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耽美BL小说大全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BL小说 > 投其所好_现代耽美_腐书 > 腐书耽美 第8节

第8节 腐书耽美

“有这个可能性,但也可能是无意识的动作。”医生们查完房,客气的离开了。

人只能无知无觉的躺着,一定是件体验糟糕的事情。虽说转出ICU后二十四小时都有专业护工,但颜秋生不放心,长时间照料无行为能力者太考验人的良心和耐性了,尤其是顾客是无法说出痛苦和不满的病人,那随意对待、背地偷懒是可以预见的一种情况。

哪怕名头响亮、价格高昂,颜秋生依然不相信,他坚持亲力亲为,护工还在,但成了辅助和帮手。到了清洁的时间,他一定会要求护工离开,颜秋生觉得小王子不会想被人毫无尊严的丢在浴缸里像洗衣服一样洗洗刷刷的。

当然,没有私心是假的。

一周只需要清洁一到两次,颜秋生看他重新长长的头发,笑嘻嘻的找来两个皮筋,绑成小辫子。“对了!”他跑去拿手机拍下,捂着肚子闷笑,“你再不起床,我就把这张设成你的头像啦。”

接着像拆礼物似的,他解开病号服的纽扣,颜秋生亲亲那人的额头,小心将病床高度调整,一边习以为常的跟人讲话,“我怎么感觉你变重了,我来看看……大事不好!腹肌不见了!唔,不过还是挺暖和的。”

在此之前,他很少见到小王子的身体,郑慎总是包裹在各种价格高昂的布料里,看起来无坚不摧,而不是一介肉眼凡胎。

清洁以擦拭为主,避开伤处,颜秋生看到他的锁骨下一道深深的疤痕,这里面有四根钢钉,这是车祸确确实实留下的证明。颜秋生目光黯了一瞬,手慢了下来,“那天要是让你别出门就好了。”

“还说自己是人形金砖,一撞就瘪了,以后都不敢让你坐车了,真是要吓死人。”他用力摇摇头,强打起精神继续洗澡。

清理完毕后发现有几个未接来电,颜秋生一看来电显示顿时头大,回拨过去,“喂……”

“喂你个大头鬼,”卫行气鼓鼓的声音传来,“他醒了没?我看你是对他太好了,他都舍不得醒。”

“没有,今早康复师来了,他还是对外界没什么反应。反正我也没什么事,我把书都带到病房来看了,给他念念,免得躺太久智力下降。”

“……”卫行难得有点同情他,“病了还要学习啊。”

颜秋生眨眼笑,“生命不息,奋斗不止。”

卫行表示这个电话是慰问一下三甲医院新晋小护工颜秋生同志,小护工前天还是去签下了受益人条款,如今上岗后财大气粗,险先昏了头要包下一层的病房。两人互问了近况,快挂电话时卫行才吞吞吐吐开口,“秋生,毕竟这么久了,我觉得……你还是要做好心理准备。”

“别挂别挂!一跟你说这个你就要挂电话!我还没说什么呢!你总觉得他明天就会醒,可他万一十年后才醒呢?一辈子不醒呢?万一醒来后脑袋坏掉了呢?你确定这是他想要的吗?”

颜秋生把额头抵在冰凉的玻璃上,半天委委屈屈的开口,“上次他眼皮还动了……”

“不是手指动就是眼皮动,你回回这么说。”

“哦,忘了跟你说了,我们在一起了。”

卫行太迷惑了,隔着手机都能感到飘过来的问号,“不是,他都没醒,你们怎么就在一起了?他又不是你撞的,不用以身相许的吧?”

“我跟他说,要是愿意在一起这周手指要动一下,他就动了。”

“你不能跟植物人谈恋爱。”

颜秋生用身体力行表示,他能。

他尽可能的让郑慎感受日照,在旁边抱大玩偶般抱着人看电影,也撑着下巴抓耳挠腮的想将那封写了一半的信补完。

这期间郑家的长辈从一开始的嫌恶到后来的见怪不怪,柳曼月作为孩子母亲是常来的,她投注了全部心血给郑慎,车祸一事对她打击极大,看望时要么默默垂泪,要么念些佛经。

颜秋生从不去打扰她,哪成想有天柳曼月主动叫住他,“我听说……你一直在照顾他,辛苦你了。”

与她设想的不一样,颜秋生并不热络,也没有受宠若惊,淡淡点点头,“还好,他原来一直照顾我。”

“如果他能醒来,我可以同意你们在一起,但是阿慎表面上最好有个……”

颜秋生笑得怪异,“等他醒了,你问问他敢不敢再订一次婚。”

柳曼月顿时脸色灰暗,有些愤愤,“他那次是拖延时间,调整股权结构,把我瞒得滴水不漏……”她彻底死心,望着病床上的人,一时间不知是想他醒来,还是永远不要醒来。

一个完美的作品不该有这样的污点。

等柳曼月一走,颜秋生立刻戳某病号的脑袋,“说,还偷偷干了什么,现在说出来饶你一条小命。不说是吧,那我只好严刑逼供了……”张牙舞爪扑上去啃耳朵咬鼻子。

也不知是不是他眼花,总觉得有一刹那,郑慎的嘴角微微翘起了一丝弧度。

第52章

接着时间潦草飞走半月,颜秋生在众人眼中从“深情好男友”成了“任劳任怨带孝子”,照顾着郑慎犹如照顾着半个老爹,他本来就细心且为他人考虑,做起这些事也很得心应手。只是他沉寂这么久,有些人脉无可避免的就断了,颜秋生这回一点也不着急了,天下攘攘皆为利来,他已经得到很多了。

就这么着一个社会闲散人员,一个半死不活植物人,毫无任何心理负担的在病房里混吃等死,宛若墙角两株怡然自得开花的植物。

“好了,到光合作用时间了。”颜秋生将病床推到窗边一些,让阳光照在洁白被褥上。

郑慎睫毛颤了颤,颜秋生已经波澜不惊了,没有开始时的激动,《狼来了》的故事听几次后任谁也不会上当。他将人摆好位置,扭头瞧见很罕见的有了访客。

张思韦提着果篮冲他扬了扬手。

话唠一来,那是问都不用问,自己全将来龙去脉讲得一清二楚,“我出差来这开会的,刚下飞机颠簸的我差点吐了,哎这台机器国内就引进三台,啧啧啧让我仔细看看……怎么样,他好点了吗?”

要说还是医者仁心,关注的永远病人,颜秋生忽略掉他看自己的炙热眼神,“还好,就是老样子。”

“哦,你们发小吧?你真是仗义的人,不是我说,在医院待久了,什么人没见过,父母子女、朋友恋人,关键时刻才能看出点人心,”如果说一开始张思韦冲着他的脸,想拐骗回来做自己的专属私人教练,那么现在就是更添好感,“我佩服你。现在他在这晒太阳,要不要一起下去喝杯咖啡?”

“不了,万一聊过了头,晒伤了就不好了。”

张思韦刚刚还在感动兄弟情,如今十分后知后觉的感到一丝不对,但他迅速把植物人排除出有力的竞争者队伍中,继续套近乎:“也对,那我们就在这聊聊吧,最近身体哪里不舒服?”嘴一秃噜拿出问诊的调调了。

“……”颜秋生打哈哈,“你要推销你们院的体检套餐了吗?”

“哈哈哈,你来给你内部员工价,半年一次的体检还是很有必要的。”

张思韦聊着终于忍不下去了,他决定给自己一个痛快,“你们……?”

“嗯。”

张思韦垂头丧气,可对手现在这么弱,他不一定没有机会,使劲挖墙脚,“可他这样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醒,就算醒来,身体底子肯定也不行了。跟着我,吃香喝辣,有我一口外卖就有你一双筷子!”

颜秋生笑眯眯,许久没有智障来逗乐了。

“你是不是觉得愧疚?没事,真的,人都要往前走……”小张医生绝口不提他刚刚看到的人心了。

颜秋生玩够了思索怎么拒绝,张思韦还眼巴巴的看着他,完全不像个临危不惧的外科大夫。

“唔——”

病房里响起个含糊的声音。

颜秋生霍然睁大眼睛,急忙跑到病床旁。可人像陷入混沌中一般,眼皮颤动几下,又没了动静。颜秋生按了铃,张思韦觉得他也太倒霉了,就说两句话这人就要醒了!

“颜先生,那那那我先去找同事了……我说得事都还算数,我真的喜欢你!你可以在微信上找我!”

“咳……”

郑慎忍着头晕目眩想挣起身,却感受到千百次的无法着力感,拉着他直堕甜困的黑暗。要不是一直有个声音在他耳边念念叨叨,他早就想睡死过去了。

这回他急火攻心,又气又急,有人要撬他的人!

颜秋生和张思韦都呆住了,匆匆赶来的护士也发觉了情况有变,张思韦被这医学上堪称奇迹的一幕震惊,郑慎硬生生被醋醒,喉咙干得不行,用眼神指挥护士立刻把这乘人之危小人丢到楼下去。

无奈他的威慑力大不如前,护士安抚弯腰问,“您知道您是谁吗?这是在哪里?”

郑慎头疼极了,那点儿藏不住的少爷脾气冒上来,两眼一闭要人哄。他睡着时颜秋生说心里话还挺流畅,现在又忐忑上了,心里快速拉上一条喜事连连的横幅——“他醒来啦!”

颜秋生凑过去,“我在这里,渴不渴?记得我吗?”

“咳……嘶,”他发出太久没说话喉咙刺痛的沙沙声,“当、当然,记得。”

郑慎侧眼扫了眼竞争对手,十分心机的说,“疼,要抱。”

这时颜秋生哪有心情考虑旁人,连忙伸出胳膊轻轻环住,郑慎满意得不行,将脑袋搭在肩膀上甩给张思韦一个“给我立刻滚”的眼神。

“医生马上过来,不疼,马上就好了。”

说曹操曹操到,很快全身检查了一番,躺了这么久后遗症还是挺多的,万幸脑子清醒,不过腿的情况很差,恢复到日常走路也需复健两三年,小王子永不能骑马了。

检查完后病房里清净下来,郑慎埋进颜秋生怀里,眯着眼睛:“秋秋……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到什么了?”

“梦到、你喜欢我,说爱我,要和我在一起,还说了好多好多,我拼命记在脑袋里,你特别主动,都不像你了……可是我没有力气,看不到你在哪里。”郑慎惴惴不安,那个梦比他能想象出的最好的梦都要好。

他的记忆没有混沌,只是思考还有些慢,从边边角落回想伤心事时更慢,好半天低声说,“对不起……”

“那不是梦。”颜秋生和盘托出了大实话。

“!!!”

第53章

要颜秋生袒露心声,堪比让哑巴开口说话。别看他平常能言善道,大抵是训练和技巧,所以说他人缘好,交心的人寥寥。与人相处,真不真诚是看得出来的,缺了那颗心,谁会真的在意他?太年轻时他们已经错过了一次,而现在有破镜重圆的机会,是如今的郑慎放下骄傲——拿自己的心一寸一寸往里填的。

他定定望着瞪大眼睛的人,重复了一遍,“那不是梦。”怕得不到信任,又上前抵住郑慎的额头,“我喜欢你,我一直喜欢你。”

“滴——”旁边心电监护仪发出警报音,那条线猛地往上蹿动一格。

颜秋生吓得松手。

“你乱放电!”郑慎闭上眼睛控诉。他刚醒来,情绪上怕承受不住,可闭上眼他觉得很吃亏,这样岂不是少看了几眼?作为生意人,这种赔本买卖不能做。

太久没见到颜秋生,他觉得亲近,无端想到了从前。

“小慎,今天也要念《小美人鱼》吗?”颜秋生胸前挂着一块圆玉,郑慎枕在他腿上,懒洋洋戳着玩,“嗯。”

念书时,颜秋生总是很专心的,念着念着就会忽略掉一些任性的要求,比如什么改结局啊、要小美人鱼重生啊、把王子强行关进海底啊,郑慎一天一个主意。

尽管如此《小美人鱼》依然是他们最爱的故事,颜秋生喜欢的是小美人鱼第一次浮上海面时的场景,黑夜、圆月与城堡每每让他放底了声音。相比较他,郑慎的理由简洁直白,“我就喜欢那个鱼。”

他话讲到一半,直愣愣盯着颜秋生看,小声嘀咕,“小美人鱼。”

小颜秋生轻车熟路背了一遍故事,很认真解释:“其实这个结局很好啊,一开始,美人鱼没有人类的灵魂,虽然她们可以活到三百岁,但是之后就无影无踪了。小美人鱼变为泡沫了,但她经历的一切,让她得到了一个人类的灵魂。”

他终于捧上了那颗心。

颜秋生反而想,这算什么放电,他手段可多了!于是当下小心从后搂住小王子,将衬衫口袋里的那封信拿出,后半张纸已经被他填满,全是夜半写的痴痴情话:“永远记得你在水里吻我的样子,那段时间我有想过不顾一切的跟你坦白,你太美好,以至于常让我觉得像电影海报里的人。从那以后我彻底学会了游泳。”

即使两个人决心在一起,颜秋生心也是偏的,他不想那人爱得辛苦,对外一律宣称是他追的郑慎,除此之外一律不提,仍然贴心的想给他留一条退路。

然而小王子诚恳的表示做人呢,一定要诚实,明明是他先告白的,他还有证人管家女仆若干,怎么可以赖账呢?

“是我先喜欢你的,我十五岁就在笔记本上写过你的名字。”

“还是我比较早,那次从大桥下来我就觉得你最好了。”

“不,照这么说第一次见你,我就对你有好感,不然为什么没有把你从书房赶走呢?”

“反正就是我先,”颜秋生不讲理了,使出杀招,“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边说边小鸟似的到处乱啄。

他愿意补足一万次的告白,要说得他的小王子晕头转向、耳朵起茧、头发花白才好。

作者有话说:还有一个尾声(*?︶?*).?.:*? 谢谢评论收藏打赏的朋友!秋秋的存钱罐里装满了好多鱼粮。

第54章 尾声

“要是从前,我怎么也不会相信有一天我会说出这些话,”十一月秋风萧瑟,颜秋生系好大衣外扣,推出轮椅,“现在觉得,也没什么。”

今天是郑慎出院的日子,按理来说一个天之骄子,一夕之间掉进低谷,连最基本的行走都办不到,这种打击不是人人都能受得住的。在知道自己的情况后,他沉默了一刻,平静的向医生点点头,“那就麻烦了。”

他说的是日后复健的事。

加上两人刚刚互通心意,总是有说不完的话,郑慎脸上不露半点不安,把人使唤得团团转,动不动就是“秋秋我要吃这个”、“你要陪我念书”、“我想抱你”,仿佛还是那个任性妄为、天真无邪的人。

可有一天颜秋生回病房时,看到他从病床边缘支撑身体,想要勉强站起身,又木偶断线似的倒塌在地上。他躺在地上,两眼空空,不知想些什么。

只这一刻,颜秋生真正明白了他,明白了他和自己一样觉得孤单,一样不能信人,一样习惯伪装。他们殊途同归。

颜秋生忍不下心走开,哪怕有伤害他自尊的风险也还是走了进去,把人大玩偶似的抱在怀里,郑慎浑身冰凉,把脸埋在他的胸膛里,抖得不像样子。

“没事的没事的,”颜秋生亲着他的发丝,“我会陪着你好起来。”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惨的人呢?他心都碎了,决心以后一定要好好待这个小可怜,百求百应,好好抚平小可怜内心的创伤。郑慎掉完眼泪,心安理得享受小美人鱼主动的投欢送抱,“今天晚上陪我一起睡觉好不好?”

“嗯。”

“不要再离开我好不好?”

“嗯嗯。”

“出院后也要住在一起,不可以赶我走。”

“嗯嗯嗯。”

郑慎心满意足,让人把自己抱在舒适的床上,懒洋洋吩咐道,“那明天就出院吧。”

颜秋生头顶顿时飘出三个黑人问号,咦,他怎么感觉中计了。某人一点不为卖惨行为感到羞耻,他的确感到痛苦,但不至于一蹶不振,反而有种许久没有的跃跃欲试,像要去挑战一座高峰。

于是有了开头的那一幕,颜秋生帮他把围巾围好,腿上细心盖上毯子,推着轮椅离开了医院。

这么久没露面,郑慎出现在公共视野下还是翻出了些水花,要不是他走运的提前布局,这次郑氏的损失会更加惨重。小王子卖惨上瘾,坐着轮椅跑去投了两个公益项目,连夜上了几次头条——讲他遭受重创、洗心革面,人们颇爱看这种戏剧性的场面,挽回些好名声。

回到家郑慎满心以为会得到表扬,探头一看管家挤眉弄眼,指了指书房。

这个曾经未经允许不得随便进入的地方,如今摆上了懒人沙发,以便颜秋生随心所欲的看书。他推门进去,见到桌上堆着一沓书,颜书虫埋首其中,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

一看,桌上全是关于人体知识和医疗复健的书,另一侧则是打印出来的相关论文,颜秋生乖得要命,不仅每天帮着做腿部按摩,恨不得连饭都要喂,生怕将他养得可怜弱小又无助。

郑慎没出声打扰他,近乎贪婪的凝视着他。小女仆提着拖把路过,忍不住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怎么跟十年没开荤的狼见着一块肉似的。

五个月过后,复健第一阶段结束,不用再坐轮椅。

他们去见了家长,颜秋生的妈妈,疗养院里她居然又谈了一场恋爱,对方是轻度老年痴呆的男人,疗养院院草,他们去时,两个老小孩在分一包零食。

“妈,”颜秋生深吸一口气,“这是我恋人,跟你提过的郑慎。”

女人抬头,客观评价,“好看。”很满意的样子。

“是的。”颜秋生不谦虚的点头。

绕是郑慎脸皮再厚,也在颜控母子前摆下阵来。

通知完了,颜秋生就走了,他想,有些人亲情缘分很浅,是不能强求的,说到底他们是两个陌生人,彼此之间没有温情、没有恨意,已经是最好的结局。

爱本身是没有错的。

出了疗养院,一时无话,颜秋生犹豫着开口,“我想跟你说件事。”

“什么?”

“我收到offer了,我想去念硕士,关于儿童发展这一块的研究,我一直很感兴趣,”颜秋生小半生都在研究人类,他始终观察着人类和人类社会的运转,于他来说,这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机会,“而且我收到了一个NGO的邀请,他们很需要我的人脉和能力……”

他担心郑慎不放人,又担心他一个人不好好注意身体,连忙晃了晃脑袋,打消了一直考虑筹备的计划们,“算了,你就当我没说吧,晚上想吃什么?我让厨娘准备……”

他担心的没错。

郑慎本性的确不想放人,可过了会,又伤心又委屈的反驳,“我没有不想让你去。”

“哦?”可别我前脚刚走,后脚某人就旧疾复发,颜秋生懒得上他的当。

“我再傻,也不会同样的错犯两次。只要你想做的事,都可以跟我说,毕竟我们已经互相选择要成为陪伴对方一生的人,我会支持你的一切选择。”

话是这么说,颜秋生还是狐疑,接下来果真替他收拾了行李,预订了行程,凡事准备得事无巨细。临近出发的那天早晨,他还觉得有些不真实。

他爬起来一看,床上的另一个人已经走了,窗外晴空万里。

不知什么时候,他的无名指戴上了一枚无法忽视的戒指。颜秋生微笑起来,他彻底安下心,伸开五指静静端详着,感到久违的阳光透过缝隙,终于照在了他的脸侧。

上一章:第7节

下一章:没有了,返回本书封面栏目首页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谜语书屋 - 耽美小说、BL小说网!
BL小说 | 御宅屋 | 海棠书屋 | 流浪文学 | 思思看书 | 飞言情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手机访问 h5.miy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