,特别是……”他叹息着打了个哈欠,抄起手机看了眼,“现在凌晨一点,我睡觉的这个档口。”

沈忱刚要张嘴,他直接把灯灭了。

哎?靠!他好容易鼓足勇气剖白自己,结果这人要睡了?那谁给他当知心大哥?

不行。

沈忱推推他:“我不是给你秀,我是让你帮我——”

“呼呼——”梁宵发出非常戏剧的呼噜声。

沈忱在他屁股上来了把猴子偷桃:“梁宵,你给我起来!”

“……哎呦我去!”梁宵瞬间吓j-i,ng神了,一咕噜翻起来,“讲,你讲行了吧?!”

沈忱花了十分钟,把一切从头理顺,还附带分析自己的内心。

刚听到那句话时,他高兴到以为是幻听,说不想慕馥阳对他这么说是假的,其实和慕馥阳谈恋爱以来,他无数次地偷摸想过慕馥阳跟他这么说。

没有人会不想牵着自己喜欢的人光明正大的在街上走,接受周围人的祝福,大大方方地秀恩爱。

可是他们的身份和性别注定使得这条路格外漫长,甚至永远也走不到这么一天。

他不知道自己是该高兴还是该痛苦,再回到包厢就喝多了。只是借酒浇愁愁更愁,喝多了大脑并没有因此而被麻痹,反正整颗头都不考虑生理构造似的,在抽筋的疼。

“你在担心什么?”梁宵抱着膝盖,“你在担心我和宁哥?”

沈忱抿着嘴,他的轮廓难得的因为这个表情而显得冷硬:“不止,还有很多人。”

梁宵:“比如?”

沈忱张了张嘴,最终艰难地说:“公司,我们整个团队的其他人,还有支持我们的粉丝,当然还有他自己。”

梁宵:“所以你是没考虑你自己。”

沈忱:“我还好。”

他又总结到:“你知道的,我们不止是只有自己,有的人以我们为生计,有的人以我们为梦想。”

梁宵沉默了。

半天他揉揉鼻子,哑着嗓子说:“为什么是你整天尽在考虑这些问题,老大他把你掰弯的,难道他都不想的么?”

沈忱摇摇头,倔强道:“我不是他掰弯的,我自愿弯的。”

梁宵叹了声:“行吧,随你,不过你先回答我刚才的问题。”

沈忱只得照实说:“我不知道他想没想。”

梁宵:“所以你觉得他不会想?”

沈忱一顿。

梁宵又说:“你可别忘了,他是crux的队长,姚总和邵阿姨觉得他有人气,卖得动,叫他当center就够了,为什么还要叫他当队长。的确,有他才有的crux,但是那也不需要他当队长。”

“……”

梁宵瞧着他:“虽然我嘴上有时候吐槽他,咱们闹他,不过我们没有一个人质疑过他的威信,因为他可靠,不管我们捅出多大的篓子他都会扛下来收拾,至于他自己,他能不找我们善后。你觉得他不会考虑这些种种?事实上crux组建的第一天起,他就已经替咱们组合规划了全部的未来了,他没跟你说过?”

说过,他的确是一口气都想到了十年后。

他们每一个人的十年后。

沈忱:“……”

他说的有道理,自己怎么没想到呢?

梁宵顿了顿,突然嘿嘿一笑:“不过他虽然想了,但是以他疯得程度,有些事他可能会不管不顾。”

沈忱纠结地摸嘴皮,沉声到:“他太爱我了。”

梁宵一抖:“噫,恶心!”

沈忱才反应过来自己在说什么,挠了把头,缓解尴尬。

梁宵抖干净身上的j-i皮疙瘩:“你刚说那话太恶心,这问题我快问不出口了,开导工作简直要无法展开。”

“问。”

“好吧,你爱他吗?……别形容得太恶心。”

“爱到要死。”并且还越来越爱,感觉深度不可估量。

“呕!”梁宵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那既然这样,我还能说什么?”

他拍了拍沈忱的肩膀,突然很温情地搂住沈忱:“你这人平时很稳,但是关键时刻过度理想主义,老大你看着他疯,但是他比你现实。”

沈忱无声地靠在他怀里。

梁宵在他额头上拍拍:“这一步迟早都会发生,否则你俩搞不好就得分。你该清醒了,世界上不是什么好事都能兼得,即便你脑子聪明也不能,你只能最优化,可那并不意味着不放弃,什么东西都有成本亦或者代价,你比我更清楚吧。”

是的,他很清楚。

但依旧一夜无眠。

第二天早上他们在门口相遇,慕馥阳居然起得很迟,沈忱本来以为家里呆着的是梁宵,没想到浴室那点细微的动静是慕馥阳搞出来的。

他刚洗完澡,拿着毛巾擦头发,沈忱也正打算去洗手间,冷不防看到他的身体,视线都不知道望哪儿摆,比起窘迫更多的是嗓子发干。

“你,你没去拍戏啊?”

“忘了?我请假到今天下午的。”慕馥阳倒是直直看向沈忱,“因为时长的话搞不好我现在才从山上下来呢。”

沈忱反应了半天,才明白他是在说综艺的事,点头:“也对。”

“……”

他没话找话,不想让气氛尴尬:“梁宵呢?”

慕馥阳:“去超市了。”

“哦——”他拖着调子,感觉到自己聊这些有的没的时那种无关痛痒的无力。

慕馥阳突然朝他走近。

眼看那整齐的腹肌往眼前晃,沈忱退了两步,然后脸蛋上一热,原来是慕馥阳的手。

“昨天说的话把你吓到了?”

他的声音格外温柔,沈忱抬头,看他并没生气,嘴角反而噙着一丝笑。

懒懒散散的,却很淡然,不意外,也不失望,反而没有过多的情绪波动。

这完全出乎沈忱的意料。

如果换作自己,多多少少会失望、着急,甚至怀疑。

他憋着膀胱,抬头,没有躲开慕馥阳的手指,任由他在脸上触碰:“你不会生我气吗?”

慕馥阳的手指一顿,反倒转而捏了捏他的下巴:“你会跟我分手吗?”

沈忱上半身颤了颤,眼神满是不可思议,两条眉毛皱起:“怎么可能?!”

他说的坚决,这个答案在他看来好像天方夜谭般,从来没有在任何一秒中被划入考虑范围。

慕馥阳笑了,淡淡的,手放下来:“所以我还气什么。”

“……”

“只是这件事我们暂时达不成统一的意见,又不是你不爱我了,我气什么?”

“……”

慕馥阳在他头上摸了摸:“哦,谱子我写差不多了,洗漱完你过来拿吧。”

随即走廊里响起他轻而缓的脚步声。

沈忱回头,只能看到他的背。

慕馥阳是宽肩窄腰薄背,他一直瘦,背上就暴露了这一点,骨头格外突出凌厉。很奇怪,骨头这种东西,太过突兀的时候,是在表现强势,也是在表现脆弱。

沈忱觉得自己被安慰了,可心情并没很好,他突然发现,他很愿意在慕馥阳面前表现脆弱和渴望,而这些东西慕馥阳恰恰很不愿意展露给他,他更愿意在自己面前显得无所不能,没有任何的缺点和弱点,可以捍卫一切的坚韧顽强。

这却也全都是因为他们爱彼此。

他怔怔看着那背影步履不停,只是抬抬手,看来是又想起来件事儿:“还有就是我也打算重新考虑松颜的意见,毕竟确实他——”

沈忱突然打断了他的话:“阳哥,你依靠我吧。”

那人浑身一震,转头,凝视他。

沈忱握紧拳头,昂着脸:“我是说你也可以依靠我,我靠得住,你想公开就公开,其实我的想法和你是一样的。我不能因为瞻前顾后,反而忽略了你的心情。”

慕馥阳久久不语,半天才说:“……你憋得时候还能说出这种表白的话呀。”

这是表白吗?这当然是表白,这还是沈忱灵光乍现才获得的真知灼见,他觉得他应该触及了什么问题的核心,不然为什么他的手像是有所预感的在发抖呢?

他把发抖的双手背在身后:“那,那你喜欢吗?”

慕馥阳的脸在阳光里晃了下,照到他勾起的嘴角。

“喜欢啊。”

☆、第71章

时间说慢也慢,说快也快。

随着梁宵的综艺在网络上档热播,他每天在家里的不同角落凹着不同姿势疯狂刷微博时刻follow自己的评价,慕馥阳在A市的拍摄也收了尾,随剧组奔赴东京,沈忱除了应付偶尔的考试,一门心思地扑在写歌上。

某天中午,罗崇宁拖着大包回来,打开门,屋里寂静的连地上掉根针都能听见,分明有人啊,他视线落在倚在沙发上的梁宵,打个颇为灿烂的招呼:“哟。”

梁宵试图从手机里勉强分出点神,但显然失败了,奋力把手机扔在沙发上,跟摔手|榴|弹似的:“c,ao。”

罗崇宁:“……你这打招呼的方式也太不友好了吧。”

梁宵迟缓地强行把目光转过来:“啊?”

罗崇宁放下包,伸展双臂,懒得跟他计较:“我选题过了,框架也搞好了,导师说就按着这个来写就行。”他说起来就眉飞色舞,满脸洋溢着喜不自胜,“来抱抱!”

梁宵窝着没动。

“来,来抱抱,你们多久没见我了,怎么见到我解脱苦海,胜利凯旋一点热情都没有?”

他不过来,罗崇宁就走过去,给他来了个狠狠的熊抱。

梁宵差点被勒死,挤眉弄眼吐舌头:“靠,我的早餐都快被你挤出来了。”

罗崇宁在头上拍一把,正要窝进沙发里,梁宵眼疾手快地扑过来捞走了自己差点被他坐屁股底下的手机。

罗崇宁满不在意地晃晃头:“家里没人?怎么就你一个?”

梁宵又在那儿看手机,抚摸着自己差点被挤扁的五脏六腑,嘟囔道:“选题、框架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你是不是回来庆功回来的太早了些?”

罗崇宁惊讶地挑眉:“哟哟哟,几天不见,你怎么也学得这么毒舌了,沈忱呢?”

梁宵一个白眼差点从眼眶子里翻出去:“楼上呢,搞创作呢,他说让我当他不存在。”

罗崇宁作势起身:“我上去会会。”

梁宵伸出一条腿阻挡住他的去路:“你快算了,他专注搞东西的时候是不会理任何人的。”

罗崇宁听了,嗤笑:“也包括慕馥阳吗?”

梁宵斜眼:“你是慕馥阳吗?”

两人对视了片刻,突然很默契地哼笑两声。

梁宵又抱起手机,刷着屏幕,罗崇宁越看越觉得他最近是被沈忱传染了,头发j-i窝得跟沈忱一样,就是他比沈忱更过分的是,两个眼圈都是黑的,整个人呈现出一种死宅的颓废,唯一的j-i,ng神支柱就是手机,伴随着手机屏幕还表情越来越凝重。

罗崇宁忍不住给他一膝盖:“你节目不播挺火的吗?”

说起这个梁宵就来气,简直鲤鱼打挺般翻身坐起,猛拍罗崇宁的大腿:“你不说我都不好意思跟你吐槽!”

原来这节目播出以后,由于梁宵的定位和邵露露给他的人设,他对着其他评委大佬是违心的赔笑,又因为和选手年纪相仿而格外融入,节目火爆的同时他的cp也火爆了,cp粉毫不避讳地跑到他微博下面刷图片段子,这不是最坑的,最坑的是邵露露还积极跑去和人家大佬的经纪人公关,两边卖一些若有似无的腐,当然大佬那边点赞就是接地气了,这个腐主要负责他提供售后,真是娱乐了别人恶心了自己。

“我太可怜了,别人来辣我眼睛不算,我还得自己辣我自己,邵阿姨还对我说‘哪个猪崽不拱土,哪个男团不卖腐’,品品这是人话吗这?”

罗崇宁盯着他,上看下看,左看右看:“我说呢,光看你微博,我以为你也开始搞gay了。”

“……”

“毕竟你拉动了刚离婚的天王陆昭飞卖腐,他可是结了婚都透着性|冷淡气息,看来是给邵阿姨和你还有他经纪人三个臭皮匠一起搞下神坛了,不过侧面也说明你还真是个小媚娃,起码人家愿意和你卖。”

某三个字戳中梁宵了,气得他嘴皮都哆嗦起来:“我和他说话都没超过二十句好吗?他那婚结得跟没接一样,离不离本来就没区别,这种人尽皆知的事情,你没从司文娜的床上听说啊。”

“哎我靠,你小子长胆子了!”罗崇宁笑着站起来,作势要掐他的脖子。

两人打闹着,门铃响了,原来是送外卖的,梁宵拿着披萨回客厅,罗崇宁吃过了中饭,但闻到香味也有点饿,连塑料手套都不带,急吼吼地打开揪了一片吃。

“脏!”梁宵叉腰皱眉。

“比你脸干净。”罗崇宁边吃边含糊道,“叫艺术家下来吃饭。”

梁宵抻着脖子,吼了声:“忱忱!”

无人应答。

罗崇宁等了片刻:“不会吧,挂里头了?”

“你才挂呢。”梁宵剜他眼,又拿出公j-i打鸣般的劲头再叫一声,沈忱的门终于打开,他跟个游魂似的飘下来。

罗崇宁:“……”

沈忱从他身旁掠过:“宁哥。”

他飘去厨房洗手,再飘回来,拿起披萨面目纠结地吃着。

罗崇宁舔舔手指,很为这两个人j-i,ng神状态担忧。

他来是来躲避学校和家里人叨叨的,没想到回来是没人叨叨了,但是这俩人跟光会出气儿也没区别了,安静得太可怕。

他主动挑起个话题,打破沉默:“忱忱,听说那个《限时八万秒》你今晚就上线。”

沈忱两眼发直,自动忽略了他的声音。

“网上都吵翻天了。”他摸着下巴,“你和于晨曦,嗯……不得不说看预告真的很j-i,ng彩。”

沈忱:“哦。”

罗崇宁摊了摊手:“好吧,你和老慕现在是怎么个打算?”

沈忱终于有了点j-i,ng神,抬起头。

那天慕馥阳把谱子拿给沈忱,没再和沈忱讨论公不公开这个话题,他因为要去日本拍戏,本来叫邵露露告知综艺这边可能赶不上下期录制,但是综艺制作方坚持想看看节目效果后再做定夺,说可以为他调整安排,他可以参与后面的录制,既然是这样,慕馥阳也没有理由不同意,第二天就收拾好东西直飞东京。

他走了的那晚,沈忱就忍不住翻开他留给自己的谱子。

他发现慕馥阳写的开头竟然格外平缓低沉,轻哼出来,仿佛是自己置身在一列火车,穿过黑暗悠长的隧道,间隔的灯光偶尔照亮着一点路途,却不甚清晰。

慕馥阳在表达什么,他一下子就明白了。

一种难以言说的感觉在淡淡涌上心头。

他没有觉得冷,但还是忍不住裹紧了披在肩膀上的被子,继续哼。

这几段写得都很不错,看不出来是个很少写曲子的人,但走向又完全不落俗套,带着种浓烈同时又压抑的个人风格,给人的感觉像是看分明只有黑白两色却画得十分具有冲击力的漫画,被那种节奏感和轻飘的音符带入了渴求但又迷惘的心理活动中。

怪不得松颜都能一耳相中。

几段看得沈忱热血沸腾,他不顾时间,跳下床立刻拿着电脑开始在后面续,直到第二天凌晨的光微微透过窗帘照在他头上,胳膊上,他才像是回过神来,很疲倦地倒下了。

不满意,怎么续都不满意。

连上课,他都偶尔思考着。

“所以我没懂,你们俩到底是打算怎么办?”罗崇宁撑着下巴,听得云里雾里。

沈忱咬着烤焦的披萨边儿:“我觉得我知道他的意思,但我说不清楚。”

罗崇宁:“……”

行吧,让这俩人当灵魂伴侣去吧,他也懒得再过问了。

***

令节目组意料之中,但在外人看来绝对跌破眼镜的事情发生了,沈忱、慕馥阳参加的这期《限时八万秒》播出当晚就抢占热搜头条,各大论坛也闻风而动,直播高楼垒了一座又一座,每一栋都掐得有声有色,追星女孩吃瓜群众纷纷跟过年似的展开激烈讨论。

“《流量粉狂欢夜,吃瓜的手微微颤抖》”

“《没看出来你于是这种人,和你于一比,他忱全方位吊打,简直器用得我目瞪狗呆》”

“《A市卫视还是s_ao,太子后宫配对这没有剧本我不相信!雨夜之后出园的路透太子在场,红白玫瑰可以撕起来了》”

“《他忱有金主实锤锤死,这节目四分之一都在播他,爆不了就是给金主丢人》”

“《不想说,但是我该死的萌了,阳忱入一股!于晨曦哥屋恩!雨夜cp哥屋恩!》”

“《你忱爆了还是论坛疯了?没有和某节目不相干的帖子了吗?》”

……

沈忱毫不关心地飘回去搞创作,倒是罗崇宁和梁宵先是贡献了收视率,又吃瓜不嫌事大的刷起了各种网络平台。

“本来不想点进来给这无聊节目c,ao热度,但从今晚的帖子看,沈忱要爆,谁让你们这么一群死命黑今晚跟高|潮了似的。”

“楼上路人装得不像,打回去重练,把你那股子忱味儿去了再来,你家真的太好认了。奉劝一句,别得了节目组剪辑的便宜还在这儿卖乖。”

“太子亏了,你忱这是‘要爆’?这算是已经在爆的路上了吧,这节目一播出,包办婚姻秒变真香,旧爱新欢相互爬墙,太子就是个博人眼球的垫脚石。”

“入股节目组官方搭配的没事欢喜冤家、有事爱的背背的雨夜cp,还是入股路透正主赢了还追回去的阳忱cp,买定离手,再不买赶不上趟儿了。”

上一章:第27节

下一章:第29节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谜语书屋 - 耽美小说、BL小说网!
BL小说 | 御宅屋 | 海棠书屋 | 流浪文学 | 思思看书 | 飞言情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手机访问 h5.miy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