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耽美BL小说大全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BL小说 > 祖宗,请恕晚辈犯上了!_穿越重生_腐书 > 腐书耽美 第19节

第19节 腐书耽美

除非,除非施展美人计的是他家那位,那他可能会考虑考虑。

考虑——

是扑呢,还是扑呢,还是直接扑呢?!

作者有话要说:  所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重点那朵牡丹花要让做鬼的人喜欢才成啊喂!

☆、下药

“……农历六月初八,新郎徐睿琅和新娘谢依依将于下午六点整,在谢家祖宅正式举行结婚典礼,请您带上满满的祝福,我们将在老宅静候您的到来……”

喜庆的火红喜帖握在手上,徐峥川此时的面色却称不上好看。

“这是什么意思?谢家那个老太爷终于忍不住了,要借这个逼我们现身?”

叶雾脸上也满是寒霜,声音中的不满显而易见:“阿川,我们要不要……”

“还是按计划行事吧,不过时间改一下,提前到明天,到时候见机行事,让他们听到信号再行动。”

徐峥川放下手中的喜帖,揉了揉眉心,然后下了决断。

“可小琅那里……”

“小琅不会有事的。”想起顾钰和祁沐阳俩人私下找到他时说的话,徐峥川眼神突然温柔了一瞬,嘴角的笑意也愈发的明显,“放心吧,我们家小琅手里的底牌多着呢,没那么容易被谢家那个老头给制住的。”

“好吧好吧,你徐家都不在意多一个不知底细的儿媳妇了,我一个外嫁过来的人也没什么好说的。”叶雾耸了耸肩,“反正我们那边没什么一夫一妻制的说法,小琅娶几个媳妇都无所谓,我只要他高兴就好。”

“阿雾……”

徐峥川的声音无奈极了。

这怎么又闹脾气了呢,他刚刚也没说什么啊。

“……没事,我就是想起了一些不太高兴的东西而已,发了脾气就完了。”

在爱人温暖如初的怀抱中,叶雾僵硬的身体渐渐软化,良久之后才缓和了声音喃喃道:“我只希望小琅不要像我当初那样,希望他这一辈子都能顺顺利利的,永远都平安喜乐、心想事成。”

“会的,他会的。”

抚过伴侣柔软顺滑的长发,徐峥川一边应和着,一边也不由自主的回忆起了当年的那个时候。

那年,他遇到了一生相伴的伴侣,却也丢失了最为纯粹的挚友。

遥想当初,得失之间,价值难言啊……

顾家,顾钰房间。

“准备好了吗?没东西落下了吧?”

“嗯,都准备齐了。”

“按计划,明天我们的任务是负责吸引尽可能多的人的注意力,既然这样,索性我们就玩把大的!只要把那东西用好,任凭谁都……”

“我知道,看到那个东西应该挺多人都会‘高兴’的,尤其是阿琅……”

“哼,必须高兴,那可是我压箱底的东西……”

“好好好,到时候不和你抢功劳,你可以……”

窃窃的声音越来越小,慢慢的,就再也听不见任何东西了。

在不知过了多久之后,在朦胧的清晨微光中,新的、充满期待的一天已然悄悄到来。而在某个不知名的角落,某些暂时不可对人言的小动作开始蠢蠢欲动,某些沉寂已久的事情渐渐也揭开了序幕——

暗潮,一触即发!

……

换上新送来的大红色吉服,徐睿琅站在一面大大的落地镜前,颇有些新奇的打量着镜子中的自己。

早已被剪短的头发无法被挽成发髻,自然也就戴不上一旁准备好的头冠。为了不显得怪异,负责装扮的人只能尽可能的把他额上的碎发往后拢了拢,露出了饱满的额头和深邃的眼廓。

再加上高挺的鼻梁、浅淡的薄唇,本就有些凌厉的俊美容貌,在被刻意勾画后,即使是衬着烈火般的红色吉服,也没有柔和半分,看上去似乎愈发的暴烈了。

而面对这样的自己,徐睿琅心中疑虑更深。

说好的是婚礼吧?怎么自己这个新郎却像是要去打架似的,就连吉服的款色都是为了方便行动的窄袖锦袍,记忆中,这应该是属于武夫的打扮吧,怎么会做成婚服呢?

走神的徐睿琅不自觉的盯着镜子中的“人”,用视线描画中镜中之人的五官,可渐渐的,他却突然觉得莫名陌生了起来。

镜子里的这个人……是他吗?

明明是熟悉的五官,在被刻意的一番装扮后,怎么就越来越不像他了呢?

恍惚的神志让徐睿琅忽略了周围的环境,直到将将触碰到镜面的时候,他才被指间所传来的冰凉感所瞬间惊醒!

不对!又中计了!

看着镜子里缓缓清醒的自己眼中还有尚未褪去的迷惘,徐睿心中顿时一凛!

“时间差不多了,徐少爷,我们该下楼了。”

耳边传来的恭敬声音让徐睿琅回神更快,而仅在心神电转间,他立马作出了一个新的决定。

“好,我们下楼。”

低哑的声音中还带着一丝迟疑,青年的行动间也略显出一分迟缓。

负责引人下楼的男人在门边束手而立,恭敬弯腰的模样即使是在发觉了眼前青年明显失神的面容后也与之前没有什么不同。

垂下了眼帘,他再次恭敬道:“请您随我来。”

“好。”

故意放纵了一部分的药性在体内蔓延,徐睿琅一边感受着药效,一边顺势演戏。

佯作浑浑噩噩的模样,徐睿琅在距离引路人半步之外的距离徐徐走着,面上除了稍显迟钝和呆板以外,竟然也与平时并无不同。

——这个,自然也是药效“发作”时的模样。

驱除药效很简单,但在没有探明药效的具体结果以及幕后之人的目的前,徐睿琅并不打算轻易解开药效。

无他,他总觉得这药效的威力不止如此,也不该只是如此。若是现在就解开药效,之后他可能就装不下去了。

既然要顺藤摸瓜,那根藤总不能断了才是。

……

一楼,喜气的红绸、红花以及红字布满了整一层,原本简单黑白色调的壁纸全被换下,取而代之的是各种山水壁画。门口的铁门也被撤了,一扇不知何时准备的黑漆木门被嵌了上去。还有被刷成红色的承重柱、新挂上的牌匾、扎好的红绸花球……

短短一天不到的时间,谢家老宅简直是换了个模样!

要不是他十分确定他没有半夜被偷换到另一座宅子,徐睿琅这会根本就不敢相信自己在的地方就是昨天刚刚见过的谢家老宅。

“徐少爷,这边请,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

不动声色的快速扫了一眼大变样的老宅,徐睿琅在听到引路者恰到好处的再次出声后,立马收敛了继续打量的余光,仍装作迷惘的跟在对方身后,慢慢走进了某间虚掩着门的房间。

“都收拾好了吗?”

“好了老爷,您吩咐的东西我们都给人戴上了。”

“好,把人带到我身边来,然后你们退下吧。”

“是。”

昏暗的房间中,既没有灯也没有窗,唯一照亮这间房间的除了三排密密麻麻的白蜡烛以外再也没有其他光源。

幽幽烛光下,房间氛围堪称诡异。

然而,就在这样一种诡异的情况下,听着房间两人一来一往的糊涂问答,嗅着鼻尖萦绕的浓烈蜡烛味,徐睿琅居然还有心思分了个神——

这味道也未免太劣质了点,谢家难道已经穷到买不起好蜡烛,甚至连线香也买不起的地步了?那他这婚也结的太亏了点吧!

这货已经忘记自己压根没打算结婚的想法了。

放飞的神智飘得很愉快,而等到神智渐渐回笼的时候,徐睿琅才觉得一丝不对劲。

又走神了!

蹙着眉头,徐睿琅直觉自己三番两次走神不太正常。不过还没等他想出个所以然来,他已经被带到了房间深处。

房间最里面,就在蜡烛照不到的y-in影处,一道人影悄无声息的跪坐着,眼睛微阖,面容平静。

要不是听到房间内有着属于第三人的清浅呼吸声,且离自己还越来越近,徐睿琅严重怀疑即使是自己走到对方身边位置站着,都很难发现这第三人的存在!

“就让他站着吧,你退下。”

“是。”

引路者悄无声息的退了下去,独留下徐睿琅一人,直愣愣的站在了原地。

接着,门口声音传来,那是房门轻轻打开、又轻轻合上的动静。

昏暗的环境中,徐睿琅和另一人就这么静静的相对良久,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可沉默却一直蔓延至今。

徐睿琅很耐心,并且深谙敌不动我不动的心理,在对方没有做出任何举动的现在,他宁愿自己站到脚麻,也不愿意率先打破沉默,主动出击。

这样的耐心和谨慎给他带来过许多的好处,也帮他避开过许多的麻烦。可在有的时候,这样的耐心和谨慎却宛如致命的毒药,在他最不设防的时候给了他最致命的一击。

“噗通——”

还算柔软的蒲垫让突然倒下的青年不至于摔的太痛,而不小的摔倒声却没有引起一旁一直跪坐的那人的半分注意。

垂首闭眼,口中默念喃喃,直到最后一段经文结束,跪坐的那人才终于缓缓睁开了眼睛。

虔诚的拜了三拜,跪坐者在行完一整套礼仪后,才将目光移向了昏倒在地的俊美青年。

然后,轻轻叹了口气——

“y-in差阳错,天意啊……”

作者有话要说:  来啦~修改了点小bug~

☆、符文

“唔——”

十来平方米的房间内,一张铺满玫瑰花瓣的柔软大床占据了其中大部分的空间。而在这张能够翻滚个好几来回的大床上,一个身着大红色吉服锦袍的俊美青年此时却仿佛是陷入了噩梦之中,鬓角额间冷汗津津,本就浅淡的唇色接近惨白,浓密的睫毛也颤抖的不行。

“不……留下……要留下……不走……”

虽然下意识的咬紧了牙关,但破碎不成句子的呢喃声还是从仍在昏迷的青年嘴里断续漏出,也吸引了刚刚推门进来的两人。

“不是说会回想起记忆中最深刻的事情吗,怎么听起来这么痛苦,你不会是下错药了吧?”

“哼,怎么可能?!我为了这一天准备多久了,怎么可能下错药。”不满的抗议了一声后,娇俏女声又重新转成了得意和欣喜,“放心吧,义父的任务我会完成的,只要过了这一夜,美梦就能成真了!”

“最好是这样。”冷淡的女声再次做出警告,“外面的那些人我会给你拖着,但若是明天你没给出满意的结果……我想,那个后果你是不会想尝试的。”

“……我知道,交给我吧。”

沉默一瞬,娇俏女声再次响起的时候,声音中的得意浅了些许,一丝惧怕和笃定让她整个人似乎沉稳了不少。

“好,时间紧迫我也就不和你多说了。你只要记住一点,无论今晚外面动静如何,你都必须用尽一切办法,必须完成任务!”

“是!”

“那就去吧,我……在外面等你。”

“……好。”

低声的交谈在一声轻巧的关门声中戛然而止。

被留下来“完成任务”的娇俏少女仅仅在沉默了一瞬后,很快就振作了j-i,ng神,重新活泛了起来。

“琅琅,你终于要属于我啦……”

听着房间内断续响起的呢喃声,好奇心重燃的艾莉轻巧的爬上了床,然后小心翼翼的俯下身,将耳朵凑近了昏迷中的青年。

到底是梦到了什么啊,是噩梦吗,还是……

“……不……喜欢……不走……”

“砰!”

碰倒了床头放置着的水壶,伴随着水壶碎裂的声音,艾莉的脸色也在青白交加几次后,定格在了出离愤怒上!

居然、居然是喜欢,居然真的是喜欢!

“不,你是我的,你是我的,你必须是我的!”

“刺啦——”

大红色的锦袍在一个用力后瞬间碎裂,其内,莹白的里衣露出了一角。

手下用力不停,连解开衣带的耐心也不复存在,艾莉脸上的神色已经从愤怒逐渐转向了癫狂!

她知道,她此时最重要的目的是尽快完成任务。

但是,若不是基于喜欢,基于心中那份求而不得的痴恋,她又何必想方设法的来到这里,为此不惜给人下药,甚至拼着和自小一起长大的姐姐翻脸也要抢过这次的任务呢?!

然而,当她想尽办法来到这里,成为了这次任务的唯一人选后,却听到心爱之人昏迷时也不忘的“喜欢”……

几息之前,艾莉心中的这份痴恋有多浓厚,她此时的嫉妒和愤懑就有多浓烈!

“你必须是我的!我是那么喜欢你,那么爱你,没有谁能比我更爱你的了……”瞬间的疯狂过后,艾莉神色又渐渐的和缓下来,“不过没关系,只要过了今晚,即使你喜欢的是别人,你也离不开我了……到时候,你还是属于我的,我一个人的……”

少女渐渐变得温柔,动作间更是多了份小心翼翼的珍惜:“啊,刚刚是我太激动了,不小心连我们的喜服都弄坏了……你应该不会怪我吧?嗯,我以后一定会给你再做一身更好看的,你不会怪我的……”

艾莉的力气出奇的大,不仅替还在噩梦中沉浮的徐睿琅褪下了身上破碎的吉服外袍,连里边的里衣都很快就解开了一半——

要不是那只突兀伸出的手,褪下整件里衣也只不过是分分钟的事情而已。

“你在做什么……”

“你醒啦,我等你等了很久呢!”轻松的拂开对方搭在自己手臂上的手,艾莉笑容甜美,“你再不醒,接下来的事情就要靠我一个人了哦,那样也太不好意思啦……”

冥冥中,强烈的警戒感让徐睿琅在关键时候摆脱了缠绕的噩梦,但即使是他从昏迷中渐渐清醒了过来,可身上的力气却是没有那么容易恢复的。

“好啦好啦,你别说话了,不要浪费力气么,一会要你出力的地方还多得是呢,你现在节省下力气好不好?”

哄劝的话语很温柔,面前少女的模样也很可爱,如果不是少女手中的动作过于露骨,徐睿琅的心情或许会比现在好上一点。

“……”

又一次尝试着抬起手,沉默着再次将手搭在对方手臂上的时候,徐睿琅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就不!

然而,这边徐睿琅坚持不肯就范,那边艾莉却已然不耐烦了。

甜美的笑容染上y-in霾,艾莉目光沉沉,连出口的声音也没有了一开始的娇俏:“知情识趣不好吗,为什么非要惹我生气呢,我明明已经很忍耐了,我是那么的喜欢你……”

知情识趣个X啊!

喜欢就要霸王硬上弓?男性尊严要碎一地的好嘛!

徐睿琅心中无语,面上也懒得再浪费口舌,长久的沉默就以及又一次试图制止的双手就是他的回答。

如此一来,艾莉终于再也冷静不能,怒火和疯狂席卷而上——

“敬酒不吃吃罚酒,这是你自找的!”

……

谢家正经婚礼现场。

“谢威,我们家琅哥呢,婚礼都快开始了,新郎和新娘怎么还不出现?”

像是某种说不出的默契,徐峥川一行人出现在谢家的时候,身上穿的也是一身长袍或襦裙,举手抬足间,古韵尽显,优雅十分。

只不过这一开口,这群或是潇洒或是秀美的来宾们,说出的话可就没有那么好听了。

“不会是逃婚了吧,因为新娘太丑、岳丈太傻?哎呀,我们琅哥一向眼光高,真要这样的话也太委屈他了啊。”

“就是说,我们琅哥长得那么好看,如果新娘长得……呃,不是很那个的话,谁吃亏还真的不好说。”

“身为外貌协会会员,我悔不当初啊,早知道我当初自己撩起袖子就上了啊,再不济我那几个闺蜜长得也不错,好歹知根知底,站一起也是郎才女貌啊。”

“千金难买早知道,谁能想得到现在这个年代居然还有逼婚这种事的呢,尤其还是女方逼婚,我们男性尊严在哪……”

“这个是叫强抢民男不,要我说,这事还是谢家不地道……”

不知道是故意还是偶然,徐峥川身后跟着的都是二十来岁的年轻小伙或小姑娘们,青春洋溢不说,说出的话也是一套一套的,一时间,场面顿时喧闹了起来。

“放心,小琅好歹要叫我一声世伯,依依又是我最疼爱的义女,我怎么会舍得委屈他们俩呢。人家小俩口现在感情可好,一会你们就能见到了。说起来小琅马上也要成为我的女婿了,我们都是一家人,一家人哪有什么委屈不委屈的,总不该说两家话不是。”

笑呵呵的应付着徐家人的冷嘲热讽,即使被各种影s,he弄的下不来台,谢老谢威脸上也是照旧从容,装傻充愣的本事用的是炉火纯青。

“呵,一家人,希望如此吧。”

抬抬手,止住了身后故意嘲讽不断的众人后,徐峥川面色冷然:“大家也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了,我不妨直接告诉你一件事,省的你日后再折腾。”

“洗耳恭听。”

垂眸,谢威笑得愈发的和善——时间差不多了吧,那边应该也要开始了,只要再等等、再等等……

“徐睿琅,徐家排行第三,y-in差阳错觉醒了天赋,可同样的,他也y-in差阳错,提前和人签订了契约。”

有些怜悯的看着闻言瞳孔紧缩的谢威,徐峥川嘴角微扬,眼中讽刺意味尽显:“没错,就是你想的那个,徐家嫡系特有的那个契约——”

……

手捧一块拳头大小的灵珠,跪坐在床头的艾莉神色极为虔诚。

口中念念有词,一连串生涩而又绕口的音节从那张娇艳的红唇不断流泻而出,与此同时,仿佛是受到了指引般,濛濛的暗光也开始由灵珠蔓延开来,很快的,一个繁复的符文就在半空中渐渐浮现。

【惑】

生涩的音节慢慢减缓,最后一笔符文勾勒完成的那一瞬间,艾莉瞳孔一凝,虔诚的脸上无比郑重:“……去!”

暗黑色的符文宛如一张轻薄的纸片,在一声指令后,慢慢悠悠的飘到了全身无力瘫躺在床的徐睿琅眼前,然后轻飘飘的,覆盖在了他的额头之上。

暗芒一闪,符文顿时隐入青年的皮r_ou_之下。

闷哼出声,眼睁睁的看着符文结成并隐入自己体内的徐睿琅脸上不禁流露出痛苦之色。

在外人看不到的脑中识海内,一枚萦绕着暗色光芒的【惑】字符文正在不断的变大,隐隐的居然有彻底占据识海的趋势!

对于符文彻底生效的后果不说是了若指掌,但也是略知一二,而很显然,徐睿琅对于受制于符文的控制并听命于人的人生并没有多大的兴趣。

——或者说,几乎没有人会对这样的人生产生一星半点的兴趣。

心知若是再不抵抗恐怕就真的得玩完,徐睿琅这会也顾不上藏拙或者其他,意念一动,体内几乎停滞的异能开始蠢蠢欲动。

或许是因为时空的差异,在徐睿琅的感知中,这方他土生土养的世界中所蕴含的能量几近于无。不仅如此,在回归之初,他就发觉自己体内的异能似乎是受到了某种压制,能够调用的异能只有不到全盛时期的百分之一。

——就仿佛是规则下的平衡,个人所能拥有的实力不能超出平均值太多。

如此一来,这些日子他的修炼进度极度缓慢,再加上体内原本就存在的那部分异能也被压制了近大半,现如今,他的实力就相当于刚刚修炼出异能的那个时候,除了催生一些普通的植物以外,其余的统统无能为力。

曾经多次尝试无果后,徐睿琅也不得不接受如今“弱小”的自己。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本以为在这方世界被压制了大半实力也不至于会如何的徐睿琅,此时却是后悔不迭。

早知道这方世界还有这种能够借着灵珠施展符咒的“强人”,他说什么也不会轻易“深入虎x,ue”啊!

做什么要以身犯险呢,明明只是一颗子弹的事情,再不济弄点□□也成啊,为什么突然会变成现在这副模样?说好的马列主义、□□思想以及科学发展观呢?!

他明明不在遗忘世界了啊喂!【生无可恋脸】

作者有话要说:  事实证明,兄弟姐妹多还是很有好处的,起码吵架打架的时候,人多势众哇!

☆、谢威的计划

一边艰难的抵抗着符文的威力,徐睿琅一边不断催动体内几乎停滞的异能,试图把它们往识海方向逼近。

不复雄厚的木系异能在徐睿琅的催动下确实在慢慢往识海方向逼近着,然而,在面对以灵珠催发而成的【惑】字符文,那一缕细流般的墨青色异能只是杯水车薪,仅稍稍阻挡了一瞬符文后就已然被消耗殆尽。

暗色光芒微闪,异能消失的下一秒,符文仿佛是受到了刺激般,蔓延的速度迅速大涨!

原本还算是顽强的抵抗在符文威力突然爆发之后瞬时瓦解,猝不及防间,徐睿琅的识海已然被符文彻底占据,【惑】字烙印深深的留在了他的脑海之内——

神志霎时丧失!

外界,好不容易完成咒语生成符文的艾莉,在看到青年额头符文终于不再闪烁,并且彻底稳定下来以后,总算是如释重负。

还好还好,不负众望,她终归是完成了任务中最关键的一步。而接下来的话……

“亲爱的,你最爱、最崇敬的人是谁?”

“……”

额头符文微闪。

“是谁?!”

“是您,主人,您是我最爱、最崇敬的人。”

随着额间符文的不断闪烁,彻底被控制住了的青年脸上划过一丝痛苦,口中机械般的声音却是平稳无波,深情的宛如真心。

“好!哈哈哈,琅琅,琅琅,你最爱的人就是我!我是你的主人,我也是你最爱的人!”

艾莉畅快大笑出声,心中的郁气一扫而空。

管他是因为什么才说出如此回答的,艾莉只知道,如今徐睿琅心中只认她一人!她是他最爱的人,无论是什么原因,她只要这结果就足够了!

放肆的笑声在这间小小的密室中回响,艾莉在得意了好一会儿后理智才渐渐回归:“乖~你也是我最爱的人~不过我们现在要先做正事,一会我们再好好亲近啊。”

收敛了脸上过于明显的笑意,艾莉努力正经起来:“亲爱的,现在和我缔结一生一世的契约吧,你为仆我为主,我们永远在一起好不好?”

……

“主仆契约,你想打的主意应该就是这个吧。”不带感情的目光扫过指间微颤的对方,徐峥川直接挑破了对方的计划,“我们徐家确实血脉特殊,每隔几代也确实会出现一个血脉之力特别浓厚的人,只可惜,小琅并不是你要找的这个人。”

“不可能!”

一直表现和善的谢威此时脸色已然y-in沉:“徐睿琅体内明明就存在着不知名的力量,我们谢家的罗盘绝不会可能出错!”

“事到如今,我骗你作甚。”

徐峥川没有像对方那般激动,甚至他的脸上除了一贯的儒雅以外还有一丝怜悯:“你那个所谓的义女应该是你亲生的吧,谢家除了你们两位应该也没有旁余的族人了,这次的计划再失败,你们谢家相当于彻底灭族了不是吗,我再骗你又有什么用呢?”

“……徐家人果然狡猾!这次的事情难不成又是你们自编自导的?以自己的亲生儿子作为诱饵?”

谢威脸色难看,嘴上虽然还在嘴硬,心里却不由自主的信了八分——若不是有万全的把握,想必徐家人也不会如此光明正大的把话挑明白。不过还好,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有备用的计划……

“我和你不一样,虎毒尚且不食子,小琅这次的事情只是意外。”

没有在意对方的恶意揣测,徐峥川神色淡淡:“你想让你女儿和徐家人缔结主仆契约,借徐家人的寿命来延长你的寿命,借徐家人的天赋来激发你的天赋,如此来摆脱谢家人早亡的命运,甚至重新恢复当年隐世世家的风采……这样的计划你们策划了有多久,我们徐家就提防了多久,你觉得,我们难道会毫无防备的任由你们算计吗?”

“你们当然不会任由我们算计!”

谢威已经打算和人彻底撕破脸,手一挥,周围一直佯装宾客的诸人瞬间抛弃了伪装,齐刷刷的立马出现了一圈举枪瞄准的人不说,连谢威本人也掏出了一把□□,然后j-i,ng准的对准了徐峥川一行人。

“你们徐家多聪明啊,在知道我们谢家的打算后不仅立马屏蔽了所有与谢家走得近的人,还把每一代天赋觉醒的人统统送到了遗忘世界历练,等他们有能力自保后才允许他们在公众面前现身。”

柔和的声音配合着狰狞的面容,谢威此时的表现真心有点渗人:“仗着我们谢家寿命不长,也不能自如进出遗忘世界,你们这手安排做的多好啊,生生让我们找不到一点空隙,错失了多少活命的机会……”

“你总不会希望我们徐家大公无私的牺牲自己来拯救你们吧,大家都是人,一样的生命,凭什么就要我们自我奉献?”

同样是徐家的年青一代,出声反驳的是比徐睿琅小上几岁的堂妹徐颖。

作为平时就挺不服管教的“大姐大”,徐颖这会可不满了:“你说说,你和我们徐家什么关系?我们凭什么要跟你以命换命啊!又不是什么亲密无间的人……”

“所以啊,这次我不是把女儿嫁给你们徐家人了吗?我们依依现在可是你们徐家的儿媳妇,按照规定,她是最符合缔结契约的人。再加上我们谢家的功法,只要有了夫妻之实,即使是没有契约,她……”

余光瞥见一道婀娜的身影,一直在拖延着时间,自觉智珠在握的谢威脸色顿时变了,十足十的惊愕和愤怒在下一秒暴露无遗!

“你怎么会在这里?!”

匆匆走近的婀娜身影确定是谢依依无疑,而面对着谢威暴怒的面容,她猝不及防间,显然是被吓住了:“义、义父……”

“你怎么会在这里,徐睿琅呢,你不在徐睿琅那边你过来这里做什么?!”谢威的神情堪称恐怖,仿佛要噬人似的,恶狠狠的刺向了无措中的谢依依。

“艾莉、艾莉说……”

“现在是艾莉在那边?她和你说要换人你就和她换了?”

迅速抓住重点,并得到谢依依怯生生的点头后,谢威一边狠狠的点着自家傻闺女的脑袋,一边颇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意思:“你这个傻闺女!你怎么这么……傻呢!”

“义父……艾莉也可以的,我把口诀什么的都教会她了,她不会出错的。”

看着谢威似乎没有那么生气了,谢依依胆子也大了点。小声的解释了一番后,她又撒娇般的晃了晃谢威的袖子:“义父,反正艾莉喜欢那个徐睿琅,这新娘就让艾莉当吧,我还是陪着义父好了,一辈子不嫁人!”

“……”

面对名为义女实则又是亲生闺女的撒娇,谢威着实是无奈了。

算了算了,好在他当初也不是全无准备,即使是艾莉控制了徐睿琅,他却也是有办法控制艾莉的,到最后结果还是一样,他们谢家也还是能够繁衍下去……

“哈,你们这话说得我可是听不懂了,这新娘临到头了还能换的?你是有多大脸才觉得我们徐家人能任由你这么戏弄!”

冷笑数声,徐颖率先不干了,开口就是一番冷嘲热讽的炮轰。

“多大脸?就凭你们现在在我的地盘,生死掌握在我的手中,你觉得我有多大脸?”

安抚住了自家父亲,谢依依再转身面对徐家一行人的时候底气十足,高傲的扬起脸,周围子弹上膛的声音很是整齐:“你要不要试试?看看所谓徐家人能不能无视子弹?”

“你!……”

如此挑衅,徐颖自然是气不过的。不过人在屋檐下,周围少说也有近百支枪在瞄准着他们这群人,即使是他们这几人身手都不错,也难说一定能毫发无损的突围出去。

因而,再是气愤,徐颖也只是狠狠的跺了跺脚,然后就缩了回去,躲在徐峥川的身后不出声了。

“呵,我还以为你胆子多大呢,还不只是个……”怂货。

“刷——”

“我的眼睛!”

“啊,是谁打我?!谁?!”

“敌袭!小心防备!小心!”

“砰!”

在一阵突如其来的骤亮光束中,谢依依未尽的嘲笑戛然而止。而伴随着第一声枪响,本就被突然袭击搞了个猝不及防的众人顿时心中一跳,情势迅速开始变得混乱起来。

“冷静!冷静下来,小心戒备!”

果断的抽出随身的枪支,谢依依迅速退到了谢威身边,等把人护着退到角落后,她开始试图稳定局面:“所有人!往刚刚那群人位置s,he击!”

“所有视力没受影响的,立马开始s,he击!就往刚刚的那个位置,生死不论!”

“受□□影响的人退到旁边去,不要堵在包围圈内!”

“别乱!大家别乱!!!”

在谢依依一条条指令有条不紊的发出后,本有些混乱的局面也开始渐渐稳定下来。好歹也是谢家培养了这么多年的人马,在心神稳定下来后,他们也恢复了原本的状态。

然而,在三轮s,he击后,泛白的光束渐渐散去,徐峥川一行人却已然消失无踪。

“人呢?!”

大步走过来的谢依依眉头紧皱,她这会再傻也已经反应过来是落入对方的陷阱了,那些争执和最后特意加大的跺脚,估计都是人家的计划吧。

可笑的是,他们这么多人居然都中了计,连一群不到十人的目标都留不下来。

“报告小主人,人、人应该都跑了……”

“废话!我能不知道他们都跑了?我问的是他们跑哪里去了!”

眉头皱的更紧,谢依依烦躁之下抬手就想掌掴过去,可还没动手,就被一旁走来的谢威给拦下了。

“好了,现在发火有什么用,有这时间还不如让人四处去找找,这么点时间,他们跑不到哪里去的。”

最主要的,他们的人还在这里没救出去呢。

谢威眯眼打量着四周,若是他没感觉错的话,刚刚那个可不是□□。光系异能……看来顾家的人这次也打算掺和进来了啊,真是同气连枝,不愧是友盟之一。

“是。”

谢依依转瞬就乖顺了下来。在吩咐这群人马四处散开查探以后,她凑到谢威身边,小声道:“义父,他们会不会跑去找徐睿琅了?那个地方安全吗,要不要……”

“不要做多余的事情,徐家人很可能还留在这座房子里,别让他们有机可乘。”谢威制止了谢依依试图把人转移的想法,“看着吧,只要艾莉那边成功了,我们这次的行动也算是值得了。这么多年,我们决不能在现在功亏一篑。”

“是,我都听您的。”

谢依依垂首应下,心里却微微有些不安——艾莉那边,真的没问题吗?

是不是出了问题,谢依依这会都没法亲眼去看看,而事实上,她的担心也不无道理,艾莉现在确实不太顺利。

“为什么,为什么契约会缔结失败?我明明是按依依姐说的方法做的啊,不会出错的才对。”

尤不敢相信的摇了摇头,艾莉此时已然有些癫狂之态。

在好不容易催动着符文让徐睿琅“自愿”和她缔结主仆契约后,艾莉尝试缔结几乎不下十次,可次次都在将将缔结成功的那一刹那契约溃散,两人之间的联系始终无法真正建立起来,主仆之名自然无法落实。

而以一己之力催动了如此之久的符文后,艾莉的j-i,ng神力也已经濒临崩溃,使用过度的j-i,ng神力让她忍不住的头疼,可亢奋的情绪又让她愈发的j-i,ng神,两相冲击下,她这会的神智开始有些不清醒了。

“缔结失败没关系,依依姐说过,还有一个办法的,还有一个办法能让你属于我……”

艾莉j-i,ng神力的渐渐失控和衰弱也影响了符文的效果,在潜意识的感觉到符文威力渐渐减弱的那一瞬间,徐睿琅昏沉的神智顿时一清,下意识的就开始强行冲击符文的压制。

眼看着【惑】字符文越来越暗淡,对自己神智的控制效果也越来越弱之际,脱困有望的惊喜让徐睿琅一时不察,毫无防备的就咽下了突兀出现在自己口中的药丸。

咕嘟——

“……”

!!!

等等!刚刚发生了什么?他咽下什么东西了?!

瞬间的惊恐让徐睿琅j-i,ng神大震,而借着这刹那间的j-i,ng神的剧烈震荡,他居然在极短的时间内冲破了识海中符文的压制,顿时夺回了身体控制权!

“你给我喂了什么?!”

再不敢轻视对方的手段,徐睿琅在夺回身体控制权的那一刹那立马翻身而起,简单的一个擒拿手就制住了不设防的艾莉后,他立马冷声质问。

“让你属于我的药啊,这还是我特制的呢,无药可解,你马上就能真的属于我了,我的琅琅,嘻嘻嘻嘻……”

艾莉神色恍惚,配合着嘴里发出的俏皮的嬉笑声,在这一刻却显得格外的诡异。

这样模糊的回答显然不是徐睿琅所要的,可没等他再行逼问手段,腹下三寸处突兀出现并且迅速蔓延开来的热流却让他脸色骤变!

答案已经显而易见。

作者有话要说:  说好的周末补更,小墨绝对说话算话的呐(??ω??)

今天两更,先送上第一更,晚上还有一更呦~

另外,感谢新收藏的小伙伴,希望大家继续多多支持呀~

第68章 引诱

混蛋!

低低咒骂了一声,徐睿琅一边喘气,一边在意识到自己吃下去的到底是什么药之后,就立马三下五除二的把疯癫状的艾莉给绑了起来。

无视少女吃吃发笑的娇俏模样,徐睿琅在一次次避开对方的抚摸和亲近的同时,全身的忍耐力也在一次次的被消耗着。

等到好不容易把人捆缚住了手脚,顺手丢到了角落还不忘用被单把人罩住后,徐睿琅的忍耐力也已然濒临极限。

上一章:第18节

下一章:第20节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谜语书屋 - 耽美小说、BL小说网!
BL小说 | 御宅屋 | 海棠书屋 | 流浪文学 | 思思看书 | 飞言情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手机访问 h5.miyushu.com