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耽美BL小说大全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BL小说 > 闪耀的你_现代耽美_腐书 > 腐书耽美 第29节

第29节 腐书耽美

“我真的吹爆太子,太子对别人和对忱忱两个态度,对于晨曦连个正脸都不给,不说了我去补嗑糖了,阳忱真香真好嗑。”

“楼上两个贱人有多远滚多远,少拉着我忱炒cp!”

今夜沈忱的热度远高于他手滑点赞、颁奖致词,最重要的这每一条讨论都是粉丝的真情实感,沈忱成了这期节目最大的受益者。梁宵正捧着手机吃瓜吃得开心,突然手机屏幕一黑,来电显示上邵阿姨三个大字字字分明。

梁宵从鼻子里哼了声,不情不愿地接起:“啊?”

邵露露在电话那边轻咳两声:“罗崇宁回来了吗?”

梁宵:“阿姨,别装了,我都听出来你声音里的喜庆劲儿了。”

“……哎,你怎么跟我说话呢!”邵露露的声音高了几分,“不就让你卖个腐嘛,跟要你命似的,人忱忱,没让我c,ao心,这一期就爆了。”

梁宵拧着眉:“不然你看你把我也爆了吧。”

直接把手机扔到了旁边看戏的罗崇宁怀里。

罗崇宁冷不防一哆嗦,抄起手机,半晌后点头,笑着安抚道:“哎、哎、哎,叛逆期,我替你教训他。”

梁宵给了他一脚。

邵露露柔声细气,梁宵还不好哄嘛,花不了两分钟就可以让他多云转晴,只问沈忱:“他人呢,怎么不接我电话。”

和老慕憋着给你搞事呢,到时候保准你焦头烂额。

罗崇宁默默想,嘴上却说:“他在房间看书吧,可能太专注没听见。”

邵露露欣慰地长叹一声:“这小子怎么就这么让我放心呐,爱死他了!”

罗崇宁:“说老慕的姘头是畜生,要削烂他那根,削劈他菊花的人呢?”

邵露露愣了愣,恼羞成怒到:“你是慕馥阳填房吧,他怎么什么是非都要跟你说?!”

罗崇宁笑了:“我呸啊。”

啊字话音刚落,沈忱的房门打开了,他整个人j-i,ng神抖擞的冲下来:“我有了!我有了!”

梁宵装模做样地坐起来,掐了掐手指:“算算也该有了,不然我都要怀疑你和老大,有一个不中用了。”

沈忱:“……”

他本想给他一顿“温柔的爱|抚”,但还是决心不给这个最近心情奇差的人添堵。

“我得打电话告诉老大。”

罗崇宁挂了电话:“这么大的事,是得和老公说一声哈。”

沈忱:“……”

这俩人!

笑屁笑!

他气结。

这俩人今天不配和他谈艺术,他要把这话题留给真正懂他的人。

走到后院门口,他还沉浸在自己灵感迸发并能被完整记录下来的喜悦里,忐忑拨通了微信电话。

只不过短短几秒就接通了。

咦?这么快的么?他在休息吗?

沈忱看看屏幕上的时间,果然,东京应该已经是晚上十二点左右。

“喂,看什么看,不说话。”

“……”又不是视频,这人怎么知道?

沈忱忙贴上耳朵,心情又开始颠簸似的激动,甚至连声音都在微微颤抖:“老大,告诉你个好消息,我有了!。”

慕馥阳愣了片刻:“是我的?”

沈忱:“……”

☆、第72章

慕馥阳笑了:“我开玩笑的。”

声音透着愉悦,如醇酒般醉人。

沈忱听醉了,几乎可以想象他的样子,在这头脸红脖子粗,虎着脸:“好笑吗?”

“好笑呀。”

“……”

“逗你好玩儿。”

“……”

“真的好玩儿。”

“哦。”沈忱的表情趋于无奈,这哪里好玩?他真是是不懂这个人的点在哪里,又羞又恼地转移着话题“说正事。”

慕馥阳还在笑:“你说。”

沈忱又燃起了热情,眼睛都开始发光,兴致勃勃地跟他说:“我最近一直在想怎么续你的曲子,刚才灵感忽然就来了,我觉得你会喜欢。”

慕馥阳的声音也跟着正经起来:“哦?你想怎么续?”

语言这种时候显得很苍白,沈忱干脆从头哼起了旋律。

慕馥阳写得部分他早已烂熟于心,每个节奏每个停顿都被他揣摩许多次,连这么随便唱唱都流畅自然,很有味道。

等唱到自己接的部分,沈忱有点紧张,更有些不好意思和害羞,声音小了些,像是怕受到质疑,更像是怕惊扰旁人,甚至连客厅里罗崇宁和梁宵说话的声音都无法盖过,夜里并不静谧,风晃动着不远处行道树的树冠,树叶簌簌沙沙地响,他凝望着泊在空中被云层遮盖的朦胧月亮,尽量让自己置身在他和慕馥阳共同创建的那个氛围里——

列车在漫长的黑夜中前行,但隧道总有尽头,那一刻它终于遇到光,也终于看清头顶深邃浩瀚的星空。

爱情是什么。

沈忱觉得,此时此刻,爱情就是你以刺破黑夜的闪耀,让我明白光的意义。

沈忱哼完了,揉了揉眼睛,心中忐忑。

“怎么样?”他惴惴不安地问慕馥阳。

对面不语。

……关键时刻,他真的太懂让人心跌宕起伏了。

沈忱捏着电话,以他自己都想象不到的力度,连面目都开始狰狞起来:“我领悟你的意思了吗?”

慕馥阳滞了滞,突然说:“哪只手写的啊?”

“……右手啊,怎么了?”

“你觉得呢?”

“……”

“我可以亲吻它么?”

沈忱的心突然怦怦得跳个不停,原来只是虚惊一场。

他抠着手指头,半晌,垂下眼帘傻笑:“我随时等你回来吻啊。”

慕馥阳状似风流地撩说:“现在也可以吻啊。”

“……”沈忱脸上一烫。

慕馥阳的声音贴在他耳边,毫不克制地散发魅力:“给我看看,胖了瘦了。”

沈忱抿唇,低着头,感觉热度从脸颊一直蔓延到心脏:“这才几天?”

他倚在后院门框上扭来扭去的样子被客厅沙发上靠着的罗崇宁尽收眼底,忍不住打个寒噤,用膝盖蹭蹭梁宵:“那少男样儿,啧啧,发春了,你看。”

梁宵从手机屏幕上抬眼皮,脸立刻皱成一团,受不了似的耷拉下嘴角:“看什么看,没眼看。”

“……”

“你也别看了,小心看多长针眼!”

罗崇宁不搭理他那废话,倒是兴致勃勃,抱肩的手拿下来,从桌子上捞过薯片袋子,打开密封夹,连电视都不看了,电视没有队友调|情刺激。

说实话,慕馥阳调起情来什么样儿他真是不敢想,有种劈柴樵夫突然改绣花似的生硬感,但光看沈忱这个九曲十八弯的背影,他又觉得慕馥阳应该也是很硬核,或者就是沈忱实在太青涩。

他眯了眯眼睛,哪个答案听起来都还不错。

沈忱突然拿着手机转过身,臊红着脸,还装腔作势地咳嗽几声,边抓头发边往屋里走。

罗崇宁暗瞥。

沈忱偷瞄。

二人视线陡然相遇。

沈忱:“!”

罗崇宁:“……”

罗崇宁率先挤出一丝干笑:“上楼啊?”

沈忱脸颊绯红,手放在头上跟不会动了似的:“嗯,电、电视没意思,我、我先睡了,晚安两位。”

两人齐齐道:“晚安。”

沈忱长出一口气,闪躲开他们的视线,三步并做两步地往楼梯方向走。

待他消失在房门口,罗崇宁一屁股翻身起来,两眼闪烁八卦的贼光:“你说他是睡觉去了?”

梁宵耸肩:“我怀疑他俩在搞黄|色,可是我没证据。”

罗崇宁:“……”

沈忱回到房间,小心翼翼地关上门,拿着手机走到床边,把它架在床头柜上。

链接视频通话,他抓着衣服的领子,感觉有点要窒息了,半天那边才接通,镜头一亮,慕馥阳正襟危坐地坐在酒店的沙发上,明显是洗过澡,因为洁癖换了自己外出过夜时贯穿的衣服,头揉着头发,仔细地透过屏幕捕捉他,嘴角含笑。

懒懒说:“干嘛啊,跟做贼似的。”

神情是放松的,眼神却是深沉的。

“……”

沈忱嘴上没说,心想,偷汉。

“跟你说话呢,又不理我,为什么每次隔断时间不见你就盯着我看,话都没半句?”

他看人像带着火的勾子,勾得沈忱瞬间口干舌燥,面红过耳,平时伶俐的口齿居然开始结结巴巴起来,没话找话似的问:“你……你怎么今天坐姿这么正经?”

慕馥阳拿眼睛睨他:“不挑好角度岂不是显得我很丑?”

沈忱夸张地张了张嘴:他没听错吧,慕馥阳还会有这种担心自己不帅的时候?

是因为他……所以这么在意形象吗?

沈忱忍不住嘴角上翘:“你在我眼里怎么看都帅。”

慕馥阳眼睛里闪过一丝意外,前倾身体,然后伸手,曲曲手指。

隔着屏幕kiss?

这人还真是怎么羞耻怎么来。

沈忱轻咳两声,抓了抓自己的头毛,把脸贴进。

慕馥阳失笑出声:“干嘛?”

沈忱:“………………”

他就是太好说话了,才让这人玩|弄于股掌之间!

他恼羞成怒地抓狂,手摸了摸脸:“不是你叫我过来嘛?”

慕馥阳笑,又笑,与其说那是笑,不如说是发s_ao。

片刻后,他解释:“我没叫你过来。”

“……”

“我是叫你脱。”

“……”

***

冬夜寂静,风在窗外发出沉闷的刮擦声,室内温暖如夏,加s-hi器里徐徐喷|着水汽,在暖黄色的灯下缭绕,沈忱曲起一条腿坐在床头,垂眸,手指微颤,在慕馥阳的指令中一颗一颗解开睡衣的扣子。

第一次他们赤膊相见,仿佛是很久以前的事,可看见彼此身体裸|露的皮肤却依然悸动,心跳加速,热血沸腾。

“再解啊,我看看显怀没?”

慕馥阳的眼眸沉了沉,声音里好像有热烫的岩浆似的,想显得游刃有余,却有丝没藏好的急促。

“呸,滚!”沈忱喉结滚动,眼神雾蒙蒙的,手却因为听见这句话稍微加速。

越急越解不开,他抿着嘴,两道俊秀好看的眉毛微微拧起,严肃时透着别样的性|感。

慕馥阳没放过他分毫的表情变化,更无法从他手背的青筋上移开视线,随着他解开的部分看进去,里面是平滑细软的皮肤,触感像是温软的玉,又带着年轻胴|体特有的紧绷。

从颈窝逡巡到胸口,再到紧实的小腹,慕馥阳忍住不去看掠过的透着熟粉色的突起,但叹息声不住,抖抖睫毛,嘴唇微颤。

沈忱再抬头,看到慕馥阳企图洞穿一切的视线,浑身麻软无力,渴望又空虚。

他想要的不只是慕馥阳的眼神,是他整个人。

在别人面前展露这种姿态是极为羞耻的,但是他们彼此不是别人,沈忱觉得自己都快被自己的情|欲折磨死,他抬头,慕馥阳倒是像座沉稳的山。

不过以他的经验很容易就能知道,慕馥阳只是座外表冷静,但内心已经开始汹涌的酝酿喷发的活火山。

他还需要一把柴,这把柴需要自己来添。

慕馥阳沉着嘴角,眼神像是要把他剐了一样,又带着奇异的热度,像个皇帝似的,高傲的吩咐:“往回摸。”

“……”

“把你的手当成我的手。”

沈忱舔舔唇,手抚过自己的腹肌,慢慢摸到胸口,轻声问视频对面那个人:“你觉得显吗?”

“……”

沈忱胆子又大了些:“你想我吗?”

慕馥阳:“…………”

他的目光霎时变得无比犀利,冷笑:“你要把我逗起来吗?”

起来?哪里起来?他分明是一个指令一个动作,怎么一副全赖他的样子。

沈忱自己的手堪堪停住,胀红着脸,不去想他是哪里要起来……

糟糕!

他根本没把某人那根电热木奉具象化,为什么身体就跟烫到了一样迅速做出反应。

这还怎么玩儿?

“不玩了。”他扯过被子,疯狂遮住自己的下半身。

“干嘛?”慕馥阳随即表达出一种不满,然后还故意把态度放得很软,“我还没看够呢。”

“……没了。”

“没了?”

“……”沈忱服了自己,这什么口不择言。

慕馥阳少有的显出几分傻气,忘了自己坐在镜头前,拿起手机凑近一点,慢慢诱哄:“怎么就没了?”

“……”沈忱揪着被子,脸上红得快滴血。

要冷静!!他内心在咆哮,你想爆血管儿吗?

谁知道慕馥阳今天格外有耐心,还是哄:“你总得让我再看看,然后猜猜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吧。”

“……”

“再让我看看。”

沈忱咬咬牙,扶住裤腰边儿,整个人跪起来,挡住了手机屏幕。

☆、第73章

一夜放荡。

沈忱又花了几天磨曲子,等录节目时再次见到松颜,商量着把曲子发给他。

江唯乔看他俩偷偷摸摸老蹲保姆车一起聊天,毫不客气上了车,窝得不舒服了甚至还把腿翘在车椅靠背上,抱臂到:“你们俩啥时候勾搭成j,i,an了?”

见沈忱一脸呆,他捣捣他胳膊,指着松颜:“你不知道这哥是gay?”

“……”

见沈忱不吭声,他说完自己想了片刻,突然大吃一惊:“还是你在和他搞gay?”

“……”沈忱看江唯乔满脸的轻蔑,小心翼翼问到,“江哥你……歧视gay?”

江唯乔还没说话,松颜先c-h-a嘴道:“他怎么会歧视gay,他那是歧视我!”

沈忱:“……”

松颜撇撇嘴笑到:“他自己还有其他gay友呢。”

gay友……

说到这儿,松颜仿佛有个大八卦,要说不说似的,像只抓耳挠腮的猴子,冲着江唯乔挤眉弄眼地挠脸:“我说吗?我能说吗?”

江唯乔手臂仍然没从肩膀上放下来,看他那兴奋样儿,冷笑。

松颜拍了把他大腿:“你不让说就不说嘛,你横我干嘛?我刨了你家祖坟了?”

江唯乔:“你说别人八卦跟刨我祖坟有个狗屁关系。”

“粗鲁!”松颜娇嗔,又拍沈忱大腿,尖声道,“你看他还影帝呢,用词还这么粗鲁,啧啧啧。”

沈忱离他妖娆的兰花指远一点:“……”

说实话,他没搞清楚这俩人究竟在聊些什么。

片刻后,江唯乔说:“瞧你那憋样儿,你说吧。”

松颜眼睛一亮:“真的?”

江唯乔面不改色,很平静地叙述道:“反正我看他俩不算低调,又得到点口风,应该很快也会公开了。”

说完他又补了句:“重点是我相信沈忱不会出去到处乱说的,对吧?”他看向沈忱。

沈忱点头,然后被松颜一把拉了过去,眉飞色舞低声道:“他们奥寰老板你知道吗?霍宜安。”

“知道。”沈忱听得兴致勃勃。

“他和陈新童……是情侣。”

啥?!

沈忱瞪大了眼睛,倏地转过脸:“陈新童?!你说的是陈新童?”

松颜藏不住地嫌弃他:“难道还有别的陈新童?”

“……”沈忱震惊在这个消息中久久不能平复,喃喃道,“陈新童那么火,他居然还敢找同性……”

江唯乔斜眼瞥他:“我身边胆大的又不止他一个。”

嗯……话里有话的感觉。沈忱敏|感地将脖子一缩,没有接茬。

江唯乔淡淡说:“反正我不歧视,我身边的人对谁产生爱情我都可以接受,爱情本身又没有对错,只是有的人喜欢用自己的三观来评判,但我恰恰不是那种人。”

松颜点点头:“嗯,你是没有什么三观。”

江唯乔:“………………”

他们的车门锁着,车窗却摇下一点,其他参与节目的新人凑在一起,路曼婷端了杯咖啡递给于晨曦,望向那个方向,忍不住说:“沈忱真的好受欢迎啊,连和影帝都能谈笑风生,怎么做到的。”

兴许不是故意,但她的语气里有种说不出的酸意。

于晨曦笑了笑,接过咖啡抿了抿:“好像吧。”

路曼婷见他言语里并没有过多的情感流露,反而一副无所谓,甚至还挺认同的样子,抬头,略微不解地盯着他看。

过了那么十来秒,她有些憋不住:“节目播出完网上为你俩的关系掐的昏天黑地,你倒是很云淡风轻嘛。”

于晨曦哼了哼,垂下眼皮,瞄她眼。

路曼婷有些害怕地朝后退退。

于晨曦冷笑:“他们掐他们的呗,和我有什么关系。”说完施施然走了。

路曼婷没想到在他这儿吃了个闭门羹,跺了跺脚,也走了。

***

慕馥阳在日本又拍了一个月,这一个月,他的生活变化不大,有的人却经历了巨变。

火真的是玄学,它选择性地发生在有些籍籍无名的人、有些不温不火的人身上,其实只是一个契机,但它降临的恰到好处,这些名字一夜之间即可被人熟知,然后在网络新媒体的光速传播中以辐s,he的姿态四散开来。

邵露露来机场接他,远远的慕馥阳都没认出来,只见一个浑身裹貂黑超遮面穿金戴银的女人在VIP出口等他,他辨认了好一会儿,闻到夜茉莉那极具破坏力的香味儿才颠过去。

邵露露把眼镜往上一推:“哟,好久不贱。你咋一点变化都没有?”

这人还是那个样子,别人快过年了都穿得喜气洋洋,他倒好,黑色兜帽长款棉衣,黑色牛仔裤,黑色马丁靴,跟刚从犯罪现场杀回来似的,除了那张脸。

没这么帅的杀人犯。

脸转过来就是大牌T台男模。

慕馥阳让助理去放行李,上下扫她两眼。

邵露露转个圈儿:“贵气不?”

慕馥阳哼:“谁那么不长眼,把你包养了?”

邵露露娇羞一笑,难得没和他掐架,伸手别头发时手上的戒指顶个硕大的熠熠生辉的钻石:“你们争气呗。”

“……”

慕馥阳琢磨琢磨这话的内容和她说这话的语气,越琢磨越恶心得慌。

合着是他们养成这样的?

不行,快吐了。

两人走到大厅,灯箱广告全部焕然一新,有一张是沈忱的,他代言大牌化妆品,高清特写,只拍到他胸口上方,但照到的地方没有一丝遮蔽,显然起码没穿上衣,他皮肤洁净如瓷,眼眸清亮如星,清新中透着高贵,旁边配着广告词:宛若新生,从这一刻开始。

邵露露在前面走得腾腾腾,突然感觉身旁人不见了,回头,看见慕馥阳驻足在那广告前,眼神专注。

她走过去,向他炫耀:“拍的帅吧,Steven Carter亲自漂洋过海过来掌镜拍摄。什么感想?”

慕馥阳手揣兜里:“沈忱拍的时候没穿上衣?”

“没有啊。”

他淡淡:“想把这斯什么眼睛抠出来。”

“……”

邵露露刚想啐他两句,手机响了,她不紧不慢地接起,听了几秒钟,下巴越太越高,趾高气昂地说:“这个点子我倒是挺感兴趣,不过光凭个创意不行,我要看具体策划……”

“没办法。”她大笑,“他们现在太红了嘛,哪个拿出手都撑一个场子,我创意已经听了几百个,实话和你说,就是完整策划我这都堆到明年底了……”

她朝慕馥阳抛个媚眼,慕馥阳回敬他个白眼。

邵露露也不生气。

她现在有气,也是扬眉吐气。

本来crux人气相对弱的就是梁宵和沈忱,现在这俩全都飞升,他们势头猛得无可匹敌,连带她现在走到哪里都跟大佬似的倍有面子。

网络上综艺还在继续,梁宵借着对大佬们态度恭敬惹人喜爱直接混进实力派交际圈,沈忱表现的太好,节目组想吸纳他为常驻,他快蹭出个固定资源了。

前两天江唯乔所在的奥寰专门派人来公司找姚肃谈,想让沈忱参演他的新电影《港夜》,一部影帝云集的警匪片,沈忱出演警方的itj-i,ng英,这个角色很美味,姚肃实在没有拒绝的理由。

但是谈判好像不欢而散。

江唯乔很意外,跟沈忱发微信说这件事。

沈忱当然知道原因,只是他想了又想,不知道怎么向江唯乔说明。

江唯乔也不再催促,说他最近在国外度假,过段时间再说。

度假啊,沈忱放下手机长叹。

他想慕馥阳了。

临近新年,所有的人都在秀恩爱,讨论着怎么跨年,他嘴上说工作忙,心里却知道,自己忙都是借口。

他是没人秀恩爱。

“怨妇。”

“去你的,谁是怨妇?”

“你一天哀叹个三百回合,我俩俩大好青年都快被你丧死了。”梁宵敲了敲手机,“妈的,我好火啊,我好烦啊。”

好火又好烦,这人也是没谁了。沈忱拿着遥控器边换台边问他:“……到底谁丧谁?”

他扭头随着抱着笔电在线网恋的罗崇宁:“他不是治好了吗?”

罗崇宁头都没抬:“没根治,间歇性发作怨气,卖腐卖恶心了的后遗症。”

梁宵摇摇头,直起腰杆把自己完全盘坐在沙发上,顺手拿过桌上的面膜,慢条斯理地拆着,自怨自艾到:“也不是,你知道的,我对和我一起做节目的人当然没什么意见,人家还是比我红很多的大佬,但是看到那些图、那些文,我和人家分明没有那么熟,但又不是不认识你,你们不懂,真实做藕……”

他又叹了口气:“非要给我画这种图,写这种文,我宁可看我和忱忱你的。”

沈忱:“……”  

啊?

梁宵把面膜平平整整地敷在脸上,比做实验还认真:“肥水不流外人田啊。”

……

您这肥水我浇不起……要不您看您还是到别人田里……

罗崇宁哼笑一声:“你现在已经不是他大热cp了,3匹邪教倒是可以有你的一席之地。”

沈忱转过身,刚要飞过去个橘子让他住嘴,罗崇宁已经撒开了话题:“忱忱现在是香饽饽,你看你是想夹在他和老大的暗戳戳地下恋cp之间,还是想夹在他和于晨曦情深深雨蒙蒙cp之间。”

梁宵绷着脸,声音细如蚊呐:“怎么都这么恶心,我还是遗世而独立吧。”

沈忱拿垫子拍他下,转而搂在怀里,哼唧唧:“老大什么时候回来?”

梁宵丢给他张面膜:“快了,我们还参加A市卫视跨年呢,他不回来咱们怎么仨干什么?加油男孩吗?快了吧。”

接连说了好几天快了,终于等到慕馥阳给他们发微信,沈忱看到传来的航班时刻表是中午到,当天早上不到七点就起了床,又是洗澡又是吹头发又是挑衣服,等邵阿姨来时,只有他一个人收拾妥当,她不禁来气:“他俩呢?自家老大回来了还不过来迎接,铲起来!”

罗崇宁突然飘在楼梯口:“我们只是不想当电灯泡而已。”

当时邵露露还觉得他是以懒为借口,结果等慕馥阳上了车,他俩抱在一起发出的噪音足以让她没办法安心开车。

“够了!我不想听你俩的现场直播!”前面堵得要死,红灯还特别久,她气得直捶方向盘,喇叭打得啪啪作响,“还有我这可是新车,你们敢在我车上留下什么不明液体我让你俩吃不了兜着走!”

“什么不明液体,我们衣服都还没脱呢好不好?”慕馥阳搂着沈忱,拇指在他嘴唇上按了又按,沈忱拨开他的手,把唇送过去,然后双臂拢住慕馥阳的脖子,热烈又大胆。

这句话在接吻间隙,被他说得色气十足,饶是邵露露这等经验丰富的已婚妇女也听着脸红。

什么叫久别重逢,干柴烈火她算搞明白了,两人互相捧着脸啃对方,从后视镜看沈忱的头发都被慕馥阳揉得凌乱不堪,他却偏着脖子极力吮吸着对方,发出缠绵黏腻的口水声。

邵露露瞥两眼,就感觉眼睛像被拌着辣椒炒,结果下一幕,更辣眼的来了,慕馥阳直接把手伸进了沈忱的毛衣里下摆里,蠕动着往上探。

“滴滴————!”

邵露露猛按一下喇叭,紧接着车头疯狂一摆,沈忱被慕馥阳斜着推在车窗上,慕馥阳的手垫在他后脑勺下面。

沈忱笑出声。

慕馥阳和他对视片刻,用舌尖慢慢勾他的下唇:“早上吃什么了,嘴里很甜。”

邵露露眼球突爆,话都快说不清楚:“有红灯啊!!你们俩是想给被拍下来上头条么?”

沈忱的手伸进慕馥阳的头发里,痴痴弯着眼睛笑:“没啊,早晨太急了,什么都吃不下去。”

邵露露被无视的彻彻底底:“……”

车子拐个弯儿,开上条人少红绿灯也少的小路,就是比较远,邵露露忿忿道:“噫!慕馥阳你把手从他裤子里给我拿出来!不拿出来我撞墙了!”

“谁放他裤子里了。”慕馥阳懒懒笑,亲亲沈忱的脸颊,终于把他圈进怀里,他抻腰,整个车里弥漫着情|欲勃发的味儿,“再说我们也不想给你直播。谁知道你这么抠嗖,换车也不知道换个有遥控挡板的。”

沈忱又笑了,热气哈在窗子上,他就手,在蒙着雾气的窗户上画上一颗心。

这下可以安心地跨年了。

作者有话要说:  没写完,这是真的这章没完,但我眼睛疼,先这样吧

☆、第74章

当晚,四个人聚在一起吃火锅,冬日里火锅是最有氛围的食物,罗崇宁拖着梁宵去买菜了,留下沈忱和慕馥阳煮汤起锅。

沈忱在牛骨头汤里放了些米酒和啤酒,拿着勺子尝味道,慕馥阳洗过澡,从楼上走下来,看到厨房里亮着温暖的橘光,沈忱穿件白色T恤,黑色长裤,呆毛乱翘,和着音乐边颠儿边哼哼,背影都透着开心。

他走过去,心里有种很安稳的幸福感觉。

贴过去慢慢抱住他。

沈忱手抖了下,回头发现是他,腰塌下来,顺势靠在他怀里:“头发吹干了?”

“嗯。”

慕馥阳双手搂着他的腰,闻他头发的味道,感觉真的回家了。

这崽子有毒,把他勾得死死的,只有在他身边呆着才有这种放松的感觉,那只能赖他一辈子。

他在他的腹部来回抚摸:“今天努力了半天,不知道你这儿给我结个什么果。”

沈忱迷茫了片刻:“啊?”

慕馥阳光笑不说话。

沈忱品了品他那不怀好意的笑,幸好马上就反应过来。

“……滚!”

上一章:第28节

下一章:第30节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谜语书屋 - 耽美小说、BL小说网!
BL小说 | 御宅屋 | 海棠书屋 | 流浪文学 | 思思看书 | 飞言情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手机访问 h5.miy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